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社区养老服务提供模式国际比较

作者:未知

  摘  要:社区养老服务模式不仅受到本国经济形态的影响,而且与本国的福利类型也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本文主要以典型的福利类型下的英国、美国、日本为例,对三国社区养老服务的服务地点、服务提供主体、服务提供内容进行比较,为中国社区养老服务提供一定的经验和参考。在此基础上,我们为中国社区养老服务的服务地点、服务主体和服务内容提供建议。将我们传统的家庭养老金模式與机构养老金相结合,以实现在家享受专业服务的理想状态。建立“三位一体”社区养老服务专业素质人才培养体系,提高社区养老服务水平。同时,在社区护理服务内容中,构建多层次社区养老服务体系,为不同对象提供社区护理服务,实现广泛覆盖、基本保护和多层次的社区护理服务。
  关键词:社区养老; 服务模式;国际比较
  一、引言
  社区养老具有一定的可行性,相比于机构养老,其可以极大的利用社区的养老资源,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养老服务的成本。同时,社区养老金主要在老年人家中提供,可以满足老年人的情感需求,提高老年人护理服务的质量。在我们国家,生活在家庭中更符合老年人的传统心理和情感需求,并且是大多数老年人选择的。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全国共有2.41亿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17.3%。老龄化趋势正在加速,人口增长迅速,家庭养老金功能正在减弱。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研究和讨论老年人的家庭护理,社区养老金服务的研究主要是在2000年之后开始的。对不同社区提供老年护理服务进行国际比较,需要了解各国的社区养老服务。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国家的家庭护理服务供应与国家社会发展要密切相关。
  通过比较英国、美国与日本的社区居家养老,可以从具体实例中得出普遍性的概括说明。英国是社区养老的起源国,美国作为全世界比较发达的国家,日本在一定程度上与我国有相同的文化背景。同时,英国、美国与日本同属于不同种类的福利类型,三国人老龄化程度也在世界前列。因此,通过比较三个国家的老人护理服务,可在一定范围内找到提供社区护理服务的差异。发现共同点,为我国社区护理服务提供参考。
  二、社区养老服务提供概述
  (一)提供人员
  社区养老服务质量水平直接取决于其提供人员的水平,专业的、优良的服务源于高水平的服务人员,而社区养老模式的长远发展也离不开其服务人员。
  在英国,提供社区护理服务主要来自社区老年护理系统。该系统由经理、主要工作人员和护理人员组成。在专业资格方面,系统中的人员一般是专业的社会工作者和半专业的支持人员。管理人员是对社区中社区老年人服务负全部责任的人。他负责社区服务资金的分配以及社区服务人员的就业和监督。主要工作人员由管理员指派,主要负责照顾较小社区或地区的一定数量的老年人。照顾者是政府雇用的为老年人提供日常生活服务的人。他们多是老人的邻居或是有某种亲属关系的人。
  在美国,其社区养老服务主要依靠社区自治组织提供,由其主导,居民主动参与,形成由下而上的社区发展模式。其一,提倡自助养老,主要由老年人自己解决其养老需求。低收入的老年人通过为残障儿童工作获得收入,贫困老年人去帮助生病的、年老的老年人获得帮助,为年纪较小、生活困顿的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并招募老年志愿者提供社区护理服务。其次,由志愿者提供服务。志愿服务时间成为大学录取的必要条件,有些则作为必修课程。三是重视社会组织的作用,积极发挥社会组织的突出作用,利用社会组织为社区老年人提供服务。
  在日本,关注家庭亲属关系,家庭养老金仍然是养老方式的重要模式。由于健康和记忆原因,专业护理人员被送往家中,为行动不便的人制定卧床不起,减少身体功能和生活护理的护理计划。还将指派专业医务人员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建立一个相互支持的非营利组织,依靠社会组织为社区提供老年护理服务。同时,增强老年人社会参与感,促使其互相帮助。
  (二)服务地点
  上门服务和社区日托是主要形式,主要包括养老机构专业服务模式的家庭护理服务系统。
