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大学生生活事件与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研究选取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1300名在校大学生为被试,对大学生生活事件调查采用Clements,K.等编制的学生生活事件量表,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采用SCL-90量表。结果显示,生活事件量表男生的得分显著高于女生,男生比女生面临更多、更严重的生活事件。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大学生经常遇到的生活事件主要是学习问题、人际交往和恋爱以及家人和财政情况三大类。SCL-90问卷结果显示,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大学生最常见的问题是强迫和人际关系敏感,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和学生生活事件存在关联,其中,生活事件得分与敌对和其他相关最强。
  关键词:大学生心理健康 学生生活事件
  1 前言
  1.1 研究基本情况
  国内外众多学者对大学生生活事件与心理健康的关系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发现生活事件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和影响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目前,独立学院已经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相较于普通院校,独立学院的大学生在社会竞争中承受着更大的压力,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值得关注[1]。
  笔者对近10年的生活事件相关研究进行整理,得出以下结论:
  学习压力和人际关系是目前大学生面临的主要生活事件[1]。其中,学业、就业、人际关系等大学生生活事件对大学生心理健康[16]、主观幸福感有重要影响[2]。生活事件存在性别、年级和生源地差异[9],男生遭遇的生活事件显著多于女生[11]。生活事件对学生自我和谐[26]、大学生生活适应性(作为引起生活适应性问题的诱发因素)[6]、心理弹性和情绪[8]、抑郁[5]等心理状态有预测作用。
  生活事件中,受惩罚、健康适应、学习压力、丧失因子、人际关系这5个因素与症状自评量表(SCL-90)的总分及其9个因素均有明显的正相关[12]。自杀意念上,生活事件与自杀意念呈显著正相关,与外显自杀意念和应对方式之间存在两两相关,与生命价值观呈显著负相关[3],与社会支持呈显著负相关[1O]。在抑郁和焦虑的研究中,生活事件与抑郁水平存在显著正相关[5],其中,学习负担重、同学或好友发生纠纷、生活习惯明显变化等事件与抑郁情绪间存在相关[22]。作为引起焦虑问题的重要原因,负性的生活事件与社交焦虑关系密切是个体产生社交焦虑的重要诱因[7]。同时负性生活事件与SCL-90问卷测查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显著正相关[15],它与生活满意度共同影响大学生的精神状态[21]。除自杀、抑郁、焦虑等主要影响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因素受到生活事件的影响外,负性生活事件还会导致大学生自尊水平显著降低25、且对网络依赖有明显的直接效应[18]。医学新生最常遇到的负性生活事件因子刺激量和SCL-90各分量表因子之间存在相关[23]。在心理问题的处理方面,生活事件与抗挫折心理能力和心理健康关系密切[13]、与焦虑水平和应对方式及社会支持存在不同程度的相关性[20]、与心理韧性呈显著负相关,与超自然信仰、社会信仰与实用信仰三维度呈显著正相关[17]。生活事件还与消极认知情绪调节策略呈正相关;与积极认知情绪调节策略呈负相关[4]。心理弹性与生活事件和积极应对方式存在显著负相关、在积极情绪和生活事件间起完全中介作用、在消极情绪和生活事件间起部分中介作用[8]。
  1.2 研究结果带来的启示
  (1)关于大学生自杀的研究表明,应对方式在生活事件与外显自杀意念之间起部分中介作用[19],应引导学生学会积极的应对方式。其次,帮助大学生建立积极生命价值观有利于缓解和降低由生活事件引发的自杀意念[2]。
  (2)大学阶段的纵向研究表明,大学教育工作者应根据不同年级对应的生活事件的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教育[14大学类型的横向研究表明,在医学高校的心理学工作者更应该加强对大学生孤独心理的干预工作[24]。
  2 研究方法
  2.1 被试
  本研究采用整群随机抽样的方法,抽取覆盖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8个系所有专业的大学生共1300名完成问卷调查,剔除无效问卷,得到有效问卷1198份,有效回收率为92%,其中男生353人,女生845人。男女生比例与学院中全部学生的男女生比例一致。
  2.2 研究工具
  2.2.1 大学生生活事件
  国内对大学生生活事件的调查研究,普遍使用的工具是刘贤臣编制的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 ASIEC)。本研究选择已翻译成中文的美国《学生生活事件量表》( TLESFS)[20]。量表共36题,测查近4个月中,每一个题目描述的内容是否发生过,是则打“、/”,否则打“×”。每个题目都对应一个分值,选择“是”则计分,选择“否”则不计分,最后累计算出总分。
