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喜欢且有杠杆的事
作者 :  邓妍

  记得第一次见到刘震时,他回国还不久,一双儿女尚在美国。他的包中整齐地叠放着儿子画的一幅画:画面分成四等份,分别画着爸爸、妈妈、他自己以及妹妹都在干什么。
  现在,刘震已让孩子回到国内上学,“补习”中文,他给儿女及为人父母的朋友建议――“让小孩做事情,首先是做他喜欢的;第二是在喜欢的范围内,选择做有杠杆的。”
  
  《投资者报》:我注意到,你将对冲基金的特征概括为“投资性价比较高”,具体怎么理解?
  刘震:与传统公募基金相比,对冲基金追求的是与市场无关的、投资性价比较高的绝对收益。对冲基金多数不是在择时,而是通过发现和利用资本市场定价的不有效性,获取与市场无关的绝对收益。
  由于当下中国市场不太有效,所以对冲基金机会很多,只是实现起来较难,原因在于没有太多对冲工具,但有一点好处是――没太多竞争对手。
  缺乏对冲工具,会有很多人说,对冲基金在中国市场很难做,但对冲基金有一个法则:越难做的地方越赚钱。我有一个个人体会,美国市场更难做。对冲基金对杠杆和对冲工具非常关注,但也有一个问题,如果工具太多和杠杆太容易得到,就会有更多的人来竞争,超额收益就会消失。
  在美国,想要什么工具都有,想要多高的杠杆都可以实现,但钱难赚。在国内,正是因为工具少和杠杆成本高,参与的人少。因此,在没杠杆时,都可能实现10%的年收益率,而在美国,经常是2%~3%的年化收益率,加上4~5倍杠杆,才能实现10%的超额收益。
  
  《投资者报》:你在美国时都喜欢选择怎样的放松方式?回国后,还能继续保持吗?平时都有哪些爱好?
  刘震:总体而言,基金经理的工作中不确定性较强,承受的压力比较大,收入波动性也很高,这也是为什么金融行业的薪酬相对其他行业较高一些,以保持风险调整后的“薪酬性价比”。
  虽然每天工作中都在跟钱打交道,但如果只是为了钱干金融这行,是很难成功的。而真正成功的人是出于在激烈竞争中击败对手而获胜的需求,成王败寇,适者生存;而且要不断地证实提高自我,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对自身很多方面都带来挑战。
  我会找一些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放松一下。现在出差较多,会利用旅途上零碎的时间看电子书,包括艺术、哲学、经济、政治等,拓宽知识领域,同时有意识地补习一下中国传统文化。平时会经常锻炼身体,10月份还在易方达组队参加了上海第一届摩根大通企业挑战赛的5.6公里长跑。
  工作、生活、学习、锻炼,享受每一天,做一些有意义的事,这就是生活本身。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