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实验室起火之谜

作者:未知

  省中小学航空模型大赛很快就要举行了,可是霍铁的模型还缺一组夜间照明灯。巧的是,霍铁老爸的学生孟祥正好在本市的电子厂做技术攻关组组长,就应承下了这件事。
  周五下午,霍铁如约来到电子厂,正赶上下班时间。技术科在五楼,走廊不长,一边是窗户,另一边是一间间挂着门牌的办公室。
  正对着楼梯口的是一间小小的传达室,一个五六十岁的姓张的老大爷接待了他。也许是好不容易来了客人,老张的聊兴颇浓,他指着走廊尽头的一扇门介绍:“那边是生产科的实验室,孟技术就在那里边!”
  坐了不多久,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身穿灰色短袖衬衫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孟祥。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和孟祥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另一个看上去年龄稍大些。孟祥和小伙子進来的时候都空着手,年龄稍长的那位则拿着一个透明的运动水杯。
  孟祥向霍铁简单做了介绍,年轻人叫宋大铭,年长一些的叫申东。大家一起来到走廊上,申东嘟囔了一句:“马滔怎么还没做完?”
  正说着,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从实验室里冲了出来。
  “都忙完了吧?都早点回家吧。”张大爷抖了抖手里的一串钥匙,朝实验室走去。霍铁、孟祥以及同事们一起下楼,马滔急切地说:“组长,咱们这个攻关项目忙了两个多月,今天总算完成了,晚上吃顿大餐庆祝庆祝怎么样?”
  “那行啊,现在就去!霍铁也一起去!”孟祥来了兴致,扭头微笑着对申东说,“申师傅,你晚上也不能走,一会儿给你点你最爱吃的红烧鲈鱼!”
  “谢谢!但我晚上还有重要的事,今天就不能和大家聚餐了。你们玩得开心点儿!”申东委婉地拒绝了孟祥的好意。
  送别了申东,孟祥和同事们来到厂区附近的餐厅。宋大铭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单位了,只好回办公楼去取。
  过了十分钟,宋大铭回来了,饭菜也陆续上桌了,大家边吃边聊。正在兴头上,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孟祥接起了电话:“喂,徐科长,您、您说什么?实验室失火了?”
  他的话仿佛一瓢凉水,瞬间把大家的兴奋劲浇灭了,宋大铭和马滔吓得目瞪口呆,连忙焦急地望向工厂大楼。不过奇怪的是,生产科所在的五层虽亮着灯,但却没发现起火的迹象。
  “不用担心。”霍铁说,“我看到你们厂区边上就有一个消防队,如果火势大的话,我们早就听见鸣笛声了。既然没听见,可见是小火灾,应该已经控制住了。”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霍铁的话好像被验证了一般,孟祥对着电话继续说道,“好,我们马上回去。”
  孟祥等人赶到的时候,保卫科的徐科长已经等在那里了,他身旁站着的是低垂着眼眉的老张,申东也站在一旁,估计同样是接到了徐科长的电话。
  徐科长让老张打开实验室的门。进门之后,是一个小隔间,墙上挂着几件蓝色的实验服,再往里走才是实验室的内门。大家一一换上实验服走了进去。
  整个实验室有一百多平方米,大概分成三个区域,右手边的实验区占据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面积。左手边靠门的一小块区域是休息区,用隔板隔开,陈设很简单,一台冰箱,一个置物柜,三四把椅子,以及一个洗手台。
  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空间里,有一台霍铁说不上名字的大型仪器,正发出“嗡嗡”的声响。仪器的散热口贴着地面,对着窗台的方向。老张带领众人来到这里,指着一处地面给大家看:“起火点就在这里。”
  尽管位于角落,光线并不充足,但是仍然能够清晰地看到那里有一团已经烧焦的东西。
  原来,十几分钟前,老张到实验室进行每天的例行检查,就在检查结束、关上灯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糊味,他还没来得及找到糊味的来源,就发现这里蹿出了一团火苗。幸亏他反应快,及时用灭火器扑灭了。
  “着火的是一块海绵,我已经调查过了,是实验室里的材料。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应该是一次安全事故:不知是谁不小心把海绵掉在了散热口附近,结果温度越来越高,最后引燃了海绵。不过……”徐科长顿了顿,打开手电筒,在强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地面上散落着好几小堆颗粒状的东西。
  “这是……”孟祥有些莫名其妙。
  “是硝酸铅。”徐科长严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你们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宋大铭、马滔和申东的神情立刻都紧张起来,面面相觑。
  “是助燃剂。”站在最后面的霍铁忽然说,“也就是说,这是一起蓄意纵火案件。”
  徐科长这才注意到霍铁,孟祥急忙上前和徐科长耳语了两句,徐科长边点头边说:“哦,没想到还是一位小侦探。”他转过头对在场的人说道,“根据着火的时间分析,这些东西差不多是在两三个小时前放在这里的。我想,只有三个人有机会做这件事!”