  在英国,“家”的含义更多地反映在社区中,社区护理服务的主要位置是社区内的家庭或社区内的小型机构。在美国,“家”的含义更多地体现在住房或居住的地方,而不强调房屋的产权和与家人共处。因此,“家庭协助”的老人公寓,奶奶套房等都可称为“家”。在这个“家”,可能是老人独自生活,与配偶一起生活,或与其他非家庭成员一起生活;这个住房可能是临时的,也可能是长期的。[ ] 对于日本的老年人来说,“家”的概念更多地指的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人或建立在血缘关系上的血型。因此,日本老年人获得家庭护理服务的地方是拥有所有权并与家庭成员共同生活的地方。
  (三)服务提供主体
  不同的经济发展条件、不同的文化背景以及不同的福利模型使得三国的养老模式提供主体有很大差别。社会、家庭、组织在三国分别承担不同的责任,在整个社区养老服务体系中也承担着不同的责任。
  在英国,政府在社区护理服务中发挥着主导作用。负责制定和实施养老金服务政策,为社区护理服务提供财政支持,监督和检查相关社会组织和私营组织的服务。社区养老中最重要的是社区养老服务体系,整个工作体系由专业人员构成,并通过官办民助或民办官助的方式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在美国,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并倡导“看不见的手”的作用。限制中央政府对社会事务的直接干预,政府在社会福利制度中只起辅助作用,不起主导作用。它也不是行政干预的强制性要求,也不直接参与提供社区养老金服务。家庭成员(特别是配偶)是社区老年人长期护理的主要来源。在日本,浓厚的家庭文化背景,强大的社会压力。家庭养老成为其首选方式,尽可能使其老年人可以在家中养老,减少资源等各方面的浪费。同时,它强调政府,家庭,社会组织和服务市场的多样化,政府高度参与社区养老服务。
  (四)服务提供内容
  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出发,三个国家提供的老年护理服务至少满足其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会需求和尊重需求。涉及到养老所需要的物质、服务及精神等各个方面。但是,由于各国的政策方针、社会文化背景及经济条件的不同,其各有侧重,稍有差异。   英国老年护理服务的内容主要基于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和支持的法令和承诺,并将老年护理服务的满意度视为一项权力。一种保障老年人尊严的福利,使他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美国的社区护理服务形成了一项综合护理计划,为老年人提供所有与医疗有关的服务,包括:急症护理服务,护理服务,初级保健,住院治疗,疗养院护理等,以及预防,恢复,治疗和护理服务。包括病历管理,成人日托,家庭健康支持,个人护理,家务等。
  日本重视家庭养老,高度重视家庭的作用,强调人民的独立性,帮助家庭养老。强化家庭作为安全保障系统的功能;一是加强家庭和亲属的法律支持;另一种是承认家庭或亲属之间既定关系的法律。
  三、社区养老服务提供异同比较
  (一)社区养老服务提供的差异之处
  不同的特殊的生产、生活背景等,国家选择了不同的福利模式。作为社区养老服务的子系统,它也受到福利模式的影响。
  一是,传统文化差异影响了老年人对“家”的依赖度,进而影响了老年人社区养老服务的地点。无论是美国老年人对“家”比较宏观理解,就是将社区养老服务地点扩展为社区。还是像英国、日本将“家”理解为与其他家庭成员共同居住,以此作为社区养老服务提供的地点,直接与该国家的文化传统是否强调血缘和血亲价值有关。
  相比之下,英国和日本强调政府的责任,政府将在老年人对老年人的责任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养老服务的提供责任一定程度上也依赖于政府。在强调个人的国家,政府倾向于让位于养老金的其他所有者,养老金服务的主体也将发生变化。
  美国社会价值观强调人们的自力更生,所提供的服务主要是保持老年人独自生活的能力。因此,它主要是提供补充生活服务;目的是激发个人的积极性;日本则主要强调国民自立,更多的让家庭承担养老责任,保证养老服务的可持续发展通过法律,英国明确规定了居民享受的养老服务,形成了完善的体系,以满足不同居民的各种需求。
  (二)社区养老服务提供的相同之处
