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休闲游憩导向下社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Construction Strategy of Community Public Open Space in China under the Guidance of Leisure and Recreation
   摘要:在新时代背景下,强调居民休闲游憩与美好生活的联系,关注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的休闲游憩功能及其发展不充分的现状,以北欧国家芬兰为经验借鉴,研究了赫尔辛基市社区公共开放空间休闲游憩功能的发展理念和实践方法,重点剖析其空间营造过程,归纳出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和专业人员等多元主体的营造职能。针对我国城市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的实际情况,提出空间战略整合、空间生产转型以及空间绩效优化提升等相应的营造策略,系统提升社区公共开放空间休闲游憩功能。
   关键词:公共开放空间;社区更新;空间生产;营造策略;休闲游憩;赫尔辛基
   文章编号:1671-2641(2019)02-0059-05
   中图分类号:TU986
   收稿日期:2019-01-17
   文献标志码:A
   修回日期:2019-04-02
   Abstract: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new era, this article emphasizes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he residents’ leisure and recreation and the good life, it pays attention to the leisure and recreation function of the community public open space and its inadequate development. Drawing lessons from the experience of the Nordic country Finland, this paper studies the development concept and practice method of leisure and recreation function of community public open space in Helsinki city, emphatically analyzes its space construction process and sums up the construction function of multiple subjects, such as government departments, social organizations and professionals. In view of the actual situation of urban community public open space in China, the corresponding construction strategies, such as the space integration , the transformation of space production and the optimization of space performance are put forward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recreation and recreation function of community public open space systematically.
   Key words: Public open space; Community regeneration; Space producing ;Construction strategy; Leisure and recreation; Helsinki
   1 研究背景與问题
   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从风景园林学科视角出发,基于城市物质空间环境的日常休闲游憩与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息息相关,而社区公共开放空间是社区居民日常生活中频繁接触到的休闲空间类型,应该承担起支持社区居民进行休闲游憩活动的重要任务[1~2]。
