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问题

作者:未知

  摘 要: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社会对企业的要求不再是单纯地追求经济的增长,因此开始有更多的人愈发关注企业对社会责任的承担情况。因而,作为经济的主体的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成本的方面便被寄予了更高的期望和要求。但就我国近况来看,我国企业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上还存在一系列问题,比如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不完全等。因此以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为题,从不同方面概述了企业的社会责任、社会责任成本、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含义;再集中阐述了在我国企业在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方面的现状及所面临的问题;并针对我国企业在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进一步提出了与之相关的对策和解决办法,为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这一研究領域提供了理论参考。
  关键词: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企业社会责任信息;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
  中图分类号: D9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2.078
   1 引言
  经济全球化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迅速,人民的生活水平、社会的经济秩序日趋提高。企业作为经济活动中的主体,在我国经济体制的完善、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由于企业自身的趋利性,引发了一系列诸如假冒商品的生产和销售,环境污染,金融诈骗,忽视安全,欺诈消费者等问题。其中,特别是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引起了社会的高度关注,如:2018年发生的长春长生疫苗事件以及之前的地沟油、苏丹红、毒奶粉、瘦肉精事件等,都引发了社会舆论的激烈讨论和谴责,为人民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以上现象反映出一个共同问题:我国的一些企业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不择手段,无视消费者的生命健康安全,突破了道德底线,很少甚至不践行其应承担的企业社会责任。
  在经济全球化的形势下,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日趋成为世界市场普遍关注的重心。企业作为经济运转的重要节点,应秉承服务社会的理念、重视广大消费者的利益诉求,自主参与承担社会责任。我国应尽快跟上这一国际潮流,避免在国际贸易的合作中因此受到质疑。企业承担了社会责任,必然会产生相应的企业社会责任成本,对于政府、投资方等利益相关者来说,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的探讨有利于理解影响企业行为的外因、内因以及其引发的影响,也有助于进一步了解企业行为的相关策略和动机,从而据此拟定相应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条例和投资决策等。
  因此,无论是从企业本身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国际化经济的角度来看,我国企业必须把承担社会责任这一理念植入到公司治理战略、文化中,让这种负责的观点影响并成为企业最基本的运营准则。从而,推动社会的和谐发展。
   2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内容
  虽然各国学者对于社会责任的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论基础,但国际学术界对企业社会责任还欠缺统一的界定。通常定义为:企业在保障股东利益时,其所担负的对企业职工、对消费者、对社区及环境的义务。具体涵括遵守职业道德、关心员工健康、保证生产安全、维护职工权利、重视自然环境、捐助慈善事业、援助公益项目等活动。 企业社会责任的相关内容被涵盖至会计报表披露中的自主披露部分,成为投资者了解企业履责情况的重要投资指标之一,对公司治理战略的制定有导向作用。一般来说,企业应当披露以下社会责任成本信息。
   2.1 企业税务的信息
  税务方面的信息主要包括企业上缴的包含所得税、资源税、流转税等在内的税收种类。
   2.2 承担职工责任的信息
  主要包括职工工资、福利、培训支出、向社会保险机构缴纳的在职职工的各类社会统筹保险费等。同时,企业社会成本信息的披露还可以包括:为职工家属等提供其他帮助所造成的支出。
   2.3 环境保护的信息
  环境相关的信息主要包括企业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产生生态效益的支出。
   2.4 产品质量的信息
  产品的质量是企业务必承当的社会责任,是企业经营发展的立足之本。企业产品的质量问题会对消费者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是以,企业应当严格控制产品的质量,遵循相关质检标准,来践行社会责任。产品质量的信息主要包括对产品质量、性状、性价比、售后服务、产品更新等方面的控制。
   2.5 社会公益的信息
  社会公益方面的信息主要包括企业对公共福利、公益机构、慈善团队的帮助等。
   2.6 其他方面的信息
  除了上述企业社会责任信息外,企业还应披露与社会责任有关的其他方面的信息,如遵守职业道德、新产品开发、安全生产、对新兴科技领域的投入等。这些生产经营行为也是企业对社会的贡献。
   3 由长春长生疫苗事件引发的思考
  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的爆发源于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指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行为。这是长生生物自2017年11月份被发现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符合规定后不到一年,再曝疫苗质量问题。此次事件的爆发,迅速在公众中广泛传播,引起恐慌、偏激的舆论发酵。严重危害了社会的稳定,引发了公众对于各类相关企业的不信任情绪。此次长春长生疫苗事件,一方面暴露了行业监管中的疏漏和风险;另一方面,其产生的本质原因是企业领导者淡漠的企业社会责任观念。为了自身短期经济利益,不考虑企业行为产生的后果,无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一次次挑战道德底线,伪造生产记录,生产出效价指标不合格的产品。由此,对企业社会责任产生如下思考。
   3.1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存在的主要问题
  3.1.1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体系不健全
