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综合交通枢纽体系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湖南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构建综合交通枢纽体系,形成省内省外通道联通,区域城乡覆盖广泛、枢纽节点功能完善、运输服务一体高效、贯通南北连接东西的交通新格局。这是湖南省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发挥“一带一路”区位优势,努力实现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更高水平开放的必然需求。坚持“办人民满意交通”的理念,统筹推进综合运输通道建设,不断提高交通运输效率,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提供保障。
  关键词:综合交通枢纽 交通运输体系 湖南省
  中图分类号:F51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0298(2019)03(a)-008-02
  湖南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构建综合交通枢纽体系,形成省内省外通道联通、区域城乡覆盖广泛、枢纽节点功能完善、运输服务一体高效、贯通南北连接东西的交通新格局。这是湖南省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发挥“一带一路”区位优势,努力实现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更高水平开放的必然需求。
  1 时代背景
  1.1 湖南省社会经济发展必然要求
  交通是连接客流、物流、信息流的重要纽带,对国民经济的发展起到先导性作用。在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过程中,运输成本的降低不仅会提升区域交通运输水平,而且会有效的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湖南省推进主体功能区建设,合理布局“一核三极四带多点”格局,加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力度,改善交通条件,加强区域经济交流联系,促进湖南省社会经济不断发展。
  1.2 对接“一带一路”必然要求
  湖南省以“一带一路”为引领,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在交通领域,通过打造“一核、四通道、四枢纽”的综合运输体系局。“一核”,即依托长株潭城市群,建设湖南省对接“一带一路”的枢纽核心。“四通道”,即形成东向出海、南向湘粤桂、西北湘欧快线陆桥和西南湘滇四大出海出境大通道。“四枢纽”,即形成岳阳以水运为主体、郴州以公铁为主体、怀化以铁路为主体和张家界国际旅游目的地机场四大综合交通枢纽。
  1.3 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必然要求
  由于历史、地理等原因,湖南省以湘西州为代表的贫困地区交通基础差、起点低、发展慢、水平不高。加快推进交通运输服务均等化,加大对农村偏远地区的投入力度,完善农村等落后地区的路网结构,是湖南省全面小康社会建设的必然需要。
  1.4 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必然要求
  根据《湖南主体功能区规划》,构建长株潭中心交通枢纽为核心的城市群,以岳阳、郴州、怀化为中心的三大城市组团,以交通沿线为支撑的四大城镇发展带,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一核三极四带多点”城镇建设新格局。因此,在发展过程中需要完善基础设施网络,提升中心城市辐射带动能力,而综合交通枢纽体系是推动湖南省城市群崛起的重要基础。
  2 面临挑战
  2.1 体制机制不畅
  综合交通枢纽体系是一个有机组合体,是由各种相互关联的运输子系统组成的体系。湖南省交通管理部门还未完全实行有效统一管理,具体来说,对综合交通枢纽的规划总体重视程度不够,对运输通道的统筹规划缺乏顶层设计,导致交通运输领域出现结构性问题,一方面是人们对高效交通需要越来越强烈;另一方面就是当前交通运输供给难以满足人们出行需要。
  2.2 运输开发不够
  湖南省区域铁路网发展不协调,铁路运输能力仍然紧张,还不能很好地适应运输市场的需求。公路运输能力存在不足,公路网络密度、总体质量不高,不能满足人们对便捷性、通达性运输的需求。航空线路、空域资源的紧张制约着湖南省航空运输的发展。三级以上高等级航道比例偏低,内河的运输能力开发不够。
  2.3 筹集资金困难
