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条件下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郑州商城遗址是国内发现最早的商代都城,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其历史地位和研究价值不可估量。文章描述了郑州商城遗址现阶段的保存状况,对目前开放条件下郑州商城遗址的保护工作进行研究。
  关键词: 郑州商城;遗址;保护
  郑州商城遗址地处郑州市区偏东的郑县旧城及北关一带,是宝贵的国有资产遗址景观,也是目前我国保存最完整的、规模最大的都城遗址,其年代为商代前期,它是人类在历史长河中的智慧结晶,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文明的见证,其蕴含着历史、艺术、科技、社会、经济、教育等多种价值,展现出灿烂的人类文明。
  1 郑州商城遗址的历史沿革与分布状况
  郑州商城遗址位于郑州市区内,距今约3500年,部分学者认为此遗址为“汤始居亳”的亳都,也有不少学者认为它是“仲丁迁隞”的隞都,属商代中期,这是学术界两种主流的观点。1950年,考古学家韩维周率先发现了郑州商城遗址并及时报告文物部门。1952—1979年,经过27年的间断性发掘工作,遗址内相继发现宫殿基址20多处,宫殿区的范围不断扩大,约占城内总面积的一半。城址东北方向夯土建筑密集分布,形成宫殿建筑群,由此可以感受当时郑州商城建筑规模的宏大和结构的复杂。遗址东北的宫殿区使用者被认定为商代二里岗时期的王室贵族。1986年,郑州商城外城郭也被考古专家发掘。郑州商城外城墙始筑于商代中期的二里冈期下层一期,使用到二里冈期上层二期,郑州商城的发掘对于研究商代历史和古代城市发展史都具有重要价值。
  1.1 城墙
  商代统治时长约600年,史上有记载的迁都就有6次之多。商汤建国之际约有3000位诸侯,其所建城数亦不会少,城墙的施工技术与之前相比进步显著。郑州商城的城墙周长约6960米,略呈长方形,其城墙遗址包括城墙、城壕和外郭城墙,城外有城壕的痕迹。外郭城墙从东南角延伸至西南角,已经探明部分长3425米,宽12~17米,目前很难断定外郭城墙是否是闭合的。城墙采用分段版筑法逐段夯筑而成,夯窝遍布较为密集,夯层虽薄,但仍相当坚固。在城墙内侧和内外两侧还筑造有护城坡,皆为夯土结构。
  1.2 宫殿区
  宫殿区位于郑州商城内中部,处于偏东和东北部一带,整个宫殿区约占郑州商城1/6的范围,遗存表现为高低不平的各类夯土台基,台基的排列不甚规整,夯土台基主要汇集在靠近东北隅的地区,先后发现了20多处商代夯土建筑基址,其中大的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小的仅有100多平方米。西南部的台基则较为分散稀少,有些夯土基面上还保存着柱基槽、柱子洞、石柱等遗迹,这也充分表明这里就是商代的宫殿区。在郑州商城内中部偏南处,发现一处奴隶主居住的商代夯土建筑基址,城区内还有一些形制较小的房基建筑,或为平民居住区。这些宫殿区充分反映了当时的社会形态、礼仪制度等多方面的历史信息。
  1.3 手工作坊区
  古代商业的发展主要依靠农业和手工业,郑州商城也不例外,在城外一批按一定布局建设的手工业作坊遗址逐渐被发现。北城墙外300多米处和南城墙外约600米处,均有铸铜作坊遗址被发现,这也可以表明商代是以生产和使用青铜生产工具、兵器和容器为标志的青铜器时代。在郑州商城内,青铜器的冶铸技术是一种最先进的生产技术,铸铜作坊也是当时城市商业发展中最重要的生产部门。在铸铜作坊遗址北部发现一处制骨作坊遗址,虽然发掘面积不大,但出土遗物却非常丰富,其出土有骨器的成品(如:骨簪、骨镞、骨锥和骨针)、半成品以及带有锯痕的骨料和废料,共计千余件。其中还包含一部分砺石(用于磨制骨器)和小型铜刀(切割加工骨器)。西城墙外约1300米处发现一处制陶作坊遗址。
  2 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的破坏因素分析
  2.1 自然因素
  郑州市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冷暖气团交替频繁,四季分明。冬季漫长而干冷,雨雪稀少,雨雪后结冻时间长,遗址容易产生冰劈作用。春季多春旱,干燥少雨,冷暖多变,并且大风天气比较多,遗址暴露于环境中容易产生剥落。夏季比较炎热,降水高度集中,雨滴、雨水对遗址冲蚀较大,严重时还会引发坍塌。
  2.2 人為因素
  郑州商城遗址多半都埋于地下,可视性较差,不能引起当地人民的关注,紫荆山路横穿商城城墙,紫金山路以西,众多居民的房屋沿城墙而建,昔日居民为了获取庭院空间随意开挖城垣遗址,造成了城垣地面迅速消亡。另外,因郑州商城遗址全境与现状城市建设多有重叠,现代建筑的占压和基础的开挖建设,对遗址本体的延续性带来了巨大的破坏和威胁,这是遗址人为破坏的首要因素。
