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全球价值链分析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及其影响因素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以及网络技术的普及,跨境提供服务变得愈发便捷。而随着时代发展和技术的进步,服务业也从原始的廉价劳动力变成了需要更多技术含量的高技类产业。当前全球贸易体系下,我国服务贸易长期处于逆差中,而且逆差还在不断增长,结合现代社会特征优化服务行业结构、提高服务贸易在全球社会竞争中的竞争优势,是帮助我国在国际贸易中补齐短板,实现产业升级的重要环节。
   关键词:全球化;服务贸易;竞争力
   一、引言
   随着技术的飞速进步,越来越多的服务行业可进行的国际贸易程度快速提高,跨境服务贸易所包含种类越来越多,服务贸易的核心竞争力所包含的知识含量和技术含量也越来越高。尽管随着全球化推进,我国服务贸易在世界范围的权重也越来越高,但是我国服务产业在全球产业链下的国际竞争力仍处于下游,成为了对外贸易的弱项之一。当前在我国产业升级的关键时期,通过优化服务产业结构,对服务产业升级来提高服务贸易的国际地位,对于缓解就业压力、提高贸易核心竞争力有着重要的核心价值。
   对比其他发达国家可以发现,发达国家的对外贸易中,服务贸易是其顺差的重要组成部分,发达国家由于产业升级较早,将低利润、高污染的基础制造业转移至国外生产,而国内则输出高精技术产品和知识密集型的服务。对于我国来说,服务贸易产业升级也是提升我国国际地位、国际竞争力水平的重要环节。
   2020年的新冠疫情发生,包含传统服务贸易在内的国际贸易遭受重创,在此环境下,通过技术手段的知识密集型服务具备低成本、便捷等特点,可以达到继续服务贸易的需求,也是指明服务贸易产业升级的重要途径。
   二、当前我国服务贸易国际地位现状
   1.我国服务贸易的总体国际竞争力
   自2001年加入WTO已近20年的时间,随着各项产业贸易的全面开放,得益于国家产业升级转型完成度高,我国服务贸易的国际市场占有率一直处于稳步提升的状态。但当前服务贸易仍存在增长幅度相对较小和相比发达国家市场份额占比过小的问题。增长幅度较小的主要原因在于我国服务贸易仍主要停留在技术含量低、价格战获取竞争力,技术含量在国际上仍不具备竞争力,导致主要的增长幅度来自于国家开放程度逐渐增加带来的跨境服务便捷。而市场份额占比失衡也是侧面印证了这一点。当前我国服务贸易份额严重偏低,近年来一直在4%左右,相比欧美等服务贸易大国,所占比例仅为美国的1/3,相比我国作为世界贸易的核心大国之一的地位是严重失衡的。与我国服务贸易增速缓慢成为鲜明对比的是,由于我国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印度的人口未进行控制得以快速提升,市场廉价劳动力人数快速上涨,近年来印度服务贸易的国际份额占比快速提高,成为我国国际服务贸易的重要竞争对手。
   2.我国服务贸易的结构组成
   国际服务贸易所包含的类型繁多。长期以来,我国服务贸易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旅游业、物流运输行业,其所占比例长期保持在50%以上。说明我国当前服务贸易的核心竞争力仍来源于“人口红利”带来的密集劳动力服务。但是密集劳动力服务贸易属于低价值、低收益产业,因此尽管我国劳动力服务在世界范围占比高,但整体服务贸易占比仍不乐观。
   相比传统服务业占比的逐渐下降,得益于近年来服务贸易产业逐渐向技术、资本型的转型成果,建筑行业、计算机行业和其他服务方面得到了快速提高。但是相比劳动密集型产业,我国高技术产业服务和金融、保险等服务贸易占比处于长期劣势,由于技术、专利等无法占到优势,在该方面的服务贸易占比长期不足1%。导致出口结构严重不平衡,无法与海外市场进行竞争。因此优化服务贸易的整体结构迫在眉睫。
   由我国服务贸易的结构组成可以得知,当前我国服务贸易存在严重失衡问题,过分依托旅游、物流等高密度劳力服务产业,而无法在高技术产业得到提升和反哺社会的能力。同时由于技术落后、国外主动的技术封锁和市场环境的问题,外来资金更多放在房地产等利润较高的行业,或者投资生产性服务业,导致无法在外来资金投资获利的同时获得其先进的技术。又因为国内企业的技术、生产、管理手段与外资差距较大,因此无法在同一平台上进行沟通和学习。最终结果是导致我国服务产业甚至整体产业在国际分工中处于产业链的底端。
   3.我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主要影响因素
   由于我国改革开放的时间在世界范围内仍处于较短时间,因此尽管社会在面临国际化时在主动、快速地进行转型升级,但当前社会高级生产力仍不处于优势。得益于国家的文化旅游资源和人口红利,劳动密集性服务产业目前仍然处于优势。
   从需求条件来说,尽管我国市场潜力庞大,但是由于市场需求层级低,导致服务产业结构上未能形成高端的上游产业。随着近年来的产业转型,才得以在计算机、房地产、金融等方面日渐完善升级。
   服务产业的提升是牵连诸多相关行业的集合体。正是由于劳动力和旅游资源的充足,才能让我国在这两方面的服务贸易处于优势。但也是困于专利、高精尖技术的不足,导致我国在该部分无法体现竞争力。因此多汲取国际化带来的技术、经验,帮助我国服务产业提升短板是迫在眉睫的。
