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马萨诸塞州小学母语课程框架阅读标准的特征及启示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2017年版马萨诸塞州英语语言艺术与素养课程框架中的阅读标准分别从文学类文本、信息类文本与基础技能三方面制订。该阅读标准体现出层级性、可操作性以及注重阅读能力培养三方面的特征。它对我国小学语文阅读教学的启示是:注重能力的培养,而非知识的传授;增加文本多样性,提高文本复杂性;阅读方法明确可操作,阅读评价清晰可量化。
  关键词:课程框架;阅读标准;阅读能力
  作者简介:章勤依,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中图分类号:G62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568(2019)10-0027-04
  为了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满足社会对人才的要求,马萨诸塞州根据该州的实际情况,在2001年版《英语语言艺术课程框架》的基础之上,颁布了2017年版《英语语言艺术与素养课程框架》。这部课程框架是马萨诸塞州20世纪90年代以来教育者智慧的结晶,是站在时代的高度对学习者从学前阶段到高中阶段的学习规划,更是为了高等教育、职业选择及个人发展所做的规划。由此可见,这部课程框架不仅具有很高的研读价值,对我国的母语教学也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阅读教学作为我国小学语文课程中的主要教学方式,对于其课程框架中阅读标准的研读是不可或缺的。
  一、课程框架中阅读标准的内容概述
  2001年版课程框架大致分为语言、文學、写作和媒体四个部分,而2017年版课程框架则分为阅读标准、写作标准、听说标准与语言标准四个部分,其中阅读标准是在2001年版文学版块的基础上拓展而来。2017年课程框架将阅读标准细分为文学类文本阅读标准、信息类文本阅读标准与基础技能阅读标准三大版块。文学类作品指故事、戏剧、诗歌等作品;信息类文本指非虚构类作品,包括个人随笔、评论文章、回忆录、政治文件等功能性文本;基础技能则是指对印刷体书写、字母原则和英语写作系统等其他基本原则的理解能力和应用知识,是阅读展开的基础。
  从阅读教学内容来看,“阅读标准”囊括了对学生阅读的基础知识与能力的培养,经典性文学类作品的阅读与学习,又突出列举了对信息类文本的阅读与学习,具有基础性、经典性与时代性三个特征。阅读材料作为学生学习母语的范例,直接影响其阅读能力与语言表达能力的发展。将文学类与信息类文本并举,体现了对于阅读实用性价值的重视,体现了语文学习工具性的特点。另外,对于文学类文本与信息类文本,该阅读标准分别从关键思想与细节、文本技巧与结构、知识与观点的综合、阅读范围与文本复杂等级四个方面展开叙述。这样的设计既能兼顾文本阅读教学中词句运用、篇章结构、材料选择以及内容主题的学习,又能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这四个方面虽然各有侧重但又相互联系,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阅读教学系统。
  二、课程框架中阅读标准的特征
  2017年版马萨诸塞州的课程框架是在2001年版课程框架的基础之上,结合社会发展对人才培养的要求重新修订而来。通过2001年版与2017年版课程框架的横向对比,以及与2017年版框架小学学段1~6年级的纵向对比,发现2017年版小学学段的课程框架具有明显的层级性、可操作性与注重阅读能力的培养这三个方面的特征。
  1. 阅读标准体现层级性。层级性是指阅读标准针对1~6年级的学生,在阅读知识与能力的培养上体现出层层深入的梯度性。首先,1~6年级中基础技能的阅读标准下都有同样一段文字,当学生成为熟练的读者时,他们将需要减少关于这些概念的练习,而一些还在学习中的读者则需要更多的和不同种类的练习。教学的关键在于教给学生他们所需要学习的东西,而不是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基础技能阅读标准的设置旨在培养学生对印刷体书写、字母原则和英语写作系统等基本原则的理解能力,是阅读课程的必要和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这类阅读的基础性技能,课程框架对于教或者不教,教多或者教少做出了提示,这体现出课程框架对于学生不同学习层次的关注。其次,以文学类文本阅读标准下关于文本技巧与结构的学习标准为例,从1~6年级体现出明显的层级性。如表1所示。
