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多普勒超声在检测妊高征孕妇子宫动脉及脐动脉血流中的价值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探究多普勒超声在检测妊高征孕妇子宫动脉及脐动脉血流中的价值。方法选取2016年6月- 2018年2月我院收治的妊高征孕妇78例作为实验组,65例同一时期正常孕妇作为参照组。采用多普勒超声检测仪检查两组孕妇分别在妊娠早期、妊娠中期以及妊娠晚期的相关指标,观察对比两组孕妇子宫动脉和胎儿脐动脉的阻力指数( RI)、血流搏动指数(PI)、收缩期与舒张期流速比(S/D)。结果随着孕期的延长,实验组孕妇的PI、RI以及S/D值先升高后降低,而参照组孕妇的值均显著降低(P均<0.05);实验组孕妇的妊娠中期和妊娠晚期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P均<0.05)。两组孕妇的胎儿在妊娠晚期脐動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低于妊娠中期(P均<0.05);实验组孕妇妊娠中期。妊娠晚期的胎儿脐动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P均<0.05)。结论多普勒超声可准确地检测妊高征孕妇妊娠期子宫动脉及脐动脉PI、RI、S/D值的指数变化,可以详细评估胎儿宫内情况,能够较早地发现胎儿的异常。
  [关键词]妊高征;多普勒超声;子宫动脉;脐动脉
  [中图分类号] R714.2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156-03
  妊高征又名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是一种伴随感染、抽搐、出血等病症的妇科疾病,严重影响孕妇自身健康状态以及胎儿的发育,通常发生于妊娠期,发病率高达10%,该病已成为新生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1-2]。医学界认为孕妇子宫动脉血流情况可以显著反应子宫与胎盘间的血液循环状况,脐动脉对胎盘的营养灌输维持起决定性作用[3-4]。临床上检测子宫动脉和脐动脉中的相关指标可以进一步了解子宫、胎盘以及胎儿间的血液循环情况[5]。本研究将通过多普勒超声检测妊高征孕妇的相关指标,以分析子宫动脉及脐动脉血流中的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6月- 2018年2月我院收治的妊高征孕妇78例作为实验组,年龄22 - 35岁,平均(27.3±3.5)岁;高血压情况:轻度[140/90mm Hg≥BP≤159/99mm Hg,伴轻微蛋白尿或水肿]35例、中度[160/llOmm Hg≥BP≤179/109mm Hg,尿蛋白(+)或水肿]21例、重度[BP≥180/llOmm Hg,尿蛋白(++~++++)且伴有水肿、先兆子痫]22例。另选择65例同一时期正常孕妇作为参照组,年龄21 - 34岁,平均(28.2±3.8)岁。两组孕妇在年龄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所有患者与家属均已签署知情同意书;本方案已通过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且获得批准实施。纳入标准:(1)两组孕妇均是单胎妊娠;(2)参照组孕妇临床诊断均无妊娠合并症;(3)实验组孕妇临床诊断符合《妊娠期高血压疾病诊治指南(2012版)》的诊断标准[6]。
   1.2 方法
  两组孕妇均采用型号围美国GE Voluson E8多普勒超声检测仪检查妊娠早期(10 - 14)周、妊娠中期( 20 - 26)周以及妊娠晚期(30 - 36)周。检查前让孕妇呈仰卧位,叮嘱孕妇呼吸保持平缓;使用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测仪进行检查,探头频率设置为3.5MHz,选择胎盘附着点五厘米内,进行脐带胎盘端的定位,然后寻找处于两侧骼内动脉远端分支处的双侧子宫动脉主干;对多普勒进行脉冲设置,取样容积为2mm3,子宫动脉长轴和声波的角度必须< 60°,最后获取至少连续三个稳定以及形态一致的子宫动脉和胎儿脐动脉的血流图谱。
  1.3 评价指标
  记录两组孕妇在妊娠早期、妊娠中期以及妊娠晚期时子宫动脉的阻力指数( RI)、血流搏动指数( PI)、脐动脉收缩压最大血流速度(S)、舒张末期最大血流速度(D)以及收缩期与舒张期流速比(S/D);两组孕妇的胎儿在妊娠中期以及妊娠晚期时脐动脉血流动力学参数。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分析样本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子宫动脉血流动力学参数以及脐动脉血流动力学参数采用t检验进行两组间比较;计数资料以[(%)]表示,采用X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孕妇子宫血流动力学比较
  随着孕期的延长,实验组孕妇的PI、RI以及S/D值先升高后降低,而参照组孕妇的值均显著降低(P均< 0.05);两组孕妇妊娠早期PI、RI以及S/D值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实验组孕妇的妊娠中期和妊娠晚期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P均< 0.05)。详见表1。
  2.2 两组孕妇的胎儿脐动脉血流动力学参数比较
  两组孕妇的胎儿在妊娠晚期脐动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低于妊娠中期(P均<0.05);实验组孕妇妊娠中期。妊娠晚期的胎儿脐动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P均<0.05)。见表2。
   3 讨论
