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车一世界

作者:未知

  作为长途列车乘务员,跑车时间长了,什么事情都能遇到。
  头天晚上走车,第二天早上8点18分列车正点停靠在山东境内M站。这是个大站,列车上水,站停10分钟。
  车停稳,我打开车门随手擦干净车门扶手,站到列车门口。一个六七岁小男孩从车厢里跑到车门口,将一团糖纸从车上扔出去。糖纸挺大,上面是棕色勾勾巴巴的外国文字而且图案相当漂亮。不用说,光看糖纸就知道这是一块非常好的巧克力糖,不像我小时候吃的硬糖块。
  我低头将糖纸捡起来对小男孩说:“小朋友,大哥哥首先要表扬你,你是好孩子,知道不把垃圾扔到车厢里。但是大哥哥要告诉你的是,站台也是公共场所,也不可以随便乱扔东西啊!”我看旁边没有垃圾桶,便把糖纸塞进小男孩的上衣兜里说:“先放兜里,等会儿大哥哥扫地到你旁边时给大哥哥好吗?”小男孩点点头又冲我笑笑跑回车厢。
  这时,就见一对青年男女急急忙忙跑过来。男的左手拉着拉杆箱右手拎个大提兜,肩上还斜挎一个大包袱,后面跟着的女人尖尖的高跟鞋敲击着站台发出[得][口][得][口][得][口]声响一路跑过来。跑到我跟前就要上车,我说:“旅客请出示车票。”满头大汗的男的松开拉杆箱放下大兜子满身翻找也不见车票,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流下来。女子用一方小手绢一边飞快地在脸边扇风,一边这里那里地东指西指男人找车票。
  列车要开了,男的才一拍脑袋瓜子说:“这里,在这里。”说完哈腰从鞋窠里拽出两张车票,在空中抖落了好半天才交到我手上,是想把鞋里的气味抖落掉吧。这时我才注意到,女人很漂亮。随着她不断扇风,有淡淡的很好闻的清香传过来,很好的味道。作为列车员一天到晚在列车上,女人身上的味道闻得多了,进口香水劣质香水,尤其还有涂抹雪花膏的,什么味道的都有。但像这女人身上这种淡淡的清香还很少闻到;好看女人也见得多了,可像面前这个女人长得这么标致耐看的还真不多。
  男的上车时,由于肩上斜挎着的兜子太大,兜子两边又各多出一个小兜兜卡住车门口上不去,我从后面推了一把,又让他侧侧身才上去。再看那个女人,轻飘飘,什么东西都不拿,只是肩上挎了个比我钱包还小的小兜兜。这也不奇怪,类似事情我见得多了。有一次,一个男旅客双手各提一包,背着个年轻女人上车,开始我以为女人有病急忙过去帮忙,却不想人家什么事都没有,只是两个人恩愛,男人心甘情愿拿包背女人。
  列车开出后,我开始清扫车厢。当清扫到五六号铺位时,那个小男孩主动过来将糖纸放进我手中的小撮子里。我当即伸出大拇指表扬说:“这个小朋友太懂事了,真是好孩子,吃完糖纸不随便乱扔。”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乐呵呵地抚摸着小男孩的头说:“我外孙子可听话啦,是个好孩子!”这时,小男孩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糖伸给我说:“大哥哥,这个给你。”我笑笑说:“谢谢小朋友,大哥哥有纪律,要旅客东西是犯错误的。”那个老太太说:“拿着吧,我外孙子就剩这一块了,自己都没舍得吃说是要留着给你。”我过去拍拍小男孩的脑袋说:“谢谢小朋友,你这么懂事大哥哥比吃了还高兴!”
