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王熙凤的性格特征

作者: 寇树礼

  在《红楼梦》众多的人物当中,王熙凤绝对是一个重要的人物。她惹人喜爱,也遭人痛骂,正如王昆仑先生所言:“《红楼梦》的读者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王熙凤何以具有如此巨大的魅力,王熙凤的性格特征是什么?本文对此略作探讨。
  一、聪明机敏,精明能干
  王熙凤缺乏文化教养,识字不多,第二十八回让宝玉记账可为证,但她天资聪明,金陵王家的熏陶,荣国府的锤炼,使她形成了行事机敏、精明干练的性格。
  (一)行事机敏。凤姐出身于“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王熙凤在这样高贵而复杂的大家庭长大,自小被当做男孩教养,见闻丰富,具有待人接物的才能和行事机敏的能力。
  典型的事件是第四十六回,她的婆婆邢夫人要帮贾赦向贾母讨鸳鸯为妾,询问凤姐的主意,凤姐明知不可行,又无法劝阻邢夫人的蠢行,在不得罪婆婆的前提下,她必须设法避开邢夫人与贾母的冲突。凤姐顾虑她先回府里去,万一走漏了风声,引起刑夫人的多疑,便同邢夫人一起坐车过去,到了那边,又借故处理别的事脱身走开。她知道贾母一定会大发雷霆,不能随着邢夫人一起在贾母跟前露面,有意让邢夫人一个人去,而邢夫人去了后果然勾起贾母一腔怒火,碰了一鼻子灰。这就是凤姐,真可以说是八面玲珑,这种表现若非有机敏的头脑,一般人是不容易达到此种境界的。
  (二)精明能干。纵观《红楼梦》中的众多男女,凤姐的管理才能除了探春无人可比。贾府人事纷杂,形形色色,各有背景,谁都不是好惹的,正如王熙凤所言:“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哪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说槐地报怨。当家者若非有高明的手腕,只能被弄得狼狈而逃。”二十有余的凤姐,掌理这个庞大的组织,平稳运转,凸显了她的管理能力。秦可卿之死为她搭建了施展才能的平台,协理宁国府是她大显身手的机会。
  秦可卿的丧事是贾家兴盛的表现,是贾珍“尽我所有”办好宗旨的体现,王熙凤临危受命,日夜不暇,精心筹划,丧事的紧要日――“伴宿之夕”,她亲临现场,指挥调度,“一应张罗款待,独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全族中虽有许多妯娌,但或有羞口的,或有见不惯人的,或有怯贵怯官的,种种之类,俱不及凤姐举止舒徐,言语慷慨,珍贵宽大”。
  二、阴毒狡诈,工于心计
  曹雪芹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一个现实主义大师,他在“追踪蹑迹”如实描写的过程中,展示了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真实地表现了人物性格的复杂性。
  (一)阴险狠毒。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以相当多的笔墨来描写她的多样性格,其中最突出的当属凤姐的阴毒狡诈。贾琏的心腹兴儿说她“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可见凤姐为人做事的阴险狠毒。
  一是她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贾瑞调戏堂嫂,并欲私通,固然行径不对,有辱于她。但如果凤姐宽心仁厚,就应该以正言规劝,打消贾瑞的邪念。然而凤姐并没这么做,却暗中调兵遣将,先是叫贾瑞在“朔风凛凛,侵肌裂骨”的过道里冻了一个晚上,后又被贾蓉、贾蔷敲诈……几下攻心,贾瑞一命呜呼。凤姐狠狠修理贾瑞,也许我们可说贾瑞是咎由自取。但若凤姐平日不轻佻,贾瑞绝不敢动此念头,而凤姐又一再地以暧昧的态度诱之,且不知适可而止,置人于死地,其阴狠毒辣的个性,显露无遗。
  二是残酷对待下人。第四十四回,贾琏趁贾母等凑份子给凤姐过生日,招来了鲍二媳妇“快活”。凤姐酒喝多了,与平儿回屋休息,望风的一个小丫头见她两个来了,回身就跑,被叫住。进了屋,关上门,开始审问。先是命那丫头子跪了,而后又是“扬手一掌打在小丫头脸上,打的那小丫头一栽,这边脸上又一下,登时小丫头子两腮紫胀起来”。接着要平儿撕烂小丫头嘴,还要烧了红烙铁来烙嘴,最后是自己“回头向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来,向那丫头嘴上乱戳”。虐待小丫头,狠毒之极。
  (二)工于心计。害死尤二姐,是王熙凤工于心计的最好体现。贾琏偷娶尤二姐,并不违反封建道德,更何况贾琏膝下无子,仅有巧姐一个女孩。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在重视子嗣的传统观念下,王熙凤不得不更加保持警惕戒慎,因此当凤姐知道贾琏竟然瞒着她,在外头偷娶尤二姐后,自然会大发雷霆而怒训家童,但她不敢直接向贾琏提出反对意见,更不会向老祖宗贾母求救。凭着出色的演技,王熙凤让尤二姐把她视为知己,而答应随她同回贾府。回到府中后,表面上凤姐对尤二姐是照顾有加,让贾母、贾琏等人都不得不赞美她“贤良”,背后又唆使众丫头媳妇说三到四、暗相讥刺,弄得二姐心里感到委屈难过;后来又利用贾琏的新欢秋桐折磨二姐,自己却坐山观虎斗,暗中使出“借刀杀人”之计,弄得尤二姐要生不能,求死不得,最终吞金自杀,了结悲惨一生。事后凤姐还虚情假意地搂着尤二姐的尸体大哭不已。其工于心计、阴毒狠辣的手段,真是令人畏惧。
  三、善于奉承,见风使舵
  王熙凤聪明世故,身处荣国府管家的重要地位,处事八面玲珑,善于奉承,见风使舵,随机应变,能力超众。
  纵观红楼,王熙凤行动有一个基本准则:以贾母为中心,事事处处以贾母意见为准。王熙凤明白掌理一个大家庭,除了本身的才干外,还得要有够硬的靠山,贾母是这个宗法家庭的塔尖,是凤姐管家权力之来源,故凤姐对贾母极尽奉承之能事,以获得贾母的欢喜与信任,如此即可获得更多的权力。试以第三回凤姐初见黛玉为例说明。请看王熙凤的表演: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
  这是王熙凤首次上场后的表演,她对黛玉如此亲切、热情、关心体贴,都是与讨好贾母分不开的。她极力赞美林黛玉生的俊俏,怎么是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在赞美黛玉的同时,也对老祖宗进行了巧妙的吹捧,使得贾母心里热乎乎的,惬意得很。但要注意,王熙凤讲恭维话很有艺术水平,如第三十八回打趣贾母鬓角的“一块窝儿”说是留盛福寿的;第四十六回贾赦要讨鸳鸯为妾,贾母大怒,责备凤姐不提醒她,她说:“谁叫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得水葱似的,怎么怨得人要?幸亏我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会等到现在。”几句话,说得贾母破怒为笑。手段不一,目的一致,哄贾母高兴。但她放得开、收得拢,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
  总之,王熙凤是一个形象生动、性格复杂的典型人物,也是一个近似曹操的人物,惹人恨,招人爱,更是封建末世的一只凤鸟,有才干,有魄力,精明能干,手段毒辣,但她挽救不了封建大厦即将倾倒的现实,因而也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

论文来源:《考试周刊》 2011年第7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9207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