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新政府会计制度对公立医院财务管理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我国公立医院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新政府会计制度。原独立执行的医院会计制度改为与政府统一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在会计核算科目、核算要素、核算基础、记账模式等方面有较大的改变。本文首先分析了新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后对公立医院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发生的改变及面临的挑战,然后针对这些变化及挑战提出优化举措,希望能为公立医院财务管理人员提供一些参考。
  关键词:新政府会计制度;公立医院;会计核算;财务管理;优化举措
  为了能够更好的规范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核算,实现权责发生制下的政府会计制度改革,改变了以前政府行政事业单位的会计核算模式。制度规定行政事业单位自2019年1月1日开始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根据财政部财会[2017]25号文件的精神,目前公立医院已全面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医院从原有的医院会计制度变革到新政府会计制度,最大的区别就是会计科目、账务处理和会计报表种类等方面。本文研究新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对公立医院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的影响,分析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后公立医院财务管理可能面临的挑战,制定相应的财务管理优化举措,对公立医院如何执行好新政府会计制度意义重大。
  一、新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对公立医院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的影响
  (一)会计核算要素的改变
  会计核算要素在原来的资产、负责、净资产、收入、费用五大要素基础上,加入了政府会计制度适用的预算收入、预算支出、预算结余三要素。变成了“5+3”的“双要素”核算模式。区分了财务会计的核算和预算会计的核算,同时又将两者核算有机的统一起来反映财务信息。公立医院有较多的资金收支业务,而且资金规模大、业务性质复杂,针对公立医院的性质,通过预算会计的同步核算,能够更加准确的反映医院资金的收支情况,更好的体现预算执行情况及医院资金的运行效益情况。
  (二)会计核算方式的改变
  新政府会计制度采用平行记账方式,涉及资金收支的业务,在使用财务会计进行核算的同时还要对预算会计进行核算,同一笔资金业务中既能体现两者的区别又能将两者联系起来。除了纳入预算管理的资金收支业务外,医院的其他业务只要进行财务会计核算。新增加的预算会计在公立医院财务会计体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预算会计基于收付实现制的会计核算基础,核算公立医院的各项经济业务中实收和实付的各类款项。预算会计的核算,一方面可以真实的反映预算收支情况,另一方面还可以对医院预算的执行情况进行实时的、全方位的展现,从而有利于医院科学的管理预算执行。财务会计的核算也有所改变,基于权责发生制的会计核算基础,更加科学的划分公立医院权责及义务的边界,能直接呈现出公立医院财务信息的真实内容,避免了过去对财政补助或科研补助资金购买的固定资产折旧不冲减当期费用导致当期收入与费用不匹配的情况,对单位资产的实际情况能够更加客观、现实的反映,更利于公立医院的全面成本管理。公立医院与一般的事业单位有所不同,很多公立医院都是差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并且每年的财政补助很少,医院的日常运营往往都是依靠自收自支。医院的经济体系庞大,对医疗市场的依赖程度也高,医院的物资需求涉及医学类、药学类、医疗设备类、医用耗材类及医院行政物资等各个领域,因此医院的财务管理要求相对也比较高。新政府会计制度对医院财务更是提出了新要求,增加预算会计的核算,医院的资金收支业务庞大,随之也使得医院财务的工作量倍增。
