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针配合中药贴脐法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临床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观察温针配合中药贴脐法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与常规西药治疗的疗效差异。方法将60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30例)和对照组(30例)。治疗组采用针刺加中药疗法,对照组采用常规西医治疗。治疗结束后评价临床疗效,并对比两组复发情况。结果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6.7%,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3.3%,治疗组总有效率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随访12个月,治疗组复发5例(16.7%)、对照组复发16例(53.3%),治疗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与单纯的西药治疗比较,温针配合中药贴脐法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疗效显著,复发率低,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温针;中药贴脐;复发性口腔溃疡;脾虚湿困型;复发性阿弗他溃疡
  [中图分类号] R78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22-04
  复发性口腔溃疡( recurrent oral ulcer,ROU)又称复发性阿弗他溃疡,是临床常见的口腔黏膜局限性疾病,是最常见的一种溃疡性损害[1],其病因复杂,迁延不愈,严重影响患者的工作与生活,具有局限性、疼痛性、复发性、自限性等特征[2-3]。经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该病具有20%的高发病率,多见于青壮年,女性多于男性[4]。由于病因及发病机制不明确,西医治疗多采用局部涂药膏或口服消炎、镇痛类药物给予对症治疗,存在容易复发、疗效不明显的问题。本研究采用温针法联合中药贴脐法治疗,效果满意,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0月- 2017年9月在临沂市中医院口腔科和针灸科门诊就诊并符合“口腔溃疡”诊断的患者,根据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共筛选出复发性口腔溃疡患者60例,将所有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30例。
  1.2 西医诊断标准
  参照《口腔黏膜病学》相关标准[5]:(1)至少有2次复发性口腔溃疡发病史;(2)呈自限性、周期性发作;(3)唇、舌、颊、软腭等处有单个或多个呈圆形或椭圆形分散的溃疡面,中心略凹陷,周围有充血红晕,表面表面被淡黄色假膜覆盖,周边红肿隆起,扪之基底较硬,疼痛明显;(4)身体其他部位无溃疡及糜烂。
  1.3 中医辨证标淮
  参照《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口齿科学》《中医咽喉口腔病学》中的有关内容制定。(1)主证:在口腔的唇、颊、软腭或齿龈等处的黏膜发生单个或者数目较少,形状不规则,或大小不等的圆形或椭圆形溃疡,其溃疡较为浅平,周围轻度水肿,充血不明显,疮色暗红或暗淡呈灰白色,基底呈灰白色,溃疡面上的覆盖物厚如糜粥,局部灼痛轻,发作时间较长,愈合缓慢;(2)次证:食后或午后腹胀,腹痛绵绵,遇温得减或消失,食少纳呆,胃脘痞满,大便溏或先硬后溏,神倦乏力,懒言,面色萎黄,畏寒肢冷,口淡乏味,纳食欠佳、口渴喜热饮,恶心呕吐,溲清。(3)舌象:舌淡胖嫩边有齿痕,苔白滑或腻;(4)脉象:脉濡缓、沉迟或缓弱无力。
  1.4 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符合上述西医复发性口腔溃疡的诊断标准;患者中医辨证属脾虚湿困型;发病不少于2次,病程不少于1年,溃疡每月发作至少1次;3月内未曾使用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及其他药物治疗;年龄18 - 70岁;自愿进入本研究,所有患者均同意接受药物及针刺治疗并配合观察;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排除标准:不符合西医复发性口疮的诊断标准以及不符合中医脾虚湿困型辨证标准,如白塞病、癌性溃疡、创伤性溃疡及其他溃疡者;合并心、脑、肝、肾等严重器质性疾病及造血系统严重疾病、消化性溃疡、急性感染性疾病、克羅恩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精神病患者等;患者24h内使用镇痛药;患者1个月内使用过抗生素;患者3个月内使用皮质类固醇、免疫抑制剂等;过敏体质或有多种药物过敏或金属过敏史者;孕妇、哺乳期女性,并排除有妊娠倾向的女性;不同意或未签署知情同意书者。
  1.5 治疗方法