  纵向对比各年级的阅读标准可见,在阅读中对于词语的理解程度上,阅读标准在学生阅读的能力要求与阅读理解的内容上都体现出逐步深入的特点。在能力要求上,从简单的区别、描述、识别到解释、分析逐步提升,区别、描述、识别三个词语是基础的,主观性的要求。此年龄阶段的学生以具体思维为主,在抽象思维方面还未得到很好的发展,因而前半段的要求多以学生主观可感知的要求为主,以培养学生在阅读过程中的主观感知能力。而解释、分析等要求则需要学生进行理性的分析与思考,这与学生抽象思维的发展也是相适应的。在要求理解词语的内容与深度方面,从简单的单词短语的理解到比喻性语言,具体内涵甚至深化到词语在诗歌节奏、语调方面作用的理解,也体现了在小学学段阅读教学中不断细化、深化的层级性特点。
  2. 阅读标准具体可操作。2017年版课程框架不仅制订了详细且具有层级性的学习标准,提出明确的阅读要求,而且还提供具体详尽的学习方法,为教师阅读教学的开展与学生独立阅读能力的培养提供了策略,从而使这份课程框架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与实用性。与2001年版课程框架的文学学习标准相比较,可以看出2017年版课程框架的可操作性更为突出。
  以理解作品人物为例,2001年版课程框架提出的整体目标是识别、分析和运用小说作品结构和要素,并从文章中找到支持观点的证据,在整体目标之下,将从幼儿到12年级简单分为4个学习阶段分别阐述阶段目标。其中,从幼儿到4年级的阅读目标是识别所喜欢小说中的情节、人物、背景等要素,并将这些要素用于自己写的故事中。可见,2001年版的学习标准对于学习者阅读要求的制订并不明确,且没有提供任何可操作的方法或指导。对于小说人物的理解与学习只作为一个要素在小说阅读教学中提及,而对教师如何教,学生如何学并未有任何提示。同时,这样的学习标准也不能检测或评价学生是否达到学习目标。   在2017年版课程框架中,对于每一个年级都制订了不同的学习标准,从幼儿到12年级共13个不同的学习层级,每个层级都制订了学习标准并提出了适合该年级学生学习与使用的阅读方法与策略。
  如表2所示,2017年版课程框架中针对文学类作品如何进行人物的理解与学习,提出了明确且可操作的学习方法与教学策略。对于小学生来说,描述并理解人物形象往往是小学阅读教学中的重点内容,也是学生将学习与生活相结合,提高写作能力的有效途径。根据2017年版的阅读标准,每个年段的学生对于人物的学习与理解在阅读目标、学习方法、评价检测上都可以切实展开。纵向比较该阅读标准,还可以发现每个年段内容不同,方法有异,具有科学性与丰富性。按照该阅读标准进行学习,学生能在阅读中理解作品人物,并独立欣赏人物。从借助细节、情节与插图等描述人物形象,到人物形象的对比,再到人物形象在作品中的作用,在这样循序渐进的标准与策略的指导下,6年级的学生对作品人物的理解就能达到一定高度,同时也有利于其观察生活中的人物,并提高写作能力。此外,阅读标准中所体现的借助插图与数字文本来增进对于人物的理解,更体现了该标准对于阅读教学多样而丰富的教学指引。
  3. 注重阅读能力的培养。2017年版课程框架中所制订的阅读标准注重学生阅读能力的培养,而非简单的知识习得。上一部分阅读标准所提供的阅读策略与方法就是“授人以渔”的体现。除此之外,还突出表现在阅读教学文本的多样性与批判性思维培养两方面。
  首先,该阅读标准中涉及的文本具有多样性,表现为阅读标准中与数学学科相联系,并与信息技术(图片、视频等媒体)相结合的阅讀教学。阅读不仅存在于母语课堂,也存在于地理、数学等其他学科,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2017年版课标将信息类文本独立出来,学习演讲、传记、评论等各种话题与体裁的文本,就是该阅读标准跳出文学框架与生活相结合的体现。更值得关注的是,在信息类文本阅读标准中出现与地理、数学学科相结合的文本,体现不同学科的联系与整合。此外,该标准还强调从数字媒介中获得信息资源,并以此支撑自己对于文本的理解。
  其次,该阅读标准在培养批判性思维与进行文学欣赏审美两者的权衡中,以前者为重。在我国小学语文的阅读教学中,往往以进行文学欣赏与审美体验为主,而马萨诸塞州的课程框架更注重阅读的实用性,在教学中贯穿对文本的批判性阅读。第一,突出表现为有根有据,即强调以细节、内容等文本中寻之可见的证据,以证明对于文本理解的正确性。例如,适当地引用文本证据来支持分析文本;明确指出的内容以及从文本中得出的推论,并加以解释。第二,表现为重视文本的对比,包括对人物、主题、情节等的对比。在1年级中就已经出现了比较和对比故事中人物的冒险及经历等阅读标准,并且贯穿于每一年段各类不同的文体之中。实践证明,利用对比的方法不仅能够加深对文本的理解,而且还能够拓宽思路继而批判地看待阅读的内容,不唯书不唯上。