  目前,虽然我国已经介绍了一部分对于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披露其信息的规范进行界定的规则。比如,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表的《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指引》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指引》,这两部指引,对于激励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披露其信息具有一定的功用。但就长远发展来看,现存的企业社会责任成本披露体系是不完善的,在很多方面并没有得到统一的规范和要求。   首先,这些法规着重于环境治理,缺乏有关准则、指南来对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进行规范,使得企业缺乏动机自愿披露全面的信息。此外,这些规定对影响企业社会责任信息,特别是成本信息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完善,并不能为上市公司及其它信息使用者提供有力的借鉴和参照。
  其次,因为其信息披露体系的不完善,与社会责任有关的问题几乎很少对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独立进行披露,而是通常被当作一般的财务会计问题处理。这就导致相关的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无法被准确的核算、计量,也无法在会计报告中体现出来,从而危害了财务会计信息的真实性。
  再次,由于我国企业会计准则体系中并没有关于企业社会责任成本的具体的描述,更没有完善的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规范。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在财务报告中太过于零散,使得财务报告使用者不能直接、全面地获知企业的社会责任成本信息,从而会影响一些非专业人士的信息使用者对信息的使用和判断。
  3.1.2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内容不完全
  近年来,通过对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内容的研讨来看,其仍存在偏向企业自身利益,内容不完全等问题。
  (1)选择性披露。
  许多企业在其社会责任披露的过程中“报喜不报忧”,只披露对自己有利的信息,有意或者无意地回避披露负面的社会责任信息,然后着重强调于企业有利的、正面的社会责任信息,从而提升其的社会形象和地位,吸引投资者。
  此次疫苗事件中,《上海证券报》报道显示,在长生生物2015年年报中,公司百白破批签发量约562万人份,位列公司在售6种疫苗产品之首。在2016年、2017年公司年报中仍称,长春长生在售产品包括百白破疫苗等,但疫苗的批签发量却没有披露。早在2017年药监局已经查出长生生物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但直到狂犬疫苗事件爆发,长生生物才打破沉默,披露了处罚事项,并承认百白破生产车间已经停产。这就是由于其事故发生后,企业没有及时公正公开的对相关信息进行披露,从而引发了严重的后果。
  (2)虚假披露。
  部分企业会通过披露可信度较不充分或者客观上并不存在的社会责任信息来吸引预期投资者。例如:一些企业没有按照其社会责任报告中披露的信息履行社会责任,这种行为便涉及社会责任信息的虚假披露。其中,较为典型的案例便是强生集团的产品质量问题及对中国消费者的歧视政策。强生集团(在华公司)曾在其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中强调强生会以“因爱而生,践行责任”为宗旨,履行关爱每位客户、关爱社会、注重产品质量等社会责任。但自2009年以来,强生的在华公司因为其产品的质量问题,在我国总计召回产品31次。并且,在其全球召回的51次中,其召回产品大多在华有售,但有48次都未在我国召回或调查产品。上述行为,已经违背了强生集团在其社会责任报告中披露的内容,属于虚假披露。
  3.1.3 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体系应用不足
  虽然一些上市公司开始关注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并自愿披露有关信息,但一些非上市公司对于其信息披露体系的应用仍然不足。这是因为较非上市公司来说,上市公司的与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相关的各种制度更加完善,并且社会公众对上市公司的关注度更高。这就促使上市公司自觉履行社会责任,合理践行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
  非上市公司所承受的来自政府和公众的各方压力较小,其披露体系的运用存在问题。首先,非上市公司由于忽视企业社会责任,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因此对于披露体系的应用不足,无法按照体系要求以及相关规定披露符合标准的内容完全的信息。例如职工劳动方面的信息,常常披露不完全,隐瞒了一些不利的信息。
  其次,非上市公司中的民营企业表现较差,尤其是部分中小型的民营企业。在这些企业中,大多数缺少对于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基本意愿,对于社会环境、职工福利等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关注度的很低,愿意长期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的民企更是少得可怜。同时,这些企业又缺乏来自于政府的压力、公众的关注,是以相关的信息披露几近没有。
   3.2 改善我国企业社会责任现状的对策
  3.2.1 推进建立我国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体系
  目前,上市公司对于自己的社会责任成本信息进行披露属于自愿行为,且我国暂时没有统一的社会责任披露体系来规范和要求之。所以,有必要完善企业社会责任披露体系,制定特定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准则。
  一是要建立起有关的标准和体系,现行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没有一致的标准和范例,各类企业所公布的報告的形式多种多样,这不利于比较、 判断会计信息。因此,应该在政策法规中明确列示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进行披露的相关条款,例如:生态影响、社会影响等。使其所披露的信息设计的内容要全面地反映企业对社会、经济、环境的影响,并且能使利益相关者能基于其报告作出相应的合理决策。
  二是要创建一个完善的、系统性的社会责任成本披露制度,制定“企业社会责任会计准则”,明确信息披露的范围,采用强制的约束性手段来规范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例如:为了避免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范围的不明晰,应明确其信息范围的界定,区分不同职能部门对信息披露的不同职责,因地制宜地制定相应的管理权限和职责。并与相关专业人士共同制探讨,以至最终制定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指南或准则。
