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保险制度中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经济和法治化的进程,责任保险需求日益扩大,我国保险业日趋朝气蓬勃之势。根据我国保险法及司法解释四对责任保险有关规定可知,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系保险人、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关系的连接核心,其对被保险人权利义务的界定以及规制具有重要意义。因责任保险中保险标的特殊性,反映出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的赔偿范围决定了保险人的承保风险,被保险人亦具有双重法律地位,这是两种法律关系跨越式接洽发展。本文主要从被保险人的权利与义务、被保险人在责任保险中的效力范围、受害第三人的法律保护以及免除责任保险人义务的认定这四个方面来做分析和研究。
  关键词:责任保险;被保险人;保险金请求权;协助义务
  中图分类号:D9 文献标识码:A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21.13.065
  责任保险(Liability insurance),是指被保险人(加害人)因偶然意外或者过失对责任保险合同之外的第三人(受害人)造成人身或者财产损害赔偿后,以被保险人對第三人的损害赔偿为保险标的一种保险合同。保险从根本上讲是被保险人的风险转移措施,在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将因自己过失或意外导致对第三人的赔偿损失风险转移给保险人,在被保险人的责任发生时,即可将损失的部分或者全部风险转移给保险人。在责任保险中,责任保险人则是被保险人损害赔偿的资金库,亦有利于受害第三人的权利救济,更有利于责任保险制度的多元化发展。现行保险法关于责任保险的内容较少,故而出台司法解释来加以调整和补充说明,当然也存在较多不足与真空地带,为此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值得进一步分析和探讨,权衡与协调保险人、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的合法利益。
  1 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的权利探析
  作为保险合同关系人的被保险人依法享有保险金请求权。在责任保险合同中,作为合同当事人的投保方和保险方互付对待给付义务。虽然被保险人在保险合同中始终受保险合同关系人的法律地位所定格,但有时却行使着超越该法律地位的权利,如此可知在保险个案中被保险人的法律地位是有所变动的。
  1.1 保险金请求权
  责任保险中的保险金请求权是指被保险人对保险人的保险金请求权和受害第三人对保险人享有的附条件部分保险金请求权。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负有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得以确定后,即法院已做出判决或者在执行阶段,保险标的成就且保险人应当向被保险人给付保险金或者依法、依约直接向受害第三人给付赔偿保险金。在责任保险中,依投保方主体来看,被保险人在两种法律关系中兼具责任保险合同的当事人或者关系人和民事侵权中的加害人双重法律主体和地位,进而需要在个案中具体分析。
  受害第三人是直接受损害的责任保险合同之外的不确定对象(受害人),被保险人作为承担损害赔偿义务的主体(加害人),二者构成损害结果与加害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实属侵权责任法所规制,但却因为在投保人与保险人所签订的责任保险合同中,已经依法确定了这种特殊化的保险标的,投保人也已经指定了被保险人,一个民事侵权案件直接扭转成商业保险案件。被保险人(自然人或者法人)可能会因为有利可图而存在一些道德风险的因素,打着行使合法权利的名头获保险金后,却不对受害第三人进行赔偿或者延期赔偿的情形不可忽视且刻不容缓。关于如实告知义务的主体扩大化趋势和被保险人法律地位的上升问题,我国法律实务与学术界存在一定分歧。我国《保险法》只规定了投保人是如实告知义务的主体,学界的主流观点是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都是如实告知义务的主体。适用到责任保险中,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的义务规制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因为在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的地位不仅仅是保险合同的关系人,同样也是民事赔偿关系中的加害人,而在现行法律中的被保险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这一规定是否存在扩大被保险人的权利,而缺少责任规制,还有待学界的研究讨论。
