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数字经济产业比较

作者:未知

  摘要:数字经济逐渐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引擎,本文通过比较中美两国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现状,找出中国数字经济产业与美国之间的差距,分析其主要原因,并且提出相关政策建议,促进中国数字经济产业的快速发展。研究发现,与美国相比,中国数字经济产业方面的优势主要在数字消费者庞大,市场空间广阔,主要不足表现在产业规模、科技创新、人才支撑、政府管理等方面。
  关键词:数字经济;发展现状;政策建议
  中图分类号:F49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1-828X(2019)010-0399-01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数字经济产业逐渐成为新的增长引擎,不仅产业规模逐渐扩大、产业结构逐渐优化,而且它与其他产业之间的融合度也不断提高。在推动创新创业、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产业升级、提升社会治理方面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一、研究意义
  数字经济具有显著的包容性、高效性、创新性,在经济发展中具有极强的辐射带动作用。2016年G20杭州峰会后,数字经济也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重要发展目标。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促进我国数字经济产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而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达国家,其数字经济规模大,产业布局也更加全面,因此,本文以美国为参照系,研究中美两国之间的差距,为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提供相关政策建议。
  二、中美数字经济现状
  (一)美国发展现状
  美国数字经济发展较早,数字经济规模处于世界领先水平。2017年,美国地区生产总值19.3万亿美元,数字经济产业规模约11.50万亿美元,约为地区生产总值的60%,其中,产业数字化规模达到10.11万亿美元,占数字经济规模的88%。为了促进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美国联邦政府聚焦数字经济前沿技术,制定了《联邦大数据研发战略计划》等战略;为促进市场公平竞争,严格执行三部反垄断法,营造良好的市场营商环境;为鼓励创新创业,严格执行《美国发明家保护法案》等法案,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形成了加州硅谷、128公路等数字经济产业集聚区。
  (二)中国发展现状
  2017年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7.2万亿元,比2016年增长20%,占GDP的比重达到32.9%。近年来,更是涌现出移动支付等新产业,逐渐从复制到中国转变为从中国复制。基础设施方面,中国不断增加和维护网络基础设施,到2017年底,全国光缆线路总长度达3747万公里,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5.8%。基础性数字经济方面,不断加大研发投入,2017年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企业研发经费投入约占全部行业研发经费投入的31.8%。融合性产业发展方面,不断创新,特别是数字经济与消费领域的融合,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也在不断创新和优化。为促进数字经济发展,中央出台了《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等战略,各地省级政府,也积极出台了相关配套政策。
  (三)中美差距
  与美国相比,中国数字经济产业方面的优势主要在数字消费者庞大,市场空间广阔,主要不足表现在产业规模、科技创新、人才支撑、政府管理等方面。
  一是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较小,结构仍有待优化。2017年,美国数字经济GDP占比接近60%,而我国数字经济GDP占比仅为32.9%。根据中国信通院《G20国家数字经济发展研究报告(2018年)》,2017年中国产业数字化占数字经济规模的比重为77%,而美国则达到87%。
  二是市场主体不强。以BATJ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与美国的谷歌、亚马逊、脸书、微软等比较,中国企业在规模、技术、运营模式上与美国企业仍存在一定差距。
  三是要素资源比较优势不明显。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在人才。我国与美国相比,虽然高素质人才总量缺口依然存在,但我国高素质人才不足主要还是结构上的不匹配。这种不匹配主要表现在企业需求与高校培养之间的脱节,地域之间分配不合理。除此之外,具有较强创新能力的中小企业在融资方面相对困难,严重限制其研发。
  三、原因分析
  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既有客观方面的原因,也有主观方面的原因。客观方面。一是中国城市化进程尚未完成,城乡之间差距依然较大,城乡间数字鸿沟依然是阻碍中国扩大数字消费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二是转型时期市场波动较大,中国在40年的时间里要走完发达国家几百年要走完的工业化之路,这对中国劳动者而言,具有极大挑战。数字化发展需要更加专业化的人力资源,而这种专业化人才的培养绝非旦夕之间,因此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劳动力资源优势并不明显。三是面临更加复杂的国际环境,中美贸易战以来,国际环境更加复杂,中国利用国外市场发展变得更加困难。
  主观方面,一是政府顶层设计能力有待提高,我国各地区都在发展数字经济,都在搞产业园区,这些措施不仅低效,而且造成了极大的浪费;二是体制机制相对僵化,很多数字经济企业属于国有企业,办事效率较低,市场敏感度较差,创新能力和活力较低;三是企业走出去经验不足,在国际金融、财务、法律等方面仍然缺乏大量的专业素质人才。
  四、政策建议
  为了促进中国数字经济产业更好更快的发展,本文认為中国当前应该做好以下四方面的工作。
  一是继续深化改革开放,抓住“一带一路”战略机遇,努力拓展海外市场,帮助欠发达地区完善基础网络设施建设,加快跨境电商平台建设,加速跨境结算中心建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二是不断完善升级网络基础设施,优化数据中心布局,不断扩容升级互联网骨干网和城域网。继续加强农村网络设施建设,缩小城乡之间的数据鸿沟。
  三是加强数据安全立法,保护网络用户的信息安全;加快推出政务数据公开范围和标准,促进政务信息公开;继续推动公务员聘任制改革,允许更多的掌握数字产业发展动态的人员参与决策治理。
  四是加强顶层设计,根据各地比较优势,统筹布局数字经济产业,减少各地横向竞争。
  参考文献:
  [1]钟春平,刘诚,李勇坚.中美比较视角下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J].经济纵横,2017(4):35-41.
  [2]Edward Galliano,曾学慧,周矿先,朱长河,张雷,户媛媛.论中美全球数字经济[J].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3(6):5-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541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