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春天里的故事②

作者:未知

  正当早春余寒犹烈,家旁古镇的白玉兰就乱哄哄地在繁枝上挤着开了。一朵朵淡妆素裹的花,栖在枝头,宛如展翅的白鸽。白玉兰无叶,好似一位穿着纯白旗袍的江南女子温婉而优雅地从古卷中走来,白色衬得她有些孤寂,细碎的步子醉了一地风情。轻轻走过她身边,一抹清新自然的馨香环绕着鼻尖。
  每当我看到这花团锦簇,闻着这馥郁的香味时,便想到了他,在那一树繁花下卖扯白糖的老人。
  每日午后,他定会来这儿。
  老人着靛蓝的衣,深褐色的眼眸透着慈祥。他的手皱皱的,像树皮一样。
  只见他先把白糖放进锅里熔化,再把锅连同糖水一起放进冰水里冷却片刻。约莫温度差不多时,便在小木棍上刷上食用油,开始扯糖了。老人的手像蝴蝶般上下翻飞,娴熟地将糖浆糅合,黏在木棍上。只见糖的颜色由深黄变成了淡黄,又从淡黄变成了白色,然后越扯越白,越扯越长,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最后,他将扯成的糖揉成条状,用剪刀截下寸许,随着剪刀与糖条的摩擦,喷香喷香的扯白糖就做成了。
  我买了些,拿出一小块,细细端详,扯白糖如一只可爱的小精靈,惹人喜爱;又似一个瓷盘,奶白奶白的。
  我将扯白糖捧在手心,伸出舌头,小心舔,那掌上的甜,是一丝一缕把心填满的;咬上一口,粘粘的,甜而不腻,满口余香。那凉丝丝的甜、软乎乎的香,顺着舌尖滑进胃里,也颇含些“此味只应天上有”的意境。
  一日,我在古色古香的小镇里拍那“点破银花玉雪香”的白玉兰,正好撞见老人晃晃悠悠地走向他的摊位。
  “爷爷,和白玉兰合个影吧,和您的糖一起!”
  “咔嚓”,时光定格在了春日里这美好的时刻。我拍好照,给老人看相机上的他和白玉兰。他看了一眼,憨厚而又淳朴地笑了。
  娇嫩欲滴的白玉兰,贵而不俗,雅而不酸,宛若长裙曳地的仙女。花后是响晴蔚蓝的天,淡淡的半圆的月,遥俯树梢。老人拿着糖条微笑着,他的身后,一簇簇白玉兰微笑着。
  转身,他又开始不停地扯白糖,不停地拿剪刀截糖条。就这样,静静地,在春意盎然中辛勤地工作。
  望着满树白玉兰,闻着沁人的芳香,听着老人扯白糖的声音,我不禁想起文徵明的《咏玉兰》:“绰约新妆玉有辉,素娥千队雪成围。我知姑射真仙子,天遣霓裳试羽衣。影落空阶初月冷,香生别院晚风微。玉环飞燕元相敌,笑比江梅不恨肥。”白玉兰秀美纯洁,不奢望,不骄傲,在春天悄悄绽放。
  扯白糖的老人正如春日里默默开放的白玉兰,虽不夺目,但真挚美好。
  我,白玉兰与老人,在曼妙的春日午后,悄然碰擦出火花……
  上海市田家炳中学
  指导教师:康虞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566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