  妊高征的发病原理与环境、遗传、生活方式等息息相关,是孕妇比较常患的高危疾病[7]。临床上绒毛外滋养细胞将正常妊娠子宫螺旋小动脉壁取代,达子宫壁浅肌层,进而重铸螺旋小动脉,促使动脉管径变大,逐渐形成子宫胎盘阻力循环系统,最终达到胎儿发育所需的供血[8-9]。孕妇处于妊高症时,滋养细胞由于浸润过浅,导致只有蜕膜层血管的重铸,且胎儿的胎面三级绒毛数量减少,从而促使胎盘供血不足以及循环阻力显著增大[10-11]。有研究报道,妊高征患者的病理生理变化一般为心输出量降低、组织血缺氧、全身小血管痉挛、胎盘血流量急剧降低等,进而引发孕妇出现蛋白尿、水肿等病症,最终会导致胎儿发育迟缓、胎儿死于腹中等I12-13]。所以早期诊断、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以及改善预后显得格外重要。医学界关于多普勒超声检测妊高征孕妇的研究报道较少[14],本研究将采用多普勒超声检测妊高征孕妇,分析子宫动脉及脐动脉血流中的价值。   本研究中,随着孕期的延长,实验组孕妇的PI、RI以及S/D值先升高后降低,而参照组孕妇的值均显著降低(均P< 0.05)。主要是由于妊高征孕妇在胎盘发育高峰时候的血管重铸严重不足,进而显著增加血流灌注的阻力,在妊娠后期,通过调节机体多方面的机制,血管重铸较为不足,进而逐渐降低胎盘血流灌注的阻力;正常孕妇随着妊娠期的延后,血管阻力会显著降低。实验组孕妇的妊娠中期和妊娠晚期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均P< 0.05)。两组孕妇的胎儿在妊娠晚期脐动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低于妊娠中期(P<0.05);实验组孕妇妊娠中期、妊娠晚期的胎儿脐动脉血流PI、RI以及S/D值均显著高于参照组。与黄祯[15]研究结论相似,说明多普勒超声可准确地检测妊高征孕妇妊娠期子宫动脉及脐动脉PI、RI、S/D值的指数变化,可以较详细评估胎儿宫内情况。主要因为妊高征孕妇在妊娠中、晚期母胎血管网络发育出现障碍,循环阻力显著增强,促使血流灌注量明显减少。
  综上所述,多普勒超声能够准确地检测妊高征孕妇妊娠期子宫动脉及脐动脉PI、RI、S/D值的指数变化,可以详细评估胎儿宫内情况,能够较早地发现胎儿的异常,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对提高新生儿质量具有重要临床意义。
  [参考文献]
   [1]王益群.妊娠期高血压疾病相关影响因素及对妊娠结局影响的研究[J].中华全科医学,2015,13 (4): 602-604.
   [2]贺英.彩色多普勒超声评价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对胎儿心功能的影响[J].临床超声医学杂志,2015,17(8):552-554.
  [3]姬冬辉.彩色多普勒超声在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患者胎儿宫内窘迫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3):477-478.
  [4]郭凤军,樊尊攀,田静岩,等.妊娠期高血压疾病孕妇子宫动脉多普勒血流监测的临床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6, 31( 13):2592-2593.
  [5]盛同彤.彩色多普勒超声在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患者胎儿宫内窘迫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中国实用医学,2016,II( 22):31-32.
   [6]魏秋菊,杨冬雪,郝振民,等.多普勒超声对妊娠期高血压患者子宫动脉血流的检测情况分析[J].中国地方病防治杂志,2017,32( 1): 114-115.
  [7]洪喜萍.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测脐动脉和子宫动脉血流在妊娠期高血压疾病诊治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7,31( 17):4260-4262.
   [8]王玲,华扬.彩色多普勒超声监测妊娠高血压综合症对肾脏及子宫胎盘血液循环的影响[J].河北医学,2017,23( 9): 1415-1419.
  [9]马斌,王艺璇,李天刚.三维能量多普勒超声在妊娠期高血压疾病胎盘血流灌注监测中的价值[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 (4): 918-921.
   [10]戴琴香.彩色多普勒超声对妊高症胎儿宫内窘迫的诊断价值与临床分析[J]现代医用影像学,2015,24(3):482-483.
   [11]彭靜,柳杨.正常妊娠妇女和HDP孕妇妊娠早、中、晚期子宫动脉及其胎儿脐动脉血流动态变化的比较[J].医学综述,2016,22( 10):1996-1998.
  [12]肖学茹,张陈彦,孙东霞,等.妊娠中期脐血流监测的临床意义[J].中国医药导报,2015,30(1):98-101.
  [13]肖学茹,张陈彦,孙东霞,等.妊娠中期脐动脉血流S/D值变化与围产儿不良结局的关系[J].山东医药,2015,( 30) .51-52.
  [14]施乾坤.妊娠期合并急性肾损伤孕妇子宫动脉及脐动脉血流动力学指标预测不良妊娠结局的价值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 19):3937-3939.
  [15]黄祯,余玉华,陈丽珍,等.子宫动脉超声多普勒血流监测在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晚期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河北医学,2015,21( 8): 1373-13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