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经济社会效应及普惠金融介入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当前,国家积极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5G将在“新基建”中发挥关键性作用。本文在梳理国家支持發展5G政策脉络的基础上,结合5G对经济发展的带动效应,指出金融机构应抓住国家投资建设5G网络和发展普惠金融的政策窗口,为保市场主体和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提供行之有效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特别是选择有成长潜力的中小微企业予以扶持,帮助其渡过难关。
  【关键词】 新基建   5G   普惠金融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进一步促转型、调结构、换动力,“新基建”被寄予厚望,而引领“新基建”的5G网络如同“信息高速公路”,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将在“新基建”中发挥关键作用,给信息基础设施和融合基础设施带来飞跃性升级。
  5G全称为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其显著特征包括高速的数据传输速率、较低的延迟时滞、大规模设备连接、有效的节省功耗和巨量的系统容量[1]。
  一、政策加码促5G加快发展
  关于新型基础设施的支持政策最早可以追溯至2015年7月,之后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家对5G网络建设和产业发展的力度越来越大。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5G对抗击疫情、复工复产的作用空前凸显,中央在此时密集推出相关政策措施,加快推进5G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意在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见表1)。
  二、5G的经济社会效应
  2020年在“新基建”背景下,5G投资和建设将加速推进。尽管海外疫情仍在扩散和蔓延,影响了部分供需,对相关产业造成一定影响,但国内通信产业大多以内需为主,产业链上下游集中在国内的主设备厂商和运营商,受海外疫情影响相对较小。A股市场上,通信设备指数表现持续优于沪深300指数,这充分反映出5G市场运营状况及市场预期。
  根据三大运营商年报,2020年三大运营商资本开支计划合计3348亿元,同比增长12%,其中5G资本开支计划达1803亿元,占总资本开支计划的54%,同比增长3.38倍。
  仅就国内基站建设而言,根据工信部《2019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截至2019年底,4G基站数量达到544万站,占基站总数的64.7%;我国5G基站数量超13万站,预计2020年我国5G基站建设数量在60~70万左右。
  从目前公开信息得知,中国移动力争2020年底建设基站25万座,并于年内在全国所有地市实现5G商业应用;电信、联通合作共建,三季度力争完成全国25万座基站建设。三大运营商正式开启5G大规模建设,将给无线和传输侧设备以及上游供应链带来新一轮契机。
  5G基站技术高度、工艺难度和配件材质要求均高于4G基站。5G基站PCB价值量达9000元左右,是4G基站的两倍以上。根据兴业证券预计,整个5G建设周期可拉动PCB规模700亿元以上,高峰期2020-2022年每年规模预计在120亿元以上。5G基站数量与单体价值的提升,将助推5G基站投资规模同向增长。
  5G为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提供网络支撑的同时,也可将大数据、云计算赋能到下游包括车联网、工业互联网等应用场景。因此,除基础设施建设以外,5G发展将会带动包括上游无线领域以及下游5G基建衍生领域如IDC和物联网等产业链全面发展。
  预计2020年-2025年,5G技术商用将会催生直接经济产出10.6万亿元,间接经济产出24.8万亿元[2],并有可能提供逾300万个就业机会,而5G的建设将进一步促进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科技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2017年6月发布的《5G经济社会影响力白皮书》推测,到2030年,5G商用将直接带动总产出、EVA、就业岗位分别约6万亿元、3万亿元和近800万个;在间接带动效应上,或催生总产出、EVA、就业岗位分别约11万亿元、4万亿元和近1200万个[3]。
