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农村地区民间借贷现状分析
作者 :  闫东艺

   摘 要:我国对于西部农村民间借贷相关研究较早且较多。其中,李军华分析了民间借贷对西部经济的正、负面效应,并借鉴了几个典型的国家和地区民间借贷经验;肖维在研究时加入了实证分析,具体研究西部农村金融与农村经济增长之间的数量关系;李宗荣则从制度经济学的角度出发,研究了农村金融的改革创新。目前来看,涉及到有关少数民族金融发展的文章比较少,黄建英教授从宏观层面对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进行分析,重点放在了和谐发展方面;孔晗选取了湖北恩施土家苗族自治州248户农民家庭进行调研,从金融抑制的角度入手,剖析现状并分析影响,但是,文中却未真正体现出少数民族的特色。
   关键词:西部农村地区;少数民族;民间借贷
   中图分类号:F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5)23-0151-02
   一、西部农村少数民族地区民间借贷现状及实证分析
   (一)数据来源描述
   本文数据来源于西南民族大学经济学院、中国西部民族经济研究中心于2014年5月开展的“西部地区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调查”。2014年7、8月,13支调查小组分赴12省进行入户调查,通过随机抽样方法共搜集6 000份问卷。
   本文选取了被调查农户中,在过去一年里有过借入款经历的农民样本2 095个,剔除无效样本79个。其中,汉族占到了40.17%,少数民族占到了59.82%。本文重点对汉族及占比较大的少数民族(在选取的样本中,样本个数大于等于10的少数民族)进行了分析。
   (二)民间借贷现状分析
   1.农户的资金需求大,借款对象以亲戚为主
   在6 000份样本量中,有2 067户在去年一年(2013年1月1日―12月31日)内借过款,而只有393户存在借出款的行为,农户资金需求量远高于供给量。
   表1显示,农户的借款对象以亲戚、朋友为主。
  
   如表2所示,农户借款特点为:金额小、期限短。借款金额主要集中在10 000―50 000元,占比达到了47%。如表3所示,农户借款的期限主要集中在3年及3年以下,占比达到了78.35%。但是仍有14.4%被调查的农户借入款的期限为“无限长”。
   2.利率较低,但不免存在高利贷现象
   如表4所示,总体来看,借贷利率均以0%为主。调查数据显示布依族、傣族这两个民族的借贷利率为0%的比例低于50%,而极端值即年利率高于50%的出现在了哈尼族及回族这两个民族中。
   3.借款用途形式少
   如表5所示,被调查的农户借款用途主要用于基本生活开支、教育、医疗、修建房屋及生产经营。总体来看,教育占的比重最小不到10%,医疗次之,修建房屋、生产经营及生活开支占据较大的比重。在被调查的所有民族中,基本生活开支占的比重最大的是回族达38.31%;苗族的教育开支占的比重最大的为彝族达20.94%;医疗所占比重最大的是维吾尔族达41.18%;修建房屋所占比重最大的是土家族达43.33%;生产经营所占的比重最大的是傣族为45.61%。
   4.担保比例小
   如表6所示,被调查的农户中借入款时,多于75%的农户没有进行担保。剩下接近15%的农户中,以房屋担保、第三方的担保以及土地担保为主要的形式。这充分地体现了农民对于风险的认知较低,没有意识到这样资金借出将极大地增加风险性。
   (三)变量与模型选取
   采取调查样本中,过去一年有过借入款经历的2 016个农户样本作为模型的数据。
   本文研究的因变量为被选进样本的农户过去一年的收入情况,因变量为过去一年里借款的金额数,目的在于探究民间借贷对于农民收入增长有多大的影响。对数据进行最小二乘法OLS进行回归分析。将模型设定为:
   y=β0+β1x+u
   模型中的u为随机误差项,即包含了除x以外的其他的影响因素。
   现在我们在5%的显著水平下原假设为借入款的金额对农民没有影响,即:
   H0:β1=0
   H1:β1≠0
   使用统计软件STATA12对数据进行回归,具体的回归结果如下(表7):
  表7 农村民间借贷对于农民收入的影响
   注:系数后面的“***”,“**”,“*”分别表示模型在1%,5%,10%的水平下显著
   由回归结果可以看出,借入款金额对农民收入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我们可以有理由拒绝原假设,也就是说,在5%的显著水平下,借入款的金额对农民的收入有影响。
   因此,加上系数的模型为:
   y=4 669+0.24x
   我们可以初步解释模型:当借款金额增加1个单位,农民的收入可以增加0.24个单位。
   二、西部农村少数民族地区民间借贷的正负效应分析
   (一)正效应分析
   1.有利于当地农民收入的增加,可以促进当地经济增长