  1.5.1 治疗组针药合用。(1)针刺。主穴:地仓、颊车、下关、合谷。配穴:中脘、脾俞、足三里、阴陵泉、三阴交。操作手法:中脘、脾俞、足三里:针刺后加艾柱灸,余穴针刺后采用提插捻转平补平泻手法,留针30min,1次/d。连续治疗l周为1个疗程。(2)中药方用健脾胜湿汤:当归12g,黄芪24g,炒地肤子9g.茵陈9g,黄柏9g,炒白蒺藜9g,蔓荆子9g,防风6g,生石膏18g,浙贝母9g,炒苍术9g,白芷9g,五加皮9g,甘草39。研磨成粉,生姜调汁,团成中药丸以敷贴于脐窝,1次/d。连续治疗1周为1个疗程。1.5.2对照组常规西医治疗。肌肉注射转移因子,每次2mL,每周2次;口服维生素C lOOmg、维生素B。1Omg,每日3次。共治疗l周。
  1.6 疗效标准
  根据《实用中西医结合诊断治疗学》的疗效标准,分为治愈、显效、好转、无效。总有效率=(治愈例数+显效例数+好转例数)/总例数x 100%。
  复发率采用统一表格记录患者治疗后12个月以内的复发情况,观察两组治疗后的复发率。
  1.7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2.O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所得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X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后两组患者溃疡愈合时间更短,疼痛减轻,在局部病损及中医证候方面疗效显著。其中治疗组中总有效率为96.7%,对照组总有效率为83.3%,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复发情况比较
  两组患者均随访至复发或至12个月,治疗组复发5例(16.7%)、对照组复发16例(53.3%)。治疗组复发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2。
   2.3 两组不良反应比较
  两组均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
   3 讨论
  复发性口腔溃疡是口腔黏膜病中最常见的溃疡类疾病,是指一类原因不明的,多为细菌或病毒感染引起的,具有复发性的发生在口腔黏膜上的圆形或椭圆形的、孤立的浅表性溃疡[6],溃疡的数量、大小、深浅、复发部位均没有确定性,周期性复发但又有自限性,居口腔黏膜病首位,患病率达20%左右。发病时有剧烈疼痛感,给患者带来诸多痛苦和不便,免疫功能异常、微循环障碍、微量元素不足、口腔菌群失调、精神心理因素、内分泌紊乱等均为其可能致病因素[7],目前西医治疗以局部消炎止痛、调节免疫及补充维生素等对症调整为主,治愈率低。中医药根据辨证论治,通过内服、外敷及针灸等疗法治疗复发性阿弗他溃疡,可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本病属于中医学“口疮”“口疳”“狐惑病”“口疡”“口糜”等范畴[8]。口疮有虚火和实火之分。实火者,诸经之热,皆应于心,心火上炎,熏灼于口,则口舌生疮。虚火者,肺肾阴亏,虚火上炎于口,也发口疮。传统上多从”火热”论治,喜投清热解毒、苦寒清下之剂,反耗伤气阴,致正虚邪恋[9]。因此辨证当分虚实,详察胃肾心脾。祖国医学认为口唇属脾胃,脾经经脉系舌本,饮食失调、劳累、精神紧张、外感等因素导致脾胃功能失常,口舌失荣,虚火循经上炎,从而导致口腔溃疡的发生[10-11]。此外,王俊等[12]]对260例ROU患者进行分析,研究ROU与胃黏膜病理改变、中医证型及Hp的相关性,发现ROU证型集中在脾胃虚弱型、肝胃不和型、脾胃湿热型、胃阴亏虚型及脾虚气滞型。有认为火热是复发性阿弗他溃疡发病的基本病因,但在实际临证中,常见患者湿浊内生,阻碍气机升降,或使心火独亢于上,或郁而化热,或伤阴耗液,成为复发性阿弗他溃疡最根本的病因,临床治疗以健脾利湿为本,辨别阴阳,随证治之,常可收获良好疗效。董伟等[13]基于王琦教授“体病相关”“体质可调”理论,总结复发性口腔溃疡的“湿热体质”发病观和“阳气怫郁”病机观以及“清利透散”制方观,指出认识复发性口腔溃疡的湿热体质高发人群。于庆等[14]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能针对不同体质辨证施治以提高疗效,可减少复发及药物不良反应情况。
  本型患者多病程较长,缠绵难愈。宋立群教授认为,复发性口腔溃疡的发生发展责之于脾胃功能的变化[15]。因脾开窍于口,脾为湿困,则脾胃的升清降浊功能失常而发口疮;湿浊为患,故见溃疡疮面白腐;湿性重着粘滞,缠绵难祛,病程较长,病情反复不愈;湿邪郁久易化热[16]。故治疗应以健脾祛湿清热为大法。温针中地仓、颊车、下关为足阳明经的局部经穴,合谷为手阳明大肠经原穴,善清泻肺胃积热,诸穴合用可清热泻火,通络止痛;中脘乃胃之募穴、腑会穴,足三里为胃之合穴,合脾之背俞穴一脾俞共奏健运脾胃之功;阴陵泉、三阴交健脾利水渗湿,诸穴合用共奏清热利湿、通络止痛的作用。方中黄芪益气健脾、脱毒生肌,是为君药;炒苍术燥湿健脾,可加强运中化湿之雄力,是为臣药;生石膏清泻胃火,炒地肤子、茵陈、黄柏、浙贝母加强清热利湿之功效,蔓荆子、防风、白芷、五加皮疏风通络,当归、炒白蒺藜活血通络,均为佐药;甘草调和诸药,以上诸药合用,共奏健脾祛湿清热之功。楼亚萍等[17]认为健脾助阳方剂联合维生素C、維生素B2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不仅可以改善溃疡的症状体征,同时可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远期疗效满意。
