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

作者:未知

  摘要    珍稀药材铁皮石斛逐步被人们所发掘,广泛应用于医疗、保健、食品等行业。据统计,广西是铁皮石斛主产区之一,但存在种植成本高,且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栽培技术规范;加工环节以粗加工为主,生产的产品仅有几类,且档次不高;销售渠道单一,营销体系薄弱等问题。本文对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进行了SWOT分析,结合广西优势条件,提出了应注重产业研究,加大资金投入;建立种植标准、栽培规范;降低成本,提高品质;建立铁皮石斛精深加工研发体系,丰富产品种类;增加销售渠道,建立营销体系,从而形成产供销为一体的产业服务平台,开创一条适合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的林下经济模式。
  关键词    铁皮石斛;产业发展;SWOT分析;广西
  中图分类号    S567.23+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06-0057-03
  Abstract    As a rare medicinal material,Dendrobium officinale has been gradually discovered and widely used in medical,health care,food and other industries.According to statistics,Guangxi is one of the main producing areas of Dendrobium officinale,but there are some problems,such as planting cost high,and there is no relevant standardized cultivation technology;processing links mainly rough processing,the productions are only a few categories,and the grade is not high;single sales channel and weak sales system.SWOT analysis of the development of Dendrobium officinale in Gunngxi was carried out in this paper,combining with the advantages of Guangxi,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industrial research and increase capital input;establish planting standards and cultivation standards;reduce costs and improve quality;establish a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system of intensive processing to enrich production varieties;increase sales channels,establish a marketing system,so as to form a production,supply and marketing as one of the industrial service platform,establish a forest economic model suitable for industry development in Guangxi.
  Key words    Dendrobium officinale;industry development;SWOT analysis;Guangxi
  鐵皮石斛(Dendrobium officinale et Migo)为兰科(Orchi-daceae)石斛属(Dendrobium)多年生草本植物,又称黑节草[1];铁皮石斛因滋阴补虚效果显著,在古代被纳入《道藏》记载,因人为过度采挖,资源匮乏,1987年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名录》[1]。
  据统计,石斛类共有1 500个品种,主要生长在亚洲和大洋洲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2-4],而我国现统计到的石斛类有74种2变种,多生长在北纬32°以南的省份[5]。随着农业产业化的发展,各地区依托当地资源优势发展特色产业,中草药产业的发展主要依靠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充分发挥当地优势资源[6]。广西铁皮石斛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逐步被人们发现,铁皮石斛独特的药用价值引起政府各部门的关注,广西铁皮石斛栽培区主要分布在桂中、桂南、桂北、桂西北地区,虽然都已经达到一定的规模,但是发展过程中仍存在不少问题需要解决。
  1    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现状
  1.1    生产现状
