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治疗重症肺炎的临床纂要

作者:未知

  【摘要】 临床广泛应用的抗生素对于细菌、病毒感染的相关疾病已经显示出明显的不足。早期因滥用抗生素导致的耐药性,进一步影响到对重症肺炎的临床治疗效果。虽然临床上一直都十分重视对重症肺炎的研究,但是如何提高其临床效果仍然是摆在目前临床救治工作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同样也是重症医学亟待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研究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开展对重症肺炎的临床治疗,并且发现可获得良好临床效果,这一点为临床开展重症肺炎的治疗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方向,指明了一条不同的道路。本次研究重点从中医角度分析重症肺炎,以为临床治疗提供依据。
  【关键词】 重症肺炎; 中医治疗; 中药; 综述
  doi:10.14033/j.cnki.cfmr.2019.16.08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9)16-0-03
  【Abstract】 The widely used antibiotics in clinic have shown obvious deficiencies in the diseases related to bacterial and viral infections.Early drug resistance due to abuse of antibiotics further affects the clinical effect of severe pneumonia.Although clinical research on severe pneumonia has been attached great importance,how to improve its clinical effect is still an important issue in the current clinical treatment work,and it is also an urgent problem to be solved in critical medicine.More and more studies have applied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to treat severe pneumonia,and have found that good clinical effects can be obtained.This point provides a new direction for clinical treatment of severe pneumonia and points out a different way.This study focuses on the analysis of severe pneumoni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providing a basis for clinical treatment.
  【Key words】 Severe pneumonia; Chinese traditional treatmen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Research summary
  First-author’s addres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ospital of Liuzhou,Liuzhou 545001,China
  受到各種因素的影响,我国各种基础疾病的发生率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其中因空气污染、生活饮食习惯等的不良影响导致肺部感染的发生率增加明显。关于重症肺炎,是一种由细菌或病毒感染的疾病,主要侵袭人体的肺部,易出现感染性休克、低氧血症、呼吸衰竭,导致以肺部损害为主的多脏器功能衰竭,多由社区获得性肺炎(community acquired pneumonia,CAP)或医院获得性肺炎(hospital acquired pneumonia,HAP)进展而来。是导致ICU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1]。其临床表现:控制不了的发热、咳嗽,咳大量黄或绿色黏稠痰,甚至咯血;伴或不伴有低血压、意识障碍;肺部痰鸣音、湿啰音难以消失,或出现肺通气功能障碍,Ⅰ型或Ⅱ型呼吸衰竭需呼吸机辅助呼吸;经过常规抗感染治疗后复查发现肺部阴影无明显吸收。对家庭及社会都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和经济负担。临床上大量的实践发现,单纯采用西药治疗其临床优势越来越不明显,但是如果在常规西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中医治疗,可获得良好临床效果。鉴于此,本次研究重点探究近些年针对重症肺炎,中医治疗的相关研究结果,主要包括重肺炎的中医病因病机及证型、中药汤剂、针灸、中成药针剂等,现将具体内容综述如下。
  1 重症肺炎的中医病因病机及证型
  重症肺炎表现为发热、咳嗽咳痰、痰黄或白或带血、气喘胸痛、口干口渴等,重者可见壮热烦躁、神昏谵语、四肢厥冷等表现[2-3]。从中医角度看,中并无重症肺炎的具体病名记载。《素问》“肺热病者,先淅然厥,起毫毛恶风寒,舌上黄,身热,热争则喘咳,痛走胸膺背,不得太息,头痛不堪,汗出而寒”。《难经》提出“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伤寒论》中提到: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明清时期医家在前人的基础上明确了风温病的病因病机、传变特点及辨证论治依据。《温病经纬》指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说明起病时风温外邪侵袭肺卫,然后热入气分,或热入营血,热伤肺络等表现。而现代医家根据重症肺炎的发病特点和临床表现,把其归于“风温肺热病”的范畴[4]。中医学家对其发生发展机制有大致相同的阐述,多数认为由于正气不足,而复感外邪侵袭肺卫,肺失宣降,肺气郁闭而化热,热伤津液,肺失宣降,津液不能输布,而出现发热、喘息、呼吸困难、咳嗽咳痰等症状[5-8]。