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视域下中美网络文学之比较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几年,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成果喜人,却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在跨文化视域下对比剖析中美两国网络文学在历史起源、产业规模、题材风格和价值追求上的差异,发现我国网络文学在创新性、思想性和传播能力等方面的不足,以期对我国网络文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有益的参考。
  关键词:网络文学;跨文化;差异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4.088
  1 研究背景
  目前,学术界未对网络文学给出一个统一明确的定义。本文将网络文学理解为以网络为载体而创造发表的文学作品,并不包含网络上所收录的传统文学作品。加州大学英语系艾伦·刘教授将“文学界(the literary)与数码界(the digital)的碰撞”称之为“新媒体碰撞”(new media encounter),这种碰撞催生出了一种新的文学形态——网络文学。美国作为互联网的发源地,其网络文学的诞生远远早于中国,发展至今其产业规模及方向同中国网络文学大相径庭。目前我国学界对网络文学这一新兴课题虽有研究但重视不够,且多研究我国自身网络文学发展及传播,未将中美两国放在一起比较,具有割裂性。本文在跨文化视域下对比剖析中美两国网络文学,希望发现我国网络文学存在的优势与不足,进而帮助我国网络文学发展。
  2 中美两国网络文学起源
  美国网络文学发轫于20世纪80、90年代,其源头可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布朗大开发出的超文本编辑系统。1987年,迈克尔·乔伊斯(Michael Joyce)发表了第一部被学界认同的具有严肃意义的超文本小说《午后,一个故事》(Afternoon,a story)。自此以后各种形式的超文本小说和网络小说开始在美国流行发展。
  中国网络文学的问世时间晚于美国,1991年由北美华人留学生创办的电子杂志《华夏文摘》的第一期就设有散文专栏。同年留美学生少君在网络上发表小说《奋斗与平等》,他也由此被认为第一位华人网络作家。1994年互聯网进入中国后,中国开始出现本土网络文学,并迅速发展。
  3 现今中美两国网络文学产业规模及产业延伸
  3.1 美国
  令人惊讶的是,作为网络发源地、最大经济体、出版强国的美国,其网络文学产业的发展并不强势,规模很小,也没有相关的产业延伸。至今为止,未有影响力强的网络文学网站或网络文学作品诞生。网络文学在美国发展还处于较原始状态。笔者认为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有着庞大而完善的实体出版业,这种影响类似于美国信用卡支付对电子支付的打压。首先,美国庞大而完善的实体出版业已经在人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且美国人具有极强的版权保护意识,作家自然而然更愿意选择传统出版。其次,传统出版业市场广阔,读者基数大,利润高,前景稳定,而网络有偿阅读规模小,受众少,长期的裹足不前很难使大量作家在这有限的市场中赖以生存,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再次,美国的网络文学小说更倾向于交互性自发性地写作,多集中于文学博客网站而非网络连载的有偿阅读网站,对应的读者少,具有小众化特点。
  3.2 中国
  反观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据中国作协于2018年5月17日在杭州网络文学周上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蓝皮书(2017)》披露: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3.78亿,其中手机用户3.44亿。国内45家重点文学网站的原创作品总量达到1646.7万种。中国网络文学创作队伍非签约作者达1300万人,签约作者约68万人,总计约1400万人。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自中国入网的20年来,我国网络文学也以“中国速度”在发展,这从世界范围看也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现象。同时以网络文学IP为主体的相关产业延伸也在近年来迅速发展。影视,动漫,直播,游戏,有声读物及周边产品等均从中国网络文学的迅猛发展中汲取营养与资源,并已经形成了规模化、专业化的产业链。从早期《悟空传》《诛仙》到前几年的《琅琊榜》《欢乐颂》《甄嬛传》再到今年的《将夜》,这些作品均从网络文学延伸到了影视、话剧、漫画、有声读物和周边产品,形成了一系列巨大产业。
  3.3 “中国速度”之原因
  笔者认为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如此之迅猛原因有三:其一,较之美国,中国的出版业具有太多束缚,在网络上发表小说具有更便捷和自由的环境,没有严格的审查和漫长的等待。其二,网络文学多为连载文章,作家与读者实时交流,互动性强,能够更好的引导作者选择符合大众口味的作品,及时更正文章中的不足。其三,与美国极强的版权意识不同,中国的版权保护措施不严,网络文学作品的免费盗版现象严重。这是一个极其矛盾的现象。免费盗版网络文学一方面损害了作者的利益,影响创作积极性,损害网络文学市场健康的发展;另一方面却又推动网络文学的传播与知名度,进而增加网络文学IP及其延伸产业的价值。绝大多数网络文学读者均有过阅读盗版的经历,盗版网络文学的免费性吸引了大量的读者,进而帮助网络文学的发展。例如,2018年上映的电视剧《斗破苍穹》在上映前便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关注度,而很多观众都是通过阅读同名小说的盗版而被吸引的。如何在这种畸形的发展中找到解决之道需要市场和相关部门共同努力。
  4 中美两国网络文学的风格与题材
  4.1 美国