  他环顾一下周围,继续分析道:“马滔,下班后你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你有几分钟的时间独自待在这里;宋大铭,你刚才为了找手机也来过这里;还有老张,你也有机会。”
  “徐科长,您真会开玩笑。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攻关项目通过了,我也跟着沾光不是……”
  “据我了解,前段时间你私自使用了实验室的一个新的移动硬盘并被一名技术员举报,现在你故意报复也说不定。”徐科长严肃地说。
  “果然是你们!”老张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扭头看了宋大铭和马滔一眼,气急败坏地指着他们说,“要这么说,他们俩的嫌疑更大。有一次,我在外面遛弯,亲耳听到他们俩说孟祥不配当攻关组的组长,还说一定要‘找机会给他点儿颜色看’,说不定……”
  “你不要血口喷人……”宋大铭和马滔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好了!不要吵了,都先出去,具体情况一会儿你们和警察说。”徐科长喝道,挥挥手让大家都出去。
  三位技术员和老张留在会客室,徐科长和孟祥一起来到走廊里分析情况,霍铁也跟了出来。
  徐科长见霍铁一直紧皱眉头,就打趣道:“小侦探,有什么想不通的,我给你排解排解。”   霍铁想了想说:“刚才您的分析有道理,不过我觉得并不全对。”
  “为什么?”徐科长大为意外。
  “那个纵火装置的位置很隐蔽,如果不刻意去找,并不容易发现。也就是说,大家都有可能犯案。只要在临下班前找个机会下手,都有可能不被发现。不是吗?”
  徐科长似乎被问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所以,这个案子的关键不在于谁放了海绵,而在于谁放了那些硝酸铅。”霍铁又扭头问孟祥,“孟大哥,硝酸铅是实验室里的东西吗?”
  “绝对不是!”孟祥坚定地摇摇头,“不过,储物柜里存放了一些袋装的碳酸钠,是用来清洗实验器具的,和这东西倒是很像。难道是材料科弄错了?按说不会啊,之前我们也用这个洗过东西,如果弄错了,肯定会发现的。”
  “那这些硝酸铅是从哪儿来的呢?”
  霍铁沉思着说:“也就是说,只有一个途径——由某人从外面带进实验室的。”
  “这更不可能了!”徐科长赶紧说,“你刚才也看到了,实验室的管理很严格,任何人进实验室之前都是要换上专用衣服的。那些衣服没有口袋,技术员平时进去的时候,所能带入的也就是手机之类的小物件。”
  “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监控也可以证明。”孟祥也说。
  为了保险起见,徐科长调出了今天下班之后的监控,经过仔细查看,确实没看到有人在换服装的时候有异常举动。他又往前翻看了大概一周左右的监控,确实如徐科长和孟祥所说。
  “这真是不可思议……”这下就连霍铁也无计可施了。
  “看来,只能等警察来了再说了!”孟祥走进会客室倒了两杯水,递给徐科长和霍铁。
  霍铁看着手中的杯子,忽然问:“你们平时在实验室里需要喝水的话怎么办?都是来会客室接水吗?”
  “当然不是了。实验室的休息区就有饮水机啊!”
  “哦?”霍铁急忙回放并定格了一处监控画面,问道,“那为什么申东每次进去的时候都带着水杯呢?”
  “以前,老申也一直喝实验室里的水,但最近他看到一则新闻,说饮水机里的水不卫生,后来他就自己带水喝了。”
  “他的水杯一般放在什么地方?”霍鐵忽然激动地问。
  “放在休息区。说到这儿,我想起有件事还挺反常的,我们几个好像从未在实验室里看到过他喝水。”
  霍铁紧锁的眉头绽开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并不是申东不想喝水,而是他根本没法喝水——因为那水不能喝!”
  警方到达之后,根据霍铁的建议首先检测了实验室洗手池的排水管道,果然发现了不少硝酸铅残留。经过紧急审讯,申东终于坦白交代。原来,他一直因为孟祥比自己资历浅却成为攻关小组的组长而耿耿于怀,所以才费尽心机策划了这起纵火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24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