  (三)会计核算基础的改变
  在新政府会计制度下,公立医院的会计核算基础由原来单一的权责发生制转变为收付实现制和权责发生制共同使用的“双基础”模式。新政府会计制度给出了明确的解释,预算会计核算使用收付实现制,财务会计核算使用权责发生制,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比如:固定资产的折旧,没有现金的收支,但在财务会计的核算中,按照权责发生制的原则,构成了当期的成本,确认当期的费用或成本支出;在收到期限较长的科研经费时,预算会计中按收付实现制的原则,将收支的金额进行核算,能够体现实时的经费结余情况,更加便于经费的管理。
  (四)核算科目的改变
  根据医院会计核算的特点和要求,在资产中增设“应收账款”等科目;根据“营改增”的政策改革,在负责类科目中设置了“应交增值税”等科目;简化了部分净资产类科目,取消“待冲基金”等科目,增加“无偿调拨净资产”等科目;在收入类科目中,将“医疗收入”“科教收入”和“其他收入”共同列入“事业收入”的二级明细科目;在费用类科目中,增加“资产处置费用”科目,用以核算医院处置资产时核销的净资产及处置过程中产生的各项费用。预算收入、支出、结余科目的设置中增加了“债务预算收入”等科目和对应的“债务还本支出”等科目,结余科目中设置“资金结存”等科目。科目的改变,也提高了会计信息的准确性。如:在原医院会计制度下,财政拨款或科教经费购买的固定资产,折旧是冲“待冲基金”科目的,并没有在费用类或成本类科目中体现,而是减少净资产。但该固定资产带来的收入,却在收入中进行核算,造成收入和成本不匹配的现象。同时,由于二级公立医院与三级公立医院之间,或任两个同级公立医院之间,获得财政补助或科教资金补助的金额各不相同,造成无法在各医院间进行收入及成本的横向比较,数据不能准确的为管理者提供依据。在新政府会计制度下,取消了待冲基金科目,资产的折旧按照资产性质直接计入当期管理费用或成本类科目,很好的体现了收入与成本匹配的原则。
  (五)报表体系的改变
  新政府会计制度下,报表体系分为财务报告和决算报表两类。财务报告是财务会计按照权责发生制进行核算并对应编制的。财务报告包括会计报表及会计报表附注等信息。财务报表包括资产负债表、收入费用表、现金流量表、预算结余与净资产变动差异调节表。决算报表是预算会计按照收付实现制进行核算并对应编制的。决算报表包括预算收入支出表、预算结转结余变动表、财政拨款预算收入支出表。财务报表与决算报表会存在差异,因为两者的核算基础和范围不同,财务报表的本年盈余数与决算报表的本年预算结余数之间的差异通过差异调节表进行反映。比如:在本年预算结余金额的基礎上,将财务会计中当期确认为收入或费用但没有在预算会计中确认为预算收入或预算支出的金额做相应的增加和减少调整;并在本年盈余金额的基础上,将预算会计中当期确认为预算收入或预算支出但财务会计中没有确认为当期收入或支出的金额做相应的增加和减少调整,调整后的本年预算结余金额等于调整后的本年盈余金额。   二、执行新政府会计制度后公立医院财务管理可能面临的挑战
  (一)对财务人员业务水平要求更高
  从新政策带来的各種变化看,财务工作骤增,成本核算更加精细化。改革的目的是让新的制度更好地服务于医院的管理工作,让财务数据更准确充分地反映医院运营信息。财务人员要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从原来的侧重于会计核算职能的身份逐步转为财务管理的职能身份,通过新政策的改革,提高管理的意识。以前弱化或缺乏的预算控制及管理、绩效管理、成本管理、内控管理等方面的管理理念和技能,是现阶段医院会计人员亟须提高的。要扭转以前预算只是预算数据而并没有起到管理作用的局面。
  (二)对新旧制度的衔接工作要求高
  新制度改变了许多的核算科目,在新旧制度衔接的过程中,如何准确的将旧制度核算科目归入新科目中,也是变革阶段面临的一个挑战。要对医院的账面数据进行全面的核查,涉及物资的,还要进行全面的清点核对。根据各医院自身的特点,启用会计科目并设置二级科目辅助账。确保在衔接并账的过程中做到财务数据准确、真实、完整。
