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人民币加入SDR对我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当前,人民币加入SDR后给我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主要是有利于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有利于提高人民币的流动性等。但与此同时我国也将面临一定的风险,主要有“三元悖论”、政策外溢性风险、特里芬难题。可能出现的风险,可以采取的措施有在实体经济领域加快市场出清,推进供给侧改革;在金融领域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在国际贸易领域提高人民币的使用,加强“一带一路”建设。由此可使国内金融市场快速融入到国际市场中来。
  【关键词】SDR 人民币 金融市场改革
  1引言
  目前我国政府对金融市场,特别是对货币进行严密的监管,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未能充分市场化。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可以使用人民币利率汇率工具进行风险对冲。但是为了提高人民币在货币篮子中的份额比例以及持续满足其标准,我国需要放开资本项目,加强风险管理,把握好市场化和政府监管的平衡点。所以也有人人认为我国金融市场的市场化程度仍然较低,现阶段将人民币加入SDR可能会影响我国的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因此也要做好防范措施。
  2人民幣加入SDR对我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影响
  近年来,各国之间的贸易、资金流动、风险传递等有着越来越紧密的联系,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国际货币体系也要与时俱进。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使得国际社会对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充满信心,同时也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深化国内金融市场改革,有利于我国成为国际金融秩序的制定者。
  2.1有利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现阶段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还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平衡性,主要体现在:地区上的不平衡性,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使用主要集中在香港地区;国际贸易进口与出口结算在人民币的使用上不平衡;国际贸易结算职能与国际储备货币职能不平衡;在岸人民币市场和离岸人民币市场的不平衡。
  一是人民币使用地区上的不平衡。目前人民币国际化对香港市场较为依赖,我国政府对于在香港的离岸市场提供政策上的支持,但是由于我国香港地区的政治问题以及在全球金融市场的竞争中地位有所下降,使得人民币在香港这一主要的离岸市场国际化程度不高。所以人民币加入SDR有利于推进在伦敦、卢森堡等其他的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国际化建设。
  二是国际贸易中出口与进口结算的不平衡。我国的进出口贸易方面的人民币国际化建设成果较为突出,但依旧存在人民币在进出口结算的量在存在不平衡。人民币在进口结算的使用量大于出口结算的使用量。我国出口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较低,而且长期内人民币预期升值,更使得出口压力较大。所以人民币加入SDR能使出口企业自由选择交易货币,降低汇率风险,有利于进出口平衡。
  三是国际贸易结算与国际储备职能的不平衡。近年来,人民币在贸易结算中的使用量较大,但却较少被用于国际储备。由于国内人民币利率较高,使得外国金融机构投资人民币金融工具的成本较大,并且我国对外国机构的境内投资有一定的限制,导致人民币作为官方储备的职能受到限制。人民币加入SDR有利于外国机构在境内配置资产,降低融资成本,增加外国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作为官方储备的数量,从而使人民币在贸易结算和国际储备中达到平衡。
  四是人民币离岸和在岸市场的不平衡。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标准之一是以本币发行一定数量的债权,我国的固定收益市场不平衡主要体现在在岸熊猫债券和离岸点心债。在香港发行的离岸点心债交易量较大。但是,由于我国对外国金融机构在岸发行人民币债权有一定的限制,使得熊猫债券的发展受到较大程度的制约。近年来,由于人民币不断贬值使得离岸点心债发行数量逐渐减少。另一方面,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发展使得在岸熊猫债权的发行量不断增加。所以在未来预计人民币的离岸市场和在岸市场会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以一种整体化的形式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2.2有利于提高人民币的流动性
  国际上流动性较好的几大货币主要特征有:流动性高,交易成本小;币值稳定,风险溢价小。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有利于提高人民币的海外的流动性,降低交易成本,有利于发挥出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中的交易媒介职能。人民币加入SDR有利于减少金融风险对人民币的冲击,提高抗风险能力,提高人民币币值的稳定性。
  3人民币加入SDR后我国金融市场面临的风险
  由于人民币加入SDR,我国政府会放宽对外国机构投资我国的外汇市场和固定收益市场的限制,我国市场中短期热钱增加,大规模的资金流动会对市场的稳定性造成影响。另一方面,放宽人民币跨境流动限制之后,洗钱等非法资金活动会增加。
