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驾人员的工作生活现状及对策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安全意识深入人心,代驾行业整体呈良性发展。代驾人员作为行业的第一线,其工作及生活状态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择业流动性、工作热情、工作绩效,更与代驾行业的发展息息相关。为此,选择福建省代驾人员为调查对象,以福州市、厦门市、泉州市三个代表市区的问卷与访谈数据为基础,结合文献查阅法,梳理目前代驾人员工作和生活现状及存在问题。研究表明:代驾人员存在着人员流动性高、生活作息不规律、行业标准约束较弱、薪资福利水平偏低等问题。在此基础上,分别从员工培训、健康保障、监管主体、薪酬福利四个环节提出建设性的对策建议,以构建稳定的公司与员工关系,从而促进代驾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关键词]代驾人员;工作及生活状态;福建省
  [中图分类号] F572.8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3283(2020)08-0157-04
  Abstract: With the safety consciousness of "drinking not driving, driving not drinking" deeply rooted in the hearts of people, the whole driving industry shows a benign development. As the first line of the industry, the working and living conditions of agent drivers directly affect their job mobility, work enthusiasm and work performance, and ar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For this reason, this paper selects agent drivers in Fujian Province as the investigation object, based on the questionnaire and interview data of three representative urban areas of Fuzhou, Xiamen and Quanzhou, and combined with the method of literature review, combing the current working and living status and existing problems of agent drivers. The research shows that there are problems such as high staff mobility, irregular life schedule, weak constraints of industry standards, and low level of salary and welfare. On this basis, this paper will put forward constructive countermeasures from the four aspects of staff training, health care, supervision, compensation and welfare. Build a stabl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ompany and employees, so as to promote the healthy and orderly development of the driving industry.
  Key Words: Agent; Working and Living Conditions; Fujian Province
  自2011年 “醉駕入刑”政策出台后,人们安全驾驶意识不断增强,出现大量的专业代驾公司。如今,随着代驾行业的快速成长,缺乏明确的监管主体、人员流动性高、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用工关系未定性、准入门槛低、保障机制未健全等问题逐渐显露。在此行业中,代驾人员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工作及生活状态并未受到公司的完全重视。因此,对当前代驾人员工作及生活状态进行客观分析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通过对福建省代驾人员的工作生活现状进行研究,分析问题产生原因,在此基础上提出针对性的对策与建议,为促进福建省代驾行业进一步规范发展提供理论指导。
  国内现有文献关于代驾的研究的关注点主要为代驾平台合作治理、行业规范、人力资源管理、事故侵权及责任主体认定等方面。例如,黄晨(2018)结合劳动关系、雇佣关系与居间合同理论对代驾司机的用工模式进行分析,提出将代驾司机分为全职与兼职两类,进行类型化认定的建议[1];卿艺(2017)的研究表明代驾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为:人员聘用标准不一、代驾技能素质不达标以及合同形式有待规范,政府应当明确监管机构、统一市场规范,通过出台相应管理条例,以此来提高代驾的入职门槛[2];田宇(2017)以沈阳悦驾代驾公司为调查对象,分析公司人力资源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并对其兼职员工的人力资源管理提出对策[3];田炜(2019)通过对网络代驾中各方主体法律地位及法律关系的探究,针对性地分析了具体法律责任的承担问题[4]。
