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简析古琴艺术传承观念在中国钢琴艺术教育中的阐释

作者:未知

  摘 要:在钢琴艺术教育中人们往往更加注重对于演奏技法以及相关知识专业的学习和传授,而钢琴教育中对人的审美能力以及人格素养的培养同样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但是这一点往往被人们所忽略。本文从古琴教学与演奏中所追寻的境界、教育理念中的开放性探索以及教导方向里的文化自觉三方面来探索古琴艺术传承观念对于钢琴艺术教育所具有的积极的影响作用。
  关键词:古琴艺术;传承观念;开放性求索;文化自觉
  钢琴艺术教育通过其他艺术教育一样,不仅仅是美的教育更是人格素养和审美能力的培养。现如今中国钢琴教育的现状只是单方面的注重专业执法的训练以及相关专业知识的传授,而钢琴艺术教育是根本的对审美能力和人格素养的这一本质往往却被忽略掉。那么其原因在于不论是传授者还是学习者都没有充分认识到钢琴艺术教育与文化传承之间有着重要的联系。为了提高钢琴学习者的审美能力和对音乐的鉴赏能力,本文从古琴艺术着手研究,并将其传承观念中的可借鉴之处运用到钢琴艺术教育中。
  一、教学与演奏中所追寻的境界
  古代琴师在琴去练习中不仅仅注重琴曲指法的演奏技巧,更注重通过琴曲来表达出“弦外之音”,也就是说古人在演奏琴曲的过程中更加注重气韵和意境的感悟,将琴曲的高度提升到对社会亦或者是对人生的感悟等情感。《列子》中曾有对古琴演奏追寻的最高境界进行了阐述:“文非弦之不能钩,非章之不能成。文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内不得与心,外不应于器,故不敢发声而动弦。”[1]简言之也就是说,古琴在教学与演奏中所追寻的理想境界便是——得心应手。那么在古琴的演奏之前演奏者需对琴曲进行由内而外的解读然后并结合自身对琴曲的理解进行演奏技法的练习,这样才能将琴曲所蕴含的内在情感通过演奏者的弹奏充分演绎出来。
  那么将古琴艺术所追寻的“得心应手”的境界运用到钢琴教学中,就要求更加注重挖掘作品本身的情感内涵并与演奏者自身的心灵感触相结合,才能使得钢琴演奏也达到较为理想的状态。在钢琴教育过程中教授着需要根据学习者的实际水平来选择合适的曲目,在教授演奏技巧的同时培养学习者对于作品的鉴赏能力,同时要注意培养学习者在演奏过程对情感的表达以及形象塑造的能力。如果钢琴教育者能够将这种理念贯穿到钢琴教学的各个环节中,学生的钢琴演奏也势必会达到“得心应手”的理想境界。[2]
  二、教育理念中的开放性求索
  古琴文化传承中历代亲人所秉持的传承理念是——“师法自然”,是一种追求自由开放并进行开放性探索的一种精神。在汉末《琴操》一种中记载到伯牙学琴学了三年之久仍然不得“移情”之法,于是成连建议他去跟自己的老师方子春请教,而方子春的教授方法却是让伯牙置身于自然景色中然后伯牙居然茅塞顿开习得了“移情”之法。从这一典故可以看出,古人在传授古琴艺术的真谛在于鼓励和倡导学习者在自然造化中进行自我探索。[3]在《列子》中也曾记载到伯牙在演奏琴曲时会根据当时深处的自然环境和当时自己的心理感受来选择演奏的曲目,这也就说明了一点自然环境、心理情感等因素对于演奏的演奏风格有着重要的影响。从众多史料所记载的事例也可以看出,古人在古琴艺术的传承过程中并不局限于教师对学生知识和演奏技法的传授,更多的鼓励学生去进行自由探索和自我教育,学习者在自由探索的过程中演奏技术不仅得到的大幅提升,同时人格修养也提升到了新的境界。[4]
  而现代钢琴教育往往将学生禁锢在某一个封闭式的课堂内,学生的学习多数是被动的,而且对于钢琴艺术的学习也主要是通过模仿和死记硬背来完成,那么这种缺乏开放性的教育理念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生的视野和自由探索的能力。虽然现阶段中国音乐教育取得了一定的进步,但是在感情艺术教育中还需要将开放性的教育理念参入到教学中,鼓励学生对音乐进行多方面的多种形式的自由探索,而弹奏技能仅是为了达到更高目标而借助的一种必要手段。
  三、教育导向中的文化自觉
  在日趋多元化的文化背景下,古琴艺术层层突破挑战仍然顽强的被传承和延续下来。正是因为古琴艺术在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浸润之下才能历经数千年历史的演变一直延续到今,它在传承的过程中一直遵循“道器并重”,也就是说古琴不仅仅是一种可以修身养性的简单乐器,更是某种文化之“道”的转化策略[5]。中国钢琴艺术也同样继承了古琴艺术所奉行的“道器并重”的理念,在多元化的文化背景下,人们对传统文化的意识越来越淡薄,那么就需要借助钢琴来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昭义教授也曾提出:“钢琴演奏技术术語器的层面,而做人则属于道的层面”。
  四、结语
  总之,钢琴艺术教育不仅仅是钢琴技术的教育,更是对学习者审美能力的培养,教师要用爱心去构建学生的心灵,并将“人文科学”作为艺术教育的教育之本,从而开拓出一条全新的具有中国民族优秀新生品质的钢琴艺术教育之路。
  [参考文献]
  [1] 王爱国,翟毅.古琴艺术传承观念在中国钢琴艺术教育中的阐释[J].淮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04:136-139.
  [2] 张艳.古琴艺术在当代高校的传承思考—由广州大学音乐舞蹈学院岭南古琴剧目课程引发[J].音乐传播,2017,02:82-84.
  [3] 孙超.古琴在基础音乐教育中的传承价值研究[D].哈尔滨师范大学,2016.
  [4] 陈瑜.传统与现代·古琴在中国[J].艺术评论,2013,09:22.
  [5] 司冰琳.中国古代琴僧及其琴学贡献[D].中国艺术研究院,2007.
论文来源:《黄河之声》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7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