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国证券分析师预测准确性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中国证券行业的发展,证券分析师对于各种证券业务起到研究辅助、信息传递的作用,但是人们对其预测信息的准确性认可度不高。定性地对驱动我国证券分析师行为的客观因素进行分析,主要包括分析师的经验和能力、法律法规、所研究的上市公司、相关客户、声誉、考核机制等。
  关键词:证券分析师;预测信息;客观因素
  中图分类号:F830.9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9-0109-02
  引言
  证券分析师在金融市场上有着搜集信息、分析信息,通过对上市公司主要财务指标进行预测进而给出投资建议的作用。作为金融市场中信息传递的重要一环,可以说证券分析师是上市企业和金融市场投资者之间最重要的桥梁。由于其角色的重要性建立在上市企业与金融市场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的基础之上,因此其行为存在散布不真实信息、扭曲真实信息的可能性。一个健全高效的金融市场必须要求证券分析师具有专业的知识与过人的信息搜集整理能力,同时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同时,高质量的证券分析师能够全面准确地传递上市企业的实际价值,提高资本市场定价效率,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然而,我国证券市场中证券分析师和投资方联合操纵股价的现象屡见不鲜。这些现象让我们产生了一些问题:证券分析师的预测偏离现象一般是由哪些因素造成的呢?本文从客观方面仔细分析,进一步明确了我国证券分析师预测准确性的各种影响因素,从理论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国内的相关研究,同时也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了参考和借鉴的对象;其次通过研究驱动证券分析师预测客观因素,能够进一步解释各种因素对分析师预测准确性的影响机理,为监管者有效规范分析师的行为,以及证券行业逐步提升分析师的预测效率和准确度做出理论支撑。
  一、文献综述
  国内外学者关于证券分析师预测准确性主要影响因素的研究都比较丰富,但研究结论却不统一。比如Jacob&Lys & Neale(1999)在研究中指出,证券分析师的工作能力、券商规模、分析师跟踪企业数量和预测频率,以及券商的行业专长都显著的同方向影响着预测准确性,而分析师的离职率与预测准确性之间呈现显著负相关关系。Herrmann and Thomas(2005)在心理学“累积理论”的基础上探索了准确预测与约数预测的关系,研究结果显示,若证券分析师以往的预测更准确、券商规模更大、测评频率越高,跟踪上市企业时间更久,则分析师越不可能给出约束预测,而若分析师预测距年报披露日越久、分析师跟踪的公司越多或者跟踪的行业越多,则分析师越有可能给出约束预测。Gu and Wu(2003)检验了分析师预测偏度与预测偏差之间的关系,通过实证检验发现盈余偏度和预测偏差是显著正相关的,企业的盈余分布呈现负向有偏分布时则会出现乐观倾向。国内学者方军雄(2007)发现,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透明度越高,证券分析师的盈余预测受到会计盈余数据的限制越低,盈余预测的准确性会越高。李丹、贾宁(2009)的研究发现,财务报告中的盈余信息质量、上一期预测准确度对证券分析师预测的准确度有显著的正向影响。白晓宇(2009)的研究结果显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越透明、披露政策越规范,受到分析师的追捧度越高,不同分析师的预测结果差异越小,分析师的预测准确度越高。潘越、戴亦一、刘思超(2011)深入分析了我国投资者对于证券分析师预测报告的反映状况,发现分析师对自身信誉的重视度能够有效提升预测报告的准确度,同时也是证券分析师乐观倾向的重要影响因素。张然等(2012)利用中国A股市场的数据实证检验了证券分析师本地优势和信息披露制度与预测准确性之间的关系,结果显示,本地优势和信息披露制度对分析师预测准确性均有显著的正向影响。王玉涛、王彦超(2012)分析了上市企业业绩预告披露的形式、精度等因素对证券分析师的预测误差和分歧度的影响,实证结果认为,与定性业绩预告相比定量业绩预告受证券分析师更加青睐,证券分析师由此得出的预测误差和分歧度也相对较低。陈维、陈伟、吴世农(2014)的研究认为,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的准确度直接影响证券分析师预测結果的准确性,我国证券分析师行业存在比较高的道德风险,使得分析师出于利益竞争的目的一般都会做出倾向乐观的预测报告。
  二、证券分析师预测准确性客观影响因素定性分析
  1.经验和能力。证券分析师所具备的能力最直观地体现在其对上市公司财务指标预测的准确性上,因此对于不能够有效给出预测结果的证券分析师,很可能被贴上能力差的标签,以致无法很好地在行业内发展。另外,对于能够给出较准确预测的证券分析师,随着在行业内工作时长的增加,其经验的积累会进一步增加其预测的准确性,形成良性循环。