  3 开放条件下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策略
  3.1 扩大保护范围
  郑州商城遗址的保护范围包括内城垣遗址保护范围、宫殿区遗址保护范围和外郭遗址保护三部分。保护对象要从郑州商城遗址本体扩展到历史街区、历史城镇以及独具文化特色的历史性城市。当前,政府应扩大核心保护区,界定“建设控制区”,并根据整体性保护的需要,考虑增加郑州商城遗址“环境协调区”,将环境协调区的绿化、水域纳入一体保护中,并将遗址周边纳入保护范围的地段,实行捆绑式整体保护、开发。目前,郑州商城遗址公园项目一期工程已经开工建设,主要建设内容是对商城遗址东南城垣本体及两侧20米的区域进行保护展示和环境整治。目前建设有商都博物院和宫殿区遗址公园,郑州商都博物院是一个集郑州商代遗址展示、宣传研究和郑州文物保护科研为一体的大型文物保护设施,目前博物院主体建筑基本完工,即将开馆。郑州商城遗址公园将成为完整的环状城市中央公园,形成“一带两区”的总体展示结构。
  3.2 宣传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的意义
  郑州商城遗址不仅包括各遗址本身,还包括建筑遗存、空间布局、景观坏境等,郑州商城遗址价值巨大,反映出商代中国社会形态、科技、手工业、农业、政治、人文等方面的历史文化信息,是中国五千多年灿烂文明史的主体和典型代表。其不仅具有深厚的科学与文化底蕴,也是区域文化特色鲜明的环境景观和旅游资源。   在教育方面,郑州商城遗址所承载的历史文化底蕴可以唤起这一区域的人群,帮助人民进行自我认知和对自身文化的重塑,換言之,建立起一种对待自身文化的认同感和亲切感,对其承载的文化价值进行历史传承。
  在经济方面,文化软实力的提法日渐被公众所熟知。所谓的文化软实力倘若具体到一地一域来看,便是这个区域的人群对这块土地的历史了解与否,对其曾有过的文化是否拥有一种普遍的认知。参观遗址能满足游客了解人类历史演变、传统文化、生活方式的需要,我们可以为郑州商城遗址开发特别的旅游路线,围绕“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扩大对外宣传交流,吸引游客,推动郑州商城遗址走向世界,依托旅游给城市带来经济收益。
  3.3 做好郑州商城遗址的保护协调工作
  改革开放以后,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促使城市建设的步伐不断推进,遗址保护工作与城市建设、民生改善、经济发展的矛盾逐渐显现。城市布局规划是建设的龙头,也是遗址保护的先导。近年来,郑州商城遗址保护工作和城市发展空间多有重叠,矛盾不断。为更好地保护郑州商城遗址,2000年3月24日郑州市人民政府第三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郑州商代遗址保护管理规定》,2004年委托清华大学编制《郑州商代都城遗址总体保护规划》。2010年,郑州商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被国家文物局列为全国首批23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单位之一,相关部门制定了郑州商城遗址整体保护规划,目前凡是重大城乡规划、项目建设涉及文化遗产保护的,我们都必须尊重社会公众的意见,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大力做好组织协调工作,积极探索统筹郑州商城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的新思路、新途径,努力实现郑州商城遗址保护工作与城市发展、民生改善的共赢。
  
  4 结语
  郑州商城遗址是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在文化强省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和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要从保护优秀民族文化遗产、提升文化竞争力的高度,充分认识郑州商城遗址保护的重要意义,切实抓好郑州商城遗址的保护工作,为国家的大遗址保护工作做出积极的贡献。■
  参考文献
  [1]张岳.基于老城保护影响下的郑州商城遗址规划方法研究[D].郑州:郑州大学,2012.
  [2]董莉莉.大遗址环境整治与提升策略研究——以未央宫前殿遗址景观规划为例[J].安徽农业科学,2012(12).
  [3]孙卓.郑州商城与偃师商城城市发展进程的比较[J].考古,2018(6).
  [4]郜向平.郑州商城遗址的商墓与商城[J].中原文物,2018(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0555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