  除上述差异外,三个国家的社区养老服务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和通用性。
  在服务地点方面,其一,都是以家庭为中心,合适的住房是老年人接受社区护理服务的先决条件。其二,服务地点在不断扩展。通过上述比较,可以发现,除了日本对血缘相关家庭的重视外,其他国家的家庭,社区和机构的界限不再那么明显。大多数提供服务的地方都有这两个特点,机构和家庭之间存在重叠。在提供服务的主体方面,首先,家庭仍然主导家庭护理服务,但其作用正在减弱。家庭小型化的加剧、独居老人的增多,家庭能力的不斷下降,家庭养老越来越无法承担巨大的养老压力,然而,仍然在老人护理服务中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在护理,精神慰藉方面发挥无法替代的作用。在服务内容方面,首先,服务内容的宽度和范围逐渐扩大。老年人的生存、生活质量提高。医疗和护理始终是服务的重要内容。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服务。
  四、对我国的启示与借鉴
  (一)家庭养老模式与机构养老有机结合,实现在家中享受专业服务的理想状态
  首先,提供社区护理服务需要专业人士,政府应该增加投资。一方面,培训社区相关人员,以提高他们的服务水平。另一方面。社区护理服务的从业者应获得一定的资格,以确保社区养老服务的技术水平。其次,养老社区与专业的医疗机构合作,由该医疗机构定期向对应社区提供服务,专业医护人员也可以对社区相关服务提供者进行培训。最后,政府可以在家庭照顾方面提供大力的支持,不仅将社区老人作为照顾对象,更应该对承担老年人养老的家庭给予一定的支持。
  (二)建立“三位一体”的社区养老服务提供体系,提升社区养老服务水平
  我国的社区养老主要依靠政府,由政府主导,极大的消耗了政府的财政资源等,但老年人的老年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满足。在此基础上,我们将建立“三位一体”的老年服务提供系统,以满足老年人的各种养老需求。这里的“三位”是指政府、社会、家庭,“一体”是指老年人自身。政府负责制定社区养老服务的相关规定和主导,承担社区养老服务的责任。社会主要指各种社会团体、志愿团体、慈善团体等各种社会力量,其主要职能是为社区提供养老服务,可以为各个社区提供订单式的养老服务,每个社团固定负责相应的社区,保证养老社区可以得到长期的、高质量的服务。家庭承担着社区养老金的主要功能,是养老保险的主要提供者。“一体”是指老人自己,而老人则是老人护理服务的需要。但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互助功能,可以转变为养老服务的提供者,年龄较小的老人帮助年龄较大的老人,收入较低的老年人可以帮助行动不便的老年人获得报酬。
  (三)在社区养老服务内容方面,构建多层次的社区养老服务体系,针对不同对象提供社区养老服务,实现社区养老服务的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
  评级所采用的标准主要基于日常生活活动指标(ADL)。该指标包括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I-ADL指标,它可以衡量维持日常生活环境和独立获取日常必需品的能力,包括购物、公共交通、清洁室内卫生和烹饪。另一部分是P-ADL指示器,它测量穿衣、吃饭、洗澡和上厕所的自理能力。城乡差异、地区差异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对养老服务的需求不同,农村老人更多的是收入不足,无法满足其基本生活需求。
  参考文献:
  [1] 王莉莉.基于“服务链”理论的居家养老服务需求、供给与利用研究[J].人口学刊,2013,35(02):49-59.
  [2] 陈成文,孙秀兰.社区老年服务:英、美、日三国的实践模式及其启示[J].社会主义研究,2010(01):116-120.
  [3] 谢芳.美国的退休社区与"居家援助式"养老模式[J].社会,2004(12):35-38
  [4] 褚湜婧,王猛,杨胜慧.典型福利类型下居家养老服务的国际比较及启示[J].人口与经济,2015(04):119-126.
  [5] 郭竞成.居家养老模式的国际比较与借鉴[J].社会保障研究,2010(01):29-3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085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