也有人认为重症肺炎,中医辨证为病邪深入气血,形成气血两燔证,或营血热盛证,治则为清营凉血解毒[9]。以上论述体现了痰、热、毒、瘀、虚为重症肺炎的病因病机特点。   中医管理局发布的《风温肺热病的证候分类》将老年肺炎概括为痰热壅肺型、风热犯肺型、气阴两亏型、热闭心包型、正虚欲脱型等5型[10]。余学庆等[11]通过对相关文献予分析总结和统计,得出肺部感染的证型58个,而排列在前9位依次为:痰热壅肺、风热犯肺、邪犯肺卫(邪指外邪,包括风热、风寒、风燥等)、痰湿阻肺、肺阴虚、燥热伤肺、风寒袭肺、气阴两虚、肺胃阴虚等。可见实证较虚实夹杂证多,最少是虚证。陈佳杰等[12]在回顾分析中发现,风热犯肺主要以铜绿假单胞菌为主,痰热壅肺主要以鲍曼不动杆菌与铜绿假单胞菌为主,而热闭心包、瘀热蕴肺则以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为主,气阴两虚与邪陷正脱均以铜绿假单胞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为主。为临床结合痰培养结果,进行辩证有参考意义。
  2 中药汤剂
  在临床中运用中药汤药治疗重症肺炎,多数医家都是在西医治疗的基础上灵活运用。如刘卫静等[13-14]学者的研究中,在西医常规治疗基础上,应用麻杏石甘汤治疗此型重症肺炎取得较好的效果。尹佳琦等[15]则联合白虎加人参汤加减用于重症肺炎,结果显示其可显著抑制患者血清CRP及PCT过度分泌,有效降低患者体温及肺炎指数,提高患者氧合指数,具有良好的疗效。陆益民等[16]的研究筛选痰热腑实型重症肺炎患者,在采用复方薤白胶囊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白虎加人参汤中药治疗,结果显示观察组中医症状改善程度及相关临床症状缓解速度均要明显优于对照组,证实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显著优势。文献[17]则探究在常规西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小承气汤,通过临床对比分析发现,观察组患者的CPIS评分、Marshall评分的改变幅度均要明显优于对照组,患者病情有更好的缓解。陈嘉强等[7-8]通过临床分析发现,采用参附汤治疗痰热腑实型重症肺炎患者其临床效果要明显优于采用单纯西药治疗的对照组。此外,马建强等[17]运用黄龙汤进行临床治疗分析发现对炎症因子的改善有明显意义。
  3 针灸
  根据重症肺炎的临床表现及临床特征等,其归于“温热病”的范畴,病因与肠腑不通、实积滞导致内毒素血症并进一步影响到胃肠功能有关,最终影响到人体多个脏器功能,引发多脏器功能衰竭,并观察到采用针灸治疗可有效促进患者中医症状消退,促进患者胃肠功能的恢复,对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及缩短住院时间均有重要意义[18]。全爱君等[19]则发现,采用针灸治疗可有效改善患者的胃肠功能,结果显示总有效率可超过90%。虞意华等[20]认为老年重症肺炎患者会出现胃肠运动异常等情况,通过利用针灸治疗有效改善患者的胃肠功能,增强患者的胃黏膜作用,有利于疾病的恢复。临床上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对于重症肺炎患者采用针灸治疗可减轻其胃肠道症状,降低腹腔内压力,增加血清胃动素,改善患者临床症状,促进恢复。
  4 中成药针剂
  随着中医中药的现代研究,许多有效的单药或复方已运用现代工艺制成针剂,且在临床在重症肺炎治疗中运用广泛,取得良好效果。目前针对该病主要的、常见的中成药包括痰热清、血必净等。例如,有研究尝试在常规西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参附注射液静脉滴注治疗,结果显示可其可促进患者预后,提示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方式比单纯采用西亚治疗临床價值更加明显[21]。有研究从用药时机上进行临床分析,发现针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在早期就使用参附注射液可静滴其BNP书评,促进患者心功能的恢复[22]。有专家学者对30例重症肺炎患儿采用西药联合血必净的治疗方案,最终结果显示比起单纯采用西药的对照组而言,观察组各炎症因子水平均有明显改善,从结果可以发现利用血必净可噶啥毛细血管的通透性,促进患儿肺功能的恢复,观察组患儿经治疗PaO2有明显升高,提示血必净可改善肺部通气功能。另外,李志杰等[23-25]专家学者均进行了该方面的研究与分析,最终结果都显示西药联合血必净可获得良好临床效果。孔令宜等[26-27]则探究在西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使用痰热清注射液,结果显示有良好疗效。陈小风等[28-31]通过临床研究发现用参麦治疗重症肺炎患者,结果显示可有效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
  从本文收集的文献来看,在重症肺炎的治疗中,多数治疗都是在西医治疗的基础加用中医治疗。但是,西医治疗仍是目前治疗重症肺炎的重要手段。然而随着细菌耐药性的增强,由于抗生素是经过提纯或合成的单一抗菌成分,作用机制单一,虽然杀菌抑菌迅速,但易诱导细菌耐药。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可以发现,采用西药治疗的临床优势越来越不明显。本身较高的治疗费用已经让患者家庭承受一定经济压力,加上受到疾病影响导致心理压力存在,反而容易影响到患者的治疗效果。对比西药治疗而言,随着对中药的研究不断深入,发现利用中药可有效地改善患者的免疫功能,抑制细菌生长繁殖及起到良好的抗病毒作用,还可以改变患者血液流变学,极大程度地提高了患者的免疫力,促使自身免疫系统发挥出其作用从而杀死细菌。可以发现,采用中医治疗重症肺炎其临床效果、临床优势越来越明显。因此针对目前的肺系疾病,可以考虑在西药治疗的基础上联合中药治疗,在杀菌解毒的基础上控制并发症发生,降低患者死亡率。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临床上在使用中医辨证治疗时一定要注意用药的准确性及时机的把握,确保发挥出中西医结合治疗的价值。
  参考文献
  [1] Fassnachtl W,Mempel A,Strowitzkil T,et al.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POF) Syndrome:Towardsthe Molecular C1inical Analysis of its Genetic Complexity[J].Current Medi Cinal Chemistry,2006,13:1397-1410.
