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学员课堂投入度及参与度的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次项目针对飞行学员对于课堂参与的因素细化为三个维度即认知投入、感情投入和行为投入,并进行两次问卷调查,使用SPSS统计软件分析问卷结果,分析产生现象原因。
  【关键字】飞行学员;课堂投入度;有效参与度
  中图分类号: G642;TM1-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2457(2019)13-0095-002
  DOI:10.19694/j.cnki.issn2095-2457.2019.13.043
  Study on the Influence Factors of Class Inputs and Participation of Flight Students
  HU Qi-tao LIU Yu CHEN Wei-yang LI Qian LIANG Qian-qian
  (Civil Avi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Tianjin 100100, China)
  【Abstract】This project is aimed at the flight studen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classroom into three dimensions: cognitive input, emotional input and behavioral input, and conducted two questionnaires, using SPSS statistical software to analyze the results of the questionnaire, analyze the causes of the phenomenon.
  【Key words】Flight Cadet; Classroom input; Level of effective participation
  1 引言
  1.1 背景
  大學生课堂参与不足已经日趋成为一个严重问题。有学者研究称,大学生课堂参与度低已经成为我国高校教学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之一。[1]亚里士多德有曾言:“告诉我的我会忘记,给我看的我会记住,让我参与的我会理解。”从这句话中不难看出,学生参与对真正高效的学习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大学生的知识层次和认知能力决定了大学生对课堂参与对学习效果的影响有清晰的认识。[2]但是在大学学习中,有不少学生把上课作为走过场,不仅对课堂没有足够的重视,还影响其他学生的学习。在大学课程改革与大学教师考核资格不断提高的如今,从学生视角来反思与研究课堂参与和投入十分重要。
  1.2 定义与研究范围
  投入度与参与度反映了学生在各种方式的学习中投入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在研究相关的论文后,本次研究决定将课堂投入度与参与度界定为:一般课堂环境下,大学生个体进行或主动参与到教学活动中的心理活动方式和行为努力程度,包括认知参与,行为参与和情感参与三个维度。[3]
  在以往的研究中,在讨论到“影响因素”相关问题时,常常会紧扣投入度与参与度概念中“与课堂相关”的定义,而对于脱离课堂环节外的因素不做讨论。这种研究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外部环境对学生情绪与注意状态的影响,部分“脱离课堂环节的因素”依然可以通过影响个体的心理状态而间接影响参与度和投入度。因此本次研究中扩大了以往研究中影响因素的范围。
  2 研究机理
  经讨论本次研究的前提为:投入度与参与度的影响因素可以归类为外因与内因。内因是影响的直接因素,其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决定着投入度与参与度的效率;外因是影响的间接因素,其主要是通过影响内因来间接影响投入度与参与度。
  在内因方面,分成“情绪”与“注意”两部分进行初步讨论。在外因方面(环境方面),可以从政治(制度)、经济(科技)、文化、社会、国际形势方面进行讨论,具化在本次研究的专业上面即为专业政策、教育设施、行业文化、大学社会环境、行业趋势方面。外因在本专业实际学习生活中的体现为准军事化管理条例、师资力量(教材贴切程度)、学风、本科教育大环境、社会职业认同、未来就业趋势(职业稳定性)方面。
  3 研究过程
  3.1 研究对象
  以中国民航大学飞行技术学院飞行技术专业学生为研究对象,性别均为男性,年级包括大学一年级及二年级,从中随机抽取了800名学生进行调查研究,其中包括一年级学生571人,二年级学生229人。
