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社区治理与法治建设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新时代国家走入法治化建设阶段,法治化标志着国家的治理进入了一个新的文明时期,而国家的法治化建设离不开社区治理的法治化建设,当前社区治理法治化建设还处于初步发展阶段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探索与研究。在这样的背景下,现从社区治理与法治建设的内涵进行分析,分析了当前社区治理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多渠道引进社会资源和人才;清晰界定社区组织职能与权力;变行政管理模式为为民服务模式等相应的发展建议,以期研究结论能为社区治理和法治建设工作提供一点指导性建议。
  关键词:社区治理;法治建设;管理手段
  中图分类号:D63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9)10-0071-02
   一、前言
   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向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求发展,社区治理和法治化建设工作需要不断的在探索中加快发展。当前我国的社区治理工作还处于人治和德治阶段,社区治理的工作人员在法治专业知识上还存在诸多不足,同时长期以来社区组织队伍大多偏向于当地的原住居民或离退休职工干部等,队伍专业素质的缺乏与新时代的社区法治化建设要求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同时新时期社区的新特性也使得社区组织的权力和职能逐步弱化,传统的行政化管理手段也不符合新时代的社区法治化治理要求。面对这些问题,研究社区治理与法治化建设课题是当前社区治理工作的必然要求,且也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二、内涵概述
   (一)社区治理内涵概述
   社区作为特定范围的生活共同体,其有着地理位置固定、居住人口数量稳定、管理组织稳定、社区治理体系低层和一定社区氛围等特征。基于这样的特征,社区治理的社会主体主要为相关政府部门、社区自治组织和社区自发组织的民间团体等,这些主体基于相关职责或对社区管理的责任感,对社区内部的文化氛围、自然环境、治安秩序、邻里矛盾等问题,在一定科学合理和公序良俗的原则上,对这些问题进行调解和管理。
   社区中所包含的治理体系低层的特点,使得社区治理也处于低层的管理思维,社区的管理在一定的基础上离法治的要求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当前,我国社区治理主要以社区政府组织为主,但是这种仅仅依靠政府组织管理的社区治理模式,使得社区治理主要以政府的行政强制管理为主。社区管理既存在各个社区独特的特点,也存在一定社会学和法律学等方面的专业管理特点,对于新时期的社区治理,需要结合特殊与专业才能使得社区治理达到新时代党和国家的管理要求,才能适应新时代的发展。[1]
   (二)法治建设的内涵概述
   社区法治化治理是国家进行法治化建设的基础单元,长期以来我国主要推崇的是德治,进入新时代后,新一代领导集体提出了法治,法治的提出顺应了新时代发展的要求。当前我国社区治理中主要以政府治理为主,而法治建设中的社区治理要求政府、公民和社区组织三个主体共同参与。当前的社区法治化治理中,对相关的法律知识和法治理念等的制定也相对滞后,社区法治化治理人员自身的法律知识和法治理念也相对缺乏,专业性也显不足。当前的社区治理法治化,要求社区治理严格遵循法律法规,在多方治理主体的管理下,运用专业的社区治理知识和法治理念,以服务的精神和理念来对社区进行科学化管理,将社区治理向服务化方向发展,摒弃强制性行政化管理模式,使得社区发展更加规范化、现代化和和谐化。[2]
   三、存在的问题
   (一)社区组织中人才匮乏
   当前的社会现象为大部分优秀的专业性人才,在大学毕业之后更加倾向于选择福利待遇较高的大型企业工作,或竞争力较强的行政事业单位工作。在这种择业现实情况下,社区组织的人才数量不足,且人才质量也相对不高。据相关统计,在深圳这种一线城市的优质社区中,社区组织的人才本科生仅占比40%,大专生占比36.7%,大部分社区的管理人员均由当地原居民组成,对原居民的整体受教育程度并不做严格的限制,社区管理人员的素质均不高,缺乏专业的社区管理知识和较高的思想素质,使得社区治理存在各种问题,而这样的社区治理队伍的素质和专业水平,更加难以满足社区法治化治理的要求。
   (二)居委会权力边缘化
