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药蝉花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中药蝉花为麦角菌科真菌大蝉草的分生孢子阶段即蝉棒束孢菌及其寄主山蝉幼虫的干燥体。蝉花之名始见于南北朝刘宋时期雷敩的《雷公炮炙论》,古本草已对蝉花的外观性状、产地及功效进行了描述,并对品质有了初步的评价。蝉花化学成分主要有多糖、核苷类、麦角甾醇、脂肪酸及多球壳菌素等;药理作用主要有抗惊厥、抗氧化、抗肿瘤、保护肾脏,对免疫功能和造血功能均有影响。
  关键词:蝉花;本草考证;化学成分;药理作用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9.04.019
  中图分类号:R2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707(2019)04-0073-04
  Abstract: Isaria Cicadae Miquel is the dry part of the conidia stage of the ergot fungus Cordyceps cicadae Shing and its host larvae. The Chinese name Chanhua was first seen in Leixiao's Lei Gong Pao Zhi Lun in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and the ancient herbal medicine has described its appearance, origin and efficacy, and has preliminarily evaluated its quality. The main chemical components are polysaccharide, nucleoside, ergosterol, fatty acid and polyglobulin.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mainly include anti-convulsion, anti-oxidation, anti-tumor, protection of kidney and effects on immune function and hematopoietic function.
  Key words: Isaria Cicadae Miquel; materia medica textual research; chemical components; pharmacological effects
  中药蝉花为麦角菌科真菌大蝉草的分生孢子阶段即蝉棒束孢菌及其寄主山蝉幼虫的干燥体,主产于浙江、福建、四川等地,具有疏散风热、透疹、熄风止痉、明目退翳之功,主治外感风热、发热、头昏、咽痛、麻疹初期、疹出不畅、小儿惊风、夜啼、目赤肿痛、翳膜遮睛[1]。化学研究表明,蝉花中含有多糖、虫草酸、氨基酸、甘露醇、生物碱、麦角甾醇等。药理研究表明,蝉花具有抗疲劳、耐缺氧、降血糖等功效。本研究从原植物形态、本草学考证、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4个方面对蝉花的研究进展进行综述,为进一步研究提供参考。
  1  原植物形态
  中药蝉花为麦角菌科真菌大蝉草的分生孢子阶段即蝉棒束孢菌及其寄主山蝉幼虫的干燥体。蝉棒束孢菌Isaria cicadae Miquel的孢梗束丛生,由寄主的前端伸出,新鲜时白色,高1.5~6 cm;柄分枝或不分枝,直径0.1~0.2 cm,基部有时连接,顶部分枝,并有一层粉末状的分生孢子。分生孢子长方卵形,两端稍尖,常含有2个油球,透明无色。大蝉草Cordyceps cicadae Shing虫体长椭圆形,微弯曲,长约3 cm,直径1~1.4 cm,形似蝉蜕。虫体头部具1~2束棒状子座,长条形或卷曲,分枝或不分枝,黑褐色,顶端稍膨大,表面有多数细小点状突起[1]。