  这时候我观察到,刚刚上车的那对男女就在小男孩对面铺。那个女人正用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盯着小男孩手中的巧克力糖呢,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不知怎么,直觉告诉我这女人对小男孩手中的巧克力糖似乎有点儿“感冒”。
  别看我二十几岁,清扫完一遍车厢还是累得够呛。我站起身,用右手敲了敲后背,刚想歇歇,就听车厢内一阵骚动,几个旅客向车厢前面跑去。
  隐隐有小孩子哭声传过来。
  我急忙跑过去。
  是刚才给我巧克力糖的小男孩在哭。我走上前说:“小朋友怎么了?”不承想小男孩儿一看到我哭得更凶了,边用手抹眼泪边指着对面女人说:“她污蔑好人。”
  再看刚才上车的那对男女将拉杆箱和大提兜都打开了,东西几乎全部摊放在铺位上。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男的翻包女的侧脸用小手绢急火火地扇风,又有那种好闻的清香飘过来。
  小男孩姥姥对我说:“小同志,是这么回事。”她指指扇风的女人继续说:“她说我家孩子偷了她的巧克力糖。”
  女人把脸转向我,我不敢看她的眼睛,觉得有两束光聚到我脸上热热的烫人。当然还有那种好闻的清香。
  “是这样,”漂亮女人对我说:“我们俩到香港旅行结婚,我买了两袋高级巧克力糖,就是他(她指了指小男孩)刚才给你的那种。我们上车休息了一会儿,一转眼,不知怎么糖就到小男孩手里了。我和他说你已经吃一袋了,把那袋还我就行,可他拒不承认不说,还说不好听的话。”
  我一听就知道小男孩冤枉,因为在他们没上车,小男孩就已经在吃这种糖了。
  我对他们说:“你们再找找,肯定不会丢。你们真是冤枉小朋友了。”
  男的说:“还找什么找,你看我们已经把所有东西翻遍了。”
  女的接下说:“两袋糖是我亲手放到兜子里,一点儿也没错。”
  我说:“刚才我为什么说你们冤枉小朋友了呢?是因为在你们还没上车的时候,小朋友就把吃完巧克力糖的糖纸扔到车厢外了。我亲眼看到的,而且我还把糖纸捡起来,放到小朋友的上衣兜里,告诉他一会儿我打扫车厢时让他把糖纸放在我清扫用的小撮子里。”
  这时候,越来越多的旅客围拢过来。有一个男子看着一直不停扇手绢的女的对我说:“列车员同志,你可不能偏袒先上车的小朋友啊,我看这位女士言谈举止非常高雅,不会平白无故说小男孩拿了她的巧克力糖。”看我看他,又凑近女的,几乎要贴到人家脸上了说:“像这种高级巧克力糖不是哪个人都可能买得起,对吧?”
  在车上工作久了,我一看那男人的眼睛,就知道这是个好色之徒,我的脸色立刻沉下来,对那个男乘客说:“我刚才把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还在这两位旅客没有上车的时候,小朋友就已经吃过那种巧克力糖了。我还把他吃过的糖纸放在他的上衣兜里。”
  男士权当没听见,进一步凑近女的:“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要不到我那边坐会儿?我带了松子糖你尝尝?何必在这坐着,看他们一群讨人厌的。”说完,竟然伸出手去拉女的胳臂。这时,就见从上铺蹦下个女人,一把拧住那男人的耳朵,可能用力过大,拉得那个男人哇哇大叫。就听那女人说:“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见到好看女人就走不动道是不是?你给我回去!”肯定力气不小,男的捂着耳朵,乖乖回到自己铺位上了。   我在旁松口气,本来,那男的去拉女的胳膊時,我已经鼓起勇气要上前制止了,以过往的经验,后续不一定闹出什么乱子。好在这次他身边有人管教,而且他本人又不是酒鬼,不至于节外生枝。
  本来就有人围观,再加上这一男一女的掺和,旅客越围越多。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各位回自己铺位吧!”
  不想小男孩突然大哭起来,边哭边拉住我说:“大哥哥,你给我申冤啊!”
