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玛纳斯》音乐国内外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 要:《玛纳斯》是属于民间文学范畴的文化现象,而音乐及表演是其中的重要表现手段。对《玛纳斯》进行音乐学层面的考察与分析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文章收集关于《玛纳斯》的国内外音乐方面的文献并对其进行了研究性综述。
  关键词:柯尔克孜;《玛纳斯》;音乐;研究
  自从《玛纳斯》引起学术界关注以来对史诗进行学术性研究的国家有俄罗斯、德国、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匈牙利、土耳其、蒙古国、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玛纳斯》属于民间文学的文化范畴,而音乐及表演是其中重要的表现手段,对它进行音乐学层面的考察与分析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收集有关《玛纳斯》的国内外的音乐方面文献,并对其进行了研究性综述。
  一、《玛纳斯》史诗之音乐在国外的研究
  早在19世纪下半叶《玛纳斯》的调查研究者就已注意到《玛纳斯》史诗的音乐特征。19世纪中叶,乔坎·瓦里汗诺夫在《准噶尔游记》一书中对《玛纳斯》史诗进行了系统的介绍,他也注意到史诗的音调的紧凑和长调性的特征。
  德国的俄罗斯突厥学家拉德洛夫(V.V.Radloff)在其编著的《北方诸突厥部落的口头文学典范》中对柯尔克孜族《玛纳斯》史诗歌手的演唱特色、口头创编方式、传承形式以及玛纳斯奇表演史诗现场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论述。
  前苏联音乐研究家维多克·维诺格拉多夫(Victor Vunogradov)和莫斯科的音乐研究专家维·克里奥诺索夫(V.Krivonoso)在《史诗的音乐表演》载《玛纳斯演唱大师的风采》一文和《玛纳斯史诗音乐》一文分别对史诗的演唱特点和旋律特点进行了研究,指出对史诗的整体内容的理解都会出现变化,失去了演唱会失去史诗多种元素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克里奥诺索夫注意到史诗在演唱中歌手会加“哎……”“噢……”等长音,认为玛纳斯奇们在演唱当中对每一个诗行的开头音节加以特殊关注,并且通过长音使其符合七音节诗行的长度。
  德国波恩大学教授——卡尔·赖希尔的《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形式和诗歌结构》一书在史诗的音乐特征章节对于吉尔吉斯(柯尔克孜)诗歌的演唱进行论述。作者认为,吉尔吉斯(柯尔克孜)的英雄史诗《玛纳斯》基本上根据“诗行”诗调演唱,无论旋律和音韵有何种变化,每一行诗都要以同样的旋律(或者更确切地说以同样的模式)进行演唱。一位歌手在演唱时,在其脑海中可能存在不止一种演唱旋律(或韵律模式),也就是说他可以根据自己演唱的需要从一种旋律转换到另一种旋律。
  丹尼尔·普埃尔(Daniel Prior)在《坎杰·卡拉的赛麦台依》一文中,根据在1903年初别林斯基探险队在比什凯克的会议中表演被录下来的赛麦台依部分的音樂进行了音乐形态的研究。作者认为,歌手在乐器(柯亚克)伴奏中演唱玛纳斯,歌手对音乐给予一定程度上的关注,但更加以注重的是诗,有时候不停地重复着同样的旋律,他以一种可能被称为即兴创作的方式来改变和继续他的旋律来表达,也就是在旋律的变化中演唱。作者对乐谱进行分析,对歌词、旋律、节奏节拍、旋法、结构、表演形式、乐器伴奏手法做了深入的研究,对玛纳斯奇坎杰·卡拉演唱的赛麦台依进行多层面的分析。
  吉尔吉斯学者哈穆奇别克·对些纳里耶夫在《〈玛纳斯〉史诗的表演》一文对史诗的表演和音乐形态进行了研究。作者指出音乐是史诗保存和发展的重要因素,史诗在演唱的时候才是活的艺术,《玛纳斯》史诗是活态音乐作品,史诗离不开演唱的观点。作者最后对吉尔吉斯斯坦玛纳斯奇萨雅克拜演唱的《〈玛纳斯〉史诗的〈泰托茹〉》片段进行音乐形态分析,强调指出史诗研究中史诗音乐的研究的重要性,对史诗保护和发展给了很有价值的建议。
  1995年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出版的《玛纳斯学》一书中的《音乐与玛纳斯》一文中作者认为,《玛纳斯》史诗是音乐英雄史诗。它的最大特征在于其是诗歌、音乐、表情和手势动作的结合的综合性艺术,在情感表达上通过强调情感张力以及控制声音的力度变化和旋律变化等多种艺术表达手段表现史诗的独特艺术情感。作者还对史诗的即兴创编的特点进行了广泛的论述。
  二、《玛纳斯》史诗之音乐在国内的研究
  我国对《玛纳斯》史诗的研究与国外相比起步较晚,我国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搜集和发布我国境内发现的“玛纳斯奇”们的演唱资料,并且开始进行初步的研究,经过学者们的努力,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引起了国际同行们的极大关注。但是我国对史诗音乐和表演的研究非常少,史诗音乐的研究从90年代开始,目前还在初步的阶段。
  (一)《玛纳斯》音乐形态研究