  本疗法中针刺可以通过对经络穴位的刺激,发挥调和气血、扶正祛邪、疏通经脉的作用,从而达到治疗目的[18]。中医贴脐主要是将药物敷于脐窝而防治疾病的一种疗法,属于皮肤给药途径的范畴。脐名神阙,为经络之总枢,经气之汇海,而统属全身经络,调节各脏腑、经脉的正常生理活动。若各部气血阴阳发生病理改变,通过刺激神阙穴调整任督冲带的功能,可达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目的,此处表皮角质层最薄,屏障功能最弱,最利于药物穿透弥散,脐部皮肤给药,更有利于药物吸收[19]。温针与中药贴脐法结合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符合中医基本理论,突出了中医辨证论治,标本兼顾,相辅相成,平衡阴阳,调整脏腑功能。本研究采用温针配合中药贴脐法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明显提高复发性口腔溃疡治愈率及显效率,具有缩短疗程、减少复发个数、延长复发间歇期的作用,且治疗方便、简便易学易掌握、安全无毒副作用、价格低廉、患者易接受,极大减轻了患者的心理、生理压力和经济负担,值得临床推广。
  本研究创新性在于通过临床资料研究,结合临床实践,参阅古今文献,从中医传统理论人手,吸取现代口腔医学研究成果,采用温针配合中药贴脐法治疗脾虚湿困型复发性口腔溃疡,明显提高复发性口腔溃疡治愈率及显效率,具有缩短疗程、减少复发个数、延长复发间歇期的作用,且治疗方便、简便易学易掌握、安全无毒副作用、价格低廉、患者易接受。本研究打破了传统治疗本病以口服用药及创面用药人手常规,从而弥补了单独应用其中一种方法的不足,进一步提高对治疗脾虚湿困型口腔溃疡疗效,且因其副作用少、费用低、易被广大患者接受与认可,扩大了社会影响,在同行中起到表率作用,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和很好的社会效益,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陈夏凉,袁晓,姚华.复发性阿弗他溃疡的中医治疗研究进展[J].黑龙江中医药,2016,45 (1): 78-79.
  [2]李冬梅,刘寨华,李同达,等.许彭龄从脾胃论治复发性口腔溃疡经验[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2,18( 7): 747-749.
  [3]杜卫华.醒脾汤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120例[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27 (1): 125.   [4]古群山,李星光,田勇,等.中西医结合治疗阿弗他溃疡的临床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7,9( 19):11-13.
  [5]周曾同,冯安心.口腔黏膜病学[M].第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
   [6]杨红明,陈齐鸣.“沙冬肉桂汤”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 40例临床观察叨.江苏中医药,2016,48(5):48-49.
   [7]金绍康.青黛平溃汤治疗复发性阿弗他溃疡30例疗效观察[J].西部中医药,2013,26(1):84-86.
  [8]程旺,陈双双,陈仁寿.复发性阿弗他溃疡中医证型和用药规律文献分析[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7( 6): 135-138.
   [9]周莹,汪洋.参苓白术散治疗脾胃虚弱型复发性阿弗他溃疡31例[J].中西医结合研究,2015( 1): 33-33,35.
  [10]但寒.中西医结合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临床观察[J].湖北中医杂志,2016,38( 10):31-32.
  [11]蔡剑,胡佳艺,吴国荣.辨证分型治疗复发性阿弗他溃疡[J].中医临床研究,2016,8( 8): 69-71.
  [12]王俊,王玥,乔会侠,等.复发性口腔溃疡与胃黏膜疾病及中医证型的相关性研究[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 12(8):1041-1044.
  [13]董伟,倪诚,英孝,等.从湿热体质论治复发性口腔溃疡[J].中医杂志,2014,55(15):1339-1340,1348.
  [14]于庆,王春艳.复发性口腔溃疡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临床观察[J].中国当代医药,2013,20( 33):113-115.
  [15]翟阳,宋立群.宋立群教授从脾胃论治复发性口腔溃疡[J].吉林中医药,2013,33 (4): 338-339.
  [16]朱叶珊,靳松,时建华,等.从脾胃论治复发性阿弗他溃疡的经验举隅[J].中国民间疗法,2016,24(12): 8-9.
  [17]楼亚萍,徐勤业.健脾助阳方剂治疗脾胃虚寒型复发性口腔溃疡79例疗效分析[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5,22( 6): 674-675.
  [18]周萍,向阳红,周滢,等.针药并用治疗复发性口腔溃疡的临床研究[J].中成藥,2015,37( 3): 501-504.
  [19]周东新.中医分型配合外用缓释贴片治疗复发性阿弗它溃疡32例[J].陕西中医,2011,32( 9): 1152-115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