   在上述的模型中,我们容易地得出结论:农民的借款金额与农民的收入呈正相关,也就是说,民间借贷是有利于当地农村地区经济发展的。而且,如表5所示,在所有借入款的农户中,有23.59%的农户将借来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上这将会促进农村地区经济的发展。
   2.可以满足当地农户多方面的融资需求
   由于商业银行对于客户融资用途有着明确的限定,前面分析的农户资金用途方面中,将资金用于基本的生活开支占有大量的比例,这样的农户,一般是家里的劳动力不足,收入难以维持正常的生活花销。他们去银行贷款相对来说比较困难。此外,利息的支出也将会是一项新的负担。若直接向村民们借款,这些顾虑就都没有了。    3.民间借贷使得农户融资更加灵活便利
   不受时间与金额的限制,不用办理繁琐的手续,省去了来回的路程,尤其是对于少数民族的农户来说,语言障碍不可忽视。
   (二)负效应分析
   1.债权人风险大,权益得不到保障
   其一,在这次调查中我们发现,有的农户借出的资金已经很长时间了仍然没有收回。简单地从借出款的期限来看,有将近14%的农户借出款的期限为“无限”,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债权人的风险。其二,在民间借贷中,农户的担保意识差,有超过75%的农户在借入款时没有进行担保抵押,从而使借出款农户的风险增加。
   2.民间借贷存在高利贷的现象,增加融资农户的负担
   虽然,在被调查的农户中,大部分的利率较低,但是,也不免在一些地区存在高利贷的现象。这使得一部分民间借贷者靠着放贷取得非法高额利润又同时给借入款的农民增加了相当大的负担影响了农民的生活,同时高的回报必然也会吸引其他借出款的农户这样做。
   3.由民间借贷得到的收入得不到监管,同时损害国家利益
   民间借贷所形成的收入导致的税款的流失,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存在的,西部农村地区也是不例外的。正如彭翠菊所说的,民间借贷不在工商、税务部门注册登记,不受工商税务部门的制约,管理缺乏规范性,而又正是因为游离于国家监控之外,其经营活动又非常活跃,造成税款难以征收。
   三、对策与建议
   (一)在西部农村地区发展小范围的社区经济资助合作
   建立小范围的经济资助合作中心对于解决农村借贷是合理的,尤其是在少数民族较多的地区更加方便了农户的资金需求。在农村地区,村民们之间相互比较熟悉,社区经济资助合作中心利用这一优势,很容易解决因信息不对称导致的道德风险。这种模式可以根据当地的经济发展模式灵活地调整借贷规模、期限及利率等借贷要素。
   (二)建立相对应的法律规范来约束这一行为
   民间借贷这种非正规的金融发展模式只要能够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良性健康地成长发展,国家应当承认这种模式并予以鼓励和支持。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国家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来约束规范民间借贷的行为。因此,如果能够尽快出台就民间借贷的金额、期限、用途、利率等具体事项的规定,不仅仅可以以法律的形式保护借贷双方的利益,同时又可以做到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避免民间借贷朝着高利贷这种趋势畸形发展。
   (三)落实农民在生产生活、医疗、教育方面的政策
   农民们借贷的资金有较大部分用于生产经营、医疗及教育方面,因此,国家致力于解决农民的这些基本的问题就可以有效控制民间借贷的规模。我国有关农民生产经营、医疗及教育方面的政策有很多,但是有的却没有真正落实到实处,尤其是在一些偏远的地区,农民们更是享受不到他们应有的政策。
  参考文献:
  [1]  李华军.西部农村民间借贷发展研究[D].兰州:兰州大学,2009.
  [2]  肖维.西部农村金融发展与农村经济增长关系研究[D].西安:西北大学,2012.
  [3]  李宗荣.西部农村金融问题与制度创新研究[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05.
  [4]  黄健英.论少数民族经济与少数民族地区经济[J].学术探索,2009,(1):38-43.
  [5]  孔晗.民族地区农村民间借贷成因、特征及影响――以湖北省恩施州为例[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7
  (4):37-40.
  [6]  石丹林,欧阳姝.我国农村民间借贷的问题及对策分析[J].武汉金融,2006,(6):27-28.
  [7]  彭翠菊.贵州省农村民间借贷研究[D].贵阳:贵州大学,2009. [责任编辑   杜 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