  1997年宋博年在《民族音乐研究》中发表《英雄史诗〈玛纳斯〉及其音乐特征》 一文从音乐角度探讨了《玛纳斯》音乐特征,认为其在音乐形态上属于中国五声体系与欧洲七声体系的混合体,由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重音则往往在最后一个词。这部史诗的音乐价值在史诗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2016年丁立伟发表论文《新疆柯尔克孜〈玛纳斯〉音乐及传承研究》,该文以史诗《玛纳斯》传承与发展现状为研究对象,对《玛纳斯》的音乐形态进行研究。作者认为,史诗《玛纳斯》在调式音阶、节奏节拍、旋律特点等方面与柯尔克孜族民间音乐更是紧紧联系在一起。
  (二)《玛纳斯》艺术特征研究
  白多明、张永海在《民间文学论坛》上发表的《从序诗和尾声窥探〈玛纳斯〉的某些艺术特色》一文中探讨了《玛纳斯》艺术中常被忽略的即兴创作的特点,并认为“序诗和尾声”是即兴创作,作者用“创作味”来称谓这种民间即兴创作。
  (三)《玛纳斯》表演研究
  阿地里·居玛吐尔地在2005年9月第3卷第3期的《新疆艺术学院学报》上发表的《玛纳斯奇的表演和史诗的戏剧化特征》一文中认为,《玛纳斯》是一种综合性的艺术。史诗的演唱充满了丰富的音乐性和节奏感。此文论述了玛纳斯奇的表演过程以及《玛纳斯》演述中的语言、音调、手势动作、面部表情和程式化表达方式等,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玛纳斯》具有戏剧化特征。《玛纳斯》史诗是一部融合音乐、身体语言符号、韵律、节奏等各种艺术形式为一体的独特艺术形式。   2016年6月3日阿米娜·叶尔垦发表论文《新疆柯尔克孜〈玛纳斯〉表演及其变迁研究》,从音乐表演角度论述了《玛纳斯》表演,用图片解释法解析了玛纳斯奇的多种表演动作,指出了玛纳斯奇的表演动作在演述中跟史诗情节融为一体的非语言符号和表演是史诗鲜明特征的观点。该文从《玛纳斯》表演者玛纳斯奇入手,观察他们表演以及他们对传统的继承和创新,认为玛纳斯奇在演唱时会用大量的丰富的身体语言、面部表情,还有手势动作,以不断变化的眼神、声调增加史诗的生动性。这些非语言因素也都传达着口头史诗传统的重要信息。
  从以上国内外学者对《玛纳斯》史诗音乐和表演等艺术特征的研究中我们足见,从《玛纳斯》研究开始引起世界学术界注意到现在,国内外学者们对《玛纳斯》史诗研究的重视。史诗音乐方面的研究在国外早就引起了学者们的注意,我国对史诗音乐的研究尚处于初步阶段。国内外的研究大部分注重史诗文本的研究,对史诗音乐的研究很薄弱。从史诗收集历史来看,史诗从开始到现在大部分都是文本的收集和整理,因此没有留下太多的音乐和表演的资料和研究成果。以上研究也说明,《玛纳斯》史诗不仅在历史文化、口头文学传统、语言及民俗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其音乐特征和表演也是史诗中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需要我们在今后的研究中加以重视。
  《玛纳斯》是一个综合性的研究对象,涉及多种学科,但是目前的研究多是文本研究,忽略了史诗的综合性特征,今后还需要进行综合性的研究,需要加强对音乐和表演的研究。
  古往今来,音乐作品总是与创作者、表演者和欣赏者的音乐观念和文化背景紧密相关,在对史诗的文本进行研究的同时,对史诗的音乐、史诗的歌手和史诗的文化背景进行研究也是至关重要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玛納斯》音乐还有几个方面尚需更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如对玛纳斯奇的研究、《玛纳斯》音乐来源、《玛纳斯》音乐与民间音乐的关系、《玛纳斯》史诗词曲关系、《玛纳斯》音乐的功能、史诗的表演和观众等,这些与史诗音乐和演唱背景有关的内容都需要我们进一步挖掘。
  参考文献:
  [1]卡尔·赖希尔.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形式和诗歌结构[M].阿迪力·居玛吐尔地,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
  [2]王宝龙.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研究综述[J].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10(2).
  [3]阿地里·居玛吐尔地.20世纪哈萨克斯坦的“《玛纳斯》学”[J].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
  [4]阿地里·居玛吐尔地.玛纳斯奇的表演和史诗的戏剧性特征[J].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05(3).
  [5]阿米娜·叶尔垦.新疆柯尔克孜《玛纳斯》表演及其变迁研究[D].新疆师范大学,2016.
  作者单位:
   新疆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6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