  为减缓野生铁皮石斛的灭绝步伐,科研部门采用人工培育铁皮石斛技术,以满足当前的市场需求[4,7-8]。随着仿野生铁皮石斛投入市场,深受人们喜爱,且铁皮石斛鲜条的在市场上的销售价格300~800元/kg不等,需求高峰期更是达到了1 200元/kg。丰厚的回报吸引越来越多的人种植铁皮石斛,其中有不少是盲目跟风,使铁皮石斛栽培面积不断上升。在全国市场环境的影响下,广西铁皮石斛也依靠着丰富的自然条件发展起来。广西铁皮石斛的栽培主要依赖特有的气候及山林资源,形成了独特的林下经济模式。常见的有设施栽培、活树附生栽培、盆栽模式、贴石栽培等模式[9],不同栽培模式各有优劣。设施栽培模式的优点是可人工调控温湿度大小、光照时间长短等,日常管理简单便利,更为重要的是每批产量相差不大(达到2 250~3 750 kg/hm2),产品可达到无公害的标准;但是设施栽培投入成本极高,用于设施建设的总投入达到225万元/hm2,对于普通农户来说基本不可能种植,且该栽培模式需要占用农田用地,塑料大棚产生的垃圾对环境污染极大。活树附生栽培模式是附生活树进行栽培,充分利用林下资源,不需要占用农田用地及与林木争夺林地资源,栽培出的铁皮石斛鲜条品质高[10],产量超过2 700 kg/hm2,所生产的铁皮石斛多糖含量高达40%(图1),大大超过药典规定的25%多糖含量;但是栽培的品种需要很强的适应环境能力,管理难度比较大,技术要求很高。盆栽模式管理简单,环境条件相对可控,但需要占用农田,投入成本大,生产品质一般[11]。随着人类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栽培生产的品质逐渐与野生铁皮石斛的品质相近,甚至更高[12],铁皮石斛的栽培面积也不断扩大。虽然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较晚,但是具有良好的发展势头。   1.2    市场现状
  在传统观念中,铁皮石斛属于高端产品,平民百姓在生活中很难购买到,即使市场中出售的铁皮石斛产品,普通老百姓也很难购买得起[13]。现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信息的高速传播让更多人了解到铁皮石斛,经历了从听说到认识、从质疑到认可接受的变化过程,而铁皮石斛产品因其特有的功效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成为营养保健的首选。铁皮石斛因其独特的功能药效和稀缺性,致使其一直都保持着较高的价格,消费客户较少,需求量较少;而普通消费人群通常只在治疗疾病时购买铁皮石斛,这样小范围的消费方式,量少,效益不高,也很难普及到大众市场[14];而种植企业或种植户生产出的铁皮石斛主要供给药企或其他加工企业,初加工产品铁皮枫斗价格比石斛鲜条价格高出十几倍,存在供过于求的滞销现象。
  2    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SWOT分析
  2.1    优势(Strengths)
  广西气候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区,特点是冬短夏长,多雨温润,湿度60%以上,独特的自然资源适合铁皮石斛生长,广西现有林业用地面积1 336.22万hm2,森林面积占41.33%,林地资源充足,可在不占用耕地的情况下发展林下栽培[15]。
  2.2    劣势(Weaknesses)
  2.2.1    种植技术缺乏规范。2005年,广西铁皮石斛开始移栽到大田生产,石斛产业规模小,种植面积少,到2012年,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及土地大面积的流转,栽培面积已经超过数万亩。由于设施仿生态栽培投入成本较大,起初由一些小型企业或富有的种植户承包种植[16];价格逐年走高,在市场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很多农户盲目扩种,在种植过程中没有专业人员给予指导[17],栽培成活率低,很多农户均出现亏本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农户的积极性。另外,铁皮石斛的种苗市场也是相当混乱,品种杂乱,没有完善的鉴别体系[18],通过个人感观鉴别,无法判断种苗是否健康、品种是否正确,最后致使农户血本无归。
  2.2.2    产业链短缺,市场畸形发展。广西生产的石斛,基本以鲜条的形式销往浙江、广东等地,出现“种植多,加工少且小、资源丰富,产品匮乏”的局面[13]。虽然也有一些加工企业或单位组织,基本都是小作坊式经营,加工成的铁皮枫斗大部分没有达到一级枫斗的品质。粗加工企业实力弱,加工工艺差,利润低;而精深加工产品需要更好的加工工艺,但利润可观[19]。国内其他发达城市已经开发出适合治疗疾病的石斛产品应用于医药行业,效果显著,精加工产品有石斛微粒、脉络宁注射液等。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瓶颈在加工环节和销售环节,加工企业少,企业加工以粗加工为主,几乎没有精深加工产品,没有自主研发团队,研发能力弱,且没有形成特定销售队伍,销售量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2.3    机遇(Opportunity)
  2.3.1    政府支持。在国家倡导发展大健康产业的环境下,铁皮石斛从鲜有人知被推到公众的视野。1978年,霍山石斛组培苗的问世标志着我国开始或已经具备石斛类植物的栽培能力[20-21]。通过近40年的发展,我国石斛类的组培技术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可以实现在大棚中种植培养,并且可以获得较高品质的铁皮石斛[22-24]。广西政府也高度重视铁皮石斛产业的发展,先后不断投入科研经费用于铁皮石斛品种选育、植株栽培等工作,广西因地制宜,充分利用林业资源,发展铁皮石斛产业。