  2.2.2 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测量被试的心理健康状况。SCL-90问卷由90个题目组成,分成10个因子,分别是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和其他。
  3 结果
  3.1 生活事件现状分析
  对学院1198名被试生活事件量表结果计算总分,总分越高代表经历越多的生活事件,有心理问题和心理压力的风险也增加。总分超过300分,代表未来2年内有较大风险发生健康状况的恶化。如表1所示。
  量表共36个题目,发生频率按由高到低排序的情况如下:独自或与朋友外出旅行(52.4%)、家庭聚会(48.2%)、轻微财政问题(37.7%)、离家独自生活(29.O%)、一门课挂科( 22.1%)、寻找一份兼职工作(20.7%)、与恋人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18.2%)、与父母一起度假(17.2%)、严重或持续的财政困难(11.6%)、确实有过退学的想法( 11.O%)、大学一年级入学(8.3%)、在考试中获得并不公平的低分(7.8%)、与恋人分手(7.4%)、嚴重的家庭成员健康状况改变(7.1%)、多门课挂科(6.8%)、与恋人激烈地争吵(6.8%)、失去好友(5.3%)、与父母激烈争吵(4.3%)、失去一份兼职工作(4.1%)、父母失业(3.4%)、随父母搬家( 2.9% )、买新车(2.4%)、轻微违反法律或法规(如超速)( 2.1%)、轻微车祸( 1.6%)、好友去世(1.6%)、寻求心理咨询或精神疾病咨询(1.4%)、严重伤病(1.3%)、与恋人性生活不和谐( 1.O%)、父母离异(0.7%)、校内转专业(0.5%)、父母去世(0.3%)、你自己或你的对象怀孕(0.3%)、换工作(0.3%)、严重交通事故(0.3%)、入狱或被拘留(0.0%)、被学校开除(0.0%)。   3.2 症状自评量表(SCL-90)现状分析
  学院1198名大学生的SCL-90问卷结果中,占总人数百分比的结果如下:
  躯体化(3.0%)、强迫( 17.9%)、人际关系敏感(10.4%)、抑郁( 4.4%)、焦虑(4.4%)、敌对(6.3%)、恐怖(3.7%)、偏执(7.O%)、精神病性(3.8%)、其他(8.8%)。总分超过160分(18.3%)。
  3.3 生活事件得分与SCL-90得分的相关分析
  生活事件量表得分与SCL-90问卷总分及各因子得分之间均存在相关。
  3.4 性别差异
  对生活事件量表得分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对生活事件量表中发生频率高于5%且所占分值较高更能带来心理压力的生活事件中的8项进行性别差异检验,4项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两项结果均为男生显著高于女生。
  3.5 历年严重心理问题占比
  自2015年至2017年,学院排查出患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人数如表所示。
  4 讨论
  4.1 生活事件的特点分析
  从生活事件量表的总分来看,被调查学院大学生的均值低于美国健康大学生均值190,t=-21.1,p< 0.001。
  学院生活事件量表发生频率高于5%且所占分值较高,更能带来心理压力的生活事件有8项:严重的家庭成员健康状况改变、与恋人分手、严重或持续的财政困难、失去好友、多门课挂科、确实有过退学的想法、与恋人激烈争吵和一门挂科。说明影响学院大学生生活的事件主要是学习问题、人际交往和恋爱以及家人和财政情况三大类。造成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学院为医学院校,医学学习对学习的年限、成绩、环境、强度和专业实习都有较高的要求;其二,根据学院《学生学籍管理规定》第三章第十三条规定和第四章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挂科门数超过3门不得进入校本部进行专业课学习、见习和实习,必须留级;挂科门数超过4门必须留级,且留级后需缴纳当年学费,学院属于民办独立学院且医学院校办学成本高,学费较高。因此,除了大学生普遍存在的人际交往和恋爱问题外,学习问题和财政情况成为学院最为突出的大学生生活事件。
  学院男生在生活事件量表中得分显著高于女生,证明男生比起女生会面临更多的生活事件和压力,符合学院大学生心理健康状况欠佳,男生比例大于女生的情况。
  4.2 生活事件和心理健康的关系
  (l)生活事件与SCL-90问卷总分及各项因子分之间呈低相关,原因是导致心理问题的因素很多,生活事件只是其中的一种,同时说明外部因素,如生活事件并不是导致学院大学生心理问题的主要原因。
  (2)按相关系数高低排序,与生活事件相关最强的因子是敌对,原因可能与应对方式、归因有关,因为敌对是不良的归因导致的。
  4.3 心理健康教育的启示
  从生活事件量表结果可以看出,学院大学生学习压力较大,这与学院的学科专业性质有关,因此,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到缓解学习压力、从心理学角度指导高效的学习方法上。
  从性别差异的结果可以看出,学院男生比女生遇到更多的生活事件,从而导致心理压力,因此,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应该针对这样的现实,多开设有针对性的适用于男生的教育形式和活动。
  从生活事件与SCL-90十个因子中,与敌对因子相关最高的结果可以看出,学院大学生归因方式存在偏差,应对方式不够积极,应该针对这样的现状,加强人格教育,引导学生遇到问题时主动进行内归因,习得积极的应对方式。
  参考文献:
  [1]曹亚杰.大学生生活事件、应对方式与应激反应 的关系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08年.
