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企业生命周期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要:近年来,企业生命周期问题成为了企业界与理论界关注的焦点,引发了经济学、管理学等领域的研究者与决策者的广泛关注。随着时代需求与研究视角的不同,企业生命周期理论得到了不断完善与拓展。文章对企业生命周期的存在性、阶段划分标准、应用研究等相关文献进行梳理、归纳与分析,并在此基础对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展望。
   关键词:企业;生命周期;研究
   一、引言
   据不完全统计,在各个企业中,中国集团企业寿命为7~8年,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2.5年,平均寿命最长的日本企业也仅为58年。在如此残酷的现实下,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研究开始成为研究热点。本文旨在从文献研究的角度出发,梳理与回顾企业生命周期的研究脉络,以期为未来相关研究提供参考与借鉴。
   二、企业是否存在生命周期
   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的早期研究,着重于探讨一个企业是否存在生命周期现象。Haire(1959)等学者从生物学中“生命周期”视角,提出了企业生命周期理论,他认为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它会经历出生、成长、成熟、衰老直至死亡的整个动态过程。随后的越来越多地研究也表明企业成长和发展存在由盛至衰、从生到死的动态轨迹,成为了21世纪管理学、经济学领域研究最为普遍的假设之一。
   三、企业生命周期的阶段划分与界定标准
   既然企业生命周期的存在性毋庸置疑,那么一个企业发展究竟要经历哪些阶段,并且各个阶段之间如何划分界限,成为了一个世界级难题。学者们尝试用各种定性或者定量的方法,进一步明确企业生命周期的理论框架。
   有关企业的生命周期阶段数量的问题,以Adizes(1989)为代表的学者尝试从企业文化的视角出发,选用企业的灵活性和可控性这两个定性指标,将企业生命周期较为详尽地划分为10个阶段,分别为孕育期、婴儿期、学步期、青春期、盛年期、稳定期、贵族期、官僚初期、官僚期以及死亡期。这是企业生命周期研究领域中最为经典的理论模型,并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后续许多研究均基于此模型进行改进或者补充。比如国内学者陈佳贵(1995)基于企业规模变化的视角,重新划分企业生命周期,分别为孕育期、求生存期、高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和蜕变期。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定性理论模型的弊端开始凸显,具体表现为:一是在现实情况下,无法客观准确地判断一个企业所处的阶段,实际应用过程中操作难度大;二是划分太细,阶段数量太多,导致各阶段的差异性并非特别明显,有些特征在不同的阶段也会出现,不利于研究同一个阶段下企业共性行为。
   目前全世界有关企业生命周期的理论超过20种。由于企业生命周期的决定因素较为复杂,因此基于不同的视角出发,分类阶段也不尽相同。目前大多数研究一般将企业生命周期阶段简化为:一是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四阶段法;二是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三阶段法,一般针对上市公司。Kazanjian 与Drazin 通过对比分析各类企业生命周期模型发现:运用三阶段法或者四阶段法来进行实证研究,其所得结论的准确性较高。
   有关生命周期各个阶段的界定标准研究。理论界与实务界开始寻求定量指标或者模型来划分一个企业的生命周期。应用较为广泛有以下方面。
   1. 单一指标法。曹裕(2010)等学者引入产业经济学中的分析方法,运用销售收入增长率指标,界定一个企业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也有学者利用留存收益与总股本的比例作为企业生命周期的主要划分依据,如罗琦、李辉(2015)将留存收益股权比小于0.1的公司界定为成长性公司,留存收益股权比大于等于0.1且小于0.5的公司则界定为成熟型公司。事实上,影响企业生命周期的因素数量很多,单一指标很难全面概括公司在企业生命周期不同阶段的特点,因此目前单一指标法应用范围相对比较少。
   2. 基于经营活动现金流、投资活动现金流与筹资活动现金流的特征划分法。以Dickison(2011)为代表的学者从企业成长能力、盈利能力等角度出发,利用三类现金流的量化特征,区分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的企业,例如初創期企业通常表现为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大于0,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小于0;成长期的企业一般表现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大于0,而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小于0;处于成熟期阶段的企业主要表现为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大于0,而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小于0等。
   3. 综合指标法。Anthony 和 Ramesh 提出了基于股利支付、销售收入增长、资本支出以及企业年龄等指标来综合划分企业生命周期,极大地丰富了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的相关研究。李云鹤等(2012)综合采用打分法与产业经济方法,选用4个财务指标:销售收入增长率、留存收益率、资本支出率及企业年龄来区分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而王旭(2013)则认为在我国特殊的政治与法律大背景下,对于中国上市公司而言,股利支付率、企业年龄、留存收益等指标并不适宜作为划分依据,可以选取总资产增长率、销售收入增长率和净利润增长率这3个财务指标来综合划分。
   四、企业生命周期理论的应用趋势
