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内在情感出发的苏式家具设计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自古以来,家具的用处就不仅仅是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传递出功能的价值,而且也体现了人们的精神追求。但随着时代变迁,家具设计却冰冷化,缺少了情感化的内涵。作为传统家具的杰出代表,苏式家具有文人参与设计的特质,可以将其作为具体分析情感化设计思想的载体。文章从苏式家具的用材、形态和装饰三个方面进行分析,总结苏式家具设计的情感表达方式,以期为中国传统设计文化在现代家具设计中的传承与创新提供一些参考性的建议。
  关键词:情感;苏式家具;形态;用材;装饰
  纵观古今,能够渊源流长的家具设计,往往不仅仅是靠其名贵的用材、新颖的造型,文化内涵、精神内涵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有位设计师曾说过,设计不应该是墨守成规的,也不应该是不鼓舞人心的。相反,它应该给工业带来创造性的发展。而设计的好坏,不仅是对技术、功能和市场方面的评估,更应该是情感上的考量,一个真正的设计必须有情感上的波动,它或许能让人转换情感,或能唤醒记忆,更甚于让人尖叫,充满反叛等等。总之,它必须是非常感性的,它必须是充满诗意的,它必须是美的。因此,本文不再把苏式家具仅仅看成是生活用具,而是把它看作人的心灵与物质世界之间交流互动的桥梁,从人的心理层面深入分析凝聚在材料、形态和装饰中的传统文化和审美观念。
  一、情感因素在苏式家具用材上的体现
  材料是家具设计的基础,材料的差异往往使其呈现出天差地别,明中叶以后的苏式家具是家具用材的典范。苏式家具的选材多为优质硬木,除了因为其坚固的特点以外,还充分利用其美丽的花纹,并采用框架式结构。但在一段时间内,匠人们一直循规蹈矩,家具造物并未有创新性发展,直到文人的参与,才为古老的家具工艺注入了活力。文人设计家具不再仅仅关注于功能,多将自身的情感需求寄寓其中,以文人的视角、文人的内涵看待家具设计,家具设计犹如作诗作画一般有闲情雅趣起来。
  苏式家具用材的主要种类有黄花梨木、紫檀、香木、黑黄檀、花梨木、乌木红、鸡翅木、榉木、楠木等。黄花梨木是文人比较喜爱的一种用材,其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结构纹理十分美丽,恰能诗意地诉说文人情怀。紫檀木颜色深沉,木纹不彰显,光泽度好,整体落落大方,呈现出沉静不张扬的内涵,也颇受文人青睐。当然,各种木材的纹理和质地都各有其特点,明清时期人们对这些贵重的家具木材为原料选择是用心的,反映了文人优雅的情致。
  在双手接触木材的过程中,明清匠人们逐渐感受到了树木生命的精髓。他们用视觉、触觉的感官述说着树木的生命语言。古代文人墨客偏爱自然山水、云川大地,在自然天地间,续写自己的情感和志向。树木纹理或是如自然行云流水般的意向,触发了人们对于自然的向往,对于家具设计,明清文人们更是用绘画的思想,将之作为艺术的画卷来描绘,试图打造出山峦叠嶂、流水潺潺的秀美画卷。可见文人的造物不是高超技艺的表达,而是与用材生命的对话,让每一件材质发挥其独特的人文内涵,使使用者与其产生情感的共鸣。
  而现今的家具设计对于材料的应用却是冰冷的,缺乏情感的交流。从分析苏式家具的用材特点来看,一件家具产品是否成功,占主要地位的因素是设计师是否了解人们的心理需求,只有将材质的情感化与家具融合到一起,注重以人为本的理念,一件家具才能引起情感的共鸣,才能流芳百世。
  二、情感因素在苏式家具形态上的体现
  家具形态,“形”是指家具的“外形、外观”,“态”是指家具的“风格、气韵”。用现代家具设计的思想来说家具形态是传达产品信息的符号,是一种无声的设计语言,它不仅向人类传达其实用功能,而且可以发挥它的审美功能,了解其寄托的深层情感内涵,实现其与人之间对话和情感交流的途径(凌继尧,徐恒醇)。
  苏式家具在形态上以方形、圆形居多,这两种造型也是传统家具沿用的最为广泛的形态。“方与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特定的文化意义,象征着一定的情感内涵,其中以方桌与圆桌(这里指月牙桌)和圈椅的设计最具代表性。
  方桌的用途较为广泛,如古人饮酒、用餐,又或下棋、娱乐,或是最常规地摆放物品等。它可以随意摆放于室内或室外的任何位置,可移动性较强,故往往是好友聚会、招待客人的常用家具。
  而圆桌的使用方式是将两张半圆桌拼合成一张整圆桌来使用的,这种半圆桌在苏式家具中称为“月牙桌”。从人的心理情感上思考,两半月牙本身就代表着和平与安宁。月牙桌一般成双成对出现,许多心理情感都被投射到了圆这个几何形上,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圆形向来被看作是圆满、欢乐、幸福等情感的象征。因此,“月牙桌”在形式上是颇具人文内涵的,对使用者的心理是一种情感的满足。