   在《2016—2017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中,城市休闲空间作为一项专题在报告中得到了体现,许多城市都提出了城市休闲空间发展理念,并将其内化于城市转型与发展进程之中[3]。这也证明了居民日常的休闲游憩行为与其空间载体关系密切,正逐步得到各城市规划建设管理者的重视[4]。同时,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由于自身突出的公共属性,其生产方式正从传统的“蓝图式”向多方参与的“营造式”转变。如何顺应这一转变,建立有效而普适的社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路径,成为了我国人居环境相关学科所共同面临的问题。为了给解决这一问题提供思路,本文将目光投向北欧发达国家芬兰,由于自然环境优美、人民生活富足,休闲游憩是芬兰人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至城市小至社区,开放空间都是居民日常休闲游憩的重要场所,芬兰人民在长期的城市社区建设中,已经建立起较为成熟的公共开放空间营造框架。为此,本文从芬兰赫尔辛基市寻求经验借鉴,分析其社区公共开放空间休闲游憩功能的发展理念和落实方式,重点关注其空间营造过程中多元主体的协同作用,为我国相关实践提供参考。
   2 赫尔辛基社区休闲游憩发展和公共开放空间营造
   2.1 政府主体的战略引导
   2.1.1 开放空间纳入未来城市发展计划
   2017年,赫尔辛基城市规划部门发布了《赫尔辛基城市发展规划(2050)》,旨在将赫尔辛基大都市区域建设成为全球性城市,依托开放空间进行休闲游憩发展,是2050城市发展计划的七大远景之一。该计划主要从宏观层面划定从赫尔辛基市中心向郊区延展的开放空间廊道,即“城市绿指”,这些廊道串接了沿线的各大社区,为社区居民提供大型休闲游憩空间(图1)。    2.1.2 设置主管休闲游憩的职能部门
   在对赫尔辛基未来的开放空间勾画了整体蓝图同时,赫尔辛基市政府还设立了文化和休闲部门,其下体育司专门负责休闲体育场地和设施的供给和维护。具体而言,体育司与当地社区合作,依托社区的开放空间,提供以户外体育运动为核心的主动式休闲场地和设施,包括户外网球场、游泳池、慢跑小径、滑雪小径等等,并负责体育休闲活动的组织和相关场地的预约工作。2.2社会机构的组织参与
   2.2.1 社会机构的顾问指导
   社会机构在赫尔辛基社区居民休闲游憩组织和开放空间的更新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其弥补了政府规划的不足,积极调动社会和居民的力量,使上位规划得以落实。2012年阿尔托大学艺术设计与建筑学院研究团队以“实践导向设计”为课题成立工作坊,围绕“社区归属感”“合作式设计”“休闲活动与幸福感”等议题在位于赫尔辛基西部大区的Kannelm?ki社区展开相关研究,组织当地居民进行休闲活动的激活和社区开放空间的更新。
   2.2.2 社区居民的多代际交流和决策
   在Kannelm?ki社区开放空间的更新设计中,社区居民作为最直接的利益相关者,其关切的问题得到忠实的记录。为充分考虑各年龄层对空间的既有印象和未来期望,阿尔托大学工作坊发起了“明信片”活动,重点组织了青少年和中老年居民的跨代际交流。项目要求社区中的青少年选择自身对社区印象最深刻的场所进行摄影或草图绘制,表达其对于该空间的感受和未来的更新设计意愿,并将明信片寄送给中老年群体;中老年人则同样结合自身经验,对青少年的设计意愿进行评价。
   2.2.3 社区开放空间参与式更新
   在多代际交流和决策的基础上,选择较为重要的开放空间节点进行重点设计。以设计项目“移动咖啡厅”为例,该项目概念由阿尔托大学建筑系学生Tuula M?kiniemi提出,旨在通过小型项目的共建共享,以点带面激活社区居民主动参与开放空间更新。研究团队考虑到开放空间中缺乏供居民休闲座谈的设施,组织居民设计并建造了可折叠咖啡座,结合手推车形成可移动的临时性休闲空间,“移动咖啡厅”点缀于开放空间中,为居民休闲游憩提供支撑(图2)。除此之外,类似的参与式设计项目还有很多,调动了居民参与休闲游憩和社区开放空间设计的积极性[5]。
   2.3 专业人员的空间营造
   2.3.1 空间连通性营造
   连通性是激活休闲游憩行为的前提条件。为强化开放空间的连通性,赫尔辛基城市规划部门对城市范围内的社区开放空间连通性提出了发展要求,各社区内部绿地应该与周边更广阔的城市开放空间连接,以形成完整的休闲空间网络,必要时可考虑建设绿色立交或地下通道,同时,在“城市绿指”内部增加更多的休闲游憩小径,并在随后发布的城市环境手册中明确了这些“城市绿指”的连通形态。