  [2]谢绍华,许鹏,王小华,等.重症肺炎临床特点的初步探讨[J].江西医药,2010,45(12):1203-1205.
  [3]徐建华,王导新.肺炎重症化机制的研究进展[J].临床肺科杂志,2012,17(8):1483-1484.   [4]王芳.体质因素与肺系病发病规律的关系[D].济南:山东中医药大学,2012.
  [5]樊新昱.重症肺炎中医证素分布规律及与预后影响因素相关性研究[D].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2014.
  [6]赵霞,王绍华,刘方,等.大剂量中药辨证救治重症肺炎并多脏器功能衰竭1例[J].中医药通报,2004,3(6),22-23.
  [7]陈嘉强.中西医结合辨证治疗重症肺炎的疗效观察[J].求医问药,2012,10(5):318-319.
  [8]石小羊.中西医结合便治疗重症肺炎呼吸衰竭疗效分析[J].内蒙古中医药,2017,36(6):85.
  [9]刘维庚,沙涛.中西医结合治疗小儿重症肺炎100例[J].四川中医,2002,20(10):59-60.
  [10]全國热病北方协作组.风温肺热病、中风病诊疗标准[J].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86,4:70-72.
  [11]余学庆,李建生,王至婉,等.肺炎中医证型及症状特征的文献分析[J].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22(2):26-29.
  [12]陈佳杰,李辉.ICU重症肺炎患者病原体与中医证候的回顾性分析[J].中医临床研究,2017,9(12):63-64.
  [13]刘卫静,章宏伟,张淑兰,等.中医辨证分型结合西医治疗重症肺炎47例疗效观察[J].河北中医,2011,33(10):1502-1505.
  [14]李延鸿,朱怀军.用麻杏石甘汤干预治疗感染性肺炎对照试验的评价[J].抗感染药学,2012,9(3):203-208.
  [15]尹佳琦,刘佳.白虎加人参汤加减对重症肺炎患者血清CRP及PCT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36):4049-4050.
  [16]陆益民,奚肇庆.白虎加人参汤加减联合复方薤白胶囊治疗重症肺炎的临床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2015,22(5):467-468.
  [17]马建强,欧阳炜炜.黄龙汤治疗老年重症肺炎并发中毒性肠麻痹的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17,39(1):70-71.
  [18]刘新娟.针灸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中医症状、 胃肠功能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当代医学,2017,23(31):474-475.
  [19]全爱君,蔡国锋,刘凯,等.针刺治疗重症肺炎合并胃肠功能障碍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7,36(3):287-288.
  [20]虞意华,金肖青,俞迈红,等.针灸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胃肠功能及胃肠激素的影响[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5,25(10):901-904.
  [21]李平.参附注射液对重症肺炎的血流动力学影响[J].中国医药指南,2012,10(33):52-53.
  [22]李红艳,张玉秀,郝正玮,等.早期应用参附注射液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血浆脑钠肽水平的影响[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2015,23(2):112-114.
  [23]李志杰,张伟华.中西医结合治疗老年重症肺炎疗效观察[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2,14(36):140.
  [24]申明月,张红星.血必净注射液对老年重症肺炎患者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观察[J].中国医药导刊,2012,14(1):45-46.
  [21]徐艺.血必净在重症肺炎治疗中的效果观察[J].中国当代医药,2011,18(25):50-51.
  [25]曹旭东,丁志山,陈建真.参麦注射液药理及临床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0,17(3):104-106.
  [26]孔令宜.痰热清注射液治疗重症肺炎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0,19(6):917-918.
  [27]席瑞,石晓乐,曲妮妮.痰热清联合抗生素治疗重症肺炎的临床观察[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11(7):956-957.
  [28]陈小凤,郑肇良,黄玉敏,等.参麦辅治儿童重症肺炎疗效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20(11):1350-1351.
  [29]方柯南.参麦注射液联合利奈唑胺治疗儿童重症肺炎临床疗效及对患者炎性因子的影响[J].陕西中医,2018,39(9):1187-1190.
  [30]张孝钦,严建平.参麦注射液辅助治疗重症肺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4,21(2):183-184.
  [31]范晓春,屠苏,曹赋韬.参麦注射液对重症肺炎患者炎症因子影响[J].河北医学,2018,24(10):76-79.
  (收稿日期:2019-01-08) (本文编辑:郎序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647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