  就全产业链而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重构了社会经济力量,以工业制造和食品零售为代表的传统公司正在不断让位于电子设备和互联网软件公司。以世界前十大市值公司为例,2000 年以后互联网公司快速崛起,占据榜单的大部分席位。5G技术的发展,将进一步强化这种趋势。
  三、普惠金融介入策略
  (一)加快发展普惠金融的建议
  1.优化服务体系,创新普惠金融商业模式
  当前,受制于监管政策、市场环境、行业周期等因素,普惠金融发展缓慢。当务之急是要优化政策环境,对中小微企业特别是5G领域的中小微企业加大扶持力度,进一步减免税费,降低企业负担,抵消企业贷款损失。此外,在资金成本、拨备计提、不良率等方面对普惠金融提供一系列包容性的信贷支持政策,鼓励普惠金融信贷投放,推动金融机构探索建立新的商业模式,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2.加强行业研究,创新普惠金融服务产品
  5G作为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明显不同。金融机构对5G产业中小微客户的行业知识、风控工具、金融产品大多处于探索积累期,尚难深入推广应用[4]。因此,发展普惠金融,需要金融机构加强行业研究,深入研究5G产业链,明确各环节特点,发现其风险点及产品需求,按照中小微客户实际需求,设计针对性、创新性金融产品,发掘有成长潜力的客户予以扶持。
  3.培养专业人才,组建普惠金融专业团队
  金融机构需要在内部建立普惠金融人才培养培训体制,提升员工的普惠金融专业知识,输送普惠金融专业人才,壮大普惠金融队伍。在此基础上,组建普惠金融服务团队,只有在人员充分保障的基础上,才能有足够能力为5G行业中小微企业提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深入5G行业企业内部,发现客户金融需求,提出产品改进建议,推动普惠金融服务水平的提升,全面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
  (二)普惠金融介入5G投资建设的机会   目前5G产业链主要由三个层面构成:基础建设层(基站建設等)、配套设施层(天线、滤波器、功率放大器等)和终端应用层(手机、AR\VR、自动驾驶、语音智能等)构成[5]。根据行业发展规律,早期是上游通信设备企业首先获益,随着行业进一步发展,中游及下游企业将获取行业红利。
  在具体发展中,配套设施层内部呈现出大中小厂商依附发展、互相竞争的供应链状态,在此层面,中小非银机构有机会介入中小型厂商,为其提供资金服务。终端产品层将呈现各厂商蓬勃发展的局面,因此金融机构可以选择有发展潜力的中小微企业进行扶持。总之,普惠金融的介入机会主要集中在行业中下游的中小微成长型企业。
  因此,金融机构应该抓住当前普惠金融与“新基建”政策窗口期,积极介入相关领域。寻找有技术积累并符合技术演进方向的企业,以技术转化程度进行筛选,并关注细分领域,如物联网、高清视频等,选择高技术门槛、具有成长潜力的中小微型企业予以扶持介入。
  四、结论
  5G建设的加速落地将全面夯实网络通路,促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缓解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引领市场需求复苏。5G发展顺应了科技、政策潮流,未来将会带动众多行业崛起,财富空间和就业空间巨大[6]。
  普惠金融作为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的重要途径,应努力克服自身存在的问题,通过探索普惠金融新模式,创新普惠金融新产品和组建普惠金融专业团队等方式,从内外部综合入手,针对5G行业自身特点,抓住当前政策窗口期,关注细分领域,选择行业内有潜力的中小微企业予以扶持。在有效防控风险的前提下,帮助企业发展,推动5G建设,履行社会责任,同时获取阶段性收益,达到多方共赢共享的效果。
  注释
  [1] 董立人,郭林涛.5G发展与政府治理创新[J].决策探索,2019(10):21-22.
  [2] 马继华.5G智慧社会建设,运营商将成最大的幕后英雄[J].中国电信业,2019(8):50-51.
  [3] 刘若朋.运营商5G商业机遇和运营准备[J].信息通信技术与政策,2018(12):1-5.
  [4]曾蔷.科技驱动破解融资“难” 构建普惠金融客户生态体系[EB/OL]. http://finance.china.com.cn/news/20200408/5242930.shtml ,2020-4-8.
  [5]唐新华.从频谱、供应链与标准看美国5G战略逻辑[J].中国信息安全,2019(7):63-65.
  [6] 沈蓉.加快数字经济发展  推动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J].中国科技论坛,2019(11):2.
  (作者单位分别为皖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安徽分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525392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