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与单用帕罗西汀治疗焦虑障碍的疗效观察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探討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与单用帕罗西汀治疗焦虑障碍的临床疗效。方法 86例焦虑障碍患者, 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各43例。对照组患者单用帕罗西汀治疗, 观察组患者采用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治疗, 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负性情绪改善情况、临床疗效以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治疗前, 两组患者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评分、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第2、4、8、12周末, 两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总有效率为97.67%, 显著高于对照组的83.7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第1、2、4、8、12周末副反应量表(TES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第2、4、8、12周末TESS评分均低于治疗第1周末,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治疗焦虑障碍疗效理想, 能够迅速缓解临床症状, 改善患者的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 且安全性高, 值得临床应用。
  【关键词】 焦虑障碍;稳心颗粒;帕罗西汀;临床疗效
  【Abstract】 Objective   To discuss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Wenxin granule combined with paroxetine and paroxetine alone in the treatment of anxiety disorder. Methods   A total of 86 anxiety disorder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with 43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paroxetine alone,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with Wenxin granule combined with paroxetine. Comparison were made on improvement of negative emotions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clinical efficacy and occurr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Before treatment, both groups had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Hamilton anxiety scale (HAMA) score and 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 (HAMD) scores (P>0.05). At 2, 4, 8 and 12 weeks after treatment, both groups had lower HAMA score and HAMD score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had lower HAMA score and HAMD score than the control group.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observation group had significantly higher total effective rate as 97.67% than 83.72%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Both groups had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reatment emergent symptom scale (TESS) score at 1, 2, 4, 8 and 12 weeks after treatment (P>0.05). Both groups had lower TESS score at 2, 4, 8 and 12 weeks after treatment than 1 week after treatment, and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Combination of Wenxin Granule and paroxetine shows ideal effect in the treatment of anxiety disorder. It can quickly alleviate clinical symptoms, improve patients’  negative emotion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with high safety. It is worthy of clinical application.