  3.2 研究方法
  3.2.1 问卷调查
  该量表共二十道题目,涉及“学习基础的差异”、“社会满意度”、“准军事化管理体制”、“课程相关环节”、 “学风建设”、“学生自身状态”、“对飞行专业特色实验室满意度”、共计7各个方面。该量表克隆巴赫系数α为0.74,信度较高。
  3.2.2 结构性访谈
  在所调查的学生对象中,每个年级按照学年成绩排名每35名中抽取一人进行结构性访谈,两个年级共抽取40人。每次访谈时间为30~45min,受访地点以教学楼教室为主,受访环境安静、不受打扰。访谈针对各因子的影响机理进行更加细致的研究,着重探寻其与心理因素间的相关联系。每次访谈后,研究者对所有访谈材料进行誊录,就下一次访谈的注意事项做出备忘录,并归纳出访谈的感想、重点内容,为下一步资料分析提供更多想法思路。
  4 数据分析
  4.1 问卷数据
  社会满意度:
  调整R方为0.804,得到的回归曲线拟合度较高,回归分析结果可信度较高。
  由Sig显著性系数为0.003小于0.05可知,社会环境满意度显著影响课堂投入满意度。由该数据知,自变量为社会环境满意度、因变量为课堂投入满意度时,所满足的线性回归方程为Y=0.872x+9.452,二者为正相关。即社会环境满意度越高,课堂投入满意度越高。   4.2 结构性访谈数据
  本研究阶段选取了四十位飞行技术专业的学员进行访谈,通过细致而具体的问答对可能影响理论课堂投入度与有效参与度的心理因素进行筛选。经过讨论,初步暂定了可能的九个因素:自身期望、自身行为、学习压力、注意、感情投入方面。经过结构性调研(访谈法),得出影响理论课堂投入度与有效参与度的五个内在因素:动机、注意、情感投入、行为、认知层次。
  动机。动机是人行为的内在驱力,飞行学员对未来职业薪资水平、工作环境、工作压力、所在产业发展趋势等方面的满意程度,及“未来期望与期望满意程度”影响了飞行学员是否有足够的动力去完成学业,满意程度越高,主动学习的动力越高,课堂的投入度和参与度也会越高。
  注意。课程进行时的环境因素,上课时所处的身体疲劳状态因素等,影响了学员在课程进行时是否能够集中注意,这些内容与“学生自身状态”息息相关。当学生身处课堂时身心状态健康,学生更容易集中注意力、产生发散性思维,进行深度的思考,更容易将精力投入到课堂当中。
  情感投入。“课堂相关环节”是否具有足够的吸引力、“特殊的行业符号或独有的特色教学环境”都将影响学员对该课程的兴趣,从而使学员对该课程倾注不同层次的情感,进而影响投入度和参与度。
  行为。是否出勤、是否迟到,从根本上决定了学员是否能够参与课程。课后是否按时完成作业,课前是否做足充分准备,也反映了学员在该课程上的投入度。飞行学员所处的“准军事化管理体制”对学员的日常生活行为规范有着严格的要求,严格管理下学员生活与学习的各方各面都受到约束,这一制度配合持续的“学风建设”,从一定角度上强制提高了学员课堂的参与度与投入度。
  认知层次。认知层次可分为主动深入思考、寻求相似知识间的关联、多探究知识内在结构的高层次以及机械式记忆老师讲授的内容、难以将知识联系成网络的低层次。“学习基础的差异”反映了学员自身的学习能力,包括对输入的知识信息的处理水平。学员学习基础越好,学习时认知处于高层次水平的时间越多,课堂参与度与投入度越高,反之则越低。
  5 结果讨论
  经过本次研究,投入度与参与度的影响因素可以归类为外因与内因。内因是影响的直接因素,其在某种程度上直接决定着投入度与参与度的效率;外因是影响的间接因素,其主要是通过影响内因来间接影响投入度与参与度。其中外因有:“学习基础的差异”、飞行学员对未来职业薪资水平、工作环境、工作压力、所在产业发展趋势等方面的满意程度,及“未来期望与期望满意程度”、“準军事化管理体制”、“课程相关环节”、“学风建设”、“学生自身状态”、“特殊的行业符号或独有的特色教学环境”。内因有:动机、注意、情感投入、行为、认知层次。影响机理为:飞行学员对未来职业薪资水平、工作环境、工作压力、所在产业发展趋势等方面的满意程度,及“未来期望与期望满意程度”影响动机;“学生自身状态”影响注意;“课程相关环节”、“特殊的行业符号或独有的特色教学环境”影响情感投入;“准军事化管理体制”、“学风建设”影响行为;“学习基础的差异”影响认知层次。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共同对飞行学员理论课程课堂投入度及有效参与度产生影响。
  【参考文献】
  [1]韩延明,张洪高.我国大学教育文化建设探析大学教育科学[J].2014(2):105-111.
  [2]高慧斌.《大学生课堂参与度亟待提高》[J].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8日第005版.
  [3]罗照盛,李哲,叶宝娟.《大学生课堂参与问卷的编制与现状调查》[J].1008-0627(2014)03-0001-0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90762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