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分饰多角的花式骗老案

作者:未知

  骗子“戏精上身”,院长、会长、养子、助理轮番出镜。老人治病心切,转账、现金、办卡、充值竭力付钱。在这起情节堪称离奇的诈骗案中,骗子自导自演了卖药、入会、被捕、诈死等一出出大戏,花式骗取老人的“救命钱”,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
  “301医院院长”打来电话
  被害人黄玉芬是一位被糖尿病折磨多年的患者。2015年8月,她偶然在报上看到一则治疗糖尿病的广告,就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给对方询问。对方自称黄大奇,学医出身,研究了治疗糖尿病的药,在糖尿病病友圈里口碑很好。黄玉芬花4000元买了一箱黄大奇推荐的药。
  2015年10月,自称“301医院院长陈道良”的人给黄玉芬打电话,说他从黄大奇那里知道了黄玉芬的病情,且买的药较多,问黄玉芬知不知道购买糖尿病的药品达到一定数额可以报销,他能帮忙报销药费,如果困难的话还能给她办理老年基金卡,以后买药可以优惠。
  由于之前买药花了不少钱,黄玉芬有些心动,就询问陈道良怎么办卡。陈道良说,办卡需要2万元手续费,并通过手机把他的银行账号发给黄玉芬。黄玉芬当天就让丈夫陪她去银行,往这个“陈院长”提供的账户上打了2万元。
  过了几天,有人打电话给黄玉芬,说黄大奇知道了“陈道良院长”私自给黄玉芬办理老年基金卡的事情,而黄玉芬其实不符合办理老年基金卡的要求,“陈道良院长”因此被抓了,需要交钱把他弄出来。黄玉芬心想此事因她而起,于是就赶紧凑了12000元给“陈道良院长”之前提供的银行账户汇了过去。又过了几天,“陈道良院长”给黄玉芬打电话说自己“被放出来了”,而且告诉黄玉芬可以往基金卡里捐钱,捐的越多日后拿的越多。于是黄玉芬就开始往基金卡里“捐钱”。
  女儿苦苦相劝,父母一意孤行
  2015年10月,黄玉芬的女儿林晓华接到母亲的电话,说“301医院陈院长”让她加入北京红十字会,入会以后,买保健品可以报销,相当于不用掏钱就可以吃到疗效非同一般的保健品。但是加入这个会需要一定的费用,并且数额不小。林晓华当时身处国外,一听这话就觉得不靠谱,劝母亲不要上当受骗。
  林晓华回国后多次听母亲说,“301医院陈院长”要给林晓华的外甥找工作,托人需要2万元。林晓华当时就跟母亲说:“他们是骗子不能相信!”
  此后,林晓华偶尔还会听父母提及有关保健品、红十字会、老年基金卡等事情,问他们详细情况,他们不说。父母多次找林晓华要钱,后来林晓华才知道,这些钱他们全都给了骗子。就算黄玉芬因病住院期间,骗子也没有手软,黄玉芬让丈夫去银行给“陈院长”汇过几次钱。黄玉芬还到烟台火车站去送过几次钱,收钱的人自称“陈院长的下属”。后来,又冒出一个“陈院长养子李大炮”,与黄玉芬和她的丈夫电话联系,告诉他们“办理老年基金卡的有关政策”。
  自始至终,黄玉芬从未见过黄大奇、“陈院长”和“陈院长养子李大炮”。
  更离奇的骗局还在后面。“养子李大炮”给黄玉芬打电话说,“陈院长”得急病死了。“养子李大炮”称认识基金会的会长,老年基金卡的事他能继续帮着办。他给黄玉芬夫妻打电话变着花样要钱,要么是办卡过程中遇到困难需要打通关系,要么是办老年基金卡需要路费、请客费。黄玉芬和老伴为了能把老年基金卡办下来,对方只要提出需要钱,他们就想办法凑钱并通过ATM机给转过去。“养子李大炮”还让他们把在银行汇款的小票撕毁,黄玉芬夫妇竟然都照办了。
  2017年5月,黄玉芬又跟林晓华要2万元。林晓华给骗子打电话,问他要钱做什么,他说会找专业人士给林晓華答复,挂掉电话之后再没回复。忍无可忍的林晓华决定采取行动。黄玉芬和骗子通电话时,林晓华用自己的手机把他们的对话录了下来,并把录音交给了公安机关。
  被告黄大奇等人到案后的供述,令办案人员吃惊不小。自2015年10月至2018年1月,黄大奇一个人扮演了“医学专家黄大奇”“301医院陈道良院长”和“陈院长养子李大炮”的角色,以办理老年基金卡需要手续费、报销药费等理由,让被害人黄玉芬向孙大强、杨尚卫等人名下的银行账户打款,或直接找被害人拿现金,骗取被害人黄玉芬共计446778.49元;孙大强明知黄大奇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仍将本人银行卡提供给其使用,并收到黄玉芬打款共计人民币54750元。在此期间,孙大强还在黄大奇的指使下,三次到烟台火车站从黄玉芬手中骗取现金共计人民币43000元;杨尚卫明知黄大奇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仍将本人银行卡提供给其使用。自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杨尚卫将黄玉芬向其银行卡打款共计人民币94700元转给了黄大奇。