   进入 21 世纪以后,学者们关注的重心转移到生命周期理论在公司经营过程中的应用性。究其原因在于企业在生命周期不同阶段其生产经营特点、组织结构特征、发展战略等方面存在差异。近年来,许多企业经营者与理论研究者开始关注于研究不同生命周期阶段下企业的行为,并探究公司治理、内部控制等因素在其中的作用,以谋求企业的长期可持续增长。
   1. 企业生命周期与投资决策。曹崇延等(2013)通过研究发现,企业投资决策和其当时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有关,相对于处于成长期的企业,成熟期、衰退期的企业更容易产生过度投资。而谢佩洪和汪存霞(2017)则认为过度投资问题主要集中于成长期,投资不足问题主要集中于成熟期和衰退期。近十年来,不少学者发现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企业,公司治理变量(股权结构、管理层特征等)、内部控制因素对于非效率投资的治理效果也会存在显著差异,方勇华与饶水林(2016)实证研究发现,在成长期,债务约束能够抑制公司过度投资程度;在成熟期,管理层持股越高,企业越容易出现非效率投资行为。    也有一些学者探究处于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非效率投资的动因,如Vogt(1994)实证发现:成长性公司、成熟型公司都具有比较高的投资—现金流敏感度,前者主要原因在于因融资约束导致严重的投资不足,而后者意味着公司过度投资程度严重。而侯巧铭等(2017)研究发现在成长期企业非效率投资的主要影响因素主要为管理者过度自信,而在成熟期和衰退期的主要影响因素则分别为:过度自信和委托代理行为、管理者代理行为。
   2. 企业生命周期与融资决策  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由于公司规模、市场竞争力、盈利能力等存在显著差异,公司的融资决策相应地体现出不同的特征。曹裕等(2009)学者通过实证研究发现:当公司处于成长期、衰退期时,其短期负债率相对较高,长期负债率相对较低;而当公司处于成熟期时,正好相反。此外,公司内部现金持有策略也会受到企业生命周期的影响。黄宏斌等(2016)认为投资者情绪对企业生命周期影响融资方式的选择也具有调节效应,相对衰退期企业,成长期企业偏好选择股权融资、而成熟期企业更喜欢选择债券融资。
   3. 企业生命周期与股利分配决策。自从Aharony(2003) 等学者将生命周期理论运用到财务管理领域以来,罗琦与李辉(2015)等研究发现相较于成长期公司,处于成熟期企业更倾向于支付现金股利。丁佳俊、王积田(2015)实证发现:整体而言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的上市公司股权集中度與其现金股利政策二者之间的关系分别表现为:线性正相关、U型、线性负相关。
   4. 企业生命周期与其他决策。谢赤和杨俊(2016)认为相对于成长期、衰退期的上市公司,处于成熟期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最佳,股权制衡度在成熟期与成长期的企业中对公司信息披露质量的影响更为显著。也有学者从企业生命周期的视角探讨企业其他战略决策,如市场营销、创新行为等,如董晓芳和袁燕(2014)认为新生企业、成熟期企业的创新均受益于产业专业化所带来外部经济性,前者为雅各布外部经济、后者为马歇尔外部经济。
   五、展望
   基于上述文献归纳汇总可以得知:随着时代的发展需要,企业生命周期研究关注的重点从探讨企业生命周期的存在性、到企业生命周期理论框架的确定,再到企业生命周期的应用研究。整个研究体系在不断的丰富与完善。虽然不同企业的生命周期未必相同,然而处于同一个生命周期阶段的企业之间必然存在一定的共性。因此,通过求同存异,未来科学合理地利用企业生命周期相关研究,具有较好的现实意义:一是对于企业决策者与管理者而言,可以利用生命周期各个阶段的不同特征提前做好准备,明确自身定位与战略目标,以尽可能延长或者保持企业的有效生命,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二是对于政策制定者、机构投资者等外部利益相关者而言,可以更好地了解企业现状与预测未来发展趋势,以便做出最适宜的决策。
   在未来理论与实务探讨的过程中,本文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1. 目前大多数研究都采用将企业生命周期简化成三阶段法或者四阶段法,然后开展实证或者理论分析,但是事实上,行业或者产业特性对于一个企业生命周期的影响非常大,例如成熟产业与新兴产业中的企业生命周期特性肯定有所不同、制造行业与金融业的企业生命周期特征也会有很大差异,因此建议未来相关研究可以重点考虑这一因素。
   2. 对于中国企业经营者而言,由于与西方国家政治体制与法律制度、资本市场环境、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的不同,企业生命周期各个阶段的发展模式可能存在差异,不能盲目照搬国外成功经验,而是去其漕泊,取其精华,根据自身特点来制定相关策略,以谋求企业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Adizes I. Managing corporate lifecycles[M].Pearson Education Ltd,1999.
   [2]Dickison V. Cash flow patterns as a proxy for firm life cycle[M].SSRN Working Paper,2011.
   [3]王旭.企业生命周期与债权人治理的“阻尼效应”[M].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2013(01).
   [4]谢佩洪,汪春霞.管理层权力、企业生命周期与投资效率——基于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经验研究[J].南开管理评论,2017(01).
   [5]侯巧铭,宋力,蒋亚朋.管理者行为、企业生命周期与非效率投资[J].会计研究,2017(03).
   [6]谢赤,杨俊.生命周期视角下两权分离和股权制衡对信息披露的影响[J].华东经济管理,2016(08).
   *基金项目:受资助于韶关学院社科类项目(SY2016SK24)。
   (作者单位:韶关学院)
论文来源:《中国集体经济》 2019年1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672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