  3.1我国面临的“三元悖论”困境
  人民币加入SDR之前,我国政府实行严格的资本管制才能在各大金融危机中有效避免冲击。但是人民币要想加入SDR就要抛弃资本管制,重新审视以前实行的政策性资本管制。从上图的蒙代尔三角模型中得出,要想提高人民币在SDR中所占的比例,必须实行资本自由流动,所以我国将会在货币政策独立和固定汇率之间进行两难的抉择。假设我国想同时实行货币政策独立和固定汇率,当人民银行想通过减少货币供应量来提高利率时,由于资本自由流动会存在充分的套利资本注入市场补充减少的货币供应量,而此时该种市场行为会使央行的调整变为无效。而央行想要调整货币供应量也必然会放弃汇率的稳定。
  3.2政策外溢性风险增大
  在全球范围中,当一国的货币在国际结算中广泛使用时,该国国内政策的变动会导致国际市场上汇率的波动,该国经济的情况会对其他国家的经济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这就是政策外溢性。IMF的报告上指出,中国的经济对其他国家经济体来说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中国经济的增长能带动全球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的增长,2010—2015年,中国的GDP增长率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上升30%。由于我国在进行供给侧改革,经济增速放缓,使得出口增长放缓,对亚洲邻国在短期内造成不利影响。但短期内,我国的政策外溢性对全球经济影响不深。随着人民币在SDR的份额增大,我国的政策外溢性同时也会增大,所以我国在制定经济政策时要及时与IMF进行沟通,确保降低政策外溢性风险对国际市场的负面影响。   3.3我国将面临特里芬难题
  特里芬难题是论证“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必然崩溃的一个经济理论。因为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为了维持其在国际市场的流动性必须长期作为贸易逆差国来对外输出美元,而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美国政府为了维持美元币值的稳定必须长期保持贸易顺差。一个国家无法长期同时成为顺差国和逆差国,所以布雷顿森林体系最终崩溃。特里芬难题的实质是货币币值的稳定与贸易顺逆差的矛盾。我国的特里芬难题是由于我国出口常年大于进口,常年处于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可用于稳定人民币币值。但没有输出人民币的有效途径,所以难以在国际市场中人民币的大量使用。我国的特里芬难题有以下的解决方案:维持经常账户的顺差,通过对外投资来输出人民币使得资本账户逆差;或者使经常账户逆差,不断开放改革国内的金融市场来吸引国际市场的资金,使得金融账户顺差。
  4政策建议
  4.1实体经济领域:加快市场出清,推进供给侧改革
  我国放缓了经济增速,经济发展进入了“调结构稳增长”的新常态,我国也必须面临经济去杠杆化和再平衡的政策压力,而人民币加入SDR正使得我国的经济改革有着不可逆性。今后的改革关键在加速淘汰产能低下的企業,加强市场监管。虽然会导致部分企业违约,不良贷款率上升,但是这些经济改革必须经历的阵痛期为我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奠定了基础。
  要保持人民币汇率的长期稳定,关键在于实体经济,就需要供需齐发力。一是供给方面的改革,加强我国制造业发展,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大力发展经济效率高的产业。稳定币值从而使物价稳定,提高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流通量从而降低出口企业的风险成本,提高竞争力;二是需求方面的改革,拓展国内市场的需求,降低流通环节的税费,大力发展第三产业。
  4.2金融领域:进一步深化金融改革
  在金融领域,我国还需深化金融体系改革,使我国的金融市场融入国际市场。一是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缓慢释放美元贬值对我国出口的压力。适当管理控制市场预期,确保人民币币值的稳定;二是加强市场利率体系建设。完善我国短期国债市场财政部适当增大3个月国债的发行量,使我国市场形成短期收益率曲线确定合理的利率水平,发挥好国债利率对市场上金融产品的指导作用。三是满足SDR标准之后继续推进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需要保证国内市场和人民币币值稳定,同时也要注意改革的进程与国内金融市场的成熟程度相匹配,国内金融体系改革的步伐既不冒进也不落后;三是严格做好风险管理和市场监管,注重以人民银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为主体的全方位多层次的监管体系。同时也要注重政府监管与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相配合。
  4.3国际贸易领域:提高人民币的使用,加强“一带一路”建设
  一是要实现进出口贸易的发展与人民币加入SDR后国际地位的提升相匹配。我国的出口行业科技创新能力弱,经济附加值低,对环境污染大,处于“微笑曲线”的低端处。所以我国要提高经济附加值,以此来提高国际竞争的优势。二是“一带一路”作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合作的平台,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可以推动世界各国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方式,使用人民币作为融资支持。也可以推动亚投行、金砖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作为储备,促进我国主要的贸易伙伴国采用人民币来进行投资与结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1214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