莲屋的设计思想

作者:未知

  摘  要:分析隈研吾的建筑“莲屋”的基本操作手法,并提取出其所体现出的日本传统的延续。据此可对日本传统的建筑观、日本当代建筑的自然观等做出剖析,有助于总结日本建筑师在传统与现代技术之间所做出的平衡,可对我国当代建筑发展带来启示性意义。
  关键词:莲屋;日本建筑;隈研吾;民族传统
  中图分类号:TU24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2095-2945(2019)18-0103-02
  Abstract: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basic operating techniques of Kengo Kuma's architecture "Lotus House", and draws out the continuation of Japanese tradition embodied in it. On the basis of this, we can analyze the traditional view of Japanese architecture and the natural view of Japanese contemporary architecture, which is helpful to sum up the balance between traditional and modern technology made by Japanese architects, and bring enlightening significance to the development of contemporary architecture in China.
  Keywords: Lotus House; Japanese architecture; Kengo Kuma; national tradition
  “莲屋”是隈研吾设计的一座住宅建筑。位于日本东部的一片森林中的河畔,在这座建筑中,体现的不仅仅是隈研吾个人的建筑观,更体现着日本民族在建筑中体现出来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1 “莲屋”建筑设计方案概述
  1.1 建筑与周边的场地关系
  由于基地选址偏僻,此处交通条件不甚便利。入口的前方即位山坡,出行成为所要面对的问题。建筑南向是一条河流,河流之南是大片的树林。这为建筑设计提供了景观力的要素。设计者也正以此为基石,开展了下一步设计。
  设计者在建筑与河流之间建造水池,池中遍植莲花,以联系建筑与南向河流,并獲得一个开阔的观景视野。
  1.2 建筑交通流线设计
  1.2.1 入口的营造方式
  没有主入口和次入口的区分,只有来客入口与私人入口的区分。这显然是对日本传统生活方式的致敬,这种入口的区分方式也更能体现出住宅建筑的性格。传统的日本人在回家后会在特定的空间会客,这样的入口区分方式限定了来客空间与私密空间,更符合使用者的特质。
  1.2.2 交通流线的组织
  建筑物的交通流线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日本传统的建筑流线形式:廊道环绕于房间外侧,并且成为了联系室内空间与室外空间的过渡空间、成功的引入了外部景色,使室内外空间相互渗透,成为空间对话的媒介。
  建筑流线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联系各部分空间的室内流线太少,要抵达其他部分的时候就只能穿过室外的廊道,但这样最大程度地引入了室外环境,建筑本身的空间封闭性被大幅度弱化,以至于室内外空间完全交融在了一起。传统的日式住宅却喜欢在庭院中将各个房间用廊道联系起来,构成自然相生的生活意境,虽然这样的流线有些繁复,但是这样的流线组织却符合日本人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
  1.3 建筑功能区域划分
  建筑西部是主人日常生活休息的区域,私密性最强的卧室被包裹在起居室和餐厅之间。北侧以传统日式的廊道连通了这几个区域。起居室的南向都是隈研吾别具匠心的“粒子理论”做出的石块墙面,通过这种墙面既不失其私密性还使内外空间得以渗透。起居室北面是主人较私密的一个书房,这样私密的空间也是由日本禅文化中“戒”化用到空间中得出的。也许“戒”的含义有万万千,但是化用到建筑设计中简单来说就是创造出一个安静的角落。这样的化用体现在了莲屋的许多地方,对于我们将自己的传统文化化用到设计中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建筑东部为来客使用的客厅,以一个院落将之与主人私密空间分隔。
  二层的功能比较简单,东部是供来客时使用的空间,但是较第一层更为私密,有一个供主人会客时使用的书房和一个观景室。观景室中设茶座,在日本传统生活方式中,相谈甚欢的两个人需要这样一个环境优美的私密空间品茶论道。这样的空间也为日本的生活传统提供了场地。
  二层的西部依然是主人家用空间,是平时主人休息观景的地方,通过一层的螺旋楼梯可以进入二层室内,设有一间桑拿房,一间茶室。因为环境隐蔽,桑拿房不像普通桑拿房那样以实墙围合,而是用一整面玻璃引入了南向优美景色。这样做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在外面可以一眼看到私密的桑拿房内景。
  在一层的屋顶上,设计师设计了两个水面,与地面的莲池和南向的河流相呼应,使自然景色进一步联系到了室内。
  2 建筑中的日本传统要素
  在设计住宅的时候,隈研吾在思考怎样带给人们这样的生活体验,让他的住宅担负起更多的责任。莲屋作为一处为日本人建造的住宅,它的意义绝非仅仅提供给人一处所谓的“普适空间”以供人居住。隈研吾的本意是通过建筑还原当地人的生活传统,延续日本传统的生活习惯。
  2.1 庭院