  2  本草学考证
  蝉花之名始见于南北朝刘宋时期雷敩的《雷公炮炙论》,将其列为中品,曰“凡使,要白花全者”[2]。《本草图经》苏颂曰:“出蜀中,其蝉头上有一角,味之蝉花。医工云:入药最奇。”[2]《证类本草》载:“主小儿天吊,惊痫,夜啼心悸。所在皆有,七月采。生苦竹林者良,花出土上。”[3]《本草纲目》载:“蝉花,即冠蝉、胡蝉也,花、冠,以象名也。胡,其状如胡也。唐,黑色也。古俗谓之胡蝉,江南谓之螗,蜀人谓之蝉花。”[4]由此可见,古本草已对蝉花的外观性状、产地及功效进行了描述,并对品质有了初步的评价,以生苦竹林者良。
  3  化学成分
  3.1  多糖
  周俐斐等[5]采用水提醇沉法提取蝉花中水溶性粗多糖,经Sevag除蛋白和活性炭脱色后获得蝉花总多糖,纯化后的蝉花总多糖含量为51.6%。温鲁等[6]研究表明蝉花中多糖含量高于蛹虫草。杨全伟等[7]研究表明,金蝉花粗多糖中的中性糖含量为48.36%,糖醛酸的含量为12.39%,总多糖的含量为60.75%,相对分子质量为9.3×103 Da,由阿拉伯糖、木糖、甘露糖、半乳糖和葡萄糖组成。
  3.2  核苷类成分
  蝉花中核苷类成分丰富,已分离鉴定的核苷类成分有腺嘌呤、胞嘧啶、肌苷、尿嘧啶、尿苷、β-胸苷、腺苷、2-脱氧腺苷、虫草素[8-9]。张洪梅等[10]研究表明,不同產地蝉花中腺苷及虫草素含量差异较大,以江苏茅山产的蝉花中腺苷含量最高,达44.957 μg/g;四川宜宾产的蝉花中虫草素含量最高,达191.725 μg/g,江西九江产的蝉花中虫草素含量最低,仅为25.437 μg/g。温鲁等[6]研究表明,蝉花中虫草酸和腺苷的含量高于冬虫夏草。
  3.3  麦角甾醇
  杨安伦等[11]基于响应面设计优化金蝉花麦角甾醇提取工艺结果显示,金蝉花中麦角甾醇的最佳提取工艺为以88%的乙醇为提取溶剂,74 ℃,提取38 min。张洪梅等[10]研究表明,不同产地蝉花中麦角甾醇的含量范围为120.024~301.652 μg/g。   3.4  脂肪酸
  蝉花中含有十四烷酸、十五烷酸、十六烷酸、软脂酸、棕榈油酸、十七碳酸、十七碳烯酸、十八烷酸、油酸、油酸甲酯、亚油酸、花生酸、花生一烯酸、花生二烯酸、二十碳三烯酸、二十一碳酸、山嵛酸、二十三碳酸、木焦油酸、肉豆蔻酸、肉豆蔻酸乙酯、二十五烷酸、硬脂酸等脂肪酸类,其中不饱和脂肪酸高于饱和脂肪酸含量,不饱和脂肪酸的含量超过81.5%[12-14]。研究表明,野生蝉花中挥发性化合物以脂肪酸类(90.08%)物质为主,其中油酸的相对含量达45.09%,棕榈酸的含量达21.18%,亚油酸的含量为9.44%[15]。
  3.5  多球壳菌素
  徐红娟等[16]采用NKA大孔吸附树脂和硅胶两步柱色谱对蝉花中抗真菌活性成分进行分离纯化,获得抗真菌活性成分多球壳菌素。
  4  药理作用
  4.1  抗惊厥
  朱碧纯等[17]研究表明,蝉花中分离的单体化合物N6-(2-羟乙基)腺苷具有抗惊厥作用,其可能通过激活腺苷A1受体而起作用。
  4.2  抗氧化
  朱燕等[18]研究表明,蝉花多糖具有一定的清除自由基能力,起到抗氧化作用。封燕等[19]研究50%醇沉和80%醇沉蝉花多糖显示,二者均表现出较强的清除自由基能力,具有一定的还原能力和總抗氧化能力。
  4.3  抗肿瘤
  芦柏震等[20]研究表明,蝉花粗体能选择性地杀伤肺癌细胞株PAA G2/M期细胞,显著抑制PAA细胞生长。杨全伟等[7]研究表明,金蝉花粗多糖具有较强的免疫抑制作用及较高的肿瘤抑制活性。陈安徽等[21]研究结果显示,人工培育的蝉花虫草和天然蝉花虫草均有抗肿瘤活性,其活性成分为中等极性化合物。谢飞等[22]研究表明,野生蝉花多糖在体内、体外均有明显的抗肿瘤活性,可能与增强免疫调节和抗氧化活性有关。
  4.4  保护肾脏