  1.2 合理费用请求权
  我国保险法第66条中专门规定了责任保险人负担仲裁或者诉讼以及必要费用,保险人应该承担,以责任保险合同中当事人的特别约定为例外。这一规定给被保险人提供了经济上的支持,减轻了被保险人的经济负担。保险合同应遵循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自然责任保险合同也不排除在外,如果未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话,就必要的、合理的费用认定问题,被保险人应该承担相应的证明义务,如提供必要的证明材料,支付凭证等,以证实其要求保险人承担责任的合理性,否则保险人可不承担其费用。
  2 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的义务解析
  按照权利义务相统一的原则,当然被保险人在对保险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同时,亦须对保险人承担相应的义务。如及时通知义务和协助义务即是被保险人应该承担的义务。
  2.1 及时通知义务
  在责任保险中,因被保险人的过失造成受害第三人人身或财产损害的,损失情况直接决定了保险人的责任承担,因此有了告知义务存在的必要性,主要告知的情况包括保险事故的发生地点、时间、损失的大致情况以及责任的初步认定,充分了解保险事故的具体情况之后,以便保险人对其保险标的进行合理评估。被保险人的及时通知义务应属如实告知义务的范畴。如果被保险人就其保险事故的真实情况不及时通知保险人,将不利于保险事故发生后核实赔偿责任问题,甚至还会因此而衍生更多更复杂的法律纠纷。在民事损害事故发生当时或者事后或者受害第三人提出民事损害赔偿的情况下,被保险人有及时向保险人告知其保险事故真实情况的义务。
  2.2 协助义务
  责任保险人有权参与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提出损害赔偿的抗辩与和解,被保险人应该在保险人参与的过程中为保险人提供信息帮助,包括协助保险人更加顺利的参与到纠纷的解决以及责任的认定中。从此义务中可知,被保险人在不同法律关系中的不同法律地位,即在与受害第三人的侵权责任法律关系中,被保险人则是加害人;在与保险人的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中,被保险人只是处于合同关系人的法律地位。实际上,笔者认为被保险人这一法律主体是致使侵权法律关系转变为保险合同法律关系的一座桥梁或者一条纽带,起到连接和中转的重要作用,故而被保险人必须要承担一定的法律义务。   在责任保险中,被保险人相应的协助义务内容主要有:第一,对受害第三人的抗辩或者和解协助。被保险人于受害第三人的责任认定以及和解,都需要保险人的同意,如没有保险人的同意,所达成的和解协议效力待定;被保险人也不得擅自放弃对受害第三人的抗辩权;被保险人不得随意放弃对其他加害人或准加害人所负有请求赔偿的权利。第二,被保险人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这些证明材料的主要作用是支撑保险金请求权的行驶,证明材料主要包括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造成的财产或人身损害的结果。
  3 责任保险对被保险人的效力范围
  因责任保险的特殊性,被保险人也要受到现行法律的规制。被保险人在意外事故发生或者依法确定应当向受害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时,被保险人有权向保险人请求给付相应的保险金。在损失填补原则下,保险人支付保险金应在被保险人所承担的责任范围内。责任保险中还应排除被保险人主观上的故意和其与第三人恶意骗保的情形。
  3.1 被保险人民事侵权赔偿责任之免除
  責任保险人应当履行的义务在我国《保险法》中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保险人赔偿责任承担,这是基于保险合同的义务。问题在于责任保险中保险人应承担哪些赔偿责任呢?该法并未做相应指明;二是责任保险人应当承担必要费用(第66条)。必要费用是在意外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在纠纷解决过程中产生的诉讼或仲裁费用。这些合理费用原则上由被保险人承担,例外情形合同另有规定的由保险人承担。保险法对被保险人的保险金请求权有明确的规定,第65条第三款仅是规定了一种情形,即责任保险人就可以不向被保险人给付赔偿保险金的情形为被保险人没有向受害方第三人给予赔偿。为防止被保险人获得不当得利,规定受害第三人的民事赔偿优先,其后再是被保险人的保险金赔偿,除外就没有明确且适当地限制此权利。当受害第三人对被保险人享有民事侵权之债时,在意思自治原则下的被保险人与受害第三人可以选择和解,但如果二者达成的和解协议未经保险人同意或者认可的,保险人有权主张对保险责任范围和赔偿数额进行重新核定。此规定的主要目的在于避免被保险人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损害保险人利益。《保险法司法解释四》中第20条规定,被保险人在还没有向受害第三人进行赔偿前,保险人已向被保险人给付保险金,受害第三人向保险人请求保险金的,保险人可向受害第三人支付相应保险金后,再向被保险人行使保险金返还请求权,该规定是为控制道德风险。道德风险是保险合同中的常见风险,对维护保险合同诚信以及保险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影响,因此,控制道德风险也是责任保险的重要规制点。