   三、发展服务贸易的必要性
   1.产业转型的必要性
   整体来说,我国服务贸易在国际上存在竞争力,但竞争力主要来源于低收益、高密度劳力,与发达国家相比收益偏低。而由此导致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偏弱,甚至在亚洲范围面对日韩都处于劣势。而随着人口红利的失去,原来的支柱性服务贸易产业如旅游业等会面临市场萎缩、成本增加等问题。因此产业转型是长远发展必不可少的。
   2.承担风险的能力
   从2001年至今我国的国际贸易数据得知,我国的国际服务贸易一直处于劣勢。相比我国的服务贸易输出,国内市场更依赖国外提供的各项服务。无论是对于国内相关产业的发展还是对于国际地位提升,长期逆差会导致国内对应市场更依赖其他国家提供的技术服务,导致抗风险能力大幅不足。尤其是近年来美国频频出手制裁我国高科技产业,若不能提高核心竞争力,我国的发展将始终处于任人宰割的尴尬局面。    进入2020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传统行业重重一击。大量传统服务业无法开张,尽管国内疫情逐步缓解旅游产业慢慢复苏。但对于国际服务贸易来说,由于海外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原本服务产业的主力支撑不具备国际服务的条件。在这样严峻的形式下,给我国服务贸易产业敲响警钟,若停留在原来的服务贸易上,当出现特殊国际形势时,我国的服务贸易将面临重创。而在疫情期间,其他借助网络的新型服务产业则得到了快速发展,如IT行业仅需依靠网络即可完成服务,如网课等线上服务形式。因此,在稳步发展转型传统服务项目的同时,补齐短板,提高专利、技术、金融等多元化的服务贸易占比,是提高我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3.主动转型拥抱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当前国际化分工体系下,尽管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一货物出口国、第二进口国,但是我国的产品仍然处于低端定位,所做环节存在利润低、抗风险能力差、可替换性强的问题。而随着计划生育对人口造成的影响,我国基础劳动力的工资正在飞速上涨,成本大幅增加,长久以往必然导致低端竞争力缺失。因此应该依托我国基础教育完善、新进入市场的劳动力受教育水平显著提高的优势,开始对服务贸易行业进行快速转型升级,以提高我国的国际生产环节地位。
   发展服务贸易可以更多地引进国际人才,而随着服务贸易的发展完善,相关产业必然会产生大量机会,尤其是高技术含量的服务行业,加入新的国际人才竞争是刺激和提升国内同行业竞争力的有效方式。如近年来国家对特斯拉进行大幅补贴和支持,特斯拉的到来也快速刺激国内电动汽车的发展,原本利用政策“骗补贴”的厂商快速失去竞争力,而比亚迪、蔚来等具备实力、转型快的电动汽车企业技术、服务能力快速提升,提高了自身竞争力。
   同样服务贸易产业的升级可以帮助我国经济产业实现快速转型,前期经济高速发展中带来的高污染、低效益、低效率的产业已经跟不上社会竞争。大力发展服务贸易产业,是有效解决当前不平衡的社会产业结构的重要方式。由于现代服务产业的效率和科技含量,可高效帮助提高整体国民经济效率,并且缩小由于地域劣势导致的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四、提升服务贸易在国际上的核心竞争力思路
   1.积极对外开放,主动优化产业结构
   尽管当前我国服务产业升级面临着技术封锁、敌视等多种非市场因素的针对,但是仍然要主动走出,打破僵局。只有积极面對才有机会获取新的技术和资源,通过政府资源的倾斜和推动,提高生产性服务产业的占比,主动接收外来的先进技术和资源。重点扶持部分优秀国内企业,帮助他们从代加工的底端通过吸取外来技术转型成为生产制造的上游。
   2.借助外来服务资源平衡地区发展差距
   扩大我国服务行业对外开放的区域,通过政策等方式,吸引外来投资从沿海转移到内陆相对落后区域。通过吸引境外投资在中西部地区设置区域性总部,帮助地方实现国际贸易、旅游、文化等多个产业的服务产业升级,带动区域发展。
   3.加快全球化的企业转型和发展进度
   借助全球价值链的推动,企业要从国际化的接触中学习并且发展新的竞争力,从低效率的分工底端向高层级主动发展。在我国经济转型的重大利好中,国内企业应当主动把握其中的巨大服务贸易需求。充分发掘潜在的市场,主动吸收国外先进的技术、管理优点,对自身的人才培养、科技创新提供助力。对于相关产业,则需要深入挖掘自身的市场优势点,对物流、旅游产业进行改革升级,对重点优秀单位进行大力度扶持,帮助其成为典型,带动整体服务发展。对于生产性服务产业,需要其与底端制造业进行良好协同,共同对设计、营销等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和研发精力,提高产出产品的设计溢出价值,实现产品的升级。帮助我国服务业乃至整个产业在国际上的位置获得提升。现代服务贸易产业是依托于传统服务贸易产业之上的,因此只有主动合作,通过传统服务贸易作为基本盘,现代服务贸易融入其中,达到互相依托互相进步的目的。现代服务贸易帮助传统服务贸易产业提高视野和市场深度,更好地在竞争激烈、日新月异的国际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4.积极拥抱信息化带来的变化