  从民营、港澳台商投资和外商投资企业分布情况来看,超过9成的湖南省私人控股、港澳臺商投资和外商投资等交通运输企业分布在道路运输业、装卸搬运和运输代理业。从国有经济控制力看,国有控股企业资产和营业收入占全部的比重分别达到56.2%和42.7%。从经营体制看,铁路和航空等行业投资主体比较单一,以国有资本控股为主,民间等私人资本进入难度仍旧较大。
  2.4 路网建设不足
  按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计算,湖南省铁路路网密度低于山西、安徽和河南等省,公路网密度低于河南、湖北和安徽等省,交通运输“瓶颈”制约仍然存在。普通公路以及以国省干线为主体的不收费公路网络建设严重不足,普通公路建设滞后。农村地区和落后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财政性资金投向比例偏低,客货运输的覆盖面和服务水平与城市交通相比,差距比较大,农村偏远地区交通网络建设不足。
  3 总体要求
  3.1 坚持办人民满意交通
  交通运输的发展要努力解决与群众关系最密切的服务问题,全面推进办人民满意交通,把人民群众从交通发展中拥有更多的获得感作为检验交通工作好坏优劣的最重要标准。在交通发展定位来看,交通要服务于国家战略实施、区域经济发展需要、地方产业发展相协调。在具体规划上,针对湖南省交通领域的薄弱环节,加大对高速公路网络,尤其是打通出省通道。在行业管理上,加强交通领域的制度建设,用现代化、科学化的制度来管理,为人民群众提供便捷、舒适、优质、安全、差异化的现代运输服务。
  3.2 加快内畅外联通道建设
  构建综合配套、枢纽导向的交通运输通道。“一核”是要建成服务全省、畅达国内外的长株潭组合型综合立体交通枢纽;“三极”依托岳阳通江达海的优势打造长江经济带中部区域性航运物流枢纽,依托怀化铁路“桥头堡”优势打造面向西南、辐射南亚的区域性商贸物流枢纽,统筹衡郴永三市构建以公铁为主体、面向两广的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提升通道优势引领综合枢纽集聚力,重视通联优势的打造和转化,把运输通道优势转化为综合枢纽“聚集效应”。加强与邻近省份交通基础设施领域的互联互通,进一步发展“枢纽+贸易”“枢纽+电子商务”新型业态,提升人流、物流、资金流、商流的聚集扩散能力。
  3.3 优化交通基础设施网络
  依托长沙黄花机场的首位优势,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与城际铁路、轨道交通的点对点互联互通,将长株潭城市群率先打造成“零距离换乘、无缝衔接”临空——高铁经济区。加快建设岳阳、武冈、郴州、湘西等支线机场,推进“一市五场”通用机场建设试点工作。依托京广、沪昆高铁在湖南交汇的优势,推动构建以长沙为中心的“一环八射”高铁网络。以长江水系港口码头水运设施和高吨位级航道网络为载体,全面联通湘、资、沅、澧四水,推动岳阳港口城市与长株潭城市群核心增长极联姻。全面推进国高网、繁忙路段扩容、县城连高速、出省通道建设,加快推进长株潭与大湘西地区陆路交通连接设施建设,进一步提升省内交通便捷度。
  3.4 发展优质高效交通
  开展“平安交通”为主线,大力推进安全与应急体系建设,持续推动交通运输安全发展。准确把握新形势和新要求,坚持交通运输服务人民,更好地发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引领作用。通过推进各种运输方式“零距离”换乘,让各种运输方式的比较优势充分发挥,使出行更高效。通过完善绿色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深入推进现代交通大港口、大路网、大航空、大水运和大物流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建设。加强区域内城乡交通运输一体化发展,增强交通公共服务能力,全面提升服务质量效率,实现人畅其行、货畅其流。
  参考文献
  [1]周正祥,刘海双.湖南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优化策略[J].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33(5).
  [2]盖靖元.综合交通枢纽信息协同服务研究[J].北方交通,2018(8).
  [3]王宝春.现代综合交通运输治理体系建设的思考[J].综合运输,2018,40(8).
  [4]王娟,刘赛.长江中游城市群综合交通与旅游经济协调发展研究[J].经济问题,2018(8).
  [5]陈芳芳.综合交通发展对区域协调发展的促进研究[J].安徽建筑,2018,24(4).
  [6]焦旭祥.开启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新征程[J].浙江经济,2018(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78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