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复的境外直投
作者 :  周德文

  自温州境外直投试点方案公布以来,相关部门并未接到一个申请者。如今政策叫停与否情况未明,更印证了温州资本观望的明智。
  
  天不怕,地不怕的温州商人,最怕的就是政策风险。在不少温州企业家看来,政策风险远大于投资和经营风险。
  欢欢喜喜的政策,还没过新鲜劲,不到半个月,就叫停了。事件变化太快,以至于笑容僵在脸上,来不及褪去。可更让人挠头的还在后头。1月25日温州网报道,温州市外经贸局副局长陈健表示,温州个人境外直投试点目前没有接到来自上级部门的正式通知,此前公布的试点方案并未暂停。
  几日之内说法变来变去,而且消息都出自政府相关部门,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
  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如在温州试行,给温州经济带来的积极效应是不容置疑的:增加了民间投资的新花样,为踯躅徘徊的民间资本提供了开拓空间,降低了民间资本投资的制度门槛,有利于有效疏导“漂移不定”的海量资本。因而,温州个人境外直投试点的消息,引来了阵阵叫好声。
  但是,政策的风向很快扭转。这几天媒体接连报道,国家外管局并未正式批准温州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并且紧急叫停了温州的试点。而且,国家外管局认为,温州的试点方案过于高调。可根据温州网的最新消息,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并未暂停。一个看上去挺好的政策,陷入了暖昧不明的尴尬境地。
  在不少温州企业家看来,政策风险远大于投资和经营风险。原来一直以为不会变的政策,说变就变,甚至变化前连预兆都没有,温州企业家捉摸不透,常常被打个措手不及。譬如,基础建设投资,以前允许民间参与投资公路,并承诺给予十年或者二十年公路收费权。但没多久,政策又变了脸,民营资本被拒之门外。
  温州资本已经吃了不少政策多变的亏:在迪拜损失了10多亿元;山西煤炭资源整合,投资山西煤矿的500亿元温州民资损失近半;在俄罗斯灰色清关中损失70亿元左右;在罗马尼亚损失10亿欧元……
  政策反复,不仅给民间投资带来直接的经济损失,也在透支政策本身的公信与权威性。日积月累,民间资本会形成一种负面的集体情绪对政策失望与冷漠。负面情绪越积越多,甚至会固化为集体性格即,对政策的极度不信任。当某一政策出台时,民间投资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欢喜,而是怀疑。这个政策能够持续多久?未来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我现在投资会不会鸡飞蛋打?
  据了解,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在温州试行,并没有在温州企业家群体中引起太大的反响。主角不怎么感冒,叫好、鼓掌的大都是旁观者。
  这与多种因素有关。
  试点方案对投资领域进行严格控制,境外特殊目的的公司、涉及中国禁止出口的技术和货物,以及能源、矿产类境外投资等,都是被禁止的。这让热衷商贸业、矿产能源类投资的温州资本有施展不开拳脚的感觉。
  而且,温州资本还习惯依赖于走地下钱庄这种最快捷的方式,尽管地下钱庄的风险非常大。
  同时,还有一个原因对政策的不信任。政策不确定,温州资本也不敢贸然行事,只能观望,先看看政策风向。事实上,自试点方案公布以来,相关部门并未接到一个申请者。如今政策叫停与否情况未明,更印证了温州资本观望的明智。
  不管如何,个人境外投资合法化是大势所趋,在将来,还会有类似的政策出现。值得期待的是,政策的步子迈得再大一点、坚定一点,多给民间投资一些信心。太多的政策反复,只能给民间投资泼冷水,如此,政策的引导作用将会削弱,不利于民间投资方式阳光化与投资渠道多样性的实现。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