  2.3.2    市场需求空间大。据资料表明,全国铁皮石斛产业的生产总值已逾50亿元,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近年来,市场需求不断增加,主要分布在国内较发达的地区,如浙江、上海、广州、深圳等地[25-27];有文章报道,广东市场是全国消费铁皮石斛最大的市场,当地将铁皮石斛作为日常食材食用[28],而浙江地区则将铁皮石斛作为保健品为主;然而,包括原产地在内的地区对铁皮石斛的消费都比较少,但仍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现在人们生活越来越好,越来越注重健康,鐵皮石斛产业发展潜力巨大。
  2.4    挑战(Treats)
  目前,有很多人仍然不知道铁皮石斛这一药材,对其功效知之甚微。普通老百姓很难判定识别铁皮石斛品质的优劣,也很难界定某个品种是否纯正[18]。铁皮石斛由于其品种的差异性,加上生产者种植、管理水平的差别,导致获得的铁皮石斛品质千差万别。石斛产业作为一个新兴的产业,在很大程度上很难取得消费者的认可,没有经过相关部门认证,消费者对石斛产品也是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13]。市场上一些不法商贩为谋求利润而以次充好的行为时有发生,由于消费者对石斛产品知之甚少,致使消费者不敢放心购买。
  3    SWOT矩阵分析与发展对策
  3.1    SWOT矩阵分析
  根据铁皮石斛产业发展当前所面临的优势、劣势、机遇和挑战分析,结合SWOT矩阵,提出广西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的4类策略,包括增长型(SO)战略、扭转型(WO)战略、多种经营(ST)战略、防御型(WT)战略[29],具体见表1。
  3.2    发展对策
  要发展壮大铁皮石斛产业,从源头开始,首先解决铁皮石斛种苗市场混乱的问题,再建立完善的初加工、深加工的产业链体系。因此,需要充分发挥产业与产业间的联动效应,才有可能将广西铁皮石斛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行业。
  3.2.1    建立标准化生产基地。为实现铁皮石斛增产、增收、提高品质,栽培技术显得尤为关键。对于目前生产环节存在的问题,首先,可以通过与高校及科研院所合作,通过引种、选育优良新品种及有机栽培技术研究,选育出品质好、抗性强、产量高的优良品种,丰富种质资源,提高良种覆盖率[18]。其次,建立标准体系,为保证种植出产量高、品质优的的石斛鲜条提供理论依据;同时,也可为有意愿种植铁皮石斛的农户提供有效的技术参考,避免盲目种植,降低成本,且规避一定的风险[30]。在推广过程中,可以适当地介入生产过程,定期或不定期召开培训活动,提升种植户理论水平。   3.2.2    研发新产品策略。采用不同栽培方法栽培的铁皮石斛,其鲜条品质不同[9]。可将不同品质鲜条加工成不同的产品。有医学研究表明,铁皮石斛中的某些成分具有止血、去除疤痕等美容功效;如药用价值高的可加工医药产品,应用于医疗保健品行业,药用价值较低的石斛鲜条,可加工成石斛护肤产品,以获得较高的经济效益[31-32]。
  3.2.3    完善产业链条,培育龙头企业。铁皮石斛产业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的问题主要是市场管理不规范,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种植户分散、信息传递断断续续、种植规模不大不小等,导致其抵御市场风险和自然风险的能力较弱。按照 “扶优、扶大、扶强” 的原则,可筛选出一批企业、合作社,帮助其搭建平台,与国内外同行业发展较好的大型企业沟通交流,促成合作[13,32]。最终培育成广西本地龙头企业,通过龙头企业带动产业发展,促进产业间合作,提升铁皮石斛产业规模及专业化水平;建立产品追溯系统,每个产品都有其不同标签或二维码[33],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取得消费者的信任,有利于进一步巩固现有市场和拓展新的市场。此外,企业应拓宽销售渠道,建立营销队伍,采用广告、明星代言等多样化的形式宣传铁皮石斛功效,从而提高销售量;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通过线上线下(O2O)的模式,让消费者更便利地获得产品。在市场消费的过程中,严格把关,杜绝以次充好,并打造属于本地的产品品牌。
  3.2.4    加强宣传,培育本地消费市场。可针对不同产区不同品种进行相关研究,根据铁皮石斛产品不同含量、不同药效划分等级,并以制订标准、申请专利等形式保护优良石斛品种[19,25];拓宽销售渠道,改变农业种植户基本处于坐等收购商收购的尴尬局面,政府可以搭建平臺或交易市场,以利于石斛产品的销售,也利于消费者选购产品;石斛产品要进入市场交易均要求通过政府质检部门抽检,保证质量合格的产品进入市场流通,杜绝一次充好,既保护消费者利益不受损害,又保证市场的正常运转,方便政府相关部门监管石斛产业[34-35]。
  4    参考文献
  [1] 柯碧英,张华通,林晓萍.铁皮石斛仿野生栽培技术[J].广东林业科技,2015,31(3):123-125.
  [2] 李杰,章金辉,朱根发,等.石斛属植物种质资源鉴定及指纹图谱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农学通报,2013,29(16):63-68.
  [3] ZHAO Y.Hormone optimization and callus induction from the protocorm of Dendrobium candidum Wall[J].Medicinal Plant,2013,4(7):25-27.
  [4] JUN S,RONG Z.Study on the liquid suspension culture of Dendrobium candidum Wall. ex Lindl. seeds[J].Medicinal Plant,2012,3(4):33-35.
  [5] 张建国,孙同高,张莹,等.铁皮石斛的挂篮仿生栽培模式[J].林业与环境科学,2017,33(1):46-49.
