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马克思虚拟资本理论及其现实意义

作者:未知

  【摘要】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在商品、货币和信贷方面讨论了虚拟资本,为后续的虚拟经济研究提供了理论依据。虽然虚拟资本不同时期发展状况不尽相同,但都具有虚拟性、投机性和高风险性。本文认为,金融资本是现阶段虚拟资本的主要形式。基于资本和信用的分析线索,结合金融监管发展现状,本文对我国虚拟经济的管理提出了“三统一疏”的具体监管路径。
  【关键词】虚拟资本 虚拟经济 资本引导 金融监管
  一、从虚拟资本到虚拟经济
  马克思认为虚拟资本是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条件下一系列关系和范畴分离的产物,是经济关系泛资本化的产物。后人将他的理论进行拓展,得出了通过虚拟资本可以发展到虚拟经济的结论。
  1.虚拟资本和特征
  《资本论》的第三卷第五篇中强调:“人们把虚拟资本的形成叫做资本化,人们把每一个有规律的会反复取得的收入按平均利息率来计算,把它算作是按这个利息率贷出的资本会提供的收入,这样就把这个资本化了。”
  有学者认为,生息资本的存在和利息范畴的独立化而虚构出来的“资本”,被称为虚拟资本。还有学者认为,虚拟资本是从职能资本中分离出来的部分货币资本的独立化,同时生息资本的借贷运动又是建立在信用制度高度发展的基础之上。结合马克思本人和专业学者的观点,本文对虚拟资本的分析按照资本(货币、货币资本到生息资本)和信用两条逻辑线索进行的。
  虚拟资本具有以下特征:一是虚拟性。马克思认为,“资本的最大部分纯粹是虚拟的,是由债权(汇票),国债券和股票构成的”。二是投机性。马克思认为,“这种证券的市场价值部分的有投机的性质,因为它不是由现实的收入所决定的。”三是高风险性。投机性决定了虚拟资本具有不确定和高风险的性质。马克思说:“信用加速了这种矛盾的暴力爆发,即危机,因而加强了旧生产方式解体的各种要素。”
  2.从虚拟资本到虚拟經济
  大规模的虚拟资本形成虚拟经济。其本身已变成商品独立于实体经济,但这种商品因为有更多的投机性质和更强的预期成分,因此风险较普通商品更大。资本经历了从农业资本、商业和工业资本、最后由金融资本占统治地位的过程,金融资本凭借其“杠杆效应”,导致市场上所表现出的价值符合的数额要远大于实际经济活动价值,整个经济体系也就不断“脱实向虚”。
  信用体系促进了虚拟资本到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本质就是将一切实体经济的货币化,与之相匹配的信用是银行的发展和多种信用工具、支付手段的出现。因此,虚拟资本正是在资本主义信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信用基础的不断强化又使得虚拟资本可以得到不断演进,从而发展成为虚拟经济。可以说虚拟经济的形成是虚拟资本发展的必然趋势。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实体经济推动了虚拟经济,虚拟经济来源于虚拟资本。它产生于经济全球化和金融自由化,借助于电子计算机和现代通信技术,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实现资本的高速流动、结算和交易。
  二、对我国虚拟经济发展的思考
  总体来看,虚拟经济既可以通过较低的流通成本、较高的运行效率吸收大量的社会资本,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又可能产生大量泡沫,甚至重创实体经济。因此,对待我国虚拟经济的发展,应该总体把握,高度重视,积极应对,做到“三统一疏”。
  “一疏”是指疏通金融资本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理论明确指出虚拟经济必须服务于实体经济,必须以实体经济为基础,虚拟经济的规模必须取决于实体经济的规模。美国曾高度依赖虚拟资本的循环来创造利润,将实体经济转移到海外,过度强调“脱实入虚”的经济增长模式,但遭到金融危机重创之后,美国试图实施一系列“逆全球化”政策将实体经济搬回本土再造繁荣,可见实体经济对国民经济的根基作用。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拥有堪称“巨无霸”式的豪华金融机构方阵,已然成为重要的世界金融大国。如何引导金融资本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需要从"32.具箱”中找答案:针对不同主体,要规范和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针对“贷款难、贷款贵”,要扩大直接融资;针对先进领域的支撑,加强信贷政策指引。疏通金融资本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才能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水清淤”。
  “三统”是指克服现行分业监管的弊端需要做到的三个统一。虚拟资本发展到金融资本占统治地位的今天,呈现出更加多样的表现形式,更加具有投机性和高风险性,这些特点对信用制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行的信用制度不足以约束市场主体的趋利行为,我国虚拟经济生态是亟需重构的。要确保虚拟经济的健康发展,首先,需要统一意识。在监管中应统一职能意识,淡化行业意识,明确混业监管是符合金融业发展特征的,补齐分业监管体制中出现的监管空白。其次,需要统一规则。针对不同机构的同类业务实施相近标准进行监管,统筹监管重要性金融机构,统筹监管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基础设施,对于空白点和交叉点要有明确交代。第三,统一口径。统一信息统计和各类表格口径,现行金融信息统计口径在分业监管体系下,很难看清各机构资金流向,对宏观金融形势很难做到耳聪目明,统筹金融业综合统计,对跨市场业务有完整统计,有效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274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