   赫尔辛基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十分关注开放空间连通性的优化,位于市中心的Baana铁路改造项目即是其中典范。Baana铁路最早修建于1894年,其承担着由赫尔辛基西港至中央火车站的货物运输功能。随着2008年货物港口的迁移,Baana铁路的运输功能成为历史,成为市中心一条明显下沉式的线性空间。市规划部门以此为契机,期望打造串接多个社区的开放空间,为社区居民提供日常休闲场所。在该项目的规划设计中,慢行系统和沿线运动节点是主要特色,依托原有铁路线铺设行人和自行车两条线路,并利用局部放大的空间配备篮球场、乒乓球桌等(图3)。随着赫尔辛基城市扩张建设,Baana铁路改造项目已成为连接滨海空间和市中心区域的风景线,为沿线多个社区提供了宝贵的连通机会。
   2.3.2 空间场所性营造
   场所性是吸引休闲行为的基础。社区开放空间的场所性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赫尔辛基森林生态系研究团队采用问卷调查和空间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方法,针对赫尔辛基东部某社区居民的开放空间场所感知进行了研究。研究结果表明,空间的自由度、景观质量、安静程度、活动的可能性等都是影响空间吸引力的重要因素,而最受欢迎的开放空间往往是那些具有强烈场所感的区域[6]。
   实际上,空间场所性的形成并不要求多因素的齐备,单一因子的突出表现往往能达到意外效果。位于赫尔辛基南部港口的Kalasatama社区一直以模糊的地形存在,它的未完成性和过渡性形成了该区域开放空间极高的自由度,激发了城市居民在该地区的短暂创作和休闲活动。滨水开放空间的过渡时期为周边社区提供了一个空旷和未完成的空间,其旺盛的空间活力反映了自由、可利用的开放空间在现代城市中的稀缺性[7],也为开放空间的场所性营造提供着独特的思路。
   2.3.3 空间功能性营造
   功能性是触发休闲游憩行为的直接原因。一项来自赫尔辛基大学的研究表明,社区居民的休闲游憩行为正趋于主动化,尤其对于青少年群体而言,社区开放空间能否提供互动机会显得尤为重要[8]。因此,赫尔辛基社区开放空间的规划设计注重功能性的表达,在一般自然要素之外,各类运动场地和休闲设施是居民日常活动的重要支撑。
   Arabia社区是位于赫尔辛基东郊的传统社区,其最早以工业生产为主要功能,后逐步转变为阿尔托大学校区和居住区。2016年赫尔辛基针对该社区的更新规划发起竞赛,社区中以广场形式存在的开放空间是竞赛各方重点关注的内容,围绕广场功能提升,公众参与使用等议题,各团队给出了各具特色的方案(图4)。可见在老旧社区的更新改造中,开放空间设施配备日益重要,空间的功能性及其服务能力是更新是否成功的一大参考。
   3 休闲游憩导向下社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策略
   目前,在城市存量更新的背景下,社区公共开放空间正成为我国居住区规划设计中各类配套設施规划的重要内容,是居民日常休闲游憩的重要支撑。谨此在借鉴赫尔辛基经验基础上,提出我国社区公共开放空间休闲游憩功能营造的参考策略。    3.1 政府引导社区存量公共开放空间整合
   我国城市建设较一般西方城市规模更大、密度更高,而公共开放空间系统缺乏在战略层面的统筹规划,导致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相对割裂和破碎,难以协同作用,使休闲游憩功能最大化。为此,应在存量背景下,加快推进各类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的系统整合。
   1)依托城市蓝绿空间打造跨社区公共开放空间休闲网络,重视城市河道支流、中微型线性绿地的实际连通与整合作用,串接沿线生活圈,搭建跨尺度开放空间之间的沟通桥梁。
   2)优化社区公园和广场的配置情况,社区公园在弥补公共开放空间不足、满足居民日常休闲需求方面具有独特优势,对于用地紧张的老旧社区而言,应充分发挥用地兼容性,并设置土地再开发中的用地公共化比例要求,随着城市更新发展和时间的推移逐步获取社区公园的建设用地,并结合现有的公园、广场等开放空间设置运动场地,提高其休闲游憩功能[9]。
   3)由政府主导探索公私合营制度,通过制度设计提高不同产权用地中户外空间的公共性,缓解公共开放空间系统破碎的现状。
   3.2 空间生产过程向扁平化转变
   长期以来,我国城市建设的强规划体制决定了城市空间生产的自上而下模式,这种模式在曾经快速扩张式城镇化时期表现出低成本高效率的优势。然而,在存量发展的新型城镇化阶段,自上而下垂直生产的问题也逐渐暴露,蓝图式的公共空间规划设计与社区当地居民实际休闲需求的错位,常导致空间见绿不见人,空间活力逐步丧失。为此,有必要从组织模式的角度,推动空间生产从垂直模式向扁平化和网络化转变,使公共开放空间的相关主体都能有效影响最终空间成果。具体有以下措施:
   1)搭建多主体的公共开放空间营造平台,将政府部门、开发商、社会机构、居民群体、相关专业人员等纳入平台的组织架构中,推动多元主体的角色转型,包括政府部门由主导建设向秩序保障转型、市场主体由土地经济向空间经济转型、居民群体由简单参与到深度耦合转型等。
   2)构建常态化的公共开放空间营造流程,在组织平台搭建的基础上,应强调时间维度上的动态营造,根据居民休闲游憩需求的转变对公共开放空间进行调整,强化公共开放空间与社区建设的同步共生。
