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回所有缺席者
作者 : 未知

  秋晨
  深秋    清晨寒寂
  灯影独自梳理着我
  宁静的悲哀
  墨痕洇湿雨点
  破碎的梦魇
  黏附在窗玻璃上
  黏附在每个生存罅隙
  剔透的飞鱼自屋檐滑落
  敲醒记忆
  漆黑的树    漆黑的脚趾
  熏染浸泡我颤栗的鳞羽
  草花    大叶杨泛黄而瑟缩
  孩童微笑的口袋隐瞒了悲剧
  冷漠美艳的少女    花边百褶裙
  钥匙藏在行刑前的夜里
  岸纷纷蜕落银茧而展翅
  陡峭的枝桠    陡峭的雨
  槐树下一脉瘦削的黔衣
  长街古墙张贴了谎言
  安然走动着屈辱的秘密
  呐喊    死在黎明之前的
  呐喊    沉没在空濛的深谷
  没有回音
  黑夜里高擎火把的人
  注定一无所获
  在天空涂绘着果实的民族
  仍旧是奴隶
  蛆虫与乌鸦快然玩弄着
  凑足音节的游戏
  石上的笔痕被遗忘    泥渍搅起
  帘幛蓦然撕裂而燃烧
  秋雨轻轻覆在光的废墟
  割破的月光    黑蜻蜓与血
  踮脚逃离荒芜的田野
  呓语凄厉    孤独环绕在
  墓碑倒坍的森林
  而我又饿又冷
  于是提着绳索穿过暗夜
  悄然探视着那
  冻僵的夜莺
  第一天
  第一天从夜里开始
  街灯向哪里延伸
  雾    便于何处蹲守
  第一天是造物者的日子
  上一世废墟中的星辰
  曳着一尾殷红
  结上雾凇的理想
  于枝梢颤栗瑟缩
  空气中漂泊的苦难
  是玩笑无法承托的沉重
  处女的泪光,少年的夜
  凝在时代的外窗上
  是早经摈弃的瞳眸
  黎明    是触不到记忆的深井
  夜莺所倦于歌咏的
  是另一个寒寂的白昼
  湖心冻成的蛛网永远沉没
  寺廊春晨第一缕钟声
  我的头顶有风,手里有湍急的血
  身下有轻盈的足踵
  这些的这些
  这个世界都没有
  车门
  关上车门
  隔楼女孩的钢琴声
  倏地闭合
  漫漫炎夏
  我们被安全带绑着
  送往工厂
  晴空之上
  是那些雪白的悲哀
  缓缓飘动
  我的胸膛
  摩擦在前排座椅上
  宛如交响
  车门打开
  寂静中有无裂开又
  旋即缝住
  树的碎片
  羞惶着从童年逃离
  纷飞飘扬
  在日光下
  我看到自己的影子
  羸弱不堪
  昨天夜里
  我们讲过许多故事
  关于死亡
  诗
  1
  我写过的所有诗
  都将在同一个季节醒来
  星星般环抱着被日光晒暖的
  颤抖的楼梯
  2
  男人在早晨翻弄泥土
  脚尖踢到石块  如触到书中的针
  他放下锄头  转身寻找那杯
  被放逐的酒
  3
  夜色般浓重的欲望:
  那油布包袱  朝四面八方敞开
  精灵攥住人间孩子的手指
  从地表逃离
  4
  有时一个突然的意念攫住我
  于是存在陡然增长  记忆从烟囱中
  凶猛上升  就在这时我们醒来
  在愿望之外
  5
  打开窗户  胸脯群山般起伏
  蜉蝣般飘动的那个世界  雾气弥漫
  他倏然吻到自己  口中的云朵  与
  时间的唇齿
  6
  静脉里流淌着  淙淙的虚空
  瓷盘在涨满情欲的血中浣洗过
  此刻手中酣睡的太阳  温暖如
  小鸟的胴体
  7
  听过神谕温柔私语的人
  将视线与爱潜入灵魂深处
  青蛙般安静地坐在井底
  孤独,健康
  [注]:
  ①“精灵攥住人间孩子的手指/从地表逃离”:见叶芝《被偷走的孩子》。精灵偷走孩子约是古爱尔兰传说。
  ②“听过神谕温柔私語的人”:《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诗人》一篇:“大自然悄然偎近他们耳边,讲些秘密与情意绵绵的悄悄话……他们就老是以为,大自然本身爱上他们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