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银行系投行服务中国(云南)自贸区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2019年8月30日,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意味着云南对外开放又迈开了坚实一步,同时国家赋予了云南自贸区着力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通道,建设连接南亚东南亚大通道的重要节点,推动形成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开放前沿的战略地位。本文从云南自贸区发展目标、功能定位及任务措施出发,将商业银行投行特有的融资+融智服务理念融入云南自贸区发展大潮中,研究如何能用投行思维、投行产品服务好区内企业及国家重大项目路径选择。
  关键词: 自贸区 投资银行 商业银行 金融服务
  自2013年8月我国首个自由贸易区——上海自贸区成立以来,截至目前,我国共计有18个自由贸易区,形成了“1+3+7+1+6”的自贸区格局。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支持多边贸易,促进自由贸易区建设,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自贸区的设立形成了一系列可复制推广的创新成果,为我国探索和积累改革开放经验发挥了重要作用。2019年8月30日,中国(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意味着云南对外开放又迈开了坚实一步,同时国家赋予云南自贸区着力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通道,建设连接南亚东南亚大通道的重要节点,推动形成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开放前沿的战略地位。本文从云南自贸区发展目标、功能定位及任务措施出发,将商业银行投行特有的融资+融智服务理念融入云南自贸区发展大潮中,研究如何能用投行思维、投行产品服务好区内企业及国家重大项目路径选择。
  一、银行系投行服务云南自贸区理念构架
  我国商业银行的发展已经从单一的经营存贷业务,发展成为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现金管理、金融市场、跨境金融等全方位的金融服务聚一身的全能型金融机构,甚至演变为银行系跨国金控集团。银行系投行区别于一般投行,在我国投行特指证券公司,证券公司自营资金实力相对薄弱,但人力资本雄厚,功能定位偏向于融智。而银行系投行背靠商业银行庞大的资金体量,而员工素质普遍低于传统投行,功能定位“融资+融智”双轮驱动侧重融资。银行系投行基于“一体两翼”理念构架全面支持云南自贸区发展,所谓“一体”就是商业银行集团庞大体系中能提供非信贷新兴业务的组织单位,即证券公司、基金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理财公司等投行化子公司,商业银行投行对内职能就是将上述组织单位进行集团合成,而后产品化。产品化的过程就构成“兩翼”,一翼是并购贷款、银团贷款、债券承销、结构化融资、资产证券化、债转股等具备融资功能产品;另一翼则是上市顾问、财务顾问、经营管理顾问、信息咨询顾问等具备融智功能产品。“融资+融智”双轮驱动,助力自贸区实现跨越式发展。
  二、聚焦国家战略,支持云南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大通道建设
  加强重大项目金融服务,支持云南打造“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互联互通的重要通道。股权融资方面,通过保险资管计划,引入保险公司长期限资金以股权的方式配置到云南省“通道”基础设施领域,避免资金与资产期限错配而带来的流动性风险。债权融资方面,运用银行间市场各类债务融资工具,为云南交投集团、云南建投集团、昆明交投集团等承担云南省重大交通领域项目骨干企业滚动发行中期票据、永续中票等中长期债券,切实保证重大工程建设进度资金支持。夹层融资方面,将商业银行智慧融入地方政府发债中,着重包装可以用于资本金的重大交通领域专项债券项目,积极引导自营或理财资金进行投资,力争债券发行成功后实施债贷组合配套融资。在支持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陆路大通道建设方面,助力中老高速“一带一路”债发行;支持昆明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的互联互通枢纽,发挥产业基金杠杆效应,积极推进昆明寻沾高速、云南功东高速两条以昆明为中心辐射面向南亚东南亚互联互通交通枢纽建设;建设昆明国际航空枢纽和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区域性国际通信业务、昆明电力交易中心,加强跨境融资,发挥境外债成本低廉优势,为昆明国际航空枢纽和空港物流枢纽骨干企业发行美元债并通过汇率衍生品对冲本币贬值风险。