  彭秀秀等[23]研究蝉花虫草提取物N6-(2-羟乙基)腺苷对小鼠肾脏缺血再灌注损伤的影响表明,经7.5 mg/kg N6-(2-羟乙基)腺苷预处理后对小鼠肾脏缺血再灌注有保护作用。赵晓露等[24]及刘伟敬等[25]研究表明,蝉花能改善糖尿病肾病大鼠肾功能,减少细胞外基质沉积,减少肾小球硬化及肾纤维化,对糖尿病肾病大鼠有良好的保护作用。刘玉宁等[26-28]研究表明,蝉花菌丝体通过下调TGF-β1刺激下的肾小管上皮细胞α-SMA、LN、FN、Col Ⅲ蛋白,调节单侧输卵管梗阻大鼠肾小管间质uPA/PAI-1蛋白及信使RNA的异常表达,来发挥抗肾间质纤维化作用,对肾脏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谢炜等[29]研究表明,蝉花菌丝体能有效延缓大鼠慢性肾衰的进程。金周慧等[30]研究表明,蝉花菌丝体可以减轻肾小球损害,改善肾功能及肾衰并发症,延缓肾小球硬化的进程。
  4.5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宋捷民等[31]研究蝉花对免疫功能的影响显示,蝉花提取物具有明显的促进正常小鼠体液免疫功能和提高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的作用。杜金莎等[32]研究表明,蝉花子实体通过促进脾细胞增殖,增强自然杀伤力细胞杀伤活性及巨噬细胞吞噬能力,从而增强机体免疫功能。何晓波等[33]研究表明,蝉花总多糖在体内外均能有效促进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反应。
  4.6  对造血功能的影响
  宋捷民等[34]研究表明,蝉花对糖尿病小鼠及正常小鼠均有显著的降血糖作用,有明显抗失血性贫血及抗盐酸苯肼贫血作用。
  5  小结
  蝉花最早记载入药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传统认为具有疏散风热、透疹、熄风止痉、明目退翳的功效。现代对其化学研究及药理学研究显示,多糖及核苷类是其主要的活性成分,其现代药理活性的研究主要表现在保护肾脏、抗肿瘤及对免疫系统的影响,但对其机制研究尚不十分明确。此外,对其传统功效的阐释尚未见相关研究报道。因此蝉花的作用尚待进一步的开发研究。
  参考文献
  [1]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编委会.中华本草[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1:499-500.
  [2] 罗靖,宋捷民.中药蝉花的本草学考证[J].江西中医学院学报,2007, 19(6):14-15.
  [3] 唐慎微.重修政和经史政类备用本草[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1982:427-428.
  [4] 李时珍.本草纲目(校点本)[M].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 2309.
  [5] 周俐斐,芦柏震,蔡菊芬.蝉花总多糖的提取纯化及含量测定[J].江西中医药,2009,40(1):56-57.
  [6] 温鲁,唐玉玲,张平.蝉花与有关虫草活性成分检测比较[J].江苏中医药,2006,27(1):45-46.
  [7] 杨全伟,肖柳,黄雄超,等.金蝉花多糖的含量组成分析及其对LPS诱导的THP-1细胞NF-κB活性的研究[J].中国现代中药,2016,18(9):1129-1134.
  [8] 吕慧慧,杨安伦,张浩.HPLC-DAD同时测定金蝉花中8种核苷类成分的含量[J].实用药物与临床,2015,18(12):1466-1469.
  [9] 陈安徽,陈宏伟,徐洋,等.蝉花虫草中核苷类成分的分离纯化和鉴定[J].食品科学,2013,34(1):131-134.
  [10] 张洪梅,史晓飒,刘腾飞,等.不同产地蝉花中腺苷、虫草素和麦角甾醇的含量比较[J].环球中医药,2017,10(3):297-301.
  [11] 杨安伦,陈忠,李建生.响应面设计法优选金蝉花麦角甾醇提取工艺[J].实用药物与临床,2015,18(11):1351-1355.   [12] 卞智慧,于瑞莲,魏思敏,等.蝉花、蛹虫草和冬虫夏草药材中脂肪酸含量的比较研究[J].中国药房,2017,28(30):4252-4256.
