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刘墉谈写作的五大元素

作者:未知

   我是一个很喜欢学的人,当年我在电视台做记者的时候,还是用胶片Film拍新闻,每次摄影记者拍的时候,我都会问他用什么“光圈”,时间久了,我自己也能判断,甚至能拍了。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摄影记者没空的时候,我可以自己上场。
   譬如有一次采访某监狱,典狱长在采访前先请大家吃饭喝酒,所有的摄影记者都醉倒了,我因为哮喘,不能喝酒,结果别人不能拍,我拍,跑了个大独家。
   还有个好处是,我可以按照写稿子的方式拍片,使画面跟写出来的内容一致。譬如去采访某大会,我先拍会场外的建筑,再进去拍大全景,再拍主持人说话的特写,再拍贵宾和全场。新闻稿则写:某某会议几点钟在什么地方举行,由谁主持,到了哪些人,会议内容是什么,什么时候结束。
   我说这些,是要谈谈写作的五个“W”,也就是“Who”“Where”“Why”“When”和“What”。前面那短短几句话,已经包含了“人、地、事、时、物”这五大元素,这不仅是学新闻的人一定要遵守的,而且几乎可以用在任何写作上。
   “人、地、事、时、物”,这是记者写新闻稿时,必须列入的内容。一个粗心的记者很可能写了一大篇运动会的报道,记录了一堆得奖名单,却因为忘了写那运动会的地点,成为败笔。一个展览的新闻,把展品介绍得天花乱坠,但是如果忘了写展览日期和开放时间,也可能造成很大的问题。无论说话、写作、采访,都要先想“人、地、事、时、物”,再加上动态、声音或色彩,就好比盖房子,先要有好的地基和建材,然后再加上漂亮的装潢设计。
   听我说这么多,你还觉得写作有多困难吗?
   有一年台湾的“指定考试”,作文题目是“回家”。这够平常了吧!当时有好多学生说不会写。有个学生讲:“回家就像吃饭,天天在发生,回家就是回家嘛!有什么好写的?怎么写都俗气。”
   我却觉得“回家”这题目出得妙,妙在它可以大俗,也可以大雅,很能测验出学生的慧心。一天到晚读死书,只知用“掉书袋”换分数的学生,可能表现平平,但是那些脑袋灵活的,却可能表现不凡。话说回来,不知如何下笔的人,常因为不会找路,只要由“人、地、事、时、物”五条线去想,就能发现些“妙点子”。
   先从“人”的角度想,你可以寫自己回家,也可以写爸爸回家、妈妈回家。如果写爸爸,可以这样写:“长年在外工作的爸爸要回来了,爸爸回家是大事,妈妈从好几天前就开始收拾,还叮嘱我把房间整理好。爸爸的飞机晚上到,他坚持自己坐计程车回家,这反而让我们好紧张,只要听见关车门的声音,我们就急着探头往外看……”接下来可以写爸爸回家的脚步声、疲惫的样子,瘦了还是胖了,不是很好发挥吗?
   再从“地”的角度想,你可以写:“自从到城里读书,我就有了两个家,一个是城里的家,一个是乡下的家。但不知为什么,每天回城里的家,都不觉得是回家;只有放长假回到乡下的那个家,才觉得身心安顿。大概在外面一个人住,太寂寞,算不得家,只有回到父母身边,看见熟悉的亲人,才有回家的感觉……”接着你可以写回家一路的心情,带什么回去,最想吃什么食物,看到父母那一刻的感觉,不是也很好发挥吗?
   再从回家这件“事”来想,譬如你可以写:“每个人都有家,也都要回家,但回的家却可能不同——小时候跟着父母,回家是回爸爸妈妈的家。住校之后,有了自己的“家”,回家是回宿舍。十几年后我们找到终身伴侣,成了家,回家是回我和他共有的家。再过几十年,我们老了,可能跟着孩子,回家是回子女的家。终于有一天,我们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天上的那个家……”
   顺着这条路,又可以由回家的“时间”来想,譬如写:“自从上高三,就只有星星月亮陪我回家。每天出门,背对着家,没有心情回头看;每晚归来,已是一片夜色,看不清家门。有一天提早放学,我下午便回了家,远远看见家,竟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因为已经太久没看清自家的房子,居然忘了家门口那棵高高的玉兰花树。回家,本来该是多美的事,但在功课和考试的压力下,我已经麻木,只觉得是回旅馆,睡一觉,又要出发……”
   最后由“物”来想。你可以随便挑一样家里的东西入手,譬如门灯,你可以写:“每天傍晚,母亲都会点亮门前的那盏灯。不知她是不是选了特别亮的灯泡,只要我走进巷子,就能在一片迷离的灯火中看见那最灿烂的一盏门灯,知道父亲母亲在等我回家。有时候上了一整天的课,考了一堆试,背着沉重的书包,我真累极了,但是只要抬头看见那盏灯,就能感到一种温暖,于是加快脚步,朝家门走去……”除了门灯,你也可以由书房的灯,想到父亲;由厨房的灯,想到母亲。还可以写一棵树、一栋建筑,甚至一块大石头、一座小桥,通过那些“物”,说出回家的感觉。
   上面我举了许多例子,不是比引经据典、“掉书袋”、说道理更感人吗?而且它们虽然都写回家,但因为切入的角度特殊,能不落俗。更重要的是,这种思考的方法,使你不会碰到题目,乱了方寸。东抓西抓,什么也抓不到,或者什么都想写,结果东写几句,西写几句,使文章失去了重心。也正因如此,我建议你在写日记的时候,除了记一天当中发生的大事,偶尔也专选一样东西发挥,譬如从当天见到的某个人,听到的一句话,见到的某一幕,甚至吃的某道菜着手。
   最后我要说,其实在“人、地、事、时、物”这五个“W”之外,还有一个“H”,是“How”,也就是怎样。现在你想想“回家”这个题目,如何从“怎样”的角度思考?你是怎么回家?坐公共汽车?骑单车?爸爸妈妈接?还是走路?跑步?你别说“不可能跑步”,怎不想想说不定就因为你发惊人之语,写你跑回家,而特别吸引人,得到高分呢?
   譬如你可以写你在学校里知道自己获得了某项大奖,急着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所以一路跑。你的脸上露出快乐的表情,路上的人都看得出你是喜气洋洋的。你觉得每个人都对你笑,每个人都在祝贺你得奖。平常每天走的路,景色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你发现路边开了好多不知名的小草花,天边的晚霞也特别美……
   请问,是不是单单跑步回家的这一路,就已经可以让你大大发挥了?
   作文这条路也是如此,只要知道了地址、走对了方向,很容易就能找到目标。
论文来源:《创新作文·初中版》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34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