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价值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讨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价值。方法回顾性分析2016年6月~2017年12月我院收治的疑似下肢静脉血栓患者60例的临床资料。所有患者均行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及超声检查诊断,对患者下肢深、浅静脉管径、血栓大小、范围、血流变化等进行测量,同时总结分析患者声像图特征。结果 应用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诊断60例下肢静脉血栓患者,后经静脉造影证实误诊4例,彩色多普勒诊断符合率为93.33%;超声检查结果显示,中央型血栓12例,周围型34例和混合型10例,其中周围型和混合型患者中左下肢静脉形成血栓的情况明显高于右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患侧腘静脉和股静脉管径的直径均较健侧增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确诊的56例血栓患者中急性血栓者32例,亚急性及慢性血栓者24例。结论 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率较高,且可对血栓的位置、范围和管腔阻塞程度进行判断,有助于指导临床治疗方案的制定及客观评价临床效果。
   [关键词]下肢静脉;静脉血栓;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诊断
   [中图分类号]R445.1;R54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134-03
  下肢静脉血栓形成是临床上常见的多发性疾病,临床及早诊断并给予治疗对其预后具有重要意义[1-2]。下肢静脉血栓可能是静脉内血液因某种因素导致其出现非正常凝固致使血管阻塞。下肢静脉血栓是最为常见的四肢疾病之一,患肢肿胀、疼痛、压痛、水肿、浅静脉曲张等为其主要的临床表现。若对于静脉血栓形成未能及时诊断及治疗,可因血栓阻塞静脉,导致静脉血液回流障碍,致使肢体出现肿胀、疼痛,甚至肢体功能发生障碍,而血栓一旦脱落,可能诱发致命性肺动脉血栓的发生,严重者可导致患者心功能减弱或死亡。部分静脉血栓在临床的表现较为隐匿,仅根据其临床症状难以诊断,故而需要新的诊断方法。近年来,随着多普勒超声技术的发展及推广,对血管性疾病的诊出率亦越来越高。本研究采用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疑似下肢静脉血栓患者诊断,探讨其对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資料
  选取2016年6月~2017年12月我院具有完整临床资料的疑是下肢静脉血栓患者60例,对其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其中男33例,女27例,年龄25~75岁,平均(60.5±5.8)岁;病程3d~6个月,平均(2.86±0.63)个月。入组时以肢体肿痛、凹陷性水肿及发绀,部分伴有皮肤溃烂及静脉曲张的临床表现。
   1.2 方法
  本研究采用型号为PHILIPSHD15的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诊断仪,探头参数频率为5~7MHz。取受检者仰卧位,并使受检者肢体处于放松状态,大腿稍微外旋并向外展开,膝关节屈曲,部分下肢严重水肿受检者可结合腹部探查。对受检者下肢股总动脉、股静脉、大隐静脉全程行常规探查,取受检者俯卧位对其腘静脉、小隐静脉及胫后静脉进行探查,调整受检者体位,呈侧卧位或仰卧位,并调整探头频率为3.5MHz,对其髂静脉和下腔静脉探查。以纵切和横切方式检查每一静脉段。并以二维血流显像对下肢静脉的内壁及管腔内情况进行观察。血管管腔、管壁、管径、血栓位置、范围及大小应用频谱多普勒沿血管走向进行观察,并观察其彩色血流填充、血管充盈及缺损和侧支血循环情况。静脉腔内血流速度及血流充盈情况由彩色多普勒显示,同时对探头施压,对静脉管腔形成压迫,观察其管腔压闭性,且配合对小腿施压挤压试验[3]。
   1.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软件分析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比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检查结果
   60例下肢静脉血栓患者中经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确诊者56例,其中血栓单纯发生于左侧者37例,右侧者17例,双侧者2例;4例误诊,误诊原因为血栓发生在左下肢小腿胫后静脉,在超声声像图中未发现回声,且血流显像无法探及血流信号,后左下肢小腿胫后静脉经静脉造影证实无异常,患者经彩色多普勒诊断符合率为93.33%(56/60)。
   2.2 血栓分布情况
  对患者行血栓超声检查结果显示,中央型血栓12例,左右侧血栓发生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周围型和混合型血栓情况分别为34例和10例,左右侧血栓发生情况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所有患者左侧血栓38例,右侧血栓18例,下肢左侧发生血栓病例数较右侧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 下肢静脉血管管径比较
  患侧腘静脉和股静脉管径的直径均较健侧增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血栓特征分析
  确诊为下肢静脉血栓患者的56例中,其中32例为急性血栓,24例为亚急性及慢性血栓;急性血栓患者患病静脉管径大于同名伴行的动脉管径,被血栓阻塞的静脉管腔内壁光滑且完整,同时静脉管腔内壁与血栓具有清晰分界,静脉管壁未发现增厚;对于亚急性及慢性血栓者,其下肢深静脉管腔内径发生回缩现象,静脉管腔内壁受损呈不光滑现象,静脉管腔内壁与血栓分界模糊不清,血栓超声回声呈中等或偏高程度,血栓患病静脉管腔受压时不瘪皱,部分血栓阻塞处的静脉腔可再通血流;血栓形成时间越长,超声回声强度越高。
   3 讨论
