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红楼梦》中人物王熙凤的性格特质
作者 : 未知

  摘 要:《红楼梦》中王熙凤这一人物形象是多面立体而复杂的。作为封建时代的女性,一方面她美貌圆滑,独立果断,自信坚强,活泼可爱,具有杰出的领导力;另一方面,她的杀伐决断、争强霸道、贪赃枉法、阴狠毒辣也让人不寒而栗。尽管她拥有“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聪敏才智,最后却落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的悲惨结局。本文将对王熙凤性格的复杂性、丰富性做简单探讨。
  关键词:王熙凤;性格;爽朗;能言善辩;狠毒
  王熙凤,小名“凤哥”,又被贾母爱称为“凤辣子”,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的王氏家族,幼小时被家中当作男孩子教养,是贾政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后嫁于贾赦之子贾琏为妻,是荣国府的轴心人物。她姿容美丽,出场时总是满身锦绣,珠光宝气,第三回中,作者通过黛玉之眼对王熙凤的容貌服饰做了细致的描摹,“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在第六十八回中,作者通过尤二姐的眼睛再次对王熙凤的肖像进行描画:“眉挽柳叶,高吊两稍,目衡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美女,其性格也是很复杂的。
  一、性格爽朗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一回王熙凤以她独有的张扬方式粉墨登场:“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如此出场不可不谓轰轰烈烈、精彩纷呈。无论是几位夫人还是迎春等贾府小姐,都一丝不苟的遵循着封建礼教的规范,就连作为长辈的几个舅母在此时也是中规中矩的,只有这一位王熙凤不符合大家风范,放肆的发出笑声。因为在这样的场合里,封建贵族的礼教并不允许有人行为放肆,但王熙凤却从一出场就用笑声来显示出她的放肆和性格爽朗。黛玉的心中自然会觉得是不是哪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来了,竟然这样的放肆不守礼数。果然,这一位无论是从家世还是样貌都属于上乘的贾二奶奶以其不一样的出场方式让人记住了她。
  二、能言善辩,精明睿智
  《红楼梦》里的女性大都是聪明伶俐,会吟诗作画的才女,说话免不了咬文嚼字,就连丫头们也是拿着腔儿,哼哼唧唧,越发现出王熙凤的与众不同,口齿爽快。王熙凤胸中应该说是欠缺文墨的,她的语言没有书卷气,然而却有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她不似黛玉说话那么真,也不似宝钗的虚探春的直,但她最懂说话的技巧,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妙语连珠,没有半点不适更不凡的是她能用通俗易懂、幽默诙谐的语言营造气氛。第三十八回里,贾母带着一家人在盖于池上籍香榭欣赏风景,心里高兴,就说起小时候在枕霞阁玩儿,不小心失足掉进了水里,没有淹死,头上却崩破了块,现今鬓角上还有指头大小的一个坑儿。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是无法对答的,可聪明的王熙凤却说出了篇不同凡响的话来:“王熙凤不等人说,先笑道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头儿上原一个窝,因为万福万寿盛了,所以倒高出些来了。”
  再如王熙凤和林黛玉初次见面,她一看到黛玉立刻夸赞道,“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儿,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短短几句,既称赞了黛玉的美貌,重点又落在了阿谀贾母的根本上,王熙凤这玲珑、老到的用心,恐怕傻子都能体悟到。
  她在贾母面前装乖,打诨插科,想尽一切办法,使出浑身解数使贾母高兴,贾母正为贾赦讨鸳鸯的事发怒,她却说:“是老太太的不是,谁叫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的水葱似的,怪不得人不要。”明是说老太太的不是,但却使贾母听得浑身舒坦,喜心快意,她把贾母捧得团团转,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她,她是贾母的“开心果”、“顺气丸”,像如此有血有肉、有滋有味叫老太太听了心里美滋滋的话,是只有王熙凤才说得出来的。
  王熙凤言谈得体,在处理与不同阶层人交往时,话语得宜,行为得当。比如面对来投奔的刘姥姥,王熙凤既有谦辞:“我年轻,不大认得,也不知道什么辈数,不敢称呼。”接着又告难说:“外头看着轰轰烈烈,殊不知大有大的艰难去处……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同时又不乏人情味:“亲戚之间原该不等上门才有照应才是,那么你又是第一次来,第一次张口,不好叫你空手回去,如果你不嫌少,这五十两银子暂且拿了去。”这样的行为与言语即显示出王熙凤居高临下的威慑力,又说明自己通情达理。
  曹雪芹通过日常生活的细节,描写和刻画了王熙凤的极细极深的心计,塑造了一个“有一万个心眼子”精明的风姐。风姐的聪明不是小聪明而是大智慧。她运筹帷幄,随机应变,能正确的“见风使舵”这用今天的观点来说是个“明白人”!
  三、狠毒――口蜜腹剑两面三刀
  第六十五回中,兴儿向尤二姐介绍和评价王熙凤时说她“心里歹毒,口里尖快。估着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说去,他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他自己错了,他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他还在旁边拨火儿。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如此一段评论,让我们看到了王熙凤儿的利己主义和过分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特点。以下几个实例又充分佐证了上述观点:
  1.“弄权铁槛寺”(第十五回):为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一纸之书指示地方官拆散一对相爱的未婚青年,并逼得他们双双自杀。
  2.“毒设相思局”(第十二回):“癞蛤蟆”式的贾瑞,偶然触犯了她的尊严,她就略施手法,无必要地置之死地。
  3.“诱害尤二姐”(第六十八、六十九回):她假装贤惠,把尤二姐骗入大观园,然后以最狡猾最狠毒的方法把已有身孕的尤二姐逼死,还要设法追杀她的前夫张华。
  4.“逼死鲍二家的”(第四十四回):曹雪芹的人物命名并非杂乱无章程的,而是都有着各自独特的内涵和意蕴,通常预兆着人物的命运。王熙凤的名字就体现了这种原则,不同于一般女孩子的红、香、柳、翠等艳字,相反取了一个男性化的名字。雄为”凤“,雌为”“凰”。另外,小说中以为说书先生为贾府女眷所说的《凤求凰》,其中的男性主人公也叫王熙凤,暗示了“王熙凤”是一个男性化的名字。由此按照曹雪芹的命名逻辑,可以看出王熙凤儿性格中的雄健刚强与王者之气。曹雪芹为她写的“判词”是:“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我们从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作者对王熙凤聪明才智的欣赏,对她德与行的批判,对她悲剧命运的同情。
  造成王熙凤的悲剧命运是有多种因素的,性格决定命运的主要因素。王熙凤的性格绝不是单一的善与恶的问题,而是一个多面的、立体的、鲜活的性格综合体,她既有精明能干的一面,也有心狠手辣、残酷无情的一面,既有人情练达,八面玲珑的表现,又有真诚待人,常怀恻隐之心的时刻。因此,王熙风是一个塑造得非常生动而真实的人物形象,因为她体现的人物性格不只是简单的善或恶,更蕴含着对人性与环境,人性与社会之间关系的深刻思考。王熙凤性格的多面性,是成功塑造王熙凤人物形象的关键因素。应辩证地看待这一形象,才能体会曹雪芹的良苦用心,同时也为我们今后的人生树立起一面镜子。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