  充分发挥银行系投行5大产品优势,债务融资工具(超短期融资券、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资产证券化、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债转股及银团贷款。运用中期票据长期限特点对接“一带一路”重大交通项目中老高速,采取资产证券化盘活云南省交通投资集团、昆明交通投资集团等交通领域骨干企业存量具备现金流的高速公路资产;包装十三五期间重大交通领域项目,为自贸区内地方政府发行重大交通领域专项债券;凭借大型商业银行全牌照优势,行司联动为铁路等基础设施领域提供债转股,增强云南基础设施领域骨干企业核心资本;发挥银行业投行独有的银团贷款安排能力,牵头为昆巧高速、宜毕高速、昭泸高速、保施高速、昌保高速等云南省重大高速公路项目组建银团。
  三、服务沿边经济,支持云南加快沿边开放
  支持创新沿边经济合作模式。运用中小企业集合票据支持带动型农业企业集群化标准生产核心示范基地建设,形成基地带动示范户、示范户带动农户的“点上示范、面上推广”新格局;支持科技领域国际化合作力度,充分发挥商业银行集团合成优势,通过境内外证券基金牌照、境内人民币基金、境外美元基金为自贸区内资构架科技创新企业提供综合金融服务,为自贸区境外BVI架构企业提供美元融资,助力其在香港或美国主力资本市场IPO或借壳上市。通过金融服务为云南科技创新领域提供可持续的研发和再生产资金,带动南亚、东南亚创新价值链关键环节落户云南自贸区。
  为沿边或落户自贸区企业提供专属地保值、增值的一揽子资产管理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各类型对公理财产品,不同期限、不同券种对公利率债。针对风险偏好低的企业提供保本保收益型理财、国债、政策性金融债等低风险产品,对风险中性的企业推荐净值型理财、货币基金等中低风险产品,对风险承受能力较强的企业配置股票型、混合型基金及其他金融衍生品等中高风险产品。
  四、围绕重点领域,支持云南重点产业加快发展
  围绕云南自贸区昆明、红河、德宏三个片区的功能定位,进行产业差异化配置服务。对云南着力发展的高端制造、航空物流、数字经济、总部经济、跨境电商、跨境产能合作、医疗产业创新及跨境旅游等重点领域,银行系投行全力深化结构性去杠杆政策持续推进。通过债转股,类永续理财融资等方式促进产业持续升级、更新迭代。精准聚焦云南国企混改,运用私募股权基金、并购基金、并购贷款为并购方提供杠杆资金,助力云南新经济形成规模效应。云南省属国企混改由来已久,自2007年中铝注资近百亿收购云南铜业以来,开启了“央地混改”的序幕,云南省政府相继与宝武钢铁混改了昆明钢铁集团,与华侨城混改了云南世博旅游集团及云南文化投资集团,与中铝再次混改云南冶金集团。2016年新华都集团成功混改了白药控股,开创了民企与国企混改先河,2018年云南白药吸收合并白药控股整体上市。云南省国有企业混改仍在持续推进。
  充分发挥现代商业银行集团合成、行司联动优势,通过金融资产投资子公司对标的公司实施债转股,运用理财资金通过理财子公司助力“央地混改”。总分支多级行联动积极跟进云南国企混改的总体最新方案,站在商业银行资金实力雄厚的角度优先提供并购贷款、并购基金、理财融资等一揽子表内、表外融资工具,助力重点产业转型升级。
  参考文献:
  [1]任志宏.融合自贸区大湾区深耕“一带一路”国际发展空间[J].发展改革理论与实践,2017,(08):4-7.
  [2]李鹏,陈维花.我国自贸区金融产业效率的影响因素分析[J].当代金融研究,2018,(1):87-95.
  [3]杨立卓.重庆自贸区建设基础、功能定位和发展策略[J].西部论坛,2018(04):6-10.
  (作者单位:中国农业银行云南省分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08839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