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秋天的雨

作者:未知

  细细的秋雨斜织着,编织著童话的临山。路边,沐浴后的高干女真,一树湿漉漉的,叶子泛着绿意,枚枚叶片尖都坠满豆粒大透明的雨滴,珠光宝气的摇曳着。桥边的马尾松窈窕的身姿,婆娑的松针叶更加清亮,玛瑙般的雨点把马尾松装扮的妩媚至极。高大的白杨树,丛生的酸枣树,还有新植的海桐,绚烂的紫薇,种子泛着金黄的栾树,彼此在秋雨欣赏着。乐得旁边的牵牛花都吹起快乐的小喇叭,娇艳妩媚的美人蕉花更是妖艳无比戏着雨,步步登高花颀长的腰姿似杂技的顶碗,彼此斑驳的姹紫嫣红,飞鸟也在细雨中啾啁着,似隆重举行的一场秋雨争妍赛。远处,只见临山像披上了一层轻纱,曼妙着身姿,瑰丽了一切。
  秋雨不时落在脸上,温暖着脸颊。柔和的小径似五彩的地毯蜿蜒着迷离,似潮后的沙滩,回望发现那小径上的脚印,浅浅的,淡淡的,星星的,依稀的。一如散落的记忆,刹那间,跃动起来。
  小时候,一遇秋雨,尤其是周末,显得特别兴奋。雨天,自己可以开心的去铁道边的小河钓鱼。那时,是用自做的四角纱布雨网钓鱼。有时雨大时,就顶一荷叶,有时就躲在树下,欣赏那千条线,万条线,落到河里看不见的情景。说也奇怪,下雨天,小鱼特别好钓,往往都能钓半桶鱼,家里的五只鸭子养的特别能下蛋。
  玩水是孩童的天性,自己也不例外。每每雨天,都披着用化肥袋制作的雨具,和小朋友一起在街道上修渠道,建拦河坝。有时,在麦场上打雨杖,玩疯时,彼此都用泥巴做弹药。打起仗来,枪林弹雨的。谁的家长一喊,都夺路而逃,个个像泥巴人似的,惹得闲坐聊天的邻居见了哈哈大笑。
  弯弯曲曲的小径,徜徉着我的思绪。远处渺茫着《回家》萨卡斯声,荡漾着我的心扉。明朗的天,细细的雨,韵致的临山,遐思无限。裤腿都被小径边好客的小草给弄得湿漉漉的,印证着“道狭草木长,‘秋雨’沾我衣”的真实。散见于山坡的酸枣树上或青或红的酸枣,野葡萄缀满了紫色的葡萄,垂涎欲滴着“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的情愫。脑中萦绕着“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绝美。
论文来源:《阅读与作文(初中版)》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47432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