  下肢静脉血栓是指髂总静脉、髂外静脉、股静脉、腘静脉及小腿以下静脉范围内因某种原因导致其血管内壁受损以及血液高凝状态,进而形成血栓,阻塞血管影响血流,造成阻塞部位血管及其相关组织出现缺血缺氧,若血栓形成时间较长,导致相关组织出现长时间缺血缺氧可致使其功能出现障碍,影响患者的正常生活。下肢静脉血栓形成可能与外科手术或长期卧床有关[4-7]。   既往对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主要依靠“金标准”的X射线静脉造影,该方法虽能对血栓明确确诊,但因该方法具有创伤性,需向静脉注射造影液,可引起并发症,且存在禁忌证及有一定危险性[8-9]。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可清晰的显示腘静脉、髂总静脉、髂外静脉及股静脉等管内情况及血流状况,从而明确下肢静脉血栓的发生位置、范围,以及血管阻塞程度,并通过对小腿挤压试验可直接检出血栓,尤其对于阶段性病变具有更好的检出,并且可鉴别血栓的性质,判断其急、慢性血栓,同时可对血栓进行动态观察,可弥补X线静脉造影的不足之处[10-12]。本研究结果显示,60例下肢静脉血栓患者中经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确诊者56例,其中血栓单纯发生于左侧者37例,右侧者17例,双侧者2例;4例误诊,误诊原因为血栓发生在左下肢小腿胫后静脉,在超声声像图呈无回声,且血流显像无法探及血流信号,后左下肢小腿胫后静脉经静脉造影证实无异常,患者经彩色多普勒诊断符合率为93.33%(56/60)。且血栓分布中央型11例,周围型34例和混合型10例。所有患者左侧血栓38例,右侧血栓18例,下肢左侧发生血栓病例数较右侧高。可见左下肢发生血栓的几率较右下肢大,同时患侧腘静脉和股静脉管腔直径较健侧增粗,可见血栓病变可改变血管管径,血管管径在血栓的作用下逐渐增粗,从而在多普勒血流显像中清晰显示。此过程中可能与患者下肢静脉瓣功能不全导致其无法完全关闭,继而引起患者下肢静脉血液回流障碍,因静脉淤滞可使静脉腔内压力升高,迫使腔内液经管壁外渗,引起局部组织性炎症反应。同时,多普勒血流显像可观察血管内血流充盈缺损情况,对于未发现管腔内血流信号,管腔内血栓呈低回声且回声质地均匀,对于病变远端及浅静脉的脉冲多普勒频谱可取到相对稳定的频谱,管腔弹性减退,大、小隐静脉内径光滑,健侧深浅静脉瓣可通过挤压小腿试验判断其功能是否正常[13-15]。完全闭塞的静脉管腔在血流显像中无血流信号,不完全闭塞的静脉管腔在血流充盈缺损显像中可观察到缝隙状血流信号。根据下肢靜脉血栓形成时间可分为急性、慢性及亚急性血栓,本研究结果显示,在下肢静脉血栓患者的56例中,其中32例为急性血栓,24例为亚急性及慢性血栓,多数为急性血栓患者,其在多普勒血流显像中可见管腔内絮状回声漂浮,且此阶段的血栓不稳定,易脱落造成肺栓塞,危及患者生命安全。
  综上所述,下肢静脉可通过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显示其管壁、管径及血流情况,同时血流显像在诊断静脉血栓的敏感性及特异性较高,对血栓的位置、大小及范围可作为准确的判断,同时血流显像无创、操作简便、安全,可重复检查并可动态观察急、慢性血栓形成的情况,为诊断下肢静脉血栓的首选方法。
   [参考文献]
   [1]张柏根.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诊断与治疗[J].中华医学杂志,2013,93(21):1604-1606.
   [2]江俊荣,余晓梅.下肢深静脉血栓的超声诊断[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2,16(9):1705-1706.
   [3]段鹏飞,倪才方,刘凯,等.药物-机械偶联式血栓清除术治疗急性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J].中华普通外科杂志,2016,31(4):338-339.
   [4]曹允友.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后并发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早期诊治[J].现代医药卫生,2013,29(24):3701-3702.
   [5]褚晓玲.下肢深静脉血栓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的诊断价值[J].中国医学创新,2011,8(20):114-115.
   [6]李阳,陈小平.老年人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的超声诊断[J].实用老年医学,2013,27(11):959-960.
   [7]王慧青,赵玲,杨庆南.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下肢深静脉血栓的诊断价值[J].中国民康医学,2011,23(3):301-302.
   [8]宋月实.深静脉造影与彩色多普勒超声对下肢深静脉血栓的临床诊断价值探讨[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6,10(17):63-64.
   [9]宋海涛.彩超和血流检查诊断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对比研究[J].中国医药指南,2015,13(25):87-88.
   [10]金奇.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对下肢静脉病变的诊断价值及应用[J].现代医药卫生,2011,27(12):1865-1866.
   [11]曹雯霞.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诊断在下肢静脉血栓中的临床分析[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1,32(1):91.
   [12]何崇保,庞勇,敬永国,等.直接法CTV下肢静脉造影与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45例诊断对比[J].现代医用影像学,2015,24(6):972-974.
   [13]姚怀齐,刘璇芝,郑宝群.2型糖尿病患者下肢动脉血管病变的彩色多普勒血流显像特点[J].中国实用医药,2015,10(33):61-62.
   [14]张云,盛丽.彩色多普勒超声血流显像检查对骨折患者下肢静脉血栓的诊断价值[J].西部中医药,2016,29(12):134-135.
   [15]罗俊华.多普勒血流显像技术在下肢深静脉血栓诊断中的应用[J].川北医学院学报,2016,31(2):171-17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