  一、福建省代驾人员工作及生活现状分析
  (一)样本描述性统计分析
  本次问卷设计主要针对福建省代驾人员,主要对福州市、厦门市、泉州市代驾人员的流动状况、薪资福利水平、工作时间及压力、休闲活动、对平台的期望等内容进行研究,共计发放问卷450份,回收450份;有效问卷442份,有效率为98.2%。具体样本的描述性统计分析如下:   第一,性别结构。女性占比2.49%,男性占比97.51%。可见代驾工作以男性为主。第二,年龄分布。20岁及以下、20-29岁、30-39岁、40岁及以上分别占0.68%、 22.17%、54.53%、22.62%,主要为中青年群体。第三,从业年限。从业年限普遍较短,其中一年以下占比31.67%,一到两年占比38.01%。第四,就业原因。以时间自由、工资高、兴趣爱好居多,分别占比65.16%、20.81%、19.46%。可见工作自主权大更具吸引力。第五,员工结构。全职人员占比49%,兼职人员占比51%,内部竞争大。
  (二)工作状态分析
  目前,代驾平台业务范围以酒后代驾为主,工作时间段以18:00-24:00;0:00-6:00为主,分别占比89.14%、29.41%。在此工作时间内,近1/3的代驾司机表示曾经因客户无理拒绝付款或酒醉意识不清无法获得酬劳。在签约情况方面,与代驾平台直接签订合同的代驾人员有75.63%,其中电子合同57.24%,行业仍存在未签订合同的违规行为。
  此外,司机认为从事代驾行业面临着竞争激烈和作息不规律两个主要问题,具体表现为平台司机数量过多。76.24%的代驾人员长时间接不到单或接单少,各平台在代驾市场拓展与代驾衍生服务开发方面普遍不足。
  (三)生活状态分析
  个人生活受工作影响大,代驾人员选择“陪伴家人时间减少”占比70.59%,选择“作息不规律”占比48.87%。与此同时,个人情感与隐私方面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有时还会面临危险驾驶或受到骚扰等风险。代驾人员普遍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生活压力,主要来源于房贷、子女抚养、车贷、老人赡养,分别占比62.67%、38.24%、28.05%、16.29%,以上压力皆可归为经济压力,这也正说明了代驾人员最关注的问题为薪酬福利待遇水平。
  基于劳累的工作和较大的经济压力,代驾人员下班后休闲活动比较单一,59.95%被访人员下班后主要陪伴家人,其次为朋友聚会和看电视。可见代驾人员非常重视社交生活。而读书进修较少被纳为下班后的休闲活动,仅占9.95%,说明代驾人员的学习意识有待提高。
  (四)薪资水平分析
  在全职人员中,月工资水平在3000元以下、3000-5000元、5000-8000元、8000-10000元之间的占比分别为2.78%、28.7%、48.15%、8.33%。此外,还有12.04%的代驾人员月工资水平处于10000元以上。可见,仍有31.48%的全职代驾人员收入偏低,如何提高员工薪资满意度是代驾平台急需解决的难题。
  此外,代驾人群兼职比例颇高。在随机调查的受访者中,全职人员占比48.87%,兼职人员占比51.13%。月工资在5000元以上的受访代驾人员占比为48.87%,全职人员占比33.49%,兼职人员占比15.38%。可见,在当下市场激烈的代驾行业中,兼职人员人数多,划分大量订单,对全职人员的薪资水平产生一定影响。
  二、福建省代驾人员工作及生活存在的问题
  (一)员工流动性较大,对平台的忠诚度不高
  代驾人员流动性大,且新入职两年内为流动高峰期。目前,代驾行业考核容易通过,大量的司机涌入代驾市场,地区间的代驾平台资源分配不均,63.57%的代驾人员表示不会将代驾作为长期工作。一方面,代驾平台对员工关心不够。基于网络化的管理模式,代驾平台提供的学习培训机会很少,这不仅导致代驾人员对职业晋升发展缺乏正确的认识,更使其缺乏对平台的忠诚度。另一方面,随着夜经济的发展,酒后代驾的需求随之更多出现在夜晚,而平台提供的福利较少,代驾人员的安全健康不能得到保障。
  (二)生活作息不规律,存在潜在风险
  代驾人员作息不规律,健康无保障。近90%的被调查者工作时间为当天18点到次日6点,这不仅对代驾人员的健康状况产生了威胁,而且难以保证夜间工作状态良好。一直以来,代驾公司对于司机的身体状况缺少关注,也未考虑对全职司机与兼职司机设置不同的上线规则。以滴滴代驾为例,其在线要求为一周在线五天,每日在线四小时以上。这给部分兼职司机带来了困难,当本职工作繁忙之时,仍需要抽出时间来进行代驾工作,不仅有疲劳驾驶的潜在风险,更对司机身体带来了危害。
  (三)行业标准不统一,入职门槛低
  代驾行业缺乏强有力的统一的行业标准,未明确事故认责主体,入职门槛低。调查得知,由于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不同地区的各平台代驾人员日接单量不同,不满之声日益增多。在代驾人员与平台的签约合同中,未明确标明工作时间内的事故责任主体,也未替代驾人员购买专业代驾综合险。因此,代驾司机承担着人身安全、事故赔偿以及恶意投诉等多项风险,然而工作风险方面还未被平台完全重视。此外,在当今学车的风潮下,开车技能已被大多数人掌握,更多的司机涌入代驾这一低门槛行业,不利于提高代驾人员的综合素质及薪资水平。
  (四)工资水平中等偏下,福利待遇水平偏低