  【Key words】 Anxiety disorder; Wenxin granule; Paroxetine; Clinical efficacy   焦虑障碍是一种慢性疾病, 患者主要表现为持续性的高度警觉、紧张、忐忑等自主神经功能兴奋症状, 对日常生活、工作以及学习均造成严重影响。临床治疗焦虑障碍主要应用5-羟色胺(5-HT)再摄取抑制剂、苯二氮类抗抑郁药物[1]。前者是临床应用最多的药物, 后者尽管能够迅速减轻患者的焦虑症状, 但很容易引起一系列不良反应, 如震颤、口干、心动过速和头晕等, 所以临床应用受到限制。资料显示[2]:长时间单一用药很容易对药物产生依赖性, 或者诱发新症状, 也有可能产生耐药性。与传统西药治疗相比, 中药在治疗精神心理障碍性疾病中有突出优势, 稳心颗粒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药。本文探讨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与单用帕罗西汀治疗焦虑障碍的临床疗效,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5月1日~2018年7月31日本科收治的 86例焦虑障碍患者, 患者的临床症状均与美国《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四版中的焦虑障碍的诊断标准相符[3]。入院时, 患者的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 HAMA)评分≥14分;Covi焦虑量表(CAS)评分>3分, 且RDS量表所有维度的评分均≤3分。排除继发性焦虑、HAMA第六项评分≥3分、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 HAMD)≥17分、近3个月抑郁发作、妊娠哺乳期女性、内分泌系统疾病、重大器官功能不全以及呼吸功能障碍患者。将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各43例。
  对照组患者男17例, 女26例;年龄22~68岁, 平均年龄(45.71±8.54)岁;病程最短4个月, 最长10年, 平均病程(3.48±2.53)年。观察组患者男15例, 女28例;年龄21~66岁, 平均年龄(46.32±7.85)岁;病程最短4个月, 最长9年, 平均病程(3.39±2.64)年。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患者单用帕罗西汀治疗, 口服帕罗西汀(中美天津史克制药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H10950043), 初始剂量10 mg/d, 根据患者的病情变化循序渐进的增加剂量, 增加剂量≤10 mg/周, 最大用药剂量≤50 mg/d, 可分2次服用, 连续治疗3个月。观察组患者采用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治疗, 帕罗西汀的用法和用量与对照组相同, 口服稳心颗粒(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Z10950026), 9 g/次, 3次/d。连续治疗3个月。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4]
  1. 3. 1 心理状态改善程度 由2名专业的心理医生通过面对面交流、观察的方式, 采用HAMD和HAMA评估患者治疗前、治疗第2、4、8、12周末心理状态。①HAMD评分界限为8分, ≥8分表示存在抑郁。轻度抑郁:评分8~19分;中度抑郁:评分20~34分;重度抑郁:评分≥35分。②HAMA评分标准:HAMA评分界限为7分, 可能有焦虑:评分7~13分;肯定有焦虑:14~20分;肯定有明显焦虑:评分21~28分;可能为严重焦虑:评分≥29分。
  1. 3. 2 临床疗效 疗效判定标准:痊愈:HAMD减分率≥75%;显著进步:HAMD减分率50%~74%;进步:HAMD减分率为25%~49%;无效:HAMD减分率<25%。HAMD减分率=(治疗前HAMD评分-治疗后HAMD评分)/治疗前HAMD评分×100%。总有效率=痊愈率+显著进步率+进步率。
  1. 3. 3 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采用TESS评估患者治疗第1、2、4、8、12周末用药后不良反应, 评分越低表示不良反应越少。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HAMA评分、HAMD评分比较 治疗前, 两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第2、4、8、12周末, 两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观察组患者总有效率为97.67%, 显著高于对照组的83.7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患者TESS评分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第1、2、4、8、12周末TES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第2、4、8、12周末TESS评分均低于治疗第1周末,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數据显示[5], 每年有3%~5%人群深受焦虑障碍的困扰。患者表现为典型的持续性、没有固定内容和目标、经常性的过度紧张和焦虑, 而且通常伴有运动性紧张、过分警觉、自主神经功能亢进, 一方面, 患者意识到焦虑困扰, 另一方面, 又无法通过自我调整而摆脱焦虑。焦虑障碍的复发率极高, 治疗周期较长, 至少需要6个月时间, 部分患者在坚持药物治疗的3~5年后焦虑才得以缓解[6]。