  2.法律法规。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离不开行业法律法规的健全,健康的监管环境能够使得金融机构之间形成良性竞争,更好地保护各类投资者,规范各类金融市场参与者的行为,包括证券分析师。
  3.所研究的上市公司。证券分析师作为上市公司与外部投资者之间信息传递的媒介,其对上市公司信息的搜集除了上市公司的公开信息之外,还有一个主要通道就是进入上市公司进行调研。在调研过程中所获取的信息可能包含市场上未出现的信息,而该类信息不论是对分析师研究报告的深入性还是对于投资者投资行为的指导性均有极高的价值。另外,由于上市公司股价受分析师预测的影响,因此对于不利于上市公司负面的预测信息,分析师会收到来自上市公司以及上市公司相关的证券经纪公司的压力,而此类压力极有可能影响分析师研究报告的质量。
  4.相关客户。证券公司研究所的主要收入之一为其重要的机构客户所支付的大量的交易佣金。同时,一些机构客户也是研究所中证券分析师研究报告的主要使用者。因为研究报告的信息可以影响股票价格的变化,进而影响机构投资者的收益,因此机构投资者有动机去影响证券分析师所撰写研究报告的内容,进而影响证券分析师预测的准确性。   5.聲誉。卖方分析师的薪资和职业发展都和声誉有密切关系,享有盛誉的证券分析师能够影响更多的资金流,从而影响金融市场中证券的收益表现。
  6.考核评价机制。证券分析师所在研究部门设置的考核评价机制是法律法规之外能够深入影响分析师日常工作的规定,合理的考核评价机制是证券分析师能够健康发展的催化剂。
  结语
  本文归纳总结各文献的研究结论,将可能会影响到我国证券分析师预测准确性的影响因素分为客观影响因素进行汇总分析,发现其中主要客观影响因素有以下几种:分析师的经验和能力、法律法规、所研究的上市公司、相关客户、声誉、考核评价机制。
  参考文献:
  [1]  Gu Z.,Wu J.S..Earnings skewness and analyst forecast bias[J].Journal of Accounting&Economics,2003,(1):5-29.
  [2]  Herrmann D.,Thomas W.B.Rounding of Analyst Forecasts[J].Accounting Review,2005,(3):805-823.
  [3]  Jacob J.,Lys T.Z.,Neale,M.A..Expertise in forecasting performance of security analysts[J].Journal of Accounting&Economics,1999,(1):51-82.
  [4]  白晓宇.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政策对分析师预测的多重影响研究[J].金融研究,2009,(4):92-112.
  [5]  陈维,陈伟,吴世农.证券分析师的股票评级与内部人交易——我国证券分析师是否存在道德风险[J].证券市场导报,2014,(3):60-66.
  [6]  方军雄.我国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透明度与证券分析师预测[J].金融研究,2007,(6A):136-148.
  [7]  李丹,贾宁.盈余质量、制度环境与分析师预测[J].中国会计评论,2009,(4):351-370.
  [8]  潘越,戴亦一,刘思超.我国承销商利用分析师报告托市了吗[J].经济研究,2011,(3):131-144.
  [9]  王玉涛,王彦超.业绩预告信息对分析师预测行为有影响吗[J].金融研究,2012,(6):193-206.
  [10]  张然,王会娟,张路.本地优势、信息披露质量和分析师预测准确性[J].中国会计评论,2012,(2):127-138.
  Abstract: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securities industry,the securities analysts play a role of research assistance and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for various securities businesses.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objective factors that affect the accuracy of securities analysts’ forecasts,which mainly include the experience and ability of analysts,the regulatory system of laws and regulations,the listed companies,institutional investors,reputation,assessment mechanism and so on.
  Key words:securities analysts;prediction information;objective factors
论文来源:《经济研究导刊》 2019年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40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