  三是要增强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论研究,使理论与实务相结合。例如,应该制定统一的披露方法、披露格式,使有关利益相关者能对企业的表现进行分析和比较。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建立适用于我国的信息披露体系。
  3.2.2 加强政府对企业社会责任履责的监管
  主要从两个方面加强政府对企业社会责任履行的监督:
  一是鼓励企业对于社会责任成本信息进行披露。国家应制定一些鼓励性政策,来鼓励中小企业自主披露,从而提高我国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质量。比如对于自主披露的中小企业进行网络宣传、公开表彰等以示鼓励。   二是强制要求个别企业对社会责任成本信息进行披露。政府应出台相应的具有强制性的规章制度,来要求大型国有企业及上市公司应定期进行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以提高我国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工作的总体发展水准。
  近年来,我国逐步构建起日益严格的疫苗安全标准和生产监管体系,并且于2011年、2014年两次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疫苗国家监管体系评估。已有国产疫苗通过该评估,但仍有疫苗安全事件发生,这对行业监管提出了严峻挑战。
  3.2.3 加强我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意识
  尽管我国企业公布的社会责任报告数量增加,但大多是国有企业及上市公司进行的发布,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的社会责任发展水平较低。因此,首先应该加强我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披露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意识。具体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运用网络媒体提高对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关注度。
  利益相关方的需求可以从外部对于企业披露社会责任信息起到促进作用。我国目前大多数的企业社会责任成本的相关信息都是通过媒体传播的,尤其是网络媒体如: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对于信息的传播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和无法想象的传播速度。所以,可以充分利用网络的优势作用,加强网络宣传和社会责任信息公布,使利益相者可以查询到相关信息,并且对企业披露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披露起到社会舆论的监督作用。
  并且,企业也应该把网络作为自己和利益相关者联系的纽带,在承担社会责任成本的同时妥善利用网络的传播作用,正确披露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营造企业形象,使企业可以树立优秀的践行社会责任的楷模形象。网络和媒体的舆论导向作用对于那些不承担社会责任、不披露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企业,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提醒社会公众并警示企业,促使企业强化社会责任观念,公允地披露社会责任成本信息。
  (2)提高我国企业自愿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的意识。
  我国应当增强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宣传力度,让企业意识到自身的社会性属性及披露信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一方面,企业应该认识到自己的经营生产对于自然资源及社会资源的消耗,所以企业有披露企业的社会责任成本信息的义务;另一方面,企业的价值更应体现在其社会价值上,对社会责任信息成本的中肯披露能增强企业的社会地位,提升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及自身价值。是以企业自觉的披露相关信息也反映了企业自身的需要。所以,相关部门可以通过网络等媒体宣传披露其信息的上述益处来鼓励企业。并且同时可以评选优秀企业作为模范,以起到表率作用。
   4 结语
  总而言之,本文以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为题,基于各类基本理论的演绎、剖析和归纳,对公司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涵义、内容进行了描述;再集中阐述了在我国企业在企业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方面的现状及所面临的问题。并针对我国企业信息披露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我国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的平均水平情况,进一步提出了相应的策略和解决办法,为社会责任成本信息披露这一研究范畴提供了一些理论参考。
   参考文献
  [1] 霍尔斯特,施泰因曼·阿尔伯特·勒尔.企业伦理学基础[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
  [2]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2018年第60号)[Z].
  [3]国家卫健委回应人用狂犬病疫苗违法违规生产事件: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EB/OL].央视网,2018-07-19.
  [4]效价指标不合格的百白破疫苗相关问题解答[Z].中国疾控中心,2018-07-22.
  [5]Lee Burke and Jeanne M.Logsdon.How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Pays Off[J].Long Kange Planning,1996,29(8).
  [6]新華社批疫苗企业严重违规:加大处罚力度,让违法者倾家荡产[Z].澎湃,2018-07-23.
  [7]颜剩勇.企业社会责任财务评价研究[M].成都: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7.
  [8]李来儿.企业社会责任及其成本研究述评[J].生态经济,2011,(6).
  [9]魏刚.李月月.企业社会责任成本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11,(12).
  [10]刘红霞.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成本支出研究[D].青岛:中国海洋大学,2010:20-35.
  [11]陈煦江.企业社会责任成本的解构与补偿探讨[D].重庆:重庆工商大学会计学院,2011.
  [12]王姣姣.我国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审计问题探讨[D].南昌:江西财经大学,20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221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