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叹调《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演唱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是一首节奏欢快、情感丰富的咏叹调,音乐充满个性又富有情趣,莫扎特运用其个性的音乐创作手法将凯鲁比诺这一角色刻画的生动形象,表达了少年凯鲁比诺对爱情的向往与不安的复杂心情。歌曲速度较快、歌词活泼密集,演唱时既要表达凯鲁比诺的不知所措的情感变化,又要体现出他时而忧伤、时而开朗的情绪。这也增加了演唱时在技巧上对气息平稳控制的难度和对清晰咬字的难度,以及在情感上的对凯鲁比诺复杂矛盾心情的准确表达。
  关键词:费加罗的婚礼;《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演唱技巧
  在莫扎特的歌剧作品中,运用音乐对角色进行细微刻画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特征。注重人物形象的刻画、加强人物心理活动和个性特征的描写是莫扎特在创作歌剧时的重要艺术特色。整部歌剧共分四幕,除了对风流多情的伯爵、高贵典雅的伯爵夫人罗西娜进行了形象的刻画之外,对仆人的描写也是细致入微。《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是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一首颇有情趣的咏叹调,是由童仆凯鲁比诺在与苏珊娜争抢伯爵夫人的丝带时有感而发,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紧张不安、不知所措而演唱的咏叹调。这首咏叹调是一首?E大调、4/4拍,速度活泼、较快的小快板,通过活泼轻快的速度表现出不同人物的情绪,歌曲速度较快、歌词活泼密集,演唱时既要表达凯鲁比诺的不知所措的情感变化,又要体现出他时而忧伤、时而开朗的情绪。这也增加了演唱时在技巧上对气息平稳控制的难度和对清晰咬字的难度,以及在情感上的对凯鲁比诺复杂矛盾心情的准确表达。因此演唱技巧在演绎本作品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一、咬字吐字
  歌词作为声乐作品传情达意的载体具有重要的作用。通过歌词内在的概念及歌词的逻辑关系来表达作曲家的思想感情,这是歌词的主要功能。谱例上的书面语言通过演唱者的有声语言表达时,具有更加强烈的情感色彩,这种感情色彩是主要通过阴阳顿挫的语调、语气来表达的,这也正是音乐作品旋律的基础和情感的载体。演唱者通常在演唱此类小快板速度的咏叹调时,容易忽略意大利语言的准确性,从而导致咬字模糊、不准确的情况,使听众无法准确理解作品内涵。所以,在演唱此咏叹调时,要在注意意大利语的读音的基础上,反复练习起音,使演唱时的“动力”更加充足但不突兀,以确保在快速演唱时的准确性与流畅性。
  在对全曲开头(1-25小节)这一部分的进行演唱时,由于速度特别快,节奏十分密集,因此要在演唱之前特别注意歌词清晰度,注意意大利语母音的純正性和双辅音的灵活性和准确性,如歌词中的fac-cio、ghiac-cio、pet-to、let-to等,要在演唱时注意这些词的规范,快速将歌词按照咏叹调的速度和节奏念准确再进行演唱,从而更好地表达歌词韵味。此咏叹调表达的主要是凯鲁比诺的焦躁与不安,因此要在快速演唱时注意起音的准确和灵便,既不能过于生硬,又要一步到位。这就要求在日常的训练与学习中,就要重视在节奏中规律规范的朗读歌词。演唱时即不能因为节奏特点而削弱了作品的旋律性,又要通过节奏特点给听众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生动形象地表达凯鲁比诺惶恐不安的焦虑感。
  从声调和语调的变化规律上来说,演唱者在表现凯鲁比诺的艺术形象时,要根据发声、呼吸等各器官之间的协调配合作出相应的变化,并借助字词声响的变化,进一步加强自身的表现力。
  二、气息运用
  唱歌发声的动力在于呼吸。这首咏叹调在演唱时,要注意通过对气息的有效控制,表现谱例中的强弱力度记号,更好的传递作品蕴含的思想情感。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很容易忽略了气息,导致气息上提,缺乏流动性,影响歌唱者的正常发挥和情绪的正确表达。因此,演唱者在演唱时要格外注意气息的平稳性和连贯性,在加强气息的支撑的基础上更要注意快速换气,提高呼吸机理运动的稳定性,但又不能让人觉得因歌曲节奏密集而导致气息越来越上提,弱化了作品的内涵和特点。在演唱时,要注意对气息的灵活控制,掌握好吸气的时间,避免拖泥带水的呼吸,在节奏快速进行时,要注意快吸快呼,在准确的节奏中进入旋律演唱,推动音乐的前进感,增强音乐流动性。在我看来,在声乐演唱时,呼吸的有效运用还应当遵循“经济性”原则。所谓的“经济性”原则,是指在较小的代价下获得较好的声音效果。歌唱者在演唱《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这首咏叹调时,要充分了解这首咏叹调速度快、前进感强烈、情绪饱满的特点,在演唱时切勿随意“费气”,导致歌曲失去旋律感,而是要根据歌词语调与情绪的变化在横向上也要把握轻重缓急,突出每一句的强弱与着重点。在省力省气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了对凯鲁比诺的青春形象的塑造。例如在歌曲的开头部分(第1—14小节),音乐既短促又紧张,前奏只有一拍,因此,在演唱之前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开始演唱时需要对气息灵活的控制,在每一句末快吸快呼,由弱——强——弱,字头弱而不失清晰,使歌曲连接更顺畅,更加情绪化、形象化。不能因为咏叹调本身的节奏和速度导致演唱时快时慢、时轻时重,失去旋律流动性和连续性。例如在第85—88小节中,莫扎特运用了二分音符和连线表达凯鲁比诺对美好爱情的憧憬与希望,在注意音准和节奏的准确的基础上,又要注意弱起,要遵循在演唱莫扎特歌剧作品时的重要原则,即要学会良好的道白语调,能够更好的演唱作品中旋律性较弱的片段,如91—95小节。并且在演唱这一部分时,要注意在演唱环绕式下行的音高和后半部分级进上行的音高时,准备好充足的音量与气息,由弱变强,一气呵成,并注意气息的流动性和向前性,结合作曲家对音高的处理,共同推动音乐的前进性,表达出凯鲁比诺紧张的心情得到暂时的舒缓。
  《费加罗的婚礼》中的凯鲁比诺虽然只是一个童仆,但却是一个十分鲜活的“小人物”。这个角色的塑造不仅反映了莫扎特在创作时期的天真性格,还反映了莫扎特所处时代的特点。凯鲁比诺是“女性声音的男性角色”的典型代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阉人歌手的演唱对歌剧发展作出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齐婷婷.论咏叹调《不知道我自己干了什么》的演唱技巧及情感把握[J].北方音乐,2014,18:62.
  [2] 姜珊.论歌剧舞台中女中音角色的发展及人物刻画[J].乐府新声, 2015,03.
  [3] 张前.音乐表演艺术论稿[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80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