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歌苓文学中女性形象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在严歌苓的小说中,我们常常可以通过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的表现来看出在其生活的年代面貌,并深刻地体现了在那个时代的弱势群体提供了对生活理念以及文化的支持和影响。同时,严歌苓始终试图在找寻一种“让别人懂你”的创作方式,尝试以双语齐下的写作方式一,为不同文化间的沟通付出努力。本文选取了严歌苓作品中《第九个寡妇》中的王葡萄进行描述,讨谈作者所塑造的女性形象的特色所在,以及其背后所反映出的作者的女性创作立场。希望本文能对严歌苓女性写作的学术研究有所贡献。
  【关键词】严歌苓;女性形象;第九个寡妇
  
  作为一个女性的海外华人作家,严歌苓的小说继承了海外华人女作家关注弱势的中国女性写作方向,有很多实用的女性形象鲜明的个性,并描述了她们的悲惨命运与残酷的现实面前,乐观、积极地绽放生命的美丽光泽。在女性主义理论和女性解放运动兴起是起始于上个世纪十九世纪末,到目前为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在这一百多年来的发展过程中,女性主义理论千头万绪,但基本是:在男女平等的实现。所有的女性主义理论的基本前提是:在世界各地妇女受到压迫,歧视的程度。在西方女权主义思想的历史,不同的是一个最有争议的和最重要的概念。在两性关系中争取平等和维护不同的争论是女性主义理论的一个核心问题。
  1 女性主义理论概述
  在女性主义理论和女性解放运动兴起是起始于上个世纪十九世纪末,到目前为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在这一百多年来的发展过程中,女性主义理论千头万绪,但基本是:在男女平等的实现。所有的女性主义理论的基本前提是:在世界各地妇女受到压迫,歧视的程度。在西方女权主义思想的历史,不同的是一个最有争议的和最重要的概念。在两性关系中争取平等和维护不同的争论是女性主义理论的一个核心问题。概括地说,在这个问题上有四种立场,分别是:
  第一:是传统的父权制思想,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天然差异,认为女性不如男性正常秩序。在过去的几千年,这种思想和互为因果的社会现实,相得益彰。和当时的社会现实是有限的女性的生活在私人生活中,他们的行为在公共领域的能力是完全不能出现。
  第二:是早期女性主义的观点,即在本质上没有性别差异,是教育的结果获得的原因是分级的,所以男女平等。保持这个姿势的女权主义者甚至承认男女有差异,但也必须强调性别的相似性大于差异。
  2 严歌苓文学中的女性形象独特性
  严歌苓的小说长期受到来自不同业界读者的高度关注和赞誉。基于平静生活,对小人物的关怀,以及透过小人物看待生活工作更加贴近读者的心灵。作为一位富有国内和国外的经验,并目前居住在女性作家西部城市的一名女作家,严歌苓在她的许多小说,尤其是她的长篇小说,很少以当代城市女性为主角,而更多的是以描绘民间女性形象。她们来自市井,或来自农村,她们接近中国的土地,靠近民间琐碎和丰富的生活,因此,接近对中国传统的生活状态。其中,更能体现其内在精神的中国传统文化,绵延数千年之久,这是严歌苓所追求的。而严歌苓在国内国外不断行走体验生活的经验,也使得她文学中的中国民间女性人物形象自然地分为了海外和本土两大类,并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3 严歌苓文学中的女性形象分析
  在严歌苓笔下的《第九个寡妇》还原了女性性别场景,深刻地表达了对生活在当时的历史和时代的女性的理解。对于一部主流是对历史叙事的《第九个寡妇》作品中,王葡萄她眼中的世界却是多姿多彩的,变化是在任何生活方式强烈的热情。小说的开始是从一个农村妇女荡秋千引申出来的,严歌苓在《第九个寡妇》中利用秋千的摆动而引申出当时时代的历史的动荡。王葡萄是当时她们村里荡秋千的能手,而这也与她命运的大起大落形成了鲜明的对应,正如同荡秋千一样,无论命运是多么的挫败,也应该好牢牢把握住对生命、对生活最淳朴的信念和坚持。在小说中,王葡萄她以最简单的生存策略,破解主流历史的遮蔽性。王葡萄的生活史和生存的概念是主流意识形态话语的基本表现,是民间的乡村伦理与民间生活的伟大力量,不断的解构与颠覆主流历史的叙述。在严歌苓笔下的《第九个寡妇》,一个类似的场景反复出现在小说中的细节,葡萄始终紧贴大地,从门缝下往上看。从下往上看,虽然看不到的是世界的真相,同时,也不可能对各种虚幻同情的理解变化,但这是一种民间的位置和角度,却表现出惊世骇俗的人生哲理。
  在严歌苓笔下的王葡萄,她所散发出来的是一种来自于中国民间、中华民族其内在最为伟大的生命力,她的博爱,让她超越了人世间所有的利害紛争,如肥沃的土壤,无论遭受任何踩踩,将培育真正的营养深深地隐藏在地底之下。而王葡萄的宽容,不仅表现出她的一种自我完善的能力,同时还能够使其凭借着生命自身的力量来吸取来自外来的各种营养,化腐朽为神奇。为中国民间神的母亲,默默承担一切,但正是通过对女性的外部经验的书写使严歌苓的写作从宏大的叙事视野上去透视历史中的女性和女性经验里的历史。女性作为历史长河中的一大主角,从表面上看,他们的历史叙事的悬浮,然而在《第九个寡妇》的深层次中,却渗透了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的形象,完成了对历史断层的缝合和历史痛难的最终救赎。《第九个寡妇》不仅从女性的视角和民间叙事的历史,同时,还表现出女性作家的潜在意识。
  4 结论
  作为海外华人女作家,严歌苓在小说中没有将视角局限于海外华人女性,而将其投放于全部女性甚至整个弱势群体上,严歌苓更能深刻体会这种女性所要承受的压力并对此有所感悟。在她的笔下,充分描述了女性在压力下的种种遭遇,严歌苓通过了对这些女性的描绘,结合她们所生活的时代背景以及我国传统的文化背景,突出了这些女性在多重压力的情况下,她们依然可以按照民间的生存法则,并从小说中深刻地表现出这些女性的率真、自由的生活状态。在严歌苓的小说中,我们常常可以通过其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的表现来看出在其生活的年代面貌,并深刻地体现了在那个时代的弱势群体提供了对生活理念以及文化的支持和影响。同时,严歌苓始终试图在找寻一种“让别人懂你”的创作方式,尝试以双语齐下的写作方式之一,为不同文化间的沟通付出努力。
  参考文献:
  [1]王育.风干的葡萄与孤寂的多鹤[J].北京城市学院学报,2018(6):104.
  [2]张艳艳.从雌性出发——严歌苓的历史叙事与人性情怀[J].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5):717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0296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