  三、马萨诸塞州课程框架阅读标准对于我国阅读教学的启示
  2017年版马萨诸塞州英语语言艺术与素养课程框架作为其母语教学的课程标准,其目的是使中小学教育为学生的高等教育、职业选择与未来发展做准备,培育21世纪所需要的有文化与素养的人。阅读教学作为母语教学中的关键部分,在该课程框架中以培养阅读能力为重点,突出文本选择的多样性与复杂性,阅读标准的层级性与可操作性。对于我国小学语文阅读教学而言,可以两相比较并借鉴其突出的特征,以优化我国小学语文阅读教学。
  首先,注重能力的培养,而非知识的传授。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就是培养独立的阅读者,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能力。在我国小学语文课堂上,许多学生都是被动的接受者,而非主动的学习者。由于长期地被动接受产生依赖心理,他们不具备自主阅读的能力,从而失去对于阅读的兴趣与信心。因此,培养学生自主阅读的能力,不仅要教授学生阅读的方法,还要让他们掌握阅读的方法,更要培养其批判性思维。由此,使学生面对文本,能够读通、读懂、读出自己对于文本的认识,从而产生阅读的兴趣。在良性循环中,学生的阅读能力得到不断提高。
  其次,增加文本多样性,提高文本复杂性。我国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以教材所选篇目为主要教学材料。然而,教材编写的问题早已暴露,虽然统编教材正在逐步推广,教材问题得到改善,但相较于马萨诸塞州的文本选择,我国的小学教材仍显单调。因此,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应当增加文本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在小学智慧课堂网络平台不断推广的情况下,教师要抓住机遇,主动利用网络资源,以丰富阅读教学的材料。此外,教师也要关注添加了信息类实用性文本的教学,增强教学与生活的联系。
  最后,阅读方法明确可操作,阅读评价清晰可量化。阅读教学要落到实处,教师应在阅读方法的指导与阅读评价的设置上下功夫。教师可以借鉴马萨诸塞州2017年版中具体且可操作的阅读标准,使课堂跳出形式化的“你问我答”“你讲我记”的怪圈。教师要做阅读方法的指导者,将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在课堂上实现有价值的学习。例如,马萨诸塞州课程框架中提到的通过利用关键细节来描述一个故事中的人物、环境和主要事件、解释课文中的插图是如何帮助理解故事中的语言(创造气氛、强调人物或场景等某些方面的作用)。教师给出明确的指导,并根据要求进行评价,帮助学生完善答案,最后习得并锻炼阅读方法,如此,学生才能在课堂上实现阅读能力的增长。
  综上分析,2017马萨诸塞州英语语言艺术与素养课程框架的阅读标准部分已经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阅读教学体系。其明显的层级性特征,与制订的具体可操作的阅读标准,以及对培养学生阅读能力的重视等都值得我国小学语文阅读教师借鉴与重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教育也需要在不断的比较与学习、借鉴之中革新自我。
  参考文献:
  [1] 洪宗礼,柳士禛,倪文锦.母语教材研究6[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
  [2] 龚伟,钱瑶,汪芳芳.美国马萨诸塞州科学课程框架述评及启示[J].现代中小学教育,2018,(6):86-91.
  [3] 吴雷.中美两国高中语文课程标准比较研究[D].昆明:云南师范大学,2017.
  [4] 曾素林,郭元祥.中美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比较及启示[J].中国教育学刊,2013,(1):42-45.
  责任编辑   朱泽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01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