  电话遥控受害人屡屡得手
  被害人李小璐的双手很早以前得了风湿病。2014年底,李小璐开始邮购治疗风湿病的药物。2015年3月,她接到自称“301医院陈建民院长”的电话,说能在301医院红十字会给李小璐办卡,药费可以报销97%,而且该卡还是终身制,三甲医院随便看,但前提是得先买点药。然后,“陈院长”通过快递给李小璐送了一包药,货到付款6000元。
  这个“陈建民院长”其实就是黄大奇。过了不长时间,“陈院长”给李小璐打电话,说要托人转病历关系,需要3000元,送礼需要2000元。然后,有快递员给李小璐送来一张白纸,李小璐则给了快递员5000元。
  “陈院长”让李小璐去办一张农行卡,说将来报销的钱都打到这张卡上,李小璐如约办卡,之后“陈院长”多次以办卡需要打点为由向李小璐要钱。
  后来,一个自称“陈院长助理刁某”的人给李小璐打电话,说“陈院长”突发急病刚刚去世,李小璐办卡的事移交给“北京红十字会张会长”负责了。之后,“张会长”与李小璐建立联系,说继续办手续需要钱,派人到李小璐家来拿了两次钱,并把李小璐之前办的农行卡拿走了。“张会长”打电话问李小璐银行卡的密码,李小璐如实告知。
  从此以后,“张会长”经常给李小璐打电话,总是以办卡需要打点、摆平人际关系、请客吃饭等理由向李小璐要钱。李小璐通过银行卡给对方汇款五六万元,存款回执有的保留着,有的扔掉了。   2018年1月底,“张会长”给李小璐打电话,说卡差不多快办下来了,让她给银行的员工每人买一张话费充值卡以示“感谢”。李小璐买了9张电信充值卡,每张面值100元,并把这些充值卡的密码都告诉了“张会长”。再后来,“张会长”“人间蒸发”了,电话再也打不通。
  自始至终,李小璐从未见过“陈院长”“张会长”,只见过“陈院长助理刁某”。2016年夏,“张会长”安排“陈院长助理刁某”来李小璐处拿钱,李小璐给了他5000元现金。
  这起诈騙案与黄玉芬受骗案如出一辙,“陈院长”“张会长”和“陈院长助理刁某”都是黄大奇扮演的。
  被告人黄大奇自2015年10月至2018年1月间,虚构多重身份,以办理红十字会报销卡需手续费、请客送礼等理由,采取让被害人李小璐向其提供的杨尚卫、孙大强等人名下的银行卡打款、办理话费充值卡或者直接找被害人李小璐骗取现金等手段,单独或伙同被告人孙大强、杨尚卫多次实施诈骗,共计骗取被害人李小璐人民币80963.79元;被告人孙大强明知黄大奇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仍在黄大奇的指使下,到李小璐家中拿款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杨尚卫明知黄大奇在实施诈骗犯罪活动,仍将本人银行卡提供给其使用,并在每次收到被害人转来的钱款后及时将款转给黄大奇。自2017年7月至2017年11月间,杨尚卫将被害人李小璐向其银行卡打款共计人民币5300元转给黄大奇。
  纵使“演技爆表”,难逃法律严惩
  烟台市牟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大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孙大强、杨尚卫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均构成诈骗罪。黄大奇系主犯,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零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孙大强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杨尚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与前罪尚未执行的拘役六个月实行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三人骗取的钱款全部退还被害人。
  法网恢恢,“演技爆表”花式骗老的黄大奇等人最终难逃法律的严惩。另一方面,治病心切的老人在骗子并不算高明的骗术面前竟然完全丧失判断能力,一步步掉入陷阱并越陷越深,将数十万元治病救命的钱供手送人,值得深思。
  编辑:姚志刚 winter-yao@163.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7403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