  (三)对信息化建设工作要求更高
  新政府会计制度要求财务管理更加精细。“精细”就肯定导致工作量大。如成本的核算要细,预算的编制要细,报表的项目要细等。这对会计人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工作量也是成倍增加。如何做才能对财务人员减负但又保证财务数据能够及时准确地反映经营情况是公立医院面临的重大挑战。需要利用好信息系统的自动抓取数据。现阶段公立医院的HIS系统、影像数据的PACS系统、运营管理类的HRP系统、病案管理系统等并没有与会计核算系统形成高度融合。因此,在搭建新政府会计核算系统时,要考虑满足新制度的同时,应该尽可能的兼顾医院实际管理的需要。会计核算信息系统能否自动抓取数据就成为确保新政府会计制度能否有效实施的关键,这也是各级公立医院财务管理面临的最大挑战。
  三、公立医院财务管理优化举措
  (一)加强会计人员专业知识的培训,提高财务人员的管理意识
  新政府会计制度要求采用财务会计和预算会计平行记账模式,可见突出强化了预算管理在财务管理的重要地位,医院的财务人员需要增强预算管理的能力和意识。按照无预算不支出,超预算不支出的原则,把预算管理和内控管理融入财务管理中。要让新政策真正落实到医院的管理中,就必须把预算项目做细,将医院党委及院领导层确立的医院年度总目标层层分解到各科室,再围绕实现各科室年度目标对应细化到需要的开支和预计的收入数据中,从而制定为各科室的预算。科室预算细分为各收入预算、支出预算、人员配置预算、固定资产购置预算等详细的各项目,让日后的每笔收入、支出都有对应的预算项目及预算归口科室中。这样从微观上实现预算的控制,加强了内部控制的管理,从而体现了预算管理在财务管理中的重要作用。从宏观上实现了各科室的年度目标,从而实现医院的年度总体目标。真正发挥了预算管理的指导性作用。
  (二)完善医院财务管理制度,增设会计岗位
  财务职能由原来的核算职能转为核算与管理职能。加强财务的内部审核监督机制,确保财务数据的准确和完整。需要相应的完善一些流程,增设稽核会计的岗位和人数。比如,一笔支出报销业务,先通过预算会计进行预制单审核,由系统对预算金额按照无预算不支出,超预算不支出的原则进行实时的把关。预算会计预制单通过后,从系统中打印报销审批单,再进入报销审批流程,由审核会计对预制单据和报销的原始凭证进行双重审核,确保预制单正确及确保每笔支出业务在预算内开支。这样能够避免报销时间差和人工控制预算余额造成的工作量大、超预算支出等一系列问题。
  (三)提高医院财务管理信息化建设水平
  借助财务系统升级或更新的机会,与系统工程师充分的沟通,财务系统中的数据甚至是凭证制单数据尽可能地从医院已有的HIS、PACS、HRP等系统中自动抓取带入,并通过一系列的单据编码进行链接,并在财务系统中设置对应的会计科目,实现财务自动制单。报表间的勾稽关系,也通过系统的公式设置进行自动取数和自动核对。逐步将财务人员的工作重心转为数据稽核和财务数据的分析等审核监督及管理工作中,充分发挥财务管理的职能。
  四、结束语
  综上所述,在政府会计制度改革这个大背景下,公立医院应该要对财务管理的方式方法进行分析、改进和完善,同时要结合公立医院自身的特点,实现新政府会计制度下财务管理方法的创新和优化,真正发挥财务管理在医院全面发展中的促进作用。公立医院要以此为契机变革医院的财务管理模式,提升公立医院的财务人员业务水平和管理素质。改革是公立医院财务工作面临的一大挑战。医院把新政策真正落实到位将会全面提升公立医院的管理水平和服务质量,也是增强医院综合竞争实力的一大机遇。
  参考文献:
  [1]郑大喜.《医院会计制度》与《政府会计制度》会计标准的比较分析[J].中国卫生经济,2017 (1):85-89.
  [2]张利伟.浅析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对公立医院财务管理的影响[J].中国乡镇企业会计,2019 (3):107-108.
  [3]潘佳佳.政府会计制度改革原理在公立医院会计实务中的应用探析[J].中国卫生经济,2018,37 (10):85-89.
  [4]高振宇.新政府会计制度下公立医院财务精细化管理研究[J].纳税,2019 (5):12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2034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