  我一听笑了,说:“小朋友,没有那么严重,不存在申冤不申冤。来来来,你看大哥哥怎么变魔术的,一会儿就可以帮他们找到巧克力糖。你信不信?”
  小男孩破涕为笑,说:“真的,大哥哥真的会变魔术?那你快点儿变啊,省得我心里一直觉得委屈得慌。”
  其实我也没底儿,我只是忽然想起他们上车时卡在车门口大兜子两侧鼓鼓囊囊的小兜了。再看已经摊开在床上的那个大兜子,东西都掏出来已经瘪了,正好将两侧的小兜压在底下。很有可能巧克力糖就放在那两侧的小兜里了。我走过去对一直翻找的男的说:“好了,你再看看大兜子底下那两个小兜兜。”我想上前将大包压住的两个小兜兜翻上来,但想想觉得不妥,必须让那个男的自己翻。
  男的打开一看,一边兜里一袋高级巧克力糖在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两个人赤红了脸。女的脸一红更好看了,宛如突然绽放开带着香味儿的鲜花。站起来看看我,又看看小男孩儿,嘴里不住声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末了,将一袋糖放到小男孩床上说:“是姐姐错了,姐姐给你赔礼道歉。这袋巧克力糖送给你,算我的心意好吧!”小男孩一听,又哭起来。好一会儿才好。姥姥一把把外孙子搂到怀中,说:“看给我外孙子冤枉的,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委屈。”我上前摸摸小男孩的头说:“不要总哭啊,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不可以遇到一点儿小事情就哭鼻子。”小男孩抹去眼泪冲我不住点头。然后,将那袋巧克力糖放回到对面铺位上说:“道歉就行了,巧克力我不要了。”
  等我休息后再当班的时候,一对新婚夫妇和姥姥外孙子4个人已经好得一塌糊涂了。列车就像是生活里的一个特殊空间,车上的人有的是本能的提防,有的是本能的放纵,但那并不是他们真实的自己。
  见到我,他们一起向我打招呼。小男孩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说:“大哥哥,你休息好了没有?”我说:“休息好了。”好看的女的也站起来用星星一样明亮的眼睛望着我。那光亮实在太强烈了,我不敢对接。没想到,她竟然走上前将一袋巧克力糖塞进我的怀里。我急忙躲开,却哪里躲得开?女的几乎要将我抱住了,轻声说:“不收下就不让你走!”我只好收下。看她走开了,才将巧克力糖放在他们铺位上,快步走开。
  我应该这么做,一是工作的规则必须如此,二是,她明知下车后就会各奔东西,仍会用自己的东西给我这个陌生人,这份心意已经足够。
  第二天早上,列车正点到达终点。先是小男孩和姥姥从车上下来。小男孩冲我摆摆手说:“大哥哥再见!”我急忙说:“小弟弟再见!”走了几步,小男孩突然跑向我,将一个东西塞到我手里,我一握知道是那块巧克力糖,刚想还给他时,小男孩已经融入到下车人群之中。
  我握紧手中的巧克力糖,瞬间心热了一下,眼睛湿润了。
  那对新婚夫妇是最后下车的。美丽新娘用她一双我形容不出来好看的眼睛瞅着我,我仍然不敢和她对视,冲着男的说:“祝福你娶了这么漂亮纯美的好媳妇。”
  突然,我觉得我右脸颊火辣辣热,那种醉人的清香浓浓地扑了过来。一转脸,吓了我一跳,险些和她的脸撞个正着,就见她附在我耳边低声说:“小列车员同志,我把一袋巧克力糖挂你服务室门把手上了,你没有犯错误,是我们诚心诚意送给你的。再见!”
  他们走很远了,我仍旧傻傻地站在原地,右半边脸似乎越来越热,有淡淡清香环绕。只可惜,我就要换班下一趟列车,这些人或许终生难以再见。
论文来源:《当代工人》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7192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