   在我国当前各个城市經济发展现状下,各个城市的省会成了各个省市的主要就业中心点,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省会和发展较好的城市,成了全国各地居民主要的就业中心点。在就业人口暴增,租房成了城市的主要居住形式下,社区出现了人户分离的情况。部分社区里面的大部分居民主要以租住为主,且人口流动率较大,居委会组织对于这类社区而言,难以起到较好的信息宣传和管理作用。同时,新时代的社区管理大部分出现了专业的物业管理机构,对于社区的基本服务和信息宣传,居民更加倾向于找物业管理机构。这种情况使得居委会权力进入边缘化,居委会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小。因此,居委会权力边缘化使得社区进行法治化建设存在一定的阻碍。[3]
   (三)管理手段行政化
   新时代社区的管理强制性行政化手段,已经难以满足社区法治化治理。社区治理手段的行政化使得社区组织在遇到社区矛盾和紧急问题时,往往依靠行政手段和运动式执法来解决问题。社区管理中遇到违建、违拆等较为敏感的问题时,社区治理所采取的方法主要为动员社区一切力量,和购买拆违外包服务,对这些违拆违建的建筑进行强制性拆除。这种强制性的行政管制,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违法建设的情况,但是也给社区居民带来了较强的反抗情绪,也给其他居民留下了非人性化管理的印象,且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居民违建的风气,使得社区治理与居民违建总是处于“猫捉老鼠”的恶性循环中。
   四、发展建议
   (一)多渠道引进社会资源和人才
   社区治理中人才的匮乏是新时期社区治理走向法治化管理的障碍之一。新时代社区治理要走向规范化和法治化,必须积极开展多渠道引进社会资源和人才,用规范的人才引进制度和具有竞争力的薪资,为社区组织储备充足的优秀人才。根据当前新时代的社区治理特点,社区组织的人才引进可以采取多种形式,一是将社区组织的人才引进纳入事业单位联考制度,每年以统一的招聘标准和规范的事业编制引进优质人才。二是联合社区管理中的企业组织,建立企业人才引进制度,以合同制的方式签订人才聘用方式。三是根据社区的具体工作,基于成本管理的角度建立兼职或临时工聘用制度等。    (二)清晰界定社区组织职能与权力
   当前社区治理中,居委会的职能和权力被边缘化与当前的社区居住现状有关,同时也与社区组织的职能和权力界定不清有关。要充分发挥社区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作用,就要清晰界定社区组织的职能与权力,使得社区组织能够高效地完成社区治理与法治化建设工作。因此,社区治理工作中需要对社区组织的职能和权力进行清晰地界定,将不属于社区组织的工作划入到对应的部门,对社区需要配合或者调解的工作,对社区组织的工作人员进行专业知识的培训,使得社区组织工作人员能够为社区居民提供更为专业的服务。同时,明确社区组织的权力,让社区组织有权力开展或者禁止相关社区活动,让社区组织在社区中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和权威性,从而能够更好地组织和开展社区治理工作。
   (三)变行政管理模式為为民服务模式
   当前,我国的社区治理主要还是以行政管理手段为主,这种管理方法既失去了人性化特征,也使得社区居民对社区治理的参与度和满意度偏低。新时代的社区治理要逐步向法治化建设方向靠拢,政府职能转变是社会发展的要求,社区治理也需要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而转变,从以行政化管理手段为主转变为以为民服务为主。为民服务的社区治理理念,能够使得社区管理工作人员主动站在居民的角度,收集和征求社区居民的诉求,提前宣传法治理念,让社区居民掌握基本的法律知识和理性的处事方式,同时了解在生活中出现矛盾时如何找相关部门寻求帮助的知识等。
   五、结语
   综上所述,新时代的发展使得国家治理需要进入法治化建设阶段,而国家法治化建设需要以社区法治化建设为单元。德治与人治参与了诸多人为主观性,而这种主观性在一定程度上难以体现出公平公正,从而使得社区治理出现诸多问题和矛盾,也使得社区居民对社区治理和相关部门的管理产生质疑和不满,进而易出现社会的不安定性。当前的社区治理离法治化建设还具有一定的差距,社区治理在实践中也存在诸多困难,主要表现在社区治理中专业人才的匮乏、社区组织居委会的权力边缘化和管理模式行政化等。面对这些问题,现提出了相关的解决方案,以期这些解决方案能够为社区治理和法治化建设工作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
  参考文献:
  [1] 李 雯.城市社区法治化建设的推进路径[J].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2016(8):93-95.
  [2] 吴汉东.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与法治化问题研究[J].法学评论,2015(5):1-8.
  [3] 许小成.浅谈社区法理法治化[J].改革与开放,2015(14):67-68.
  [责任编辑:庞 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0541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