  焦虑障碍通过神经-体液-内分泌机制促进植物神经和运动性神经活动的增加, 继而导致各种生理性病变。持续、高度的紧张情绪能够损伤内皮细胞以及内皮功能, 对神经内分泌、血小板活性产生刺激, 提高机体的血液粘稠度, 很容易诱发一系列相关病症, 如心律失常、心肌缺血等。
  帕罗西汀是治疗焦虑障碍的常规药物, 具有抗焦虑和抗抑郁的效果, 与苯二氮类的抗焦虑药物相比, 帕罗西汀不会让患者产生依赖性, 因此在焦虑障碍的治疗中应用最为广泛。帕罗西汀是一种高选择性、强力5-HT再摄取抑制剂, 阻断体内、体外5-HT的摄取高出曲舍林的8倍, 是氟西汀的23倍。帕罗西汀通过下调5-HT自调受体, 促进5-HT的释放, 从而达到治疗效果。该药物之所以能够抗焦虑、抗抑郁, 有效治疗强迫症和焦虑症, 研究显示, 和帕罗西汀能够特异性的抑制中枢神经递质5-HT的再摄取相关。大量临床实验表明, 帕罗西汀的抗抑郁效果和三环类药物抑制, 同时又能起到抗强迫和抗焦虑的效果。帕罗西汀治疗功能性的焦虑障碍疗效良好[7], 对肾上腺素能α1、α2、β受体、5-HT1、5-HT2、毒蕈碱受体、组胺H1受体和多巴胺D2受体几乎没有任何亲和力, 所以不具备镇静效果。   研究显示, 目前治疗焦虑障碍的药物, 除了选择性的5-HT再摄取抑制剂类的药物安全性较高, 其他抗焦慮药物往往会产生不良反应, 如苯二氮类药物, 长期服用便会产生依赖性。和同类的再摄取抑制剂类比较, 帕罗西汀抑制5-HT再摄取的选择性更强, 所以抗抑郁、抗焦虑效果较好。但这种药物并不适合所有患者使用, 如合并肝肾功能障碍的患者便不宜服用, 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帕罗西汀的应用范围。
  中医学中并没有“焦虑症”这一概念, 焦虑状态下表现出的临床症状十分符合中医学中的“心悸”、“郁证”、“惊悸”、“怔忡”、“惊”、“恐”、“百合病”、“不寐”以及“脏燥”。中医学理论认为, 焦虑障碍主要是脏腑虚损所致, 在不良的外界环境和精神压力的影响下, 导致心主神明失司, 或者过度忧虑, 造成气机闭塞, 无法顺利运行, 最终脏腑气机失调, 心神失养, 心肾不交, 导致焦虑。除此之外, 冲任虚弱也有可能引起气血阴阳失调, 患者因此表现为警惕不安、夜不能寐、心中悸动、紧张恐惧、胸闷气短和手足心热。
  稳心颗粒是获得国家批准的用于治疗焦虑障碍的中药制剂, 主要成分有三七、甘松、党参、琥珀和黄精等。方中的三七、甘松具有开郁醒脾、理气化瘀;党参、黄精能过够健脾化源、益气养阴;琥珀的功效是活血利水、凝神复脉。多种中药物配伍, 最终起到活血祛瘀和定悸醒脾的作用, 所以适合治疗焦虑障碍, 能够让患者心气渐足、脏腑气血通畅、心阴得充、心神安宁, 从而消除烦躁、紧张、失眠、心悸等症状。
  本研究结果显示, 治疗第2、4、8、12周末, 两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均低于治疗前, 且观察组患者HAMA评分、HAMD评分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总有效率为97.67%, 显著高于对照组的83.72%,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第1、2、4、8、12周末TESS评分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两种用药方案都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联合用药的预后较好。
  综上所述, 稳心颗粒联合帕罗西汀治疗焦虑障碍, 疗效理想, 能够迅速缓解临床症状, 改善患者的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 且安全性高, 值得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 蒋硕, 曾骥, 周勇, 等. 丁螺环酮联合帕罗西汀治疗老年抑郁症伴焦虑症状的临床观察. 中国药房, 2016, 27(21):2923-2925.
  [2] 杨友, 何宗云, 肖林, 等. 心理干预联合帕罗西汀治疗心脏起搏器术后伴焦虑和抑郁状态的效果. 广东医学, 2015(4):613-615.
  [3] 孙锎, 张萍, 蒲波, 等. 帕罗西汀联合噻托溴胺治疗极重度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焦虑抑郁障碍患者的疗效.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14):3944-3946.
  [4] 张绪良, 周凯娜. 氟哌噻吨美利曲辛和盐酸帕罗西汀对乳腺癌患者化疗后焦虑抑郁情绪和生活质量影响的比较研究. 中国生化药物杂志, 2015(9):67-69, 72.
  [5] 梁锦军, 王芳, 孔彬, 等. 稳心颗粒对室性早搏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 2015, 13(11):1258-1260.
  [6] 任明芬, 殷国田, 焦全德, 等. 稳心颗粒治疗老年冠心病室性心律失常伴焦虑抑郁对照研究. 临床心身疾病杂志, 2016, 22(2):17-20.
  [7] 柯道正, 葛义俊, 黄晓琴, 等. 稳心颗粒联合丁螺环酮治疗伴有ST-T改变的心脏神经症患者的疗效观察. 安徽医科大学学报, 2017, 52(3):439-442.
  [收稿日期:2019-01-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14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