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链战略联盟视角下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作者:未知

  [摘 要] 基于演化博弈理论构建企业战略联盟动态博弈模型,通过模拟企业在联盟形式变化后的每一个时间节点处预期支付的改变,论证企业为了在产业链演进中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存在从一种联盟形式中退出转而加入另外一种联盟形式的行为可能,进而对产业链战略联盟视角下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机制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表明:企业成立之初的每一个生命周期阶段都需要综合考虑自身所控资源的状态、抗风险的能力及组成联盟的可操作性,进而选择与企业发展阶段相适宜的联盟形式;企业建立战略联盟进行产业链整合,并在产业链的演进中不断优化内外部资源配置,寻求最佳的联盟方式,是实现企业核心竞争力提升的高效途径。
  [关键词] 产业链;战略联盟;企业核心竞争力;演化博弈
  [中图分类号] F64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7-0039-03
  一、引言
  1990年,普拉哈拉德和哈默在《企业核心竞争力》中,首次提出核心竞争力的概念。作为企业竞争力的基础,核心竞争力的概念、内涵、外延以及提升途径等问题一直是学者们关注的热点。张维迎(2010)[1]认为核心竞争力是具有偷不去、买不来、拆不开、带不走、溜不掉等独特特征的资源和能力,突出了核心竞争力的唯一性、整体性、知识性和持续性。邹超和王欣亮(2011)[2]则通过对现阶段核心竞争力研究文献的梳理,认为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主要包括整合能力、核心技术和核心产品三个方面。
  可以说,一个企业如果没有核心竞争力,也就不具有真实的竞争力。那么,企业核心竞争力可以通过何种途径获得?张建明(2011)[3]研究认为核心竞争力是存在于企业内部的、能提供的具有特异性的关键性产品或服务的能力,或是能为企业带来持续竞争优势的能力组合,而前者需要依靠企业自身长期的学习成长积累,无法在短期内取得良好的效果[4]。这意味着单靠企业内部资源的整合不一定能形成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需要通过整合企业外部资源、借助外部力量来获取核心竞争力,比如企业并购与战略联盟[5]。
  建立战略联盟使企业不再是孤军奋战,而是通过产业链的整体运作,发挥特有的资源禀赋和技术专长来体现核心竞争力。因此,通过加强产业链的企业战略联盟关系管理来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是一个高效便捷的途径[6]。目前,国内外已有很多企业通过战略联盟,進行产业链整合而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比如卫浴洁具行业的埃美柯公司通过与世界一流的动态阀门生产企业丹麦弗瑞斯公司合作,结成战略联盟,实现两家企业内部资源的优势互补,缩短产业链半径,放宽产业链开口,形成协同优势,提升了核心竞争力[7]。
  综上所述,为了更好地反映产业链战略联盟视角下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机制,分析产业链演进中各个企业主体选择联盟伙伴和形式的动机和行为,运用演化博弈论的相关方法构建企业战略联盟形式的动态博弈模型。通过模拟企业在联盟形式变化后的每一个时间节点处预期支付的改变,进而论证企业为了在产业链演进中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存在从一种联盟形式中退出转而加入另外一种联盟形式的行为可能。
  二、模型基本说明
  (一)模型数学表达
  模型中,将每一个具体的联盟形式作为一个系统来看,那么对于有n个参与企业的动态博弈而言,模型描述了动态联盟博弈中所有的(共有2n-1个潜在联盟集合)能够进行有效谈判或协商的联盟组合,该系统在某一时间节点处可能出现的事件集合即是所有2n-1个潜在联盟的集合,可以用状态变量来表示。因此,则可将当系统从一种状态到另外一种状态的变化过程称作“状态转移”。那么,随着时间节点的变化,相关环境条件亦会发生变化,在此情形下整个系统不断进行状态转移的过程则会引起战略联盟产业链的动态演进过程。
  (二)模型中联盟形式进行状态转移的时间序列集
  模型中,联盟形式进行状态转移的时间序列集:T={t0,t1,t2,…,tn},其中,每一个时间节点表示系统中每一个联盟形式存在的持续时间,而在此时间期内,该联盟形式保持在稳定状态;而当一个新的时间节点开始时,标志着前一个联盟形式的解体,新的联盟形式的产生,该联盟存续时间截止下一个联盟形式的产生。
  (三)模型中联盟形式状态转型过程的均衡(稳定)状态
  模型中,联盟形式状态转型过程的均衡(稳定)状态:指对于任何一种联盟形式,在任何一个时间节点处的联盟形式的状态转移需满足下列条件,即对于联盟中每一个局中人而言,联盟状态转移必须使得局中人的预期支付数值高于现有支付数值。一般来说,联盟状态转移是一个随机的过程,其过程的不确定性是由局中人自身需求和外在力量的压力共同引起的,它既体现在每一局中人对于参与或退出某一联盟形式的选择上,同时也体现在每一局中人对于不同联盟形式的选择上。
  (四)模型中时间序列集与状态集之间的关系
  模型中,时间序列集与状态集之间的关系:设X={S(0),S(1),...,S(n)}是与时间序列集T={t0,t1,t2,…,tn}相对应的状态集,其中S(i),(i=0,1,...,n)表示在时间节点ti处联盟形式的概率向量。假设系统在初始时间节点t0处的状态向量为S(0),随着时间节点的不断推移,当系统内每发生一次联盟形式的状态转移时,即可定义一个时间节点ti和与之对应的状态向量S(i),其中S(i)=
  S,(i=0,1,...,n)表示在时间节点ti处所有局中人所在联盟形式的概率向量,于是便形成了一个联盟形式状态转移的时间序列集:T={t0,t1,t2,…,tn}和与之对应状态集X={S(0),S(1),...,S(n)}。因此,n个参与者的动态联盟博弈的变化过程即可归结于在时间序列集T={t0,t1,t2,…,tn}上的有序变化。
  三、模型相关定义