   新冠疫情的发生,是对传统服务贸易行业的重大创伤,也是对现代服务贸易行业的一次重要转型契机。本次疫情导致的全民宅家期间,各类网络服务贸易反而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无论是设计类在疫情解放前通过居家办公的形式进行主动变化,还是由于无法及时复课推动网课的教育服务业的网络转型,都是现代服务贸易的重要转型和提升。也给了传统服务贸易业新的提示,传统贸易产业更借助网络来提高服务贸易的核心竞争力。通过网络的便捷获取更优质的设计提高产品质量、通过网络来传播品牌的知名度和价值,都是服务贸易行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5.对国际投资加强管控
   全球化不仅能拥有先进生产力的资本,还会带来部分投机分子对资金的转移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因此,银行部门、政府各级监管部门,应对各级企业对外投资进行严格把控。对可能发生的资金流通进行及时监管,政府部门应提前对境外投资项目进行调查研究,设置鼓励和不建议投资清单,对国内资本投资进行良性管控。同时也需要严查部分企业通过虚假境外投资达到转移财产的现象,避免因国内资金无谓的流失,导致我国金融安全出现风险。
   6.完善支付系统,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
   人民币的国际化是多年来我国发展的重要目标,在外资结算时采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可以在有效提高国际金融地位的同时,增强在国际金融市场服务贸易经济变化时的抗风险能力。因此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试验,建立人民币结算的金融体系,再进行进一步推广。同时随着我国网络支付的普及,借助网络将人民币快速支付的便捷向世界进行推广,是提升国际地位的有效手段。
   五、结束语
   随着全球经济重心越来越向服务贸易类倾斜,服务贸易在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所占比重会越来越大,我国在服务贸易上的短板会愈发明显。无论是从政策上还是从国内所有从事国际服务贸易行业的从业者未来生存的考量上,国际服务贸易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固守原本依托人力成本的低效率国际服务贸易迟早会被市场淘汰。因此,提高服务贸易的战略地位势在必行,作为下一轮国家产业升级的重点产业,服务贸易产业应主动求变,成为我国外贸产业新的增长点。同时通过国际化的服务贸易带来更先进的生产资料、设计理念、管理思维。帮助国内相关产业快速得到升级和提升,实现中国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的重大突破。
  
  参考文献:
  [1]许志瑜,张梦,马野青.全球价值链视角下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国际贸易,2018(1):60-66.
  [2]杨永.全球价值链视角下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及其影响因素探究[J].中外企业家,2020,No.664(02):33-33.
  [3]屠年松,曹宇芙.全球价值链嵌入对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影响研究[J].经济体制改革,2019,No.217(04):197-202.
  [4]刘小溪,何树全.中国服务业国际竞争力研究——基于全球价值链就业与收入的视角[J].区域与全球发展,2020,v.4;No.15(01):90-111 +159-160.
  [5]孙励,梁晓婕.新时代下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研究[J].价值工程,2020,039(005):297-299.
  [6]张昱,王亚楠,何轩.基于整体网分析法的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分析[J].国际经贸探索,2020(1).
  [7]刘斌,赵晓斐.制造业投入服务化,服务贸易壁垒与全球价值链分工[J].经济研究,2020(7):159-174.
  [8]黄仙姜.全球价值链视角下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对策[J].武汉商学院学报,2019,033(001):P.46-49.
  作者简介:卜凡(1989.11- ),女,汉族,籍贯:山东滨州博兴,本科,山东外事职业大学,助教,研究方向:国际经济与贸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38676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