  在造型语言的使用上,方形与圆形时而分开使用,时而组合使用,这不仅与家具的使用功能有关,而且和人的心理情感、文化传统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圈椅就是苏式家具“方与圆”合用的代表作,整体采用上圆下方的造型组合,而自古中国人就有“天圆地方”的人文理念,圈椅恰是这种理念最好的物化载体。
  因此家具形态设计是设计师表达内心情感世界的元素符号,作为文学、艺术与科技的信息产物,它有独特的图解方式,并充满了人文主义精神。把理性的使用功能和人体尺度结合到形态设计中,可以显现家具的艺术想象力,使独特的材料与有机的造型表现出家具设计形态的构成美(姚海涛,2005) 。蘇式家具对方与圆的造型把握可谓到了极致,我们在现代家具的设计中应该传承这种传统设计文化,让现代家具更具情感化。
  三、情感因素在苏式家具装饰上的体现
  我们知道,最原始的家具设计与生产是为了方便人们的日常生活,因此功能性是最重要的,家具的用材和形态都要能最大程度上满足实用需求。但随着社会文化、经济发展,家具装饰也逐渐重要,并随着时代变迁,形成了许多趋势与潮流,也留下了时代的印记。家具装饰反映了人们对于造型、花纹、图案的喜恶,是最直接的情感化体现。
  中国人是比较保守的,说话做事都显含蓄,自古以来,人们就喜爱以绘画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志趣或情感,久而久之,一些图案就有了某些约定俗成的寓意。苏式家具造物把具有寓意性的图案、花纹融入其中,来彰显家具的品格气韵。苏式家具装饰题材丰富,不拘一格,既有以松竹梅为代表的气节型,又有以山、石、水、风景为代表的自然型,还有以各种神话传说为主的故事型,大多是美好的祝愿,寓意吉祥。人们喜爱将自然界的事物与自己美好意愿相结合,以丰富的想象力赋予吉祥物带来生活幸福的含义性质,吉祥图案贯穿于家具设计中。   苏式家具注重装饰的同时,又不忘简约,可谓是取舍有度。
  苏式家具一向以格调大方、造型简练而闻名于世。在装饰图案的运用上,忌用繁琐赘述的图案,遵循“少即是多”的设计理念,以小见大,使其整体透露出一种大方却不单调的美感。
  比如,苏式家具中最为有名的“官帽椅”。具体而言,官帽椅可分为四出头官帽椅和南官帽椅两种,北方常见的四出头官帽椅以高大、简约、线条流畅而著称,南官帽椅则显示出端庄、大气、灵动的特性,千百年来如潺潺流水缓缓地流淌,不管古今,无论在厅堂还是书房,都能从容坐镇,安定祥和。
  家具装饰通过图案与风格的物化表达,将物与人串联起来,物表达了人的内在情感,人也有了情意寄托。如何将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期待转化为可视的图形,从而引发使用者情感的共鸣,这正是现今家具装饰设计所要思考的问题与要追求的目标之一。
  四、结语
  本文从情感化设计的角度对苏式家具在用材、装饰和形态上的情感因素进行分析。在苏式家具的用材上,苏式家具注重对木材天然纹理的彰显。行云流水般的纹理不但让人们与树木生命的本质相逢,而且还触发了人们置身于山水画卷中的美好想象。硬木成为了表达生命气韵的最好材料。在苏式家具的形态上,其情感化设计不光要考虑产品的使用功能,还要考虑产品造型的精神象征性,只有扎根于历史文化土壤中的形式感,才不会是空洞乏味的。而对于苏式家具的装饰设计,基于其功能与形态之外,装饰的作用才有可呈现之地,不仅表达造物者的内心情感,使日用的生活器具升華为人们情意的载体,也让使用者与物产生志趣的相融。
  由此看来,苏式家具在用材、装饰和形态上情感化的设计,为现代产品对材料的使用提供了很好的范例。故在现代化的家具设计中,应充分重视人性化设计,学习古人在用材、装饰和形态上的情感表达,学会与材料“对话”,学会与形态“交友”,学会与装饰“谈心”,从而注入人的思想情感和审美观念,使其逝去的生命韵律再次出现在人们日常生活的用具中。
  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情感化的产品设计,往往能引起人们内心的共鸣,产生情绪、情感的交融,苏式家具设计正是遵循了这一点,才成为家具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因此,情感化设计是家具设计的重要方法之一,从历史文化出发,不断为使用者创造出新的情感体验是产品情感化设计和苏式家具研究新的发展方向之一。
  参考文献:
  [1]林伟.产品设计中的情感化表现[J].浙江工业大学学报(社科版),2007(6).
  [2]吴江.明式家具的 “道”、“器”之美及对现代产品设计的启示[J].包装工程,2006(10).
  [3]周杨,张宇红.情感化设计中的记忆符号分析研究[J].包装工程,2014(2).
  [4]于惠玲,陈于书.苏式家具设计理念研究[J].林业机械与木工设备,2013(5).
  [5]吴珊.家具形态元素情感化研究[D].北京林业大学,2009.
  [6]范巍.明式家具的人性化设计研究[D].北方工业大学,2016.
  [7]陈梦瑶,张仲凤.木家具设计中的材质情感运用[J].木材加工机械,2016(6).
  作者单位:
   南京理工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6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