  3.2 被保险人连带责任之免除
  责任保险中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在承担对受害第三人造成的损失之外,可能还会和其他人一同承担连带损失赔偿责任。在责任保险中,保险人在承担被保险人对他人造成的损害赔偿金之外,是否需要对其承保责任范围之外的损害进行赔偿。针对这一问题,法院判决中体现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为否定说,即认为保险人不应承担这部分责任,只需承担保险合同中约定的责任,因为被保险人的连带赔偿责任已超出承保范围,这对保险人是不公平的。另一种观点为肯定说,这种观点认为保险人应该承担这部分的赔偿责任,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责任并不是具体的,需在保险事故发生之后才能确定责任范围,在签订保险合同时,被保险人并不知道承担责任的形式,因此如果在一开始就明确规定了保险人不承担这部分责任,就会降低人们对责任保险的期待,也不利于责任保险的发展。我国保险法的规定坚持肯定说,即认为保险人应该承担连带责任中的赔偿,因为在投保时被保险人完全不知道是否有保险事故会发生,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承担什么性质的责任,即保险事故的不可预测性。保险人在保险金额范围内承担了被保险人的全部赔偿责任行为是被保险人脱离民事赔偿责任的必要条件。
  3.3 被保险人参与仲裁或诉讼等合理费用之免除
  在我国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中,对责任保险的权利义务界定主要是为了保险金的合理给付,而非对当事人的特殊保护。因此,没有特别规定在意外事故解决过程中,诉讼或仲裁费用应该是保险金请求权的内容之一,但在判断被保险人是否得到完全补偿时,则要考虑被保险人参加诉讼或仲裁等程序的费用。我国《保险法》第66条规定,在责任保险中因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造成损害保险事故发生后所涉及的仲裁或诉讼费、其他必要合理费用应由被保险人支付,除非合同另有规定的情形由保险人承担。在保险实践中,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赔偿关系所承担的必要、合理的仲裁或诉讼费用以保险人的书面同意支付为前提条件。例如,公众责任保险、产品责任保险以及雇主责任保险等的保险条款均为此规定,这种限制条件将加大被保险人获得仲裁或诉讼费用赔付的难度,同时还导致被保险人难以形成稳定的保险保障预期。
  4 责任保险中对受害第三人的法律保护问题
  无辜第三人是民事侵权法律关系中的受害人,并非责任保险合同中的当事人或者关系人,但其对保险人也享有保险金请求权。因其法律地位特殊性,受害第三人的这种保险金请求权是附条件的部分权利,即以被保险人怠于行使保险金请求权为条件,以受害第三人应获赔偿的部分为限度。在被保险人这个桥梁和纽带作用缺失的情况下,赋予受害第三人附条件的部分保险金请求权。在受害第三人的获赔款依然没有得到清偿或者没有完全得到清偿时,受害第三人就其损害部分可以《保险法司法解释四》第17条的规定为法律依据,向保险人提出赔偿保险金的请求。该解释第20条还规定,被保险人在得到保险金后并没有赔偿受害第三人,受害第三人在没有得到赔偿的前提下是可向保险人要求保险金。这有利于受害第三人尽快获赔,有效拓宽了受害第三人的权利救济方式,能更好维护无辜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责任保险的功能和目的逐渐从填补被保险人的财产损害转换到填补受害第三人的人身或财产损害。当出现类似侵权法与保险法的交叉问题时,应该对无辜的受害第三人合理合法的倾斜保护,即是立法的目的和趋势。   5 责任保险人的义务免除认定情形
  保险人如何通过积极参与被保险人的赔偿关系,合理限制给付义务的范围,在实践中主要涉及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责任保险人针对被保险人未经其参与而擅自向受害人为清偿及承认的行为是否具有约束力;二是责任保险人针对被保险人与受害第三人损害赔偿关系中是否享有参与权;三是应当如何计算加害被保险人请求权的诉讼时效。尽管《保险法司法解释四》对以上三个问题予以了规定,但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在实践中还是会有很大的分歧。