  (一)定义一   X={S(0),S(1),...,S(n)}是和系统中时间序列集T={t0,t1,t2,…,tn}相对应的状态向量集。每一个时间节点表示系统中每一个联盟形式存在的持续时间,而在此时间期内,该联盟形式保持在稳定状态;而当一个新的时间节点开始时,标志着前一个联盟形式的解体,新的联盟形式的产生,该联盟存续时间截止下一个联盟形式的产生。
  在每一次系统发生状态转移的过程中,某一时间节点处局中人I的的策略选择,只取决于其现有的支付数值(效用)及采取新的策略后所处状态的预期支付数值,而与其之前所处状态的支付数值没有任何关系,即系统状态转移过程满足马尔科夫鏈的无后效性特性;且当系统在经过多次状态转移后,系统的变化逐步减少,最终趋于稳定状态。那么,对于每一时间节点ti和与之对应的状态向量S(i)=
  四、模型运算分析
  设企业的动态博弈V的局中人集合是N={1,2,3}12,3},在时间节点节点ti的系统状态概率为S(i)=S=(0.1,0.1,0.3,0.3,0.1,0,0.1),其中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1},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2},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3},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1,2},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1,3},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2,3},分量S代表联盟子集{1,2,3},那么系统从时间节点时间节点ti转移到时间节点ti+1的转移矩阵P(i)如下:
  xS中的每个分量,恰好是系统中每一联盟形式的状态概率。通过转换运算,可以求出时间节点ti+1处每个联盟形式的状态概率,即预期支付值。因此,局中人对联盟形式的选择不仅考虑每一个联盟形式的具体特征差异,还会考虑不同的预期支付水平,这是影响局中人选择不同协议的两大主要原因。
  为了便于理解在时间节点ti+1处每个联盟形式的预期支付值,给出定义如下:
  定义四:在时间节点ti处的局中人集N的子集Sm的状态概率定义为企业动态博弈V在时间节点ti处的系统状态向量S(i)的分量S,记为Pmj,则有:(Ps1,Ps2,Ps(2n-1))=(S,S,...,S)。
  性质一:由定义四可知,模型中有Σ2n-1k=1Pmj=1。
  根据如上定义,可以得出局中人在每一时间节点处的支付函数,经过运算则可进一步得出每一个局中人在时间序列集T={t0,t1,t2,…,tn}的每一时间节点处的预期支付值。
  通过对每一个企业参与联盟博弈的预期支付值的评估,便可得到每一个局中人选择不同联盟形式的阀值,从而可以使得局中人从一种联盟形式转移到另一种新的联盟形式中,实现从稳定到改变,再到稳定的不断更替过程,模型可为整个企业在产业链的动态演进中实现核心竞争力的提升提供借鉴和参考。
  五、结论
  企业间的竞争即是核心竞争力的竞争,由于战略联盟中各个经济主体立足于产业价值链的演进,便于快速形成产业或市场优势,树立阶段性目标[8],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高市场反应速率,极大地提升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然而,一个企业能否持续保持竞争力,关键在于核心竞争力的获取与培养。通过前文的分析可以看到,企业从成立之初,其在每一个生命周期阶段都需要综合考虑自身所控资源的状态、抗风险的能力及组成联盟的可操作性,进而选择与企业发展阶段相适宜的联盟形式;企业通过建立战略联盟,进行产业链整合,避免企业间因利益冲突而产生分歧。与此同时,企业需要在产业链的演进中不断优化内外部资源配置,寻求最佳的联盟形式,从而实现自身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当然,企业核心竞争力具有动态性[9]和演化性[10],随着产业链战略联盟实践活动的不断推进,会产生更多的企业核心竞争力提升途径,这都有待于进一步地跟踪观察和总结。
  [参考文献]
  [1]张维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及人才选用机制[J].企业研究,2010(9):17-18.
  [2]邹超,王欣亮.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文献综述[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39(2):110-115.
  [3]张建民.对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再认识[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1(1):55-59.
  [4]王羿雯,何阳辉,郑蕾娜.试探基于产业链的会展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构建[J].福建论坛(社科教育版),2011(4):100-101.
  [5]吴义爽,蔡宁.我国集群跨越式升级的“跳板”战略研究[J].中国工业经济,2010(10):55-64.
  [6]高彩云.浅析现代流通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从产业链战略联盟的角度进行分析[J].经济论坛,2007(1):68-69.
  [7]黄岳薇,沈觉森.整合产业链对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效用——以埃美柯集团有限公司为例[J].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2016(5):19-20.
  [8]卜庆军,古赞歌,孙春晓.基于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产业链整合模式研究[J].企业经济,2006(2):59-61.
  [9]许正良,徐颍,王利正.企业核心竞争力的结构解析[J].中国软科学,2004(5):82-87.
  [10]张建华.知识经济背景下企业核心竞争力演进研究[J].中国科技论坛,2013(2):89-94.
  [责任编辑:潘洪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919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