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海“流浪大师”成“网红”

作者:未知

  在上海车水马龙的街头,一名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席地而坐,蓬头垢面却语出惊人。面对陌生人的镜头,他用标准的普通话讲《左传》《尚书》,谈企业治理,谈各地掌故,也告诫人们“善始者众,善终者寡”。2019年3月中旬,随着多段视频在网络流传,这名流浪汉成了大热“网红”,被网友称为“国学大师”。一些网络主播纷纷前往探访,甚至引来警察维持秩序。
  据了解,这名流浪汉真名叫沈巍,上海人,已流浪26年,曾是上海某区审计局公務员,现在仍是该局的长假病员工。他从小喜欢历史和文学,却在父亲的压力下学了审计专业。他小时候生活艰苦,习惯捡垃圾去卖钱然后买书,到了工作单位仍旧喜欢收集废品再次利用。因为被投诉在单位捡垃圾,他离开审计局开始流浪,秉持着垃圾分类的理念,坚持卖废品并买书。如今突然获得如此巨大的关注,沈巍表示他不想红,喜欢宁静的流浪生活。
  “流浪大师”的网络奇观令人唏嘘
  谁都应该承认,沈巍是个读书人,或者说至少是个涉猎广泛的阅读者。然而,这与“国学大师”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只有在短视频的世界观里、在围观网友的起哄声中,会讲《左传》《尚书》、会不时蹦出几句“妙语金言”的人,才会被捧为“大师”吧?事实上,我们既没有鉴定“大师”的资格也没有鉴定“大师”的能力,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旺盛的好奇心、强烈的表演欲,以及给枯燥生活找寻谈资的永恒兴趣。
  在沈巍之前,网络已经捧红了不少流浪汉,这几乎已经是一种例行的消遣了。每一次,我们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奇,都要煞有介事地做一番表情。如果说沈巍有什么不一样,那么也仅仅在于他可能是最有文化、人设反差最大的那个流浪汉。他的文化生活以及精神格局,让一部分人照见了自己“为稻粱谋”的人生的索然无味;他那碎片化的知识、那狂野的扮相、那倔强的意志,则让另一部分人感到一丝喜感、一丝感伤、一丝震撼。
  请不要忘记,在外界所赋予的所有标签之外,沈巍首先还是一个“病人”。他无法拯救挣扎于俗世的我们,我们也不能成为他的救世主。当一群光鲜亮丽的“网红”簇拥在“沈先生”身边摆姿势拗造型,这一幕在荒诞中透着一抹哀伤。沈巍所意图逃离的那个世界,如今又将他热情地拉了回来,这很可能并不是一件幸事。终究,网络是残酷的,从制造偶像到摧毁偶像,也就是一瞬之间的事。
  与其追捧“流浪大师”不如自己多读书
  沈巍谈四书五经、评社会时事,的确表达流畅、见解不俗。但大多数网友与主播追捧他,似乎并非是奔着他“满腹诗书”去的。如果不是拾荒者的形象,以及曾是公务员的经历,沈巍与受过大学教育的同龄人并无太大差别。他们与其说钦佩沈巍的才华,不如说是被他内在与外在的强烈反差所吸引。
  在围观者看来,沈巍是文化人。人们对于文化人常常抱有一种美好却不乏虚幻的想象——在传统认知中,文化人只有在合适的位置上做合适的事情,才能满足公众长久以来对于“重视文化”这件事的高期待值。一旦文化人的形象与人们的想象不匹配,说了或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舆论便一片哗然。和北大才子卖猪肉、名校高才生回农村养鸡等轰动全国的大新闻一样,沈巍不过是最新的一个例子。
  其实,沈巍只想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清净、平淡地活着。在沈巍被围观、被追捧而形成的热烈氛围里,其实暗藏着一种矛盾情绪:一方面人们重视子女教育,以其考入名校为荣;另一方面“知识无用论”又不时泛起。这种矛盾,始终在人们内心深处不停冲突,每当出现类似沈巍这样的人物,这种长久冲突制造的焦虑感便会得到一次释放。若真重视文化,不如还沈巍一个清净;而自己多读些书,努力提升思考与表达能力,自然也就不会对“流浪大师”大惊小怪了。
论文来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高中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135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