  [6] 王法亮.山东省中草药产业组织研究[D].泰安:山东农业大学,2008.
  [7] 刘海,张荷轩,杨平飞,等.铁皮石斛种苗性状比较及原生态种植技术初探[J].种子,2017,36(1):131-134.
  [8] MENG A D,YAN I G,LIANG D R,et al.Comparation of composition con-tent and growth of tube culture plantlet of Dendrobium candidum Wall. in different months[J].Medicinal Plant,2010,1(9):26-28.
  [9] 王珂珂.不同栽培模式下铁皮石斛药用价值的比较研究[D].福州:福建农林大学,2016.
  [10] 黄智聪.铁皮石斛产业调查与林下仿原生态种植推广可行性分析[D].广州:华南农业大学,2016.
  [11] 袁颖丹.铁皮石斛仿生栽培技术与经济效益研究[D].南昌:江西农业大学,2016.
  [12] 陈洲,王民敬,何彬,等.不同栽培基质及肥料对铁皮石斛生长和品质的影响[J].教育教学论坛,2016(40):70-71.
  [13] 王全春,张榆琴,李明辉,等.云南石斛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对策建议[J].安徽农业科学,2015,43(5):70-72.
  [14] 吴德涛,王怀昕,祝晓云,等.遵义市铁皮石斛产业现状及存在问题[J].大家健康(学术版),2016,10(7):129-130.
  [15] 白春鹤.广西林下经济供求关系和SWOT决策研究[D].南宁:广西大学,2017.
  [16] 覃万玲,覃善丽.论荔浦县铁皮石斛规范化种植及产业化发展思路[J].大众科技,2018(4):130-132.
  [17] 斯金平,俞巧仙,宋仙水,等.铁皮石斛人工栽培模式[J].中国中药杂志,2013,38(4):481-484.
  [18] 江海涛.广西铁皮石斛组培快繁与栽培关键技术研究[D].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14.
  [19] 马蕾,徐丹彬,陈红金,等.浙江省中药材产业提升发展现状与对策[J].浙江林业科技,2016,36(4):75-80.
  [20] 周玉飞,康专苗,彭竹晶.珍稀濒危铁皮石斛的研究进展[J].基因组学与应用生物学,2018,37(4):1629-1635.   [21] FIORE-DONNO Anna-Maria.Ultrastructural characters of a Physarum melleum on living leaves of Dendrobium candidum in China[J].Journ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Science B:An International Biomedicine & Bio-technology Journal),2007(12):896-899.
  [22] 陈兰芬,汤久杨,马喆.铁皮石斛组织培养研究[J].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学报,2018,32(1):24-29.
  [23] 王光远,许智宏,蔡德发,等.In vitro flowering of Dendrobium candi-dum[J].Science in China(Series C:Life Sciences),1997(1):35-42.
  [24] DING J T,TU H Y,ZANG Z L,et al.Precise control and prediction of the greenhouse growth environment of Dendrobium candidum[J].Comp-uters and Electronics in Agriculture,2018,151:53-58.
  [25] 赵鹂,张四海,骆争荣,等.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现状与对策[J].园艺与种苗,2016(6):12-13.
  [26] 朱虹,郗厚诚,孙长生.我国铁皮石斛产业现状和發展对策[J].陕西农业科学,2014,60(12):77-79.
  [27] 赵菊润,张治国.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现状与对策[J].中国现代中药,2014,16(4):277-279.
  [28] 钟均宏,林秀莲,杨自轩,等.广东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J].农学学报,2014,4(8):110-111.
  [29] 张焕裕,万尚钦,李丹.SWOT分析方法在农业产业发展战略研究中的应用:以湖南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战略研究为例[J].热带农业科学,2010,30(2):55-59.
  [30] 张毅.铁皮石斛的仿生栽培[D].南昌:南昌大学,2014.
  [31] 徐路加.石斛多糖干预大鼠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成脂及成骨分化的研究[D].杭州:浙江工业大学,2015.
  [33] 闫培睿,毛昆明,周莹,等.芒市铁皮石斛产业发展展望[J].云南农业,2013(8):43-46.
  [32] 赵卉诗.云南省石斛产业发展的思考[J].云南农业,2013(6):11-12.
  [34] Optimization of medium formula for the proliferation of Dendrobium ca-ndidum Wall. ex Lindl. protocorm[J].Medicinal Plant,2011,2(2):1-2.
  [35] ZHA X Q,LUO J P,WEI P.Identification and classification of Dendro-bium candidum species by fingerprint technology with capillary elect-rophoresis[J].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Botany,2009,75(2):12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36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