  被保险人擅自为清偿与承认行为的禁止。被保险人于被害第三人在解决两者的民事纠纷时,虽说只是两方法律主体的事宜,但是责任的认定与保险人的保险责任息息相关,如果被保险人在不考虑保险合同的情况下做出赔偿,即没有让保险人参与到责任认定,则可能对保险人的权利造成侵害。因此保险法对于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中责任认定的权利做了合理限制。第19条第2款规定保险人对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达成的和解协议具有参与或认可的权利。因为在我国民事纠纷的解决中,法院调解及其他有关机构、组织的调解程序占据重要地位,为充分切实保障保险人的参与权,应对《保险法司法解释四》第19条的适用问题给予肯定。
  责任保险中保险人的保险责任范围由责任保险合同的约定内容和受害第三人对被保险人提出民事赔偿结果所决定。被保险人擅自为清偿与承认行为的禁止只是消极地否定该行为的效力,并不能保证将保险责任限定在合理范围内。保险人的参与权是指因被保险人所造成的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在被保险人与受害第三人因损害赔偿事项进行协商的过程中有决定、和解与抗辩的权利。保险人对被保险人处理民事法律纠纷具有参与权的情形可以有效避免被保险人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出现道德风险的问题。此外,让保险人提早介入被保险人的赔偿关系也有助确保损害赔偿结果的公正性,并提高纠纷解决的效率。
  诉讼时效制度的产生即用来维护法律秩序的安定性,同时还兼具教育和督促作用,提醒权利人及时适当地行使权利,使权利人不敢怠于行使以减少法律纷争,增进社会和谐关系。对于诉讼时效计算问题,除时效期间的长度外,更重要的是时效如何确定起算点,诉讼时效起点的确认在民事法律关系中尤为重要,因为很多民事案件中关于诉讼时效认定的关键点在于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我国民事法律对于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有明确规定。然而在责任保险中,如何来确定保险事故的发生时间,保险法中未有明确说明。《保险法司法解释四》对于责任保险中訴讼时效计算方法做出了相关的规定,但是在解释中将责任保险规定为商业责任保险,该条所指“商业责任保险”也应包括强制责任保险,因为在被保险人请求权诉讼时效起算方面强制责任保险与任意责任保险并无不同。至于被保险人请求权诉讼时效起算时间是否妥当,就需要明确保险事故的定义,以及明确被保险人知道且应当知道保险事故详细规定。
  6 结语
  责任保险作为一种经济风险转换器,基于民事侵权和保险合同双重法律关系,被保险人亦具有双重的法律主体身份和地位。在民事侵权中受害第三人对被保险人享有损害赔偿请求的权利,被保险人对受害第三人负有损害赔偿责任;在责任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中,被保险人的地位因处于两个法律关系中而显得较为特殊,受害第三人应在获赔范围内对保险人享有附条件的部分保险金请求权。在一般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对保险人的保险金请求权和保险人的保险金支付义务受到保险合同的相对性原则的调整,但当出现受害第三人在保险事故发生后无法及时得到损害赔偿或者无法获得完全的损害赔偿时,在保险实践中传统的规范已不适应当务之需。就现行法而言,保险人、被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各自的法定权利和义务虽有利处,但也存在诸多不足之处。为此我们应该如何明确两种法律关系中的各个法律主体的法律地位、权利和义务的性质;如何在责任保险中的两种法律关系中平衡保险人、被保险人以及受害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这都是值得保险法继续研讨的问题。本文认为合理的界定被保险人的法律地位以及法律关系,有利于更好地规制被保险人的权利,便于责任保险人和受害第三人有效维护自己的权利。
  参考文献
  [1] 樊启荣.保险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2] 樊启荣.保险法诸问题与新展望[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3] 邹海林.保险法[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2017.
  [4] 韩长印.责任保险中的连带责任承担问题[J].中国法学,2015,(2).
  [5] 李飞.保险法上如实告知义务之新检视[J].法学研究,2017,(0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3954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