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中完善生活垃圾分类的制度设计

作者:未知

  摘  要:环境好经济持续发展才有动力,才能留守子孙生态的发展空间。义乌大力推行城乡生活垃圾分类,极力促进经济、生态双发展,通过完善制度设计要素,推进文明城市创建。
  关键词:生态文明;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设计
  2017年后,国务院先后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指导建成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整治生活垃圾分类亦为政府重要工作。生活垃圾分类也是浙江强化环保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省长工程之一,本文基于义乌市落实情况分析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设计。
  一、借理论鉴,理定明方向
  “垃圾围城”是城市发展之痛,环境污染之毒瘤,除瘤之重举已有许多地方的成功经验。
  日本,坚持以公民参与为中心,社会各界全方位参与“垃圾分类协同治理机制”的理论指导。提出公民文明习惯养成,须以责任明晰的垃圾分类管理法律体系做为保障,以严格的惩罚措施和监督措施有效扶持与激励为动力,从(行政、利益、文化)的三方面同时驱动,并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日本用了近50年的时间)。台北,注重政府的强干预(政府的法令)、弱干预(市民的公共道德)综合运用策略;建立经济利益机制,将外部成本内部化,驱动居民积极行为。
  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张农科提出垃圾分类要构建:废旧物资回收纳入垃圾分类体系;垃圾干湿分开分类;全民参与、政府主导、以企业为主体的体系; 明确消费者、生产者和政府责任边界; 健全垃圾处理及收运技术体系; 构建适宜的分类模式管理机制。学术界则提出垃圾收费制度的建立才是生活垃圾处理提供资金长效支持之举。
  所以,完善好生活垃圾分类制度设计核心是有效处理(目标),关键是前端源头分类(前提),前二者的实现重点是协同治理有效制度建立(根本)。
  二、样本案例,经验与问题
  义乌有714个村、社区,常住人口达230万人,流动人口多,2017年义乌市垃圾产量91万吨,与2015年相比,增长达17.6%,所以推行有效垃圾分类工作难度大、任务重,以丹山村、复兴社区为样本研究有典型意义。
  丹山村位于义乌市佛堂镇,全村常住161户,393人,2014年推行生活垃圾的“二分”投放分类管理,每个农户家庭都分发二只生活垃圾筒,实施可腐烂与可回收垃圾分类,并且由村支书与主任承担主责,妇女主任定时监督,由镇创建办最终考核后,挂钩村二委的年终考核补贴,并在全市农村推广与实施。2016年城区推行大部分社区设置可回收垃圾与不可回收垃圾分类收集箱,同时推动了“四分(厨余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示范。复兴社区处在义乌城区北苑街道,以“示范小区树榜样,社企合作同发展”观念,推动小区居民的生活垃圾“二次四分”分类。优选有物业管理的小区进行宣传,设置垃圾四分类点,日常由物业公司管理检查,社区抽查考评,让社区企业免费设置垃圾分类有偿的智能机器“小黄狗”,极大提高了居民的积极性。
  结合其他等多个村、社观察,对比杭州市江干区垃圾分类“桶长制”,上海的立法分析:示范点建设容易有成效,但全面铺开有难度;硬件提升容易,经费、人员队伍保障难度大;奖罚杠杆作用小,居民触动力不足会造成生活垃圾分类形同虚设;缺适宜管理制度,监督执行就难。
  三、析管理模式,理制度设计
  通过调研发现四种问题较为普遍:有意识无知识,市民不知道怎么正确分类垃圾;有知识无意识,对硬件设置的“邻避效应”,无制约下“缺德”;有意识无意义,源头分类,环卫运输又混合;有知识无所谓,制约作用不力。
  因此义乌提出:协同治理,强化宣传,要政府参与、市民有意识、企业单位处置有力度,避免多头管理。制度因素,建立机制分类统一标准,提升环卫队伍专业素养,形成科学处理流程规范,工作可溯源,避免企業投机性行为。效果评价,建立有效考评和奖惩,初期可以奖代罚”,后期“重罚轻奖”,提高违法者成本,减执法难度。创新方式,“诚信义乌”综合信用体制延伸到市民生活垃圾分类行为。经济制约,构合理的收费制,以促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实效。
  学习上海、杭州管理经验,确保政策合理性、可操作性,配置合理公共资源,提高让生活垃圾循环利用,增经济效益,建有效信用体制。
  四、结束语:
  法规、经济效益并举诱导,诚信体制延伸是市民文明习惯育成生活垃圾分类重点,文明素质培育不可能自发形成,需要制度强化;制度建设是前提,专业队伍人才为根本;人的行为可诱导性,奖励代替不了公民在诚信体制建设与经济杠杆的制约作用。着力法规、经济效益、信用体系构建综合制度,但问题的关键在制度的有效实施。
  贯彻中央精神,大力推进公共民生工程建设,谋划健康中国、美丽浙江,实现生态文明,落实生活垃圾进行分类是对子孙后代健康担当,亦为公民的义务,完善生活垃圾分类多维度协同制度是政府的职责。
  参考文献:
  [1]国务院办公厅.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Z].2017.3
  [2]义乌市城市管理委员会  《上级部门城镇生活垃圾分类文件汇总》 义乌垃圾分类 2018.3
  [4]王楠,闫如玉.《城市生活垃圾收费制度国际经验与政策启示》[J].国际经济合作,2015,(8):63.
  [5]夏培芳.推进垃圾分类尚缺一部管理法——浅议《垃圾强制分类制度方案(征求意见稿)》[N].中国建设报,2016-7-5
  [6]罗曼,《生活垃圾分类回收与处理的法律问题研究——以成都市为例》[J].光华法学,2015,(1)
  [7]杜倩倩、宋国君、马本、韩冬梅,《台北市生活垃圾管理经验及启示》[J].环境污染与防治,2014,36(12):83-90
  [8]吕维霞,杜娟.《日本垃圾分类管理经验及其对中国的启示》[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6,(1):49—50.
  作者简介:
  何小庆(1970-3-),男,汉族,浙江义乌人,高级讲师,研究生,主要从事干部能力提升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085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