  日本禅宗中的庭院,来源于日本禅宗思想中的空、间、寂哲学。它希望营造出一种寂静的场所,在这样的生活中实现人与自然天地的和谐统一,实现人自身的反省与感悟,从而得以使人谦卑、宽容。这是日本民族发展所得来的为人之道,反映在了日本建筑中,传统的日本建筑为人提供这样的场所,从而使得这样的民族精神得以延续。所以建筑是可以担负起一个民族传统延续的责任的,建筑师所设计的建筑应该考虑到这样的责任。   莲屋的庭院吸收了现代极简主义的一些内涵,在延续日本传统的同时,在时代的基础上加以改进,给人们创造出一个富有安全感又静寂优美的空间。
  2.2 廊道
  “缘侧空间”是日本南方传统住宅中最具典型代表性的“接合空间”。[1]它不仅联系起各个建筑组成部分,还将外部环境引入到建筑中来。在现代建筑学中,这类“缘侧空间”成为了灰空间的一种,成为了内外空间的过渡部分。使得建筑与环境不是呈现出对立的状态,而是相互溶解,模糊边缘。这是符合日本传统审美观念的。
  莲屋中的廊道位于建筑内部,并且隈研吾对廊道做出了现代阐释,他吸收了廊道所要表达的空间内涵:静寂、幽深。具体表达就是起居室二层的茶室及起居室旁的书房,都在塑造出空寂的小空间,以期达到阐释廊道的目的。
  2.3 玄关
  入口玄关大有讲究,与日本传统有关:日本住宅的房间是不允许外面的鞋踏入的。玄关在日本的房屋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是日本房屋的内外界限,这和中国不同,中国是以门为界限,中国人邻里会隔着门谈话,而日本经常是在玄关但并不进室内来交谈。
  3 建筑对于自然的态度
  现代建筑有许多不同的流派,每种流派都代表着一种不同的思想方式。有人要鲜明的对立于自然,要鲜明的划分出人类所使用的一片空间,有人希望以高科技的魅力表现建筑的美,而隈研吾则是希望建筑在环境中自然融合难以分辨,使得建筑消隐于自然环境之中。
  建筑应该征服自然还是融入自然地争论持续已久,但是从美国建筑大师赖特开始,“有机建筑”的呼声在世界建筑舞台上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与现在人们的思想和生活方式回归自然有关。人们不再满足于居住在与外部环境隔绝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中,而是希望得到一个更为亲近自然的生活环境。
  隈研吾称莲屋等自己做出的一系列建筑为负建筑,负建筑是中的负就是负于自然,建筑不是成为征服者的姿态妄图将人类的生活环境割裂与自然,而是希望将人类的生活环境融入自然,使得人类回归成为自然生灵的一部分。
  3.1 建筑粒子
  在莲屋及其他隈研吾的作品中,都可以发现他的“建筑粒子”的概念,即把一个完整的建筑实体分解为许多微小的粒子,然后周围的环境就可以通过这些粒子融入到建筑内部来,这样,空间的围护就不再成为割裂环境与室内空间的阻碍了。隈研吾在2013他在中国举办的“隙间”建筑展上描述道:20世纪为了追求强度和精度,建筑放弃了隙间,最终令其难以适应社会和生活的变化,变得脆弱、不自由。打造拥有隙间的建筑,就是为了令建筑重获自由。[4]
  生成什么样的粒子需要结合建筑周围的环境。比如莲屋,建筑师就受到屋边莲池的启发,希望将建筑外墙做成室内与室外,建筑与环境对话的媒介。墙体的表层被设计成了无数的孔洞。在这样的条件下,阳光和空气透过分析投入到建筑中,并在不同的时间造成了不同的变化,室外的环境完全引入到室内之中,人虽然生活在建筑内部,但是自然环境依然可以影响着室内的生活环境。
  3.2 材料
  对于材料本源性质的发掘,是隈研吾一直所努力探寻的。要将建筑消融在自然界中,材料是非常重要的一種手段。莲屋的材料是轻型石片,石片的纹理与轻盈的质感将“莲”的观感反映在了建筑体上。
  对于建筑物的立面处理,隈研吾“反造型”、“反贴面”,这说明他对于与环境相割裂的混凝土建筑是批判的。隈研吾认为建筑不能刻意追求象征意义和视觉效果,而是要以周围的环境相联系,并充分融入周围环境中去。他倡导用最原始、最自然的材料来营造建筑。这里的自然材料并不单单指天然材料,隈研吾是这样给自然下定义的:“自然是某种关联性。当某个事物与它所存在的场所产生幸福的联系时,我们就会觉得它是自然的。”所以能够建立出与自然相融合关系的材料被认为是自然地材料。[5]这种观念亦是来源于日本长久以来的观念:对材料的自然性质的保留及合理运用。
  4 结论
  从莲屋的设计中可以看出,隈研吾的设计观念是来源于日本传统的,这种特质鲜明体现在了日本所有建筑师的身上,并对世界建筑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主要体现在:(1)对日本传统自然观的继承。日本传统的自然观,就是模糊自然、亲近自然、融入自然。这种观念体现在了建筑的各个方面,如对材料本真性质的利用等。(2)对日本传统生活方式的尊重。建筑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对日本传统生活方式致敬的细节处理,包括特质空间的营造等方面。(3)对日本传统建筑空间的转译。建筑师将一些传统日式建筑空间融入到了现代建筑中去,以现代的建构方式将之进行转译,并使其可被现代生活所利用。
  参考文献:
  [1]李旭.“接合空间”的研究与运用[D].湖南大学,2001.
  [2]ookami日本房屋内外的界限在哪里[EB/OL].http://www.kekejp.com/news/201110/29473.shtml,2011-10-31.
  [3]袁一美.凝固的自然即是建筑[J].山东工业技术,2016(14):118.
  [4]邓大地.当代语境下的地域建筑创作比较研究[D].湖南大学,2016.
  [5]臧茜.“让建筑消失”的新理念[D].南京艺术学院,20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95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