  低收入全职人员仍然存在,福利水平低下。根据调查数据可知,薪资水平是人们从事代驾工作的重要原因。2019年薪酬网显示,福建省平均工资为5663.38元,但在受访全职人员中有31.48%的全职代驾人员月工资不足5000元。并且,月工资水平在5000元以上的兼职司机占了总调查人数的15.38%,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全职代驾产生了冲击和压力。此外,虽然仅有3.97%的代駕人员未与公司签订合同,但在调查访谈过程中了解到,平台多以劳务派遣的形式与代驾人员签署第三方合同,合理避开为员工缴交五险,大部分代驾人员只有每单代驾活动的行程保险。
  三、推动福建省代驾人员工作及生活平衡的对策与建议
  (一)完善培训体系
  第一,加强企业文化培训。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表明,人的需求是多层次且变化的,而高层次的需求更加偏向于精神层次,与文化密切相关。因此,公司可以通过一些案例去阐述公司文化,从而加深代驾人员对公司的理解和认同。   第二,完善职业晋升通道与培训课程。组织承诺代表了员工对组织的忠诚度,当员工的职业生涯遇到阻碍,就会对公司产生不满,其感情承诺就会急剧降低。为减少公司的人才流失,代驾企业应当协助代驾人员进行职业生涯规划,完善职业晋升通道与培训课程。
  第三,分层级进行培训,提高培训的针对性。首先,分析不同从业年限以及不同年龄段的代驾人员的需求,针对性制定培训计划,避免培训内容和培训资源的浪费。其次,制定连贯的进阶性培训计划,将接单技能、平台管理规则、代驾政策等专业技能和管理能力分专题进行培训,还可增加职业道德等相关内容培训,使代驾人员在培训中感受到平台的人文关怀,增强忠诚感。
  (二)保障上线司机健康驾驶
  巴斯夫激励员工的五项原则中强调,安全的工作条件影响着员工的工作效率和工作满意度。因此,企业应当坚持“以人为本”的思想,全面升级代驾服务体验,积极推出保障代驾人员健康的措施,双向保证顾客与司机安全。
  第一,由公司联络医院组织定期体检,检测司机健康状况,降低体检成本,帮助员工及时了解自己的健康情况,对疾病进行预防或治疗[5]。
  第二,在公司对员工身体状况有大致掌握的前提下,对身体状况不佳的员工安排休假,避免潜在的交通事故風险。
  第三,平台应当减少不合理的在线时长要求,积极改革在线时长制度。针对全职司机与兼职司机设置不同的在线要求,减少兼职司机的在线时长,合理安排休假,提高服务质量。
  (三)加大多方监管力度
  第一,宏观角度:政府有关部门出台专门的行业法律法规,积极推动代驾行业规范化,弥补监管主体缺失的同时分清主管单位。对于为降低成本而避开办理保险的行为进行规整,组织对代驾人员的状况定期检查,鼓励群众举报黑代驾。
  第二,中观角度:充分发挥行业协会自律规范作用,协会与平台对接,了解真实情况,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对代驾合同、代驾险种、收费标准、抽成比例、事故认责等作出行业内部规定,积极发挥行业监管作用[6]。
  第三,微观角度:平台应对新入职司机严加管理,建立职业资质审查体系,完善事故认责、顾客投诉等平台解决措施,保障代驾人员的人身安全[7]。此外,平台可以通过实时的全服务过程录音、监控以及订单记录等进行事前、事中、事后控制,保障多方权益。
  (四)设计合理的薪酬福利制度体系
  赫兹伯格认为报酬只是防止不满意的保健因素,提高工作成就感、社会认可等激励因素才是产生满意感的关键。代驾人员身处行业的一线,其工作行为将直接影响顾客的满意程度与平台口碑,因此公司与平台要重视代驾人员的物质需求与情感需求,给予合理的福利报酬与人文关怀。
  第一,建议平台垫付订单款项,让代驾人员无需被动等待乘客付款。
  第二,根据工作绩效来制定工资与奖金,根据工龄逐步完善福利体系,建立人才激励机制,可通过完善代驾人员晋升渠道等途径来稳定其收入。
  第三,平台应当多元化服务,通过细分市场,挖掘用户需求,保障全职人员的市场接单量和福利待遇。
  第四,公司定期组织体检、培训与文化活动,增进员工与公司、员工之间稳定的合作关系。
  [参考文献]
  [1].黄晨. 互联网平台与代驾司机用工关系类型化认定研究[A].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Science and Industrial Engineering.Proceedings of 2018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Humanities Education and Social Sciences(ICHESS 2018)[C].Institute of Management Science and Industrial Engineering:计算机科学与电子技术国际学会(Computer Science and Electronic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 Society),2018:4.
  [2].卿艺.关于代驾行业规范管理的几点思考和建议[J].道路交通管理, 2017(9):40-41.
  [3].田宇. 沈阳悦驾代驾公司兼职员工的人力资源管理问题研究[D].沈阳理工大学,2017.
  [4].田炜.网络代驾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研究[J].法制博览,2019(26):119+121.
  [5].赵洋,蔡璐璐.企业管理中的员工健康管理[J].经济论坛,2009(11):94-95.
  [6].吴润元.韩国代驾服务印象录[J].交通与运输,2016,32(4):39-40.
  [7].刘瑛.“酒后代驾”现象中的纠纷及其法律规制[J].科技信息,2009(34):323-324.
  (责任编辑:郭丽春 曹晓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3062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