  [2]艳兰.独立学院大学生人格特征、生活事件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D]华中师范大学.
  [3]胡月,樊富珉,戴艳军,崔宁,赵晓威生活事件与自杀意念:生命价值观的中介与调节作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6年.
  [4]唐海波,周敏.大学生生活事件、认知情绪调节与心理弹性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4年.
  [5]胡朋利,张仲明,杨圆圆,郭晓伟.大学生生活事件、心理一致感和抑郁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2年.
  [6]周凡,徐学俊大学生生活事件与适应性问题的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9年
  [7]孙荣光.大学生生活事件、自尊与社交焦虑的关系[D].山东师范大学,2008年.
  [8]刘恋,大学生生活事件、心理弹性和情绪的关系研究[D].哈尔滨工程大学,2012年.
  [9]周翠金.生活事件与大学生主观幸福感[D].贵州师范大学,2005年.
  [10]杨新国,黄霞妮,孙盈,段修云,大学生生活事件、社会支持与自杀意念关系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15年
  [11]曹亚杰,司继伟.大学生生活事件应对方式与应激反应关系研究[J].中国学校卫生.2010年.
  [12]代钦汉、蒙两族大学生生活事件、心理资本及其与心理健康关系的比较[D].西北大学,2014年.
  [13]张丽萍,周广亚.大学生生活事件、心理健康与抗挫折心理能力的关系研究[J].心理研究,2012年.
  [14]姜巧玲,陈冯梅,李稚琳.苏州市某卫生职业院校大学生生活事件心理应激水平调查[J]医学与社会,2016年.
  [15]董策欣,曹红萍,范佳丽.大学生复原力与负性生活事件、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J].科技视野,2016年.
  [16]王璇,孙楠,生活事件对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影响:基于保护因子的分析[J]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6年.
  [17]徐明津,冯志远,莫如雯黄,霞妮,杨新国.精神信仰对大学生生活事件與心理韧性关系的中介作用[J].现代预防医学,2016年.
  [18]张文燕,王福忠,谢晓军.大学生心理弹性在负性生活事件和网络依赖间的中介作用[J]中国学校卫生,2016年.
  [19]段修云.大学生生活事件、应对方式和自杀意念关系及自杀意念团体干预研究[D]广西大学,2014年.
  [20]刘发勇,医学院校大学生应激生活事件、应对方式与焦虑的相关研究[J].西北医学教育,2016年.
  [21]易兰新.大学生负性生活事件、生活满意度与精神状态的关系研究[J].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年
  [22]项鹏程,杨艳芳,吴涤,庞兴玲.汉族医学生抑郁现状与生活事件、5-羟色胺转运体基因多态性的相关性研究[J].包头医学院学报,2014年.
  [23]宋爽,田玲玲,李世平,付金生,刘建新.434名医学新生心理健康与生活事件的关系[J].中国校园,2015年.
  [24]戴革,谭展田,李剑琦,王志刚,湛学军,胡银英,曾飞,杨慧医学生的孤独感及自尊、生活事件对孤独感影响[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5年.
  [25]伏倩倩.天水师范学院大学生生活事件和自尊的相关研究[J]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
  [26]吴昊,孙君洁,温义媛,邓稳根,江西省大学生生活事件与自我和谐:积极心理资本的中介效应[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5年,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486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