   3)推动公共开放空间的自组织使用,本应由业主共有公共开放空间,由于缺乏组织和参与导致无人问津,从“集体共有”变为“集体没有”[10],导致公共资产的浪费,应在协商解决土地权属问题的基础上,划定部分空间用于居民自发的休闲游憩行为,促进场所氛围的营造和社区归属感的产生。
   3.3 提高公共开放空间的休闲游憩绩效
   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的营造应跳出“头痛医头”的思维,从空间特性的角度提出系统性的优化方案,整体提高社区公共开放空间的休闲游憩绩效。具体而言:
   1)在公共开放空间系统层面,应推进生活圈绿道建设,平衡社区各片区的需求,串接社区内主要的开放空间节点并设置标识系统,促进各类用地附属空间的统筹利用[11]。
   2)在公共开放空间单元层面,应适当调整空间布局和软硬地比例,营造动静分区,通过丰富的空间、景观材料、植被和循环动线来增强人们的空间体验[12]。
   3)在公共开放空间设施层面,应根据居民不同休闲需求,有针对性地推进设施定制化和特色化,结合建筑宅旁绿地、墙角空间等零散型空间,见缝插针,设置休闲步道、休憩座椅、体育健身器材等休闲游憩设施。
   4 结语
   我国城市建设正从粗放式扩张向内涵式发展转变,改善公共开放空间的休闲游憩功能成为提高城市居民归属感和幸福感的重要途径。社区以其高效的基层民主、合适的空间尺度以及典型的示范效应,正成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的试验田。本文以赫尔辛基市为例,从多元主体视角分析归纳其休闲游憩导向下的社区公共开放空间营造经验,并结合我国社区公共开放空间发展的实际情况提出相应策略,对于风景园林学科对接新时代需求、切实为人民服务具有参考价值。
   注:图1来自https://www.hel.fi/helsinki/en;图2来自参考文献[5];图3来自https://www.publicspace.org;图4来自https://www.archdaily.cn。
   参考文献:
   [1]杜伊,金云峰.社区生活圈视角下的公共开放空间绩效研究——以上海市中心城区为例[J].现代城市研究,2018(5):101-108.
   [2]陈璐瑶,谭少华,戴妍.社区绿地对人群健康的促进作用及规划策略[J].建筑与文化,2017(2):184-185.
   [3]马唯为,金云峰.城市休闲空间发展理念下公园绿地设计方法研究[J].中国城市林业,2016(1):70-73.
   [4]金云峰,高一凡,沈洁.绿地系统规划精细化调控——居民日常游憩型绿地布局研究[J].中国园林,2018,34(2):112-115.
   [5]MALIN B?CKMAN. Explorations in Kannelm?ki:Building Design Knowledge through Practice-based Design Research[D]. Finland:Aalto University,2013.
   [6]L TYRV?INEN,K M?KINEN,J SCHIPPERIJN. Tools for Mapping Social Values of Urban Woodlands and Other Green Area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2007,79(1):5-19.
   [7]LAURA A,DELANEY RUSKEEP??. Helsinki’s Terrain Vague: Alternative Public Space and Expectant Design[D]. Finland:Aalto University,2012.
   [8]K M?KINEN,L TYRV?INEN. Teenage Experiences of Public Green Spaces in Suburban Helsinki[J].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2008,7(4):277-289.
   [9]范煒,金云峰,陈希萌.公园-广场景观:理论意义、历史渊源与在紧凑型城区中的类型分析[J].风景园林,2016(4):88-95.
   [10]刘悦来.社区园艺——城市空间微更新的有效途径[J].公共艺术,2016(4):10-15.
   [11]金云峰,周聪慧.绿道规划理论实践及其在我国城市规划整合中的对策研究[J].现代城市研究,2012(3):4-12.[12]金云峰,简圣贤.泪珠公园不一样的城市住区景观[J].风景园林,2011(5):30-35.
论文来源:《广东园林》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55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