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无证记者”的意外死亡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1月10日,《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兰成长和同事常汉文,在大同市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60公里外的浑源县,采访一无证开采的小煤矿。
  约中午时分,兰等人到达大仁庄乡一个小煤矿,据说他们已是当天到达该煤矿的第八拨采访队伍。矿上有人说,你们去办事处吧,那儿有人接待。兰等人随即拿着报社开的介绍信,去了几公里外位于水沟村的办事处。
  当时只有一人在屋里,对方和兰等人说了几句话后,开始打电话。兰成长和司机觉得情况不好,马上就往外走,他们坐到车里等常,一直不见常出来。
  没多久,开来两辆车,一前一后把他们堵住。车上下来几个光头汉子。兰拉开车门就跑,跑出十几米时,听见后面的光头叫道:“小子,你敢跑,打死你!”兰成长就回去了。司机被一个光头控制,兰坐车后排被两个光头夹住。
  据水沟村村民说,这些光头都是矿上的人,很厉害。光头们把司机和兰都架到屋里。进去时,司机看到常已被打断了一条胳膊。进屋后,兰对光头们说,“你们不要打他(司机),要打打我。”接下来的冲突中,兰揪着一个人的领子。对方说,你放不放手?兰没放,于是一条铁棒打在了他的胳膊上,接着他的另一条胳膊又被架到桌上,又是一铁棒,两条胳膊都断了。稍后,他的一条腿也被打断。
  一名目击了事发过程的村民说,矿上的人侯四(音)用镐柄一下打到兰的天灵盖,兰顿时血流满面,晕倒在地。打人者见势不妙,拿茶壶泼水到他头上,兰没醒。打人者随后用水冲洗了地板,还威胁兰等人,要一个小时后接到他们的电话才能走,否则,半路碰见,他们还要继续打。然后,打人者就离开了现场。走前还说,“你们的电话、地址我们都知道了,你们要是敢报警,杀你们全家!”
  15分钟后,司机把兰抱上车,带着常往大同市赶。来到一个收费站附近时,兰短暂醒了一会儿,说了一句话:“这条腿算是废了。”
  当天下午6时30分,他们来到大同市第五人民医院。兰的姐夫李文先稍后赶到。次日上午9时20分许,兰成长被宣布死亡。9时30分,兰成长的姐夫终于想起来要打110。
  据了解,34岁的兰成长原是一名仓库工人,后在山西省内刊物《现代消费导报》下设的《安全教育周刊》任“安全文化调查员”。网上有帖子传说,这些所谓“安全文化调查员”的惟一任务,就是敲诈煤矿。2006年夏天,在上级主管部门的压力下,《现代消费导报》对《安全教育周刊》进行了整顿,所有“安全文化调查员”全部走人。因为有媒体从业经历,兰成长被招聘进《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
  常汉文则只有小学文化,今年50多岁,以前是装卸工,与《中国贸易报》山西站站长常旭日是同村人。常汉文去煤矿的身份是《中国贸易报》山西站英文采编部主任,兰成长的身份则是专题中心主任。
  就在兰成长等人去浑源的当天,大同市有关部门联合发布通告,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的专项行动。
  通告称,凡未经国家批准的出版单位在社会上公开发行的报纸、期刊均为假报假刊;凡不持有新闻出版总署核发的新闻记者证,从事采访活动的人员均为假记者。假记者的新闻采访系非法活动,被采访对象有权拒绝,并有责任向专项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公安机关和新闻出版部门举报。
  由于兰成长是2006年12月3日应聘到《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尚处于试用期,报社还没有给他颁发记者证。于是,兰成长的身份问题成为了当地官方关注的重心。
  负责此案的该县公安局一位官员表示,公安部门在事发当天就成立了70人的专案组,一开始对死者按记者身份对待。但一天调查下来,就排除了死者的记者身份。现在作为普通的刑事案件进行侦破。
  大同市“打击假报假刊假记者”专项工作领导组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则称,《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应是合法设立的新闻机构,但兰成长并不是记者,只是该站临时雇佣人员,因为他没有正规的记者证件,所以,不能说是记者去采访。该工作人员还强调,也不能说兰是被打死,因为他是第二天在医院里死亡的。
  截至目前,大同警方对该“普通刑事案件”尚未披露最新进展。大同官方则称“打击假记者”行动与兰之死无关。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