  [13] 卫亚丽,杨茂发,刘爱英.蝉花中脂肪酸成分和含量的分析[J].食品工业科技,2014,35(5):303-305,318.
  [14] 欧晓阳,许闪闪,袁强.湖州地区蝉花中小极性组分的气质联用分析[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29(6):1123-1125.
  [15] 卫亚丽,刘爱英,吕昱,等.野生蝉花与发酵菌丝体挥发性化合物分析[J].食品工业科技,2016,37(6):78-85.
  [16] 徐红娟,莫志宏,余佳文,等.蝉花抗真菌活性成分的分离纯化研究[J].天然产物研究与开发,2010,22(5):794-797,835.
  [17] 朱碧纯,柴一秋,章思思,等.蝉花虫草活性成分的抗惊厥作用[J].菌物学报,2016,35(5):619-627.
  [18] 朱燕,程東庆.蝉花多糖抗氧化活性的测定[J].中华中医药学刊, 2009,27(7):1552-1554.
  [19] 封燕,贡小辉,韦德群,等.金蝉花多糖的抗氧化活性及结构分析[J].食品科学,2016,37(13):19-24.
  [20] 芦柏震,姜志明,牟翰舟,等.蝉花粗提物对肺癌细胞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6,13(5):328-329.
  [21] 陈安徽,邵颖,李继武,等.人工培育蝉花虫草的抗肿瘤活性[J].食品科学,2015,36(9):194-197.
  [22] 谢飞,李伟,陈美珍,等.野生蝉花多糖抗肿瘤活性及其作用机制[J].食品科学,2016,37(13):209-213.
  [23] 彭秀秀,柴一秋,朱碧纯,等.蝉花虫草提取物N6-(2-羟乙基)腺苷对小鼠肾脏缺血再灌注损伤的保护作用[J].菌物学报,2015,34(2):311-320.
  [24] 赵晓露,谢淑华,潘庆军,等.蝉花对糖尿病大鼠肾小球沉默信息调节因子1表达的影响[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14,28(12):1168-1171.
  [25] 刘伟敬,唐阳敏,谢淑华,等.蝉花菌丝对糖尿病肾病大鼠的肾脏保护作用机制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4,15(8):665-668.
  [26] 刘玉宁,陈以平,王立红,等.蝉花菌丝对TGF-β1作用下的肾小管上皮细胞α-SMA等蛋白及mRNA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2,13(12):1046-1049.
  [27] 刘玉宁,陈以平,王立红,等.蝉花菌丝对单侧输尿管结扎大鼠肾间质uPA、PAI-1蛋白及mRNA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12,13(3):197-200.
  [28] 刘玉宁,陈以平,赵宗江,等.蝉花菌丝对单侧输尿管结扎大鼠肾间质TGF-β1和CTGF蛋白及mRNA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1,12(11):954-957.
  [29] 谢炜,郭月芳,盛雨辰.蝉花菌丝体对慢性肾功能衰竭大鼠的治疗作用[J].中国医药工业杂志,2011,42(10):770-772.
  [30] 金周慧,陈以平,邓跃毅.蝉花菌丝延缓肾小球硬化的作用机制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5,6(3):132-136,187.
  [31] 宋捷民,陈玲,陈玮,等.蝉花对免疫功能影响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7,14(1):37-38.
  [32] 杜金莎,吕中明,王民生.蝉花子实体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江苏医药,2013,39(18):2117-2119.
  [33] 何晓波,芦柏震,周俐斐,等.蝉花总多糖对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反应的促进作用[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0,28(7):1465-1468.
  [34] 宋捷民,忻家础,朱英.蝉花对小鼠血糖及造血功能影响[J].中华中医药学刊,2007,25(6):1144-1145.
  (收稿日期:2019-01-18)
  (修回日期:2019-02-01;编辑:魏民)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019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