  美国网络文学发展虽然薄弱,却在风格和题材上与中国截然相反。美国网络文学具有先锋文学的特点和开创精神。美国网络文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布朗大学开发出的超文本编辑系统,因此其自诞生之初便具有超文本的特点。在创作上追求打破传统模式,借用现代网络技术,颠覆传统阅读体验,以超文本,超媒体,交互小说为代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诞生并火爆网络的对话体小说以及在美国爆红的对话式小说网站Hooked。这种小说将传统小说的阅读模式转变为类似短微信对话的形式。这种小说是碎片化时代下的新产物,减去了小说中过多的场景和心理描写,阅读时间段节奏快同时又具有很强的代入感。   文学题材上,美国网络文学有其独特的克苏鲁神话体系和蒸汽朋克风格。克苏鲁传说是以美国作家霍华德·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世界为基础,由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整理完善、诸多作者共同创造的架空传说体系。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其后不断发展,现已成为美国网络文学题材的一个重要分支。克苏鲁神话描写了一个被旧神支配的阴暗、扭曲、荒诞的世界,其中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恐怖。在现代西方的很多影视,动漫,游戏,文学都从中获得了灵感。蒸汽朋克是一个合成词,由蒸汽Steam和朋克Punk两个词组成。蒸汽代表了以蒸汽机作为动力的大型机械,朋克则是一种非主流的边缘文化,用街头对白语书写的文体,它的意义在于题材的风格独立,而非反社会性。蒸汽朋克的作品往往依靠某种假设的新技术,如通过新能源、新机械、新材料、新交通工具等方式,展现一个平行于19世纪西方世界的架空世界观,努力营造它的虚构和怀旧等特点。
  4.2 中国
  中国的网络文学在创作风格上普遍缺乏创新精神。中国的网络文学更像是单纯地将在纸张上的创作放到了网络上,然后借助网络来传播,体现出向传统回归的特点。中国网络文学在题材上包罗万象,是儒释道、二次元、修仙玄幻、西方魔幻、都市生活、历史架空、科幻灵异、穿越异界、军事体育等多个题材的杂糅。不同于美国的先锋性和日本的轻小说,我们很难判断中国网络小说具有怎样的特色,属于新文学还是旧文学。似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迅速发展引发社会各种思潮和文化的碰撞都交融到了网络文学之中,故而新旧参半不具特色,体态庞大百家争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网络文学中具有大量西方色彩,而美国网络文学中却很难看到东方元素。以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阅读网2018年12月份的原创风云榜为例,排名前100中,明显地以外国文化元素为主导的小说共有17部,其中美国文化元素占主导地位的小说就有12部。
  笔者认为,这种现象体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明显大于中国文化对美国文化的影响。美国以薯片,芯片,大片这三片敲开了中国文化大门,在具有3.78亿读者的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这种涵盖了游戏、文学、体育、影视等多类型地文化输出现象值得我们深思。当前,中国海外最大华文文学网站应当是美国前外交官赖静平所创立的Wuxiaworld,这个网站立志将中国文学传播到世界。网站于2014年创立,发展至今虽具有成效但效果有限,目前网站上只有18部华文小说。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中国形象,是中国进入新时代后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中国要想真正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成为一个强国,必然要走出去,要掌握国际话语权。这需要软实力与硬实力的相互结合,而向外傳播中国网络文学便是提升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5 中美两国网络文学的价值追求
  美国网络文学的小众化与交互性决定了它的作者多是以自发地追求兴趣为写作目的。美国网络文学在文学题材、风格、方式和体验上都追求创新,注重对小说阅读方式的改变,并充分借助网络媒体的新技术。美国网络文学从超文本,超媒体到近几年的对话式小说,均具有颠覆传统小说阅读方式的变革性,给读者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而中国网络文学的大众化和通俗性决定了它更追求商业价值,注重如何在大浪淘沙的市场中存活。以一言蔽之,中国网络文学追求“爽感”。“爽感”是网络文学的一种新兴美学概念。读者通过阅读使那些现实无法实现的愿望在小说的虚构世界中得到象征性满足,之后产生强烈愉悦感以慰心灵,宣泄痛苦。中国网络小说的篇幅多在100万至150万字之间,这么大篇幅的作品通常会连载一年左右。期间,读者的订阅、即时评论和留言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文章情节的走向。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每一部网络小说都不单单是作者一人的智慧,而是群体智慧的结晶。这一种群体性的创造过程使得文章往往偏向于追求“爽感”,建立一个美好的抚慰心灵的虚构世界。而描述现实苦难、痛苦、彷徨的悲剧式小说,在网络文学中屈指可数,不受读者待见。大抵因为他们阅读的目的并不追求思想的深度和现实的严肃,而是希望得到占有感,爽快感和优越感的满足。
  6 结语
  通过比较,我们不禁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高速发展而欣喜。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当今中国网络文学存在着大而不精的问题。数量多并不意味着精品多。中国网络文学要想进一步发展,必须提高自身质量,少些荒诞、粗俗的构思,多一些对现实的思考;少一些同质化的文章,多一些创新性的探索;少一些对阅读“爽感”的追求,对一些直面困难的勇气。
  参考文献
  [1] 黄鸣奋.比较文学视野中的网络文学研究[J].社会科学辑刊,2004,(05).
  [2] 周百义.我国网络文学发展现状探析[J].中国编辑,2018,(10).
  [3] 国庆祝.西方网络文学的起源、发展与基本类型[J].学术交流,2013,(01).
  